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歪了??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歪了??


  readx();  就在这一瞬间,本来已经死死的锁定住了方林位置的哈迪斯忽的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方林忽然蒸发在了空气里,完全的消失在了这个空间当中,连生死都超脱了成为了大蛇那样无法被消灭的存在,哈迪斯立即意识到自己这一击很可能会无功而返!

  只是哈迪斯的这招式一旦发了出去,就根本无法收回,他就好似一架贴地飞行三角翼战斗机那样,以十倍音速一飚而过,连空气的音爆也被抛在了后方,留下一连串滚雷也类的闷响,还有地面被风卷残云一般扫荡过的残垣废墟。看着方林被切开的影像慢慢变淡消失,哈迪斯淡淡的道:

  “幻象…….加空间挪移移动?这就是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八神庵的鬼步吧?”

  方林再次出现的时候,恰好是在最初哈迪斯停留的位置,两人恰似互换了一下停留的位置一般,方林此时的脸色煞白中带了灰青,极其难看,仿佛是刚刚从警局认尸处的冷库里面刚刚推出来的死人一般,他的双眼都红了,却不是愤怒,而是眼体内部毛细血管剧烈破裂的征兆,先前被哈迪斯锁定住以后,哈迪斯传递过来的强烈到令人窒息死之气息强势得令人难以想象,似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咽喉,以至于方林呼吸都难以为继,眼睛,皮肤表面的一些细小脆弱的血管都纷纷破裂!

  哈迪斯的两只巨大黑色蝠翼忽然一展,然后收了起来,就好似深海的妖蚌壳一般将他彻底的包裹在了其中。蝠翼的表面也在瞬间闪现出了刺目的光亮,就像是万年冰川与钢铁金属两者的混合,一看就给人以完全无法击破的感觉,空中里也回荡起了哈迪斯的无悲无喜的声音:

  “我的这招冥神瞬狱杀还可以使用两次,你若还能用三次鬼步,那你就胜了!不过连用三次鬼步对八神来说,只怕也是无法承受的负担吧。”

  “或者你可以尝试一下来击破我的死生之障壁?我现在可是脆弱得似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把我置之于死地,来啊!”

  “死生之障壁…….”方林咀嚼了一下这个防御技的名字,却是无由的感觉到了一股刻骨铭心的无奈。由生到死很容易,但是由死到生,却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王侯将相,贩夫走卒,才子佳人,霸主凡俗,到头来都是难逃一个死字,无论生前的丰功伟绩雄霸天下,不管你身份显赫或者低微,都没可能逆转死之必然规律,由此可见,这哈迪斯施展的死生之障壁的防御度乃是何等强势!

  当然方林也是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攻不破的堡垒,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不过哈迪斯既然敢于施展出这生死之障壁,那么就有十足的把握让自己在这短短时间内完全攻不下来。

  那种被死亡缠绕的可怕感觉再一次回到了方林的身体上!方林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得到自己耳孔中,眼球里毛细血管承受不起压力纷纷破碎的细小声音,他的眼前忽的一黑,世界也为之一静,竟是连视力与听觉都全然失去!

  如此压力!

  招式未出就能这样的伤害到对手。这一击冥神瞬狱杀的威力可想而知。

  哈迪斯的这一招,却是习自一名丝毫不逊色于八神庵的强悍剧情英雄,乃是在街头霸王世界当中的隐藏高人豪鬼的招牌必杀技,与大蛇的阳光普照相比起来也是各有千秋。

  豪鬼这个人身份神秘无比,同时他的招式充满了诡异邪恶的霸气,与街头霸王两大主角:白衣隆和红衣肯招式相当近似。原来白衣隆和红衣肯都是师承于一名叫做豪拳的武术家,而豪鬼就是豪拳的亲生弟弟。严格的说起来的话,豪鬼就是隆和肯的师叔。

  他和哥哥一起在师傅轰铁的门下习武。因为太过于追求强大,以杀意之波动杀害了师傅而失踪,而且因为和隆肯是同门,所以使用着同样的招数。但是因为全身包围着杀意之波动,所以每一招都非常强劲。乃是街头霸王世界当中拳法达到极致的人。

  哈迪斯就是学到了这么一个隐藏boss级别人物的可怕终极招数:

  瞬狱杀!

  并且他还结合自身的实际,将之改良成了现在的冥神瞬狱杀。似这等千锤百炼的招数,要想将之改良的难度,丝毫不逊色于方林对八稚女进行的强化。并且与kof剧情强者比起来,豪鬼的瞬狱杀着重点在于瞬间的爆发,将杀意都聚集在一点上然后爆发出来,所过之处,空气,山川,大地,海洋,人体都是都被视为无物,一闪而过!

  不过正因为威力太过巨大的原因,施展冥神瞬狱杀将会对身体造成可怕的伤害。直接反馈出来的后果就是,哈迪斯必须要牺牲掉持有的最珍贵武器来施展这个技能,依靠武器破碎后还未散去的灵魂来保护自己的身体。他此时身周的恶魔一般的黑翼,便是由忠心护主的兵刃之魂的怨气和残屑形成。

  当然,在梦魇空间当中没有绝对无敌的招数。哈迪斯的这冥神瞬狱杀可以说是霸道无比,攻防一体,所过之处似乎连云空/时间都要出现裂隙。因此就给了他两大限制。

  一是出招之前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蓄力。

  二是这一招的攻击范围是有限度的,为四百五十米。

  并且这一点会在哈迪斯开始蓄力的时候由梦魇印记对被锁定者给出提示。类似与“你已经被冥神瞬狱杀锁定,该技能的最大攻击范围为四百五十米。蓄力二十秒”的说明。

  所以哈迪斯在以前施展这招之前,通常都会击伤对手的腿部,让他在二十秒内难以逃出四百五十米的攻击范围。然而此时他却不需要这么麻烦,因为决战的场地实际上就是一个被巨形石掌托住的庞然场地,这个场地呈正方形,长宽都是两百米,共计四万平米。方林无论怎么逃,哪怕是跑到对角线上,也绝对在哈迪斯的攻击范围内。

  方林的双目此时已经失明了,他的两只耳朵当中都流淌出的两条血线也导致了听力的完全消失,只是五感当中两感消失的他,神智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就像是河流安静的汇入大海的那样宁静而博大,周围的大小事物都若清溪过石,一一的浮现在了心底。

  “你的确很强啊…….本来还以为要用到最后的逃命招数,将愚者的称号头衔拱手相让。哼哼,现在看起来却是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机会哦。

  方林看着比赛场地上面那条深深的沟壑,这正是哈迪斯先前第一次从长空当中疾掠而过后,在比赛场地上留下的笔直痕迹。恰好将庞大的赛场从中分成了两半!

  八名血肉机械傀儡迅速奔跑了起来,而方林身体上面绿色的光芒闪现了一下,乃是使用了史记的标志。

  方林因为双目失明的缘故,所以带着一股茫然的表情转过了头,只是他的表情流露出一种很难形容的神色,就仿佛是拿到了四条a,却又在担忧对手手上的牌组是同花顺的一般。应该是有些担心发生小概率变数忧虑。不过这种小概率的倒霉事情通常都很少出现在方林的身上,何况他此时还是被梦魇空间眷顾的男人?

  与此同时,方林的肩头有微弱的红色光芒闪动,然后一点红色的激光导向点已经迅速的映照在了远处的哈迪斯的一对蝠翼包裹下的黑色巨茧上。哈迪斯在黑色的巨茧当中狂笑,“你觉得你的这件武器就能对我造成威胁吗?“方林忽然的颓然跪倒,呕了一口血。那一口血飞射而出,将地面上激得血迹斑斑,由此可见方林的伤势极重,红点也变成了红芒,似烟花一般灿烂了一下,然后湮灭。

  星光闪烁,星星点点的向四方释放着、只是随着那一点红芒的出现后,星光似乎都汇聚到了一点,从天空到赛场骤然出现了一条连通之间圆柱形状光束,那光芒带了一丝黑色,极直,极细,由稀薄的淡影很快就变成了浓烈的白光,瞬间就从碗口粗细变成了一人合抱那般的大小,然后仿佛在一刹那天空当中的所有能量源源不断的涌现上了大地,而且更是一波一波,似是一个人在用力而稳定的向下击下着无穷无尽的重拳!

  天基离子炮!

  在剧烈的爆炸声里,泥土与沙尘飞扬,先前那点红色的激光导向点锁定的地方,已经多出了一个直径达二十余米的深坑,坑表本来的岩石都被汽化,并且坑底的新鲜泥土已经若岩浆一般的沸腾了起来,周围的坑缘上也出现了玻璃体结晶!

  只是哈迪斯却安然无恙!

  因为方林的这一发天基离子炮的准头竟然歪斜得离谱了,打在了远离哈迪斯十余米的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