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零四章 无须再忍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零四章 无须再忍

  readx();  似流星一般的辉煌,若烟花一般的灿烂。

  这就是此时的高尼兹给人的感觉,纵然知道流星的辉煌只是刹那,烟花的华丽仅是瞬间,但是在流星最亮烟花最盛时候的那种辉煌却是无可抵御,难以阻挡。

  草薙京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身体上面的火焰大盛,亮得刺目,就仿佛是熔炼的黄金被交融覆盖在了身体上面一般,还有点点滴滴的金色成形斗气连绵不断的落下。而在他的身后,那把号称曰本首席神器的武器已经由虚幻的魂体向着半实体化成型。

  从曰本纷争的战国时期起,天丛云剑的本体就是为了证明朝廷的力量而非获得不可的宝物。乃是宣示着朝廷拥有如此力量的一种“征服的象征”,一直都是掌握在曰本岛的实际统治者天皇的手中,每一任天皇登基,都要请出天丛云剑以示威严,然后重新供奉回神社当中。

  草薙京的身周涌现出了大量的云雾,他的头顶上浮现出来了一个五尺大的木箱的虚幻图像。自动打开以后木箱渐渐淡去里面有个石箱,里面的空隙都以红土掩埋。

  木箱上面雕刻得极其的精美,而石箱则是沉稳厚重,隐然有泱泱古风。上面的一勾一划,一丝一缕,都充满了粗犷豪爽的风格。

  石箱旋转了一圈以后,也随之隐去,里藏一根中间挖空的樟木树干,而樟木与石箱之间的空隙,也都用红土填满。圆树干的内侧则铺陈着黄金,而草薙剑的真身就供于其上。

  这把剑体长两尺七八寸(约80厘米)。刀锋看似菖蒲的叶片,刀身中央部分较厚。握柄的部分约有八寸厚,有多处环节而不平滑,就像鱼的背脊骨,由上到下都是白色的。虽是剑魂,上面却是闪现着难以形容的光芒。

  天从云剑实体化!

  天从云剑的剑魂实体化代表着草薙京已经将这把专属于草薙家的神器的能力尽数发挥了出来,也就是说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草薙京此时已经冲破了自身的桎梏,成功的将自身的境界升华到了三神技的地步!

  在此时的这种情况下,草薙京的神器霸体效果发挥到了极致,可以这么说吧,即使他此时被胡华豪的干枯大地.天地返击中,也很可能只中被摔砸第一击中后就被强行挣脱出来,而根本不会被抛向天空,更不要说接续上其他连招。他将自身强化到这等程度,显然正是要应对暴风高尼兹随之而来的这招真八稚女。

  草薙京与八神庵乃是宿命的对手,对八稚女的了解之深实在是少有人能及,纵然八神的八稚女乃是盗版,总是和高尼兹的真八稚女同源同宗,具体来说就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用疯狂桀骜的连续迅速攻击撕扯对手的身躯,第二个阶段是在明显的蓄力过程之后给予对方重击。也就是说,在此时天丛云剑实体化的庇佑下,草薙京有百分百的把握在真八稚女进行当中的蓄力阶段来脱离掉最后一击的可怕轰击!

  只是暴风高尼兹依然扑了上去,似蛟龙扑向了极渊,似猎豹扑向了鬣狗,似鹰鹫扑向了狡兔,他的身影在空中闪幻出了一条长长的蓝色虚像,以难以阻挡之势一下子就扣住了草薙京的咽喉,草薙京本能的伸手去挡,却惊然发觉实际上高尼兹攻击的是自己的小腹。

  这一拳命中以后,真八稚女.实相克的威力就源源不断的爆发了出来,方林一见到高尼兹出招的威势,就知道草薙京想要借助草薙剑实体化的威力来抗过真八稚女.实相克实在太过天真。

  因为暴风高尼兹每当攻击命中草薙京身体的时候,都会产生出一条柱子粗细的血红色风柱出来,接天连地的呼啸而来,草薙京身体上面的鲜血喷洒到了风柱之上,更增威力。旁人或许还不知道,知道了真八稚女奥秘的方林却是明白,那风柱被算作是普通攻击的附属攻击,每一道风柱腾起以后,顺带就以持续卷腾的威力成功将草薙京的天从云剑的护体霸体效果活生生的抵消!在这样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攻击技巧面前,哪怕是神器之威,也是无济于事!

  若是八神庵施展出来的八稚女给人的感觉是疯狂凶残,那么高尼兹施展出来的真八稚女.实相克则是大开大合,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以一种张扬狂放的气概。就仿佛是在十三级暴风当中还在大声狂笑扬帆升桅的船长,将那种唯我独尊的霸气展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草薙京事先已经做好了准备的缘故,一中真八稚女之后,他的身体表面都在自身的火劲防护下,浑身上下的光芒一闪,竟是蓬的一声似将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冲破了似的,整个人的表面似被镀上了一层正在溶解下滴的金黄色金属,显然哪怕体表也是温度极高。只是高尼兹的双手上仿佛围绕手指形成了整整十道小型龙卷风,手指根本就不与他滚烫的斗气接触,风过之处,无不是血肉横飞,泛起了一道一道的鲜血又被随之出现的龙卷风吸收,将之染成了惨烈的血色。

  毫无疑问,真八稚女.实相克的同样也具备将对敌人的伤害转化为自身体力值的无耻功能,暴风高尼兹以伤疲之身施展这可怕的禁术,但是精神却是越发旺盛,他的身体陡然挺得笔直的站立在原地,双手握住草薙京的双肩,虽是被草薙京体表可怕的力量烧得皮开肉绽冒出了刺鼻的焦臭,但是一道巨大的风柱也随之成形,只听草薙京闷哼了一声,浑身上下标射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血泉,足足喷射到十余米之外,只是还没落地就要么燃烧起来,要么就被卷入了旋风当中!

  蓦然间,草薙京也惨叫了起来!照理说他身为三神器家族的传人,绝对不应该那么窝囊,可是方林却注意到,他的左手五指赫然不正常的痉挛,扭曲着,看起来就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有力大手在将草薙京的左手手指活生生的向后折断!

  “啪啪啪”五声轻响,草薙京的左手五指赫然被残忍无比的拗折到了后方,紧贴在了手背上。紧密接着是右手的五指!十指连心,何况十指齐伤!如此残酷的行为带给草薙京的痛苦可想而知,但是方林却还从高尼兹的眼神与动作当中读出了相当强烈的复杂情绪,那是狂喜,遗憾,不甘等情绪完全交错在了一起。

  此时方林已经动用了愚者之瞳将高尼兹的动作,体内运劲方式的数据一一搜集,然后进一步在脑海里面推演,推演的结果显示,真八稚女.实相克的威力仅仅是从已经施展出来的是情况来看,草薙京断的绝对并不应该只是五根指头,而应该是整只手臂,并且真八稚女.实相克的这一阶段的终极目标,则是将敌人的四肢都活生生的折断!

  这就不难理解高尼兹错综复杂的情绪了。

  他狂喜自然是因为领悟到了真八稚女.实相克这等完美的招数。

  遗憾则是由于因为自身已是回光返照,不能以全盛的姿态发挥出真八稚女.实相克的真正威力。

  不甘当然是由此会导致无法将这三神器家族的传承者草薙京击杀于此地!

  草薙京的左腿开始呈现出诡异的扭曲,但暴风高尼兹一试再试,鼻孔当中都流淌出了红蛇似的浓稠鲜血,却还是没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沐浴在了血泉当中的高尼兹,状甚狰狞凶恶,狂喝一声,紧接着双手上再次发出一道闪光,居然将草薙京握住脖子带着跃上了高空,将草薙京在空中疯狂轮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回环后,用力的将其砸向了地面!

  若说真八稚女.实相克的前一阶段是连续技能的话,那么后面展现出来的威力则完全是体术,残酷而狠辣的体术,先废人四肢,再猛力的折断的敌人的颈椎骨!

  一道庞大的血色旋风升起,旁边还有因为与空气剧烈摩擦而出现的刺目闪电,方林仔细看着高尼兹的一举一动,若海绵一般的吸收着一切可能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当草薙京的头部接触到了地面的瞬间,哪怕在旁边看着的方林都已经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就仿佛是本来平静的浩瀚海面上涌动了一下,那涌动的幅度虽然不大,但无论你是一叶扁舟或是万吨巨轮,都要随波逐流的为之荡漾!

  那是大自然的庞大力量!

  这一瞬间,他又想起了在幻境当中观看到的本来模糊的情景,斐伊川当中腾起的激浪猛烈的拍击在了岸边的礁石之上!

  水和风都是天下至柔之物,却将那硬超钢铁的礁石击成齑粉!

  …………

  位置:北纬35度07分38秒,东经136度54分31秒地址:曰本国爱知县名古屋市热田区1-1-1曰本三大神宫之一热田神宫。

  此处占地约20万平方米,树木高耸茂密,有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在西元一九六六年建造的高台式文化殿内宝物馆里,收藏着约四千件宝物。神宫里还有祭奠十六世纪武将织田信长的信长塀、佐久间灯笼、二十五丁桥等记载着名古屋历史的重要史迹。

  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供奉的有灵知的宝物,都同时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凄鸣!

  工作人员惶急进入,四处搜寻之下,发觉神宫当中最重要的“国の重器”馆当中,居然是门户大开,只是警报系统未曾触发,而玻璃已经碎裂成粉散落一地。

  当中的一把看似暗淡无光的白色宝剑还在微微的颤抖着,而剑身上已经多出了一条深深的裂纹,长近三厘米,几乎横亘了整把剑身的一半还多!

  这把剑就是曰本贵重的三神器之一,可说是即便天皇也无法随意观赏的至宝。

  天丛云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把神器之上,竟是会无端的多处了一条裂口。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吓得脸色青白,若是在封建的社会里面,这样严重而恶劣的事实会直接导致他们所有人必须切腹谢罪,死后的尸体都只能被野狗拖吃,就连亲属儿女家人,也全部都要被贬低身份成为贱民。

  即使是现在曰本的法制社会,这些工作人员的失职罪也是逃不掉了,曰本国内狂热的宗教份子也会在狂怒之下将怨恨发泄到他们的身上。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在替一个人背黑锅而已。

  这个人当然是草薙京。

  ………

  草薙京还是没有承受暴风高尼兹的最后一击。

  他在这瞬间,居然活生生的将神器草薙剑魂引爆了开来,因而成功逃脱,代价就是半年内都无法动用草薙剑的能力,并且这一次乃是给草薙剑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因此以后即使恢复了过来,草薙剑的能力也会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而草薙京自己也会付出控火能力暂时消失的代价。

  不过无论怎么说,他还是活了下来,虽然是狼狈无比的活着并且连神器都半毁。

  暴风高尼兹负手而立,他的影子在夕阳之下拖得老长,分外有一种英雄末路的凄凉,深蓝色的神父袍在风中微微的晃动着,他看着远处草薙京疯狂逃走的背影。眼中有浓重的悲哀之色,因为他知道,方才自己都没能杀死草薙京,那么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三神器之强,确实不愧是能够封印大蛇,象征曰本王权的重宝!

  “你看清楚了?”高尼兹忽的淡淡道。

  方林还沉浸在先前那一击的回味当中!一时间没有及时回答,高尼兹忽的转身望向了他,双眼炽红若厉鬼,一巴掌就抽在了方林的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咆哮道:

  “你竟敢忽略我的问话,你这个卑微的奴仆!”

  方林嘴角淌着血马上站了起来,惶恐的道:

  “是,我错了,大人。”

  高尼兹的双眼似利刀一般的刺在了方林的脸上,方林却是垂着头,垂着头,似奴仆一般谦卑的站着,高尼兹忽的欺身到他的面前,一把就拉起了方林的头发,将他的脸拉得仰面向天。方林只觉得自己的每一根头发下的发脚都立了起来,那种痛楚实在令人难以忍受,高尼兹仔细的观察着方林的眼神,仿佛要从中过滤出愤怒,不甘等反抗情绪来似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所得。

  方林此时却是相当了解暴风高尼兹的心情,高尼兹此时才发觉了真八稚女.实相克的真正威力,顿时有一种将这样强大的招式所托非人的感觉。一旦方林心生叛意,只怕连剩余的三天王也制不住他了。这样莫大的隐患对于将大蛇的事业看得比自己命还重的高尼兹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暴风高尼兹缓缓的松开了手,盯住方林的脸一字一句的道:

  “你以后千万不要忘记,无论你再怎么强悍,也是天国神族的一条狗而已,你身体内流的血液决定了你就是一条杂种狗,你天生就要低人一等,永远都是神族的看门犬!”

  他故意挑衅,一旦看到方林有任何不忿之意,便要马上出手杀了他,但是方林却是低下头,恭恭敬敬的道: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无论我再怎么强悍,也是天国神族的一条狗而已,我身体内流的血液决定了我就是一条杂种狗,我天生就要低人一等,永远都是神族的看门犬!”

  方林平静的语声,不疾不徐的语气在空气当中回荡着,那种诚恳几乎都是要实体化了,只是他越是无怨无尤,越是温顺驯服,暴风高尼兹背上却有一种不知从何处来的寒气升腾了起来,他很想马上杀死面前的这个人,但实在又挑不出他的任何错处,一股难以形容的心烦意乱感觉从暴风高尼兹的心中冒了出来,他忽然怒吼道:

  “你走,你滚,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

  方林却望着暴风高尼兹诚恳的道:

  “我不能走,我走了的话,谁来照顾大人呢?”

  高尼兹的心中更是烦躁,面前的这个人温和得似一团浑不受力的棉花,你若要捏他成什么形状,他便成什么形状,只是一松手,这家伙就依然故我的复原了回来。就在他想再最后一次给方林机会“滚”的时候,方林却忽的望向高尼兹的身后惊道:

  “草薙京怎么还能杀回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电影当中慢动作回放似的。

  高尼兹徐徐回头,方林的双手上慢慢的发光,由微弱到光亮,似乎连那夕阳的光芒也被吸附了上去,银色的光芒当中,还混合了灿烂的黄金色光芒。

  方林的身体周围骤然多了一层火红的护盾,似流动的岩浆一样粘稠。

  高尼兹这时候发觉视野内空无一人。

  方林戴上了草薙家烈阳手套的双拳已经齐出,却是以一种温柔缠绵的方式击在了措手不及的高尼兹的肋下。

  此时虽然距离方林忍无可忍的底限还有太远的距离,但是局势的良姓发展,却是可以使方林无需再忍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