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冥王之威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冥王之威


  readx();  “真是强大啊。“方林看着自己的解牛刀的璀璨光芒一次又一次那样撞击上冥神神庙的外围,给人的感觉却是飞蛾扑火那样的徒劳无功。方林反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用一种悲悯的语气叹息道:““希望你在梦魇空间的怒火下,依然能如此强大。”

  轮回者的力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是由梦魇空间所赐予的。方林的这句话,充满了刻骨的讥刺意味。用源自梦魇空间当中的力量与梦魇空间对抗,就好比是再怎么湍急的百丈瀑布也冲毁不了其下注入的深潭!

  随着梦魇空间平板而机械的声音徐徐的响起,尽管方林与哈迪斯都处在了安全的环境当中,但是都同时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直迫而来,就仿佛是脸前数厘米就是一层厚到难以形容的万仞峭壁,上面寸草不生充满了森然威严之意!

  连他们的手背上面的汗毛,都一根一根的立了起来!

  方林和哈迪斯严格的说起来,都只能算得上是“局外人”,身处安全环境当中的他们感受尚且如此,那直接要面对梦魇空间的倒霉家伙可想而知!方林甚至开始十分恶意的希望这个幻化神庙的人就是奥丁,这样一了百了岂不是最好不过?

  只见战场背景处的那座冥神神庙上方,凝聚了大量浓密的黑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上面应该是凝聚了可怕而冷酷的力量,就似南极洲上的万载冰山,携着冻结一万年之势缓缓的,持久的,冷酷的,无情的压了下来。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其下压之势,就仿佛是地震海啸那样的天地之威严,令人的心中都油然生出难以抗拒的念头。

  方林久攻不破的那座巍峨神庙的光滑壁面上,立即崩裂出了七八条清晰无比的裂痕,黑暗再次翻涌激荡,冥神神庙上空就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巨掌,似不可抗拒的命运一般直压了下来。神庙立即轰然倒坍,激起了漫天的尘烟,那滚滚的烟尘升腾到数十米的地方的时候,立即似溶解在了水中那样消失,然后狂风掠过,将庞大神秘庄严的赛场吹激得光滑若镜。

  被选中者联盟的公用大厅里面,那坐在藤椅上的亨利老头忽然站了起来,十指似鸡爪一般抽搐扭曲着,然后仆倒在地,血肉若雨点一般的怒激在周围的沙发地毯上,“啪啪”有声。等到十余秒过去以后,他整个人就似一只被拖鞋由上自下猛砸了数十下的蟑螂,看起来悲惨而恶心。被选中者联盟的公用大厅空间,却在同一时间缩水30%的面积,由此可见这个亨利在被选者联盟当中的位置之高令人难以想象。

  ………

  方林笑了笑弹了弹手指道:

  “不错,每抓到一只违反规则的老鼠,梦魇空间都会有惊喜送上。我又多了一点基本属姓点呢。”

  哈迪斯没有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只是淡淡的道:

  “你又多给了我一个杀你的理由。”

  方林冷笑道:

  “你难道还搞不懂现在的情势?你自称冥王,根据传说,冥王的最强力量就是来自于众多冤魂的魂魄深处,而雷洛给我的情报显示,你要达到最强状态,必须同样要借助其他人力量,你觉得有我在这里,那些人还有胆子来借你力量做这件十死无生的事情咩?”

  哈迪斯森然道:

  “你的话说得越多,越证明你怕我,不错,你的情报很清楚,我的最强力量的确要吸取其他人的魂力!但就凭你也需要我出动最强力量?你以前百战不殆,无非靠的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这六个字。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是你我共享,你没有外来的援手,杀你只是时间问题,你下手斩除我的布置,那只是让你死得更慢一些罢了!”

  方林默然,他知道既然哈迪斯这样说,那么就一定有自身的把握,但是方林何尝又怕过谁?他若没有万全之策,方才根本就不会故意示弱,任那帮家伙将子空间的防御攻破改变规则。

  哈迪斯说天时地利人和是双方共享,可惜此时开战的时间是由方林选择,而梦魇空间对方林也是处于明显的袒护状态,显然是方林占优,至于地利本来是对哈迪斯有利,却被方林一手将他的神庙扫平,方林这个远战近战技能对轰的家伙,什么地形不能打?这才勉强算得上是双方共享,而要比人和的话,方林的三屠夫战术已经基本成型,何况若是战斗时间拖得长一些,那么还有二十四个机械血肉傀儡整装待发。这些家伙都可以在关键时候为方林去死。当然,方林抚摸了一下右手臂,他与林吟袖两人尝试商量了以后,还准备了最后一招杀手锏,只是这一招能不用则不用,完全是预备到最后的万不得已杀招!

  时间缓缓流逝而去,梦魇空间的倒计时终于开始,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跳动的时间,10,9,8……….3,2,1!

  围绕着两人的保护层骤然散去!方林疾退!瞬间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从三十米拉开到了百米。

  但是哈迪斯不动。

  依然保持着先前站立的那个姿势。

  他似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倒计时的声音,完全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这场决定了生死利益恩怨的激战已经开始!

  但是哈迪斯的静却给了方林以莫大的威胁。方林可以通过精神探测清晰的感应到,以哈迪斯为中心散发出来了一个清晰的圆形扩张领域,那领域充满了邪恶的死气,似乎空气都被染成了翻腾卷涌的冥界气息,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赛场。

  “你收到了死灵气息的渲染,你的生命力恢复速度/精神力恢复速度/体力值恢复速度同时减少。攻击力/防御力/移动速度/攻击速度/下降9%。”

  “你所收到的负面效果将加成给施展者。”

  方林此时已经退到了远离哈迪斯的赛场边缘,一个后空翻落地后,身体上面红光一闪,三头屠夫已经凭空落地出现!这一次没有再现两大肥白裸男的尴尬,二肥三肥不仅身上都穿戴上了猥琐付私藏的两幅黄金甲胄,而手上也配备上了临时打造的血腥铁链,当然准头还待商讨,不过至少可以拿来吓人。

  两大新加入的肥仔真正有杀伤力的武器,一是二肥手上握住的一把巨型电锯,这电锯的造型和德州杀人狂里面的完全没什么两样,而且是爱默生这家伙损公肥私用高强度的军工企业的高强度合金钢钢材打造的,比起普通的亮金色武器毫不逊色。

  其次三肥的手上则擎了一面巨型的塔盾,那塔盾少说也有古时候的半边城门大小,老胡肯定拿得动但是用起来却是相当狼狈,极不方便。必须要屠夫这样的巨大体格用起来才刚刚合适。

  而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这塔盾是爱默生直接从一辆最新型的“熊”式攻坚坦克上拆解下来的正面装甲,能够抵挡150毫米口径炮/5015w/cm2辐照功率密度输出的高威力激光的正面轰击,这装甲草草加工成塔盾以后,周围都被镶嵌上了锐利无比的尖刺。将之竖起来就有着堡垒要塞的强悍防御能力,一横过来挥舞,切割起血肉来比起大刀快斧也毫不逊色。

  三大肥男一出,马上三肥就挡在了方林的身前,大肥二肥一左一右似哼哈二将将方林夹在了中间!同时腐烂开启,方林处身其中,当真似铜墙铁壁一般。

  对于哈迪斯这个大敌,方林也不进行什么试探姓攻击了,他的右肩头已经悄然隆起。被顶得出现了一个圆筒形的东西。这东西相当的不起眼,形状就大概似手电筒一般,透过衣服的纤维,可以隐约见到同样有着暗金色的尊贵光芒闪烁着,而方林肩头的衣服也被刺破了些,冷光一闪而过,天基离子炮定位器的瞄准镜正似一只诡秘的眼睛死死瞄上了对方的身体。

  但是方林的双眼忽然发了直,天基离子炮定位的时候,会射出一点红外线定位的红点,用来确认落点的位置。那一点红点射到了哈迪斯的身体上,却是直接穿透了过去。

  “这代表…….我见到的…….都是虚影?”方林心中凛然的一触,他的心意也是极快,整个人立即启动了拟化技能贴地伏下,直到身体作出了伏下的动作以后,心中的后续念头才袅袅的浮现了出来:“那么哈迪斯的本体在哪里?”

  一把黑色的死亡巨型镰刀穿透空间直斩了出来,然后轻飘飘的斜斩入了地面。在它斩过的轨迹上面,三肥擎着的盾牌忽然断折,断面整齐平滑,还有金属的新色,而三肥的手臂却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他身后的二肥却是凄厉惨叫,哗啦一声被斩成两段,上半身被鲜血激飞而出,庞然滚飞出七八米远,下半身呆滞的站立半晌,终于倒下。

  空中飘散着散乱的黑发。

  方林的后脑勺上面的头发被刮出了一个清晰的印记,露出了发青的头皮,他若不是趴伏得快的话,哈迪斯这一镰刀断的就不是千万碎发,而是他的脑袋!

  方林身上穿着的准金色装备的风之护盾,居然被一刀斩破!

  这一镰刀则是哈迪斯蓄势已久,激发了刀上100%的潜能挥出的,在轮回者的战斗当中,这一镰刀挥过之处,任何东西都有50%的几率被一刀两断,造成即死的伤害,就算没有出现即死的几率,也会导致全属姓被降低50%,持续十分钟。

  当然,这一斩的蓄能条件也十分苛刻,比老胡的亡命搏杀还要苛刻得多,不过哈迪斯有备而来,自然是以最强状态上阵。

  这一斩哪怕是用在梦魇空间的剧情人物身上,也是十分可怕,这一刀斩向boss后,boss体力越少,威力越大。当boss的体力值处于100%的时候造成最小的五千点伤害,当boss的体力值处于50%的时候,则造成中等的一万点伤害,但是当boss的体力值处于25%以下的时候,却可以造成高达三万点伤害,基本上是斩杀。

  巨大的黑色死镰一闪而没,方林却是反手抓住了死去的二肥的尸体,火焰立即腾起,将之燃烧成了纷纷扬扬的白灰,落在了方圆数十米以内,他屏住呼吸,连身上也落了薄薄的一层。

  对方林来说既然精神探测靠不住,那么就用肉眼来确认哈迪斯的存在。此时按照哈迪斯的变态移动速度看起来,若是一厢情愿的认为哈迪斯乃是精神力特长者,那就是大错特错,他要么就拥有拟化那样变态的能力,要么则根本就是雷洛那样钻了系统的空子……

  当然还有更加不幸的一个消息,那就是哈迪斯是不折不扣的精神力特长者,但是…….他的四围属姓也是极高,高到了比大多数敏捷特长者都高得多的地步。这自然能解释他那种高高在上的自信。轮回者的根基还是在四围属姓上,就好比是习武人练习的基本功,任你武林高手天外飞仙,遇到李元霸那种力量超级特长的怪物他给你一锤你刺他一剑,先死的铁定是天外飞仙!

  方林一声令下,两头屠夫开始猛烈的砸击着周围的比赛场地来,石屑纷飞,哈迪斯走在平整的赛场地面上不会发出声音,但是在遍地瓦砾的地方则很难做到了,此时方林的神经已经处于了一个高度警惕的状态,只是此刻远处的哈迪斯的残像已经消失,但是他的真身却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竟然仿佛消失了也似的蒸发在了空气当中。

  忽然,方林抛出了捍卫者,这把银光闪闪的枪械在空中迅速变形,化作了鹰翼的形状覆在了他的背部,然后向着空中疯狂的倾泻出了密集的银光!骤的,一点银光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被飞弹了开去,正是距离地面十余米的空中,然后一根形状诡异的奇形金属兵器已经现身,虽只是水波荡漾的一晃就重新隐没为透明,但是那空间处还是有一层朦胧的波动,就仿佛是隔了一层擦过不久的玻璃看外面的景物,总是有些细微的差别的。

  方林一击得手,破去了哈迪斯的隐身躲藏之法。这绝非侥幸,他首先就从第一记镰刀挥击的角度就判断出了这一斩只有从空中发出,威力才是最大,接着又判定出了空中哪个角度最好攻击自己的区域,这才能够成功得手。

  梦魇空间里面虽然对飞行技能限制极其严格,但是哈迪斯采用利用宠物鸦天狗携带自己飞行的例子再利用身上装备的“朦胧”能力,配合他的死灵气息,不少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是这一次方林恰好会用红外线的瞄准仪看破了他的虚像,这才出现了失败。

  目标一暴露以后,大肥屠夫立即咆哮着抛掷出了自己的灿金色锁链,哗啦啦的弯出一条弧形射向空中!鸦天狗本来就以怪力著称,不以飞行速度见长,何况还要携带哈迪斯飞行。屠夫锁链去势竟是预判得分毫不差。只是鸦天狗怪叫一身,高大的身躯拍动翅膀,,右手握住的那只长达米余的宝槌猛然挥击而出,砸在了飞射来的血腥锁链上,竟是将屠夫例不虚发的肉钩打了回去。

  只是屠夫这一钩掷出之前,只是定位而已,他背后生长着的那只畸形死白色小手一扬,已是抛投出了阴森的投网。

  立即,这有着枣红色的脸庞,又大又长的弯钩形鼻子的鸦天狗立即被网了个结实,它怪叫连连,穿着高齿木屐双足不停蹬踢,而左手持着白色蓬松的羽扇努力扇动,只可惜屠夫的投网有形无质,似冤魂一般,哈迪斯说到底也是一个轮回者而不是真正的阎王,否则倒可以轻易将屠夫的这投网解掉。

  被绑缚得严严实实的鸦天狗似石头一般的直坠了下来,两个肥仔已经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冲了上去。只是哈迪斯已经在被发觉之前就与鸦天狗分了开来,他由上至下,挥舞镰刀挥斩而下,那镰刀连柄长达丈余,刀刃在雪亮里透露出一股暗红色,似在千万人的鲜血里面浸泡过,这样一把可怕的镰刀,在哈迪斯这个人的手里挥舞起来,竟是轻若无物,镰刀所过之处竟似有撕裂空间的效果,刀痕当中都要隐约浮现出深邃夜空,星光闪烁,虽然旋即消失,但是给人的震撼也是空前的。

  方林弯下腰,仰着头,似一头猎豹看着扑击下来的凶鹫那样望着对手,目光中没有愤怒仇恨,有的只是你死我活的原始**。

  哈迪斯的镰刀刀光在空气当中颤动着,已经直逼到了方林的脸前,那隐约的血色光芒甚至都将方林的额头瞳孔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而方林还知道,哈迪斯其实最擅长的攻击方式不是镰刀,而是……徒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方林逼出了哈迪斯的真身,却或许是好事,或许………是坏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