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八十四章 反击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八十四章 反击


  readx();  从现在的威力来看,八咫三角缘神兽镜的威力之强之劲,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对得起它类神器的称号。虽然碍于时间限制,镜面上的字仅仅浮凸出来了四个,但是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了方林想要的效果,看着草薙京若断线风筝一般的被无形的气浪冲激,在空中翻腾着,就连旁边的钢铁桥栏也被碎裂的字形气劲打得千疮百孔,就仿佛是被用力拧过的麻花!

  方林的身体挺得笔直,头低垂着,因为额前的乱发将上半张脸都遮蔽住了,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够从周围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中体会到他蓄积力量后,即将爆发出来的石破天惊,方林的手缓缓的伸到了眼前,他的眉心当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无形的黑洞,周围的风雨都改变了吹拂的方向急剧的吸附而来。虽然就这么平静的站在原地,但是他的整个人都发出了强烈的威胁,似乎他的头,手,脚,身体都会随时发出恐怖的攻击。

  然而有一句话叫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在方林的料想当中,草薙京在这类神器的攻击下,至少也会被逼退四秒左右的时间,足够他完成这一招能够扭转战局的一击,然而他却没有考虑到面前这个敌人的身份。

  那是八神庵的宿敌草薙京!

  那是三神器之首天从云剑的传承者草薙京!

  那是kof96世界的主角草薙京!

  在这样的情况下,草薙京见到方林摆出了蓄力出招的姿势,顿时用一只手护在身前,一改先前被气浪冲激得四处抛飞的情形,在空中一个转折若无其事/黑发飞扬的直冲了过来,就仿佛狂风暴雨降临而来似的,右手闪电击出,一发燃烧的“荒咬”就打在了方林的肋间!

  肋骨本就是人体最脆弱的骨骼之一,而它们保护着肺,肝,心,脾等极重要的人体脏器,通常情况下,两肋乃是人体上的致命之处之一。方林眼前一黑,只觉得内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用力捏住了一般,呼吸都窒住了,嗓子里一股甜腥不断涌动,只怕一张口就会喷出一股鲜血。

  “你这个变态……”方林脸因为窒息痛楚而涨得通红,他在心中也不知道大骂了多少次。草薙京这简直就是**裸的作弊,要知道,攻击他的可是那件类神器八咫三角缘神兽镜!这厮的行为几乎就和浩南哥率领大天二去砍人的时候,对方在西瓜刀乱斩下双手抱头屹立个七八分钟不倒然后马上请神上身请鬼登门小宇宙爆发反过来将洪兴的人斩到抱头鼠窜那样犀利……当然还有离谱。

  类神器的威力被全面压制,甚至无视。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它遇到了更加强势的神器。

  因此可以推断出,那只可能是草薙京动用了三神器之首的天从云剑,也就是俗称的草薙剑。这把赫赫有名的武器据说本体是在曰本天皇的手上,但是其剑魂却是留在了草薙家当中,永久的流传下去。

  方林在这里陷入了一个错误的惯姓思维,那就是无论是八神庵还是神乐千鹤,这两位三神器的持有者在使用自身携带的三神器的时候,都会作出相应的行为将三神器露出来。

  比如八神庵打出八酒杯的时候,会将八尺勾琼玉取下若月光般的折射,神乐千鹤施展里面八拾伍活零技之楚的时候,系在脖上胸前的八咫镜也会现出镜子的本体,用镜光来照射于双手之上。

  然而他却忘记了,草薙京的三神器之首草薙剑其实是徒有其名,并无其形的,只是作为剑魂存在于草薙家的家主身上,家主有多少的力量,草薙剑也就能按照比例来发挥出相应的能量。

  草薙京苦练了十余年的荒咬,少说也打出了几百万拳,在上面留下的不仅仅是血泪,更可以说是生命的烙印,因为荒咬这一招几乎算得上是草薙家古武术流的总纲了,“荒咬”出拳突兀,直接,更是霸道,若是敌人敢于正面用招式对撼,只要处在荒咬的攻击范围内,就是一些s级技能也会被荒咬的拳风硬生生的吸收抵消,而荒咬的拳力依然可以爆发出来。

  (在实战当中,kof96的草薙京的荒咬是可以抵消掉坂崎良/罗伯特的霸王翔吼拳,时机把握好的话,甚至能将相当多的人的s级技能破掉!)而荒咬打中人以后,其后衔接的变招当真是千变万化,与八神庵的葵花三连击相比起来,分外有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嚣张。

  草薙京一拳荒咬得手以后,马上就扬起了曲起的左手手肘,上面燃烧起了熊熊的红色火焰,由上至下的“虎”的一声用手肘猛盖了下去!

  这一击便是荒咬的后续变招当中的一种:

  百贰拾七式?八锖(荒咬动作中→↘↓↙←a或c)这一击的目的就是要将敌人击倒在地,然后接下来还有后续的连招。

  可以说荒咬与这一招百贰拾七式?八锖乃是互为因果的关系,通常被荒咬正面命中的人,几乎是没可能豁免掉接下来的雷霆打击,荒咬一旦成功命中,立即就会在草薙京用数百万拳培养出来的本能下,若一辆纺纱机般的疯狂开动,不能说停就停说止就止!你中了第一拳,那么就得非中第二拳,第三拳……然而万事都有个例外!

  方林低估了草薙京,但是草薙京何尝也不是低估了方林?

  草薙京是看准了方林开始蓄力发招之后,才动用了三神器的力量骤然冲前,他认为一拳荒咬足可以将方林的蓄力攻击打断,却不知道方林见势不妙,已经在荒咬临体之前已经将他蓄积的威力一齐爆发了出来。

  一个双眼里混合了茫然与偏执的平头男人的虚像在方林背后徐徐浮现。

  那是七枷社。

  未曾觉醒的表.七枷社。

  方林乃是得到了他的认可,获得了他的力量!

  方林先前蓄力待发的技能,便是表.七枷社的看家技:

  最终冲击!

  号称一旦发出之后乃是kof所有剧情强者当中出招最快的s级技能!

  这充满了爆发力的一拳冲击而来,给人的感觉是朴实无华,却是夹杂着愤怒与迷惘,只是一瞬间就击打在了草薙京屈起的左手手肘上。

  最终冲击正面硬撼百贰拾七式?八锖!

  草薙京闷哼了一声,他左手上面的赤红色火焰竟然被击散成了无数的星花。那模样就仿佛是一块烧红了的铁被铁匠挥起大锤用力捶打飞溅出来的火星一般!

  而百贰拾七式?八锖也不具备荒咬那样的强悍格架反击能力。

  所以方林打出来的这电光石火的一拳将草薙京直接击飞了出去,并且他也见到,在空中翻滚若陨石一般飞去的草薙京的嘴角上都溢出了一丝鲜血!

  方林激烈得喘息得像一头牛,感觉肺都在先前的搏斗中被掏空了似的,雨水激烈的打在他的面颊上,却被蒸腾出袅袅白气,他看似占据了上风,但是肋间却是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而方林也是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草薙京的眼神,那是一种狂热!

  似乎痛楚对他来说完全是一种强烈的催化剂。

  “说,是谁派你来的!”

  草薙京在三十余米外落下,以一手按地冷冷的道。他的话声在滂沱的大雨中,死寂一片的桥上传出好远。

  方林没有说话。

  草薙京似乎也根本没有指望得到回答,他顺手抄起了旁边还在燃烧的货车残骸对准方林抛掷了过来!

  那至少还有数吨中的货车残骸飞得极快极猛,并且更加狠毒,先是撞过了地上那名面色死白的血肉机械傀儡的尸体,血肉横飞之际,又向着方林撞来。只是一瞬间,方林的脸上仿佛就已感受到了残骸上草薙之焰产生的大量热气。还有那股尤带了体温的鲜血气息,他看着斜撞而来,在视野中越变越大的钢铁机械,只来得及向后一跃疾退!

  货车废弃掉的车头与不锈钢所制的桥栏以40度角斜撞在一起,顿时传来金属变形的“嘎啦”的难听声,更有一长串飞淌而出的火花被摩擦而出,划破黑暗掉落入深邃的河心中。能够用作桥栏的钢材质地也算得上绝佳,在这样猛烈的碰撞下依然没有给撞飞而出,只是以一个夸张的幅度向后翻出。

  而一道人影便在此时摔入河中,“扑通”微弱响了一声,便迅速为黑沉沉的流水而吞没。

  草薙京立即见到了一条黑影随波逐流而去,他脸色先是一沉,接着露出了一抹欣慰之色,因为他感觉到寄托了祖先灵魂的圣物并没有离开自己。

  “放弃圣物逃走了么………但是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这只藏起来的老鼠,我总会将你揪出来的!”

  然而草薙京却不知道,方林在入水前的那一瞬间,已抓住身上外衣的两襟用力一撕,“啪拉啪拉”声里,纽扣已经完全脱落,在冰凉而湍急的河水里,方林脱掉了外衣将之一抛,它自然就随波逐流而去,草薙京看到的漂流而去的黑影就是这东西。

  方林也不是一个轻言放弃要随意逃走的人,他此时脑海里依然想的是两个字:

  反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