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零一章 想法转变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零一章 想法转变

  readx();  中拳的方林显然是痛到了极处,整个人的身体都有些佝偻了,哇的就是一口鲜血喷得暴风高尼兹的胸口都湿透了,而草薙京的拳头也不是那么好中的,往往都是连贯姓极强的相辅相成,你中了他的第一拳,那么就非得中上第二拳,一若瀑布宣泄徜徉,直下百丈悬崖的不可阻挡之势!

  草薙京打中方林以后,顺势右腿正面直蹴而出,踢出这一腿的时候,草薙京整个人都前冲过去,右腿伸得笔直,立即将浑身燃火的方林似炮弹一般踹入了旁边的商铺里面,只听得当中轰隆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也不知道撞破了多少家具瓷器。

  这一腿便是草薙家的绝技:百贰拾五式?七濑!(九伤成功发动后,↓↘→b或d)“你的仆人还真是忠诚啊。”草薙京冷笑着对暴风高尼兹说。“我杀掉了你以后,会将他的骨灰洒入大海的,算是对他的这份忠心的尊重与褒奖。”

  他的这句话刚刚说完,猛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先前方林撞破的地方居然有黑雾蒸腾而出。紧接着有一股沉闷的暗色光芒从那处商店里面耀过,那光芒给人若烟,似雾,让人似乎眼前为之一黑以后视线都久久不能恢复。

  方林已经身化一条黑焰,已是骤然闪身而出,撞击在了旁边的墙壁上面,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声响,他碰到的地方悄然融化,纵是土石横飞,但是声音仿佛都被完全的吸收了去。就像是在演绎着一幕无声的电影。

  八稚女!

  暴风高尼兹失神的瞳孔忽的发出了光亮。他此时虽然重伤得连呼吸都在断断续续,但是八稚女却是他研究了毕生的精微奥义,根深蒂固溶入了血脉当中。八稚女于他就仿佛是本能一样自然,如何转折,如何发力,暴风高尼兹都是了然于胸,此时见到方林打出来的招数不仅有了八稚女的奥义,更是要加上自身的额外演绎与创意,完全的将自身的特色打了出来,方林本来就是天资卓绝,因此哪怕是高尼兹的挑剔眼光,也觉得颇为赞赏,虽然觉得方林的威力甚至连八神庵这个盗版都比不上,但是单论创意来说,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高尼兹又想起方林对他说过八神庵将他抓去,将之当成了磨刀石来参悟改良他的八稚女,并且有了跨越式的飞跃的话,前后一印证,更是觉得方林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方林化身为一条黑线,以与地面平行的状态无声的滑行着,他的身体周围的空气,都被裹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给人的感觉是平滑而无声的,若鬼影一般扑向了对面的草薙京。

  草薙京对八稚女自然是并不陌生,就好像八神庵对大蛇雉也是十分了解一样,不过他见到了方林打出了这“八稚女”一时间竟有些茫然的错觉,他一触及到对方的瞬间,四下里的光线仿佛都变得暗淡了,与八神庵的充满了疯狂歇斯底里的撕扯八稚女有所不同,似暮色阴影一般轻飘飘掠来的方林打出来的八稚女有一股残酷的优雅,他的双手带了绅士风度的轻轻搭向了草薙京的脖子。

  只是草薙京也不是束手待毙的人,他脸色一变,就要抽身脱开方林的攻击,只是方林的八稚女却是以诡异飘忽为主,因此还是慢了一瞬,右腿已经被方林的双手握住。

  瞬间草薙京闷哼一声,右小腿立即胀大了起来,将裤管都直接撑破了开来,并且可以看到小腿的肌肉上面,有血管似小蛇一般的蜿蜒膨胀,迅速增粗增大进而喷射出了大量的鲜血,并且那鲜血呈现出胶冻状态的形态,在未曾落地以前就熊熊燃烧了起来,呈现出火红与淡黑混合的颜色。

  高尼兹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显然对方林的这一击很是不满意。在他的眼里,方林的这一扑只有行进过程当中有所圈点之处,至于后面的攻击时机,攻击的角度,攻击的部位都只能用愚蠢来形容,攻击敌人的小腿这种不致命的地方,就算威力再大有什么用,徒然招来敌人更加强势的反击。

  草薙京仅仅是僵直了少许时间,就合拢起双手为锤,对准方林的背部用力击打了下去。这一击响起的声音沉闷无比,方林依然死死的掐住草薙京的小腿,转过头来满口是血的模糊说:

  “大人…….快走!”

  方林渐渐暗淡下去的眼神,还有那种难以形容的真诚令高尼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现在当然看得出来,方林之所以要选择一个愚蠢的攻击时机来攻击那个“愚蠢”的地方,自然是为了减缓草薙京的行动能力,制造出自己逃走的机会。

  草薙京满脸都是杀气,显然他也感觉到了方林的用意,拳头上冒出了赤红色的火焰,显然下一击下定了决心势必要将方林击杀当场。可就在这个时候,方林却是忽然浑身上下高速旋转着飞射了出去,正是他发动了脚上的亮金鞋的自带技能:

  旋转飞踹。

  这个技能的使用效果颇为强劲,可以使人的整个身体在高速旋转以后猛烈的踹向正前方,理论上来说远达六十米之遥,只是在发动的时候要经过两秒的蓄力时间,这过程当中受到攻击就会被打断。

  方林中了草薙京的第一拳后便使用了这个技能,要搏一博草薙京会蓄力来攻击自己。而他也早有多处后手,比如让屠夫的血腥铁链将自己勾走等,就算退一万步来说,草薙京就算是打中了他,要杀方林也是千难万难。毕竟草薙京此时的实力也顶多只有巅峰期的不到不成而已。

  所以其实方林的伤势根本就不若看起来那么重,也没有那看起来那么惨烈。

  只是高尼兹不知道这一点而已。

  有疑心的反倒是草薙京,因为他完全都没有在方林身上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气息。这人干冒奇险从草薙家的分部当中取得自己祖先的遗骨,从而锻造出那奇异的法器,目的当然不是拿来收藏的。并且那件法器隐隐约约对自己的火劲也有克制的作用,可是这人却是在隐藏实力,深藏不露,他到底想做什么?

  不过草薙京当然不可能将心中的这些疑问讲给高尼兹听,他心中都隐约觉得这只怕是处于高尼兹的授意,是否天国神族还潜伏着什么想要反败为胜的诡计?事实上草薙京的担忧也绝非无的放矢,三神器必须要集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威力,只要三神器被天国神族夺走一件,就算赔上暴风高尼兹的命又如何?天国神族都是不灭的,隔个几十年又是一条好汉,而八杰集死掉一个,还剩余下来整整七人!

  就在草薙京这么一犹豫的时候,旁边的一幢大楼陡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原来方林在停下来迎击草薙京的时候就已经召唤出了机械血肉傀儡,让他们在这处大楼中埋设炸弹,在方林的精神力探测的贯注之下,大楼的结构一览无遗,而机械血肉傀儡身上的手雷炸弹都是来自于合金弹头世界的高科技产物,因此将大楼炸得向这边倾塌并不需要多大的功夫,就像是将一张凳子弄倒并不需要将凳子彻底弄塌,而是只需要锯断桌子的两条腿就足够。

  那座坍塌的大厦足有十四层高,阔度达百米,右腿带伤的草薙京面对这等崩塌的威势一时间也是只能求得自保而已,最后还是被坍塌的余波所及埋了进去。方林咳着血指挥着屠夫要将暴风高尼兹带走,自己则是踉跄跌撞着在前方开路,高尼兹看着这一切,忽然面无表情的道:

  “别走这边,去滨田馥子那里。你做得…….很好。”

  高尼兹前半句话乃是对屠夫所说,后半句却是对方林而言,他素来都是冷酷冷漠,此时说话的语气却是颇为温和,对于一直行事都神秘冷酷的高尼兹来说,能够被他褒扬一个“好字的已是相当少,能得到“很好”二字评价的,更是凤毛麟角。在他的心目当中,忠诚只是天国神族应该具备的基本原则,但是方林那种对八稚女无师自通的悟姓和面临危局的急智,却是相当难得的。

  方林凛然点头道:

  “是。”

  他眼神扫过高尼兹深井凹陷也似的双目,这双眼睛被曰光一耀,分外有一种诡异阴森的神秘感,充满了亡者的意味,饶是以方林的定力心智,也不禁失神了一刹那。

  …………….

  这时候被毁坏殆尽的东京都体育场中依然不平静。神乐施术后大伤元气的模样,就似是一朵被雨打风吹得即将凋零的花,她白皙的脖子低垂着,让人无由的联想到了缺水的花茎。

  任谁也看得出她此时虚弱无助,而刺刀的心更是灼热起来,因为方林在撞击之前也给他开通了精神力探测共享的缘故,刺刀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也是场中反应最快的人之一!在那时候他立即就想到了杀掉神乐千鹤带来的丰厚利益和带来的声望提升,并且心底也滋生出一种很想在这脖子上面优雅的割上一刀的冲动,就像是花匠拿剪刀将要凋谢的花剔除掉一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