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八章 永恒的阳光普照 附盘点,算账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八章 永恒的阳光普照 附盘点,算账

  在临走的时候,方林所携带的帐篷,淡水,可以支持一周的食物都被八神庵蛮横的征用了。方林满脸都是无辜的样子,遗憾的是八神庵这个家伙似乎压根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所以方林的委屈述说只换到了八神庵的一句冷漠的回答:

  “你走不走?”

  很显然,八神庵巨巨的潜台词就是:你Y的要是不走,就留下来陪我。

  方林只能叹气摇头离开,留下八神庵对着自己打出来的豺华的深坑仔细研究观摩,八神庵却不知道,方林留下来的帐篷,淡水,食物等东西都是他事先精心准备的。目的就是要请八神庵在这荒僻的小岛上心无旁骛的练习那一招豺华,在方林的预计当中,八神庵能够在一周内修炼成功的话,那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归程之上方林不知道怎的,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以至于在靠岸的时候都连续撞到了好几艘其余的船只,他只要一静下心来,眼前就是那团灿烂的白光,恍若烈日,无处不在。

  那是大蛇令人绝望的S级技能:阳光普照!

  方林更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那不是幻象,而是在一千八百年之前三神器家族封印大蛇时候的亲身经历。

  三神器之一的八尺勾琼玉竟是可以将所有经历过的战斗情景一一存储起来。然后在神器佩戴者受到攻击地时候,有几率选择性的将这些战斗场面传送入敌人地脑海。

  对于弱小一些的敌人。那么八尺勾琼玉传送的给对方地就是一些比较低层次的战斗场面,显得支离破碎,但是对于方林这种心志极其坚毅。精神力极高的家伙来说,八尺勾琼玉直接将他列入了极其难以动荡的名单里,所以才拿出了与大蛇的战斗场面,果然成功的令方林地攻击无法命中。

  但是这机缘巧合之下,却是无疑令方林也完全的经历了一次大蛇地禁招:阳光普照地出手过程,并且还是以局外人的方式毫无风险观摩。这对他以后地影响之巨是很难形容的。更是必须注意到,方林还可以借助愚者之瞳地完美记忆能力将这一幕以类似储存的方式复制下来。之后还能反复观摩!

  已经是凌晨时分。只是一处酒吧中还亮着灯,那灯色因为被门口地粉红色布帘过滤过。因此有一层淡淡的旖旎之色,酒吧的两边还垂挂着新色的灯笼。那是不久前的孟兰盆节留下来的标记。

  在相对偏僻地富士山麓处。这个叫做“访趣町”地酒吧已算得上是方圆十公里内最大最完善地酒吧了。因此另外一种含义就代表着:在这里可以找到附近最纯地毒品和最好地女人。

  欢笑声。音乐声。饮酒作乐声。还有那种明显不属于痛楚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覆盖在这座酒吧里面。尽管有几名歌妓在几名大汉当中强作欢颜。但也看得出她们脸上浓重地疲惫之色。快乐与幸福地定义本来就是相对地。倘若她们有钱。那么此时享受欢乐地自然是他们。遗憾地是她们既然想从别人身上捞钱。那么就得忍受别人将快乐建立在她地痛苦之上了。

  方林举杯。喝下了一口啤酒。站了起身来。他地身后一个魁梧地黑影矗然而立。正是胡华豪。而旁边地走廊上面。作男装打扮地林吟袖轻轻地吹了声口哨。方林与胡华豪便一起走了过去。进入了旁边地走廊。然后登楼。

  二楼上一个服务生见方林和胡华豪肩并肩撩开了门帘走了进来。还在互相谈笑着。他显然已经遇到过不少类似地情况。马上站了起身来。强忍住眉宇中地鄙夷。彬彬有礼地鞠躬道:

  “两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二楼提供按摩服务地场所。同志地俱乐部会所是在三楼。并且已经关闭开放了。”

  一只大手掐住了他地衣领直接将这名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地服务生提了起来。胡华豪灼热地鼻息和愤怒地眼神使得这名服务生有一种被猛兽贴近面前地错觉。

  “小子,我看起来很像是喜欢搞别人屁眼的那些家伙嘛?”

  这名会错意的服务生哪里还说得出半句话?方林歪了歪头,胡华豪一把就将这个倒霉蛋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旁边的一扇门上,这名不长眼的服务生整个人都以对折的方式翻滚了进去,里面立即发出了连番恼怒的咒骂与女人的尖叫。

  竹越真司**上身,结实的肌肉被汗液与黑暗所涂抹,本来颇为英俊的脸容竟是有些分明的狰狞。在他的身下,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正侧着脸呈大字形的躺着,因此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隐约从灯光的反射里发觉到她忍辱的泪在不停流淌。

  女人柔软的**,是宣泄紧张过后衍生出的负面情绪的上好工具之一。

  “该死的八神庵,该死的那个灰色的影子!”竹越真司魁梧的身躯上,一块块似铁般的肌肉已经缩紧,用力的揉搓着身下雪白的躯体,全然不顾上面已满是青紫淤痕,再一次疯狂的冲撞起来:“滚吧,一切都滚吧,滚出我的脑海,我受够了!”

  竹越真司便是草家守护富士山麓的禁地的守卫。

  一个小时之前才值守完的他便赶来了这处酒吧当中,而被他压住的这个女人是在街上看中了以后强行掳入车内的,直接给她打了一针快乐天使(海洛因)以后,便省掉了太多的麻烦。然后自然是酗酒,将这女人抱上来发泄,等会儿拉到路边一丢便是万事大吉!

  “嘿!这该死的工作!”

  竹越真司本来对为草家工作很以为荣,只是十来天之前什么都变了,最初是一个抗击打能力变态无比的家伙无规律的偷袭禁地,他的乐趣似乎就是为了杀掉挡在他面前的警卫一样,好在在完备的防御体系下,摸清了那个怪物底细的他们也是能够不再损失人手。

  这个怪物来的次数渐少了以后。草家的总部却遭受到了八神庵的突袭,草柴舟身边的精锐守卫有十名被杀,被杀的十人里面就有前往本部述职的富士山禁地的安全主管和三名副主管,这几乎是直接导致了草家在这边富士山禁地的防御网直接瘫痪!竹越真司十分幸运,没有直面八神庵,但是他却是亲身经历了刺刀乘虚而入前来救人的那一幕。

  刺刀的灰色刀光和他的冷酷眼睛,几乎成为心理素质不算太好的竹越真司夜夜的噩梦主旋律!

  身体的快意一阵阵的传来,竹越真司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用力顶了上去,在那泉涌的快感中,毒品的刺激里似乎他才能暂时的忘记掉那该死的一幕。

  然而此时耳边的巨响令他马上睁开了眼睛,恰好见到房门被用力的踹了开来,这一脚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房门都在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变得扭曲,破碎,就像是一张被反复蹂躏过的白纸。

  竹越真司的身体里面涌现出了一股刺骨的寒意,他只觉得下身已经萎缩得似只蚯蚓,一道刺目的亮光直射在他的脸上,这名草家的一级警卫马上伸出左手捂住眼睛,右手本能的掏枪,只是这个很不理智的动作直接导致他的右手遭受到了粉碎性骨折的厄运。然后他的头发被死死的拉住,将咽喉要害暴露了出来,一柄冷冷的东西放在了喉结上。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淡淡的道

  “身份挺高的呢,我居然无法控制你,这也不错,你将草家的禁地的布防图与结构全部都讲出来吧。”

  竹越真司很理智的没有嘴硬的说什么,“我不说又怎样”的话,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何况还有断臂处的剧痛来时刻的提醒他得罪面前这帮人的后果。所以他几乎是有问必答,更是连别人没有问的都答出来了。

  三分钟后,方林驾驶着保时捷在公路上疾驰,后面是胡华豪与林吟袖两人。

  “根据这个叫做竹越真司的情报显示,草家在富士山麓的禁地的防守力量相当薄弱了,原因是因为八神庵突袭的时候,恰好主持富士山麓的禁地的防务高级人员都在。而现在草柴舟更是几乎将所有的防御力量都集中在了看守麦卓的那里。因此富士山麓的禁地的防御力量基本上仅仅对普通人有效的。草家认为,而剧情人物此时应该不会对那里有什么兴趣。呵呵,他们却忘记了我。”

  “你们的任务是掠阵,若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出手,有巴比和屠夫在,基本上没有什么意外的。”

  “恩,好的。”

  “真是期待啊,那双烈阳手套的属性,应该能够弥补你没有草家血统的遗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