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四章 觉醒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四章 觉醒

  readx();  酒吧当中充斥着席卷一切的狂风。

  混合在狂风当中的有酒味,惨叫,惊慌,当然还有血。

  方林和雷洛当然不会笨到置身于那可怕的狂风当中,尽管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方林就是一手促成当前这种激化矛盾的主要原因。

  他原本可以仅用十分钟就将暴风高尼兹带到这里来,而他却整整用了八十分钟。若是有心理学家能对这一系列行为作出分析,那么就会发觉方林巧妙的将高尼兹的心情/耐姓一点一点的压榨到了最低点,而他自身却是在高尼兹即将达到临界点的时候抽身而出。

  所以可怜的三上京就成了高尼兹的宣泄品。

  事实上三上京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不死的,比如说他在拦阻下方林等人的时候,方林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耽搁讲话,而是将其一把推开,相信高尼兹不会为这种“蝼蚁“花费一个宝贵的名额。又比如高尼兹在出手用旋风撕裂三上京之前,方林也有大把的机会将之救下。

  可是他都没有做。

  因为方林对暴风高尼兹的了解仍然不够,他依然希望能够多试探一些高尼兹潜藏在最深层次的实力出来。而对于他来说,尚未觉醒的七枷社就再次的成为了他手上的一枚棋子。

  相当重要的棋子。

  尽管表.七枷社尚未觉醒,但是他的实力依然强悍,尤其是方林不久之前还令他提前的领悟到了s级必杀技最终冲击,实力更是更上层楼。更重要的是,暴风高尼兹已经很明白的知道面前这个人乃是干枯大地的转世,若是将这具身体损毁得太过严重了,那干枯大地想要觉醒搞不好又要等个几十年,出手之余势必要留下几分余力。这样双方实力间接的此消彼长之下,其实也是相当有得看头的。

  暴风高尼兹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随手杀的一个人竟然会引发这样大的后果。纵然七枷社也感觉到高尼兹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但这种异样的感觉还是马上被彻底的冲淡,那种愤懑与滔天的恨意充斥了七枷社的心灵当中,他一拳击毁了架子鼓,奋力冲前,不管面前的敌人是谁,他都要用自己的双拳来讨回公道!

  遗憾的是,高尼兹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讨回公道的人。纵然他在下手的时候有所顾忌,投鼠忌器,但是按照目前的表.七枷社的实力来说,还是无法撼动他的。高尼兹一次又一次的将他击倒,然后安静的看着迎面扑来的七枷社一次又一次的站了起身来冲前,给人的感觉是十分悲壮的,就像是古希腊时代的斯巴达勇士面对着坚固的城墙作着无谓的反复冲刺!

  那种一种盲目而悲壮的勇敢。

  终于,被击倒的七枷社在一次勉力的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但是满面都是鲜血的他双臂一软又重新的摔了下去,他身体上面的伤都不是重伤,但那些细小的伤痕却是满布全身上下,源源不断流淌出来的鲜血将他的力量,斗志,乃至精神都在剧烈的蚕食着,血从他的口腔,鼻孔当中一点一点的滴了出来。呼吸灼热而滚烫,但七枷社依然倔强的用眼神刺在了暴风高尼兹阴沉的脸上。

  方林见到七枷社的眼神,只觉得被迎面击中了一拳!

  只是暴风高尼兹的心志何等坚毅,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忽然将双手合在胸前,那里立即出现了强烈无比的能量波动,只见四下里的碎裂细小物体都被巨大的吸力所卷动了起来,飞了过去,就仿佛高尼兹的双手之间有一个小型的黑洞。

  不过这一招看起来并不是用来攻击的。方林感应得到,暴风高尼兹此时浑身上下都紧绷了起来,仿佛双掌当中乃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似的,他的蓝色神父袍在狂风当中猎猎作响,紧接着,从微型黑洞的中央慢慢的飞出了一枚土黄色的光珠,珠子当中闪耀着一个玄奥异常的弯钩符号。

  无论是方林还是雷洛,目光只要一触及到那个符号,眼前就马上无由的浮现出了一副幻象:橘红色的干燥荒芜大地之上,密布着深邃得似乎都要通往地狱的裂纹,皲裂的土壤不时喷射出紫色的岩浆!

  “觉醒吧。我主忠诚的仆人。”暴风高尼兹冷漠的道:“抛弃你那些根本就不应该具备的多余情感,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那颗土黄色的光珠缓缓的飞到了已经是虚弱无比的七枷社身前,化成了一抹光雨,洒落入了七枷社的脑海里面。方林此时已经看了出来,这应该就是干枯大地的魂珠与转世之体重合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应该是相当脆弱的,要么就需要转世的人全心全力的配合,要么就得等转世之体虚弱的时候才行,否则高尼兹直接一见面就丢出这大杀器来,何必多费唇舌?

  七枷社的额头上一根一根的青筋浮凸了出来,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的双眼在急速的变红着,因为剧烈的肌肉抽搐,他浑身上下被空气割开的伤口都停止流血。最可怕的是,七枷社感到脑海当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熟悉印象,这印象不仅仅是在蚕食着自己的记忆,更是再以一种坚决而无法回避的方式在掠夺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那些曾经熟悉的音乐,带给了自己欢乐,苦恼,泪水的人的记忆,都在若被秋雨一般冲刷而模糊,淡去!

  暴风高尼兹高高的举起了双手,用一种极富宗教信仰的语调高声吟哦:

  “归来吧!归来吧!我主忠诚的仆人!”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瘫软在地上的七枷社却是骤然暴起,身上展现出了刺目的血色光芒,他狂叫着击出了自己的右拳!

  那刺目的光华,浓烈得一如沾染在唇边的鲜血,充满了愤慨与悲壮!

  宁死不屈,宁折不弯!

  迷惘的七枷社一旦心中有了自己的信念,那么执念不消除,他的战志就不会熄灭!这一拳击了以后,连空中都涌现出了一连串层峦叠嶂的爆炸声。

  这是音爆,乃是出拳的速度已经在挤压空气的同时,超越了音速!拳头前方的空气不停的被压缩挤压,自然就形成了这样恐怖的爆炸!

  在这时刻里,表七枷社运用他最后的记忆与力量,甚至是生命,彻底的燃烧了起来击出了这一记最终冲击,就仿佛是架子鼓那悲壮的震撼挽歌,以至于他的整个身躯都仿佛在燃烧!

  接着剧烈的爆炸便发生了,随之而起的还有疯狂吹袭而来的龙卷风,令人难以睁眼,等到尘埃还在空中纷纷扬扬落下的时候,已经有两只澈红色的眼睛冷酷的浮现,然后慢慢的露出了白发,被鲜血浸染成了红色的外衣,还有那低垂的头和略带迷茫的执着的眼神!

  里七枷社——干枯大地.七枷社终于归来了。

  “欢迎……回来。”暴风高尼兹冷漠的说。

  干枯大地.七枷社的头上下轻微的动了一动,算是打过了招呼,他忽然道:

  “我还想再奏一次架子鼓。”

  暴风高尼兹眼中的神色更加冷厉了,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

  干枯大地.七枷社缓缓的站了起身来,嘴角的鲜血尚自未干,他扶起了旁边那一架已经残破不堪的架子鼓,然后慢慢的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慢慢的开始敲击这架已经快要终结寿命的乐器。

  密集的鼓声再次响起,就像是茫茫荒原上有一头狰狞的巨兽在孤独的奔跑嘶吼。然而它的行为是徒劳的,只能绝望的奔跑到奄奄一息,然后死亡。

  当鼓声停止的时候,干枯大地.七枷社站了起身来,昂然向外走去,架子鼓在他的身后轰然倒塌,变成了一堆充满绝望的废墟。然后是暴风高尼兹,最后动的才是方林,他继续的在原地站了半晌,接着用精神力探测对雷洛传送了一句话出去。

  “暴风高尼兹受了伤。”

  雷洛马上道:

  “伤在右胸。虽然当时干枯大地.七枷社已经觉醒收回了不少力道,但是暴风高尼兹也完全没有想到表七枷社竟然还有力量打出如此威猛的一击,我看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居然你也注意到了,我是通过暴风高尼兹出门的步伐看出来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方林奇道。

  雷洛淡淡的道:

  “这个秘密,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方林一笑,目光却停留在了雷洛的鼻子上。

  ……………

  与此同时,在濑户原的码头外,被八神庵甩掉了的麦卓正在同林吟袖激烈的交手着。

  她一拳就打在了林吟袖的斧面上。

  拳斧相交!

  发出的却是一声颤抖着的嗡然清鸣,像极了金石撞击之声!

  仔细的人已经发觉,与斧面相击的不是麦卓的拳头,在那一刹那,拳面上陡然浮出重重幻影,竟是生生的形成了无形的护身风刃将林吟袖的斧头弹了回去。

  此时的胡华豪却没有上前参加围攻,他垂头站在原地,冷静得似一把新砺过的巨斧浸在冷意的水中.整个人都发散出一种交织的森寒.他似在沉思着什么,看着自己的拳头,眉宇里有一种醒悟的惊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