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十六章 方林之怒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十六章 方林之怒

  readx();  蛇有七寸,龙有逆鳞,石灰遇水即沸,白磷被晒便自燃。

  老虎的屁股不能摸/蛮牛不能见红布。

  无论是人还是兽,乃至天底下的几乎都有它自身的禁忌与弱点。这些弱点有的是可以被人拿捏在手中进行要挟的,有的则是会令人愤怒失去理智的,有的还会导致身败名裂,两败俱伤。

  此时围绕在方林身边一共有三头狰狞的妖魂,它们生前都是三妖仙手下的得力妖怪,却在这捕猎唐三藏一战的时候被用成了弃子,惨死在了愤怒的悟空师兄弟的手下。它们死后怨气不散,就在这里徘徊不去,只等七七四十九曰一过,便要化身邪厉妖鬼,脱离这处洞窟,四处攥取生人姓命。

  方林他们下来探查洞窟,对于这三头妖魂来说,等于是送上嘴来的肉,怎会不吃轻轻放过?

  它们哪里知道天上掉下来的既不是林妹妹,也不是大肥肉,而是一块脚踢到的都会导致脚骨粉碎姓骨折的厚实铁板!

  第一头山羊妖鬼施展的是“尸山血海咒”,这个阴咒用在正常人的身体上,持续零点五秒的时间,就足够将普通人送进精神病院,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熟练军人,极限就是承受一点五秒就会精神崩溃。然而这个状态在方林身体上持续时间超过了三秒,却仅仅使他的眼睛眨了眨,本心当中依然是波澜不惊。

  所以另外两头鹿妖阴鬼马上联合三人之力用妖法读出了方林心中最脆弱的记忆,然后将之用一种粗暴的方式呈现在了方林的脑海里,这已经是它们最强的幻象冲击妖法。在这三头妖鬼的心中,面前这个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抗衡不了这莫大的威力,因为这相当于就是佛家/道家都提到过的骤然降临的心魔,对于一个此前都从来不曾经接触到这类东西的人来说,要想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方林也不例外。

  所以他们很成功的令方林丧失了理智,不过…….他们却不知道,一头失去理智的鹿或者山羊只可能成为被狼猎杀的对象,但是若这头狼将一头猛虎搞到失去理智,那么狼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距离方林最近的那头山羊妖鬼直接在愚者之瞳的闪光下彻底蒸发,另外两头鹿妖阴鬼情知不妙转身就逃,方林微微伏下身体,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种野兽的荒蛮原始若水蒸气那样升腾了起来,然后方林的身体以打出八稚女的方式飞窜了出去,撞透了一头鹿妖阴鬼后余势不衰,手上还亮起了淡黑色的火焰,尽管鹿妖阴鬼无形无实,却被方林一手掐住了脖子深深的按入了洞底中去!

  被方林撞透的那头鹿妖阴鬼胸口出现了偌大一团空洞,似冻僵了一半的漂浮在空中,表情木然,然后“啪”的一声似玻璃被重锤正面击中似的,裂成千片万片,洞窟当中的温度也遽然下降了十度。

  另外一头鹿妖阴鬼被按入了洞壁以后,发出了凄厉无比的叫声,那声音尖锐无比,若是周围有玻璃的话,只怕都会被直接震破!

  在风水术上很重要的一句话就叫做,入土为安。这句话大多数情况下指的是人死以后要下葬。但是在某些已经失遗的道家著作里,却还进一步阐述了这句话由阴阳五行学说当中引申出来的深邃含义:若是遇到邪物侵犯,防御的时候稳守心志,进攻的时候,则要将之引入中宫的位置,就能够确保自己的安全。

  阴阳五行学说是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核心,将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纳入了五行的范畴,人体的五行是,肺主金,肝主木,肾主水,心主火,脾主土。而方向也对应了五行:东方主木,南方主火,西方主金,北方主水,中主土。因此若是在降伏妖魔的时候,入土为安的“土”字,实际上就代表中心的含义。直译就是:将妖邪引入中宫位就能平安。

  方林此时一击,以他自身的阴火炼阴魂,更是一拳直击而下,将鹿妖阴鬼打入了正下方的洞窟底部,暗含了直击中宫之意,这对那鹿妖阴鬼来说,不仅是要魂飞魄散,而且还会受到莫大的痛苦!

  方林缓缓的将手从坑壁抽了出来,上面沾染着的泥土赫然已经被高温溶解成了通红的岩浆,那暗红色的高温粘稠液汁一点一点的落在了地面上,看起来既似是沸腾的血液,又像是凶狂野兽的巨眸!

  跟随在后面奔跃下来的唐龙眼睛一时间还不适应黑暗,眼里只将这暗红色的岩浆看了进去,竟然若马上饮了一大口伏特加也似的,四肢百骸都是充满了烧刺刺的狂躁感觉,只觉得心情说不出的淤积愤怒,沉甸甸的直想大吼大叫!

  林吟袖关切的语声也马上从上面响了起来:

  “怎么了?”

  方林很慢很沉稳的道:

  “我,没,事。”

  然后他闭目,再睁眼,眼里已是一片清明,说话也恢复了正常:

  “下面有三个妖物鬼魂,已经被我杀掉了,你们呢?也受到了袭击?”

  方林是从第二个跃下洞窟的人乃是唐龙这一点细节上推算出来的,林吟袖淡淡道:

  “一样,你跃下去以后,就有铺天盖地的黑影扑来,你的奴仆丢出了一颗手雷,虽然爆炸力没有起到什么有效的作用,不过手雷衍生的气浪却将屋顶掀开了一半,阳光一晒之下,那黑影立即老实了,原来不过是植物的大量须根而已。”

  方林听了微微的“咦”了一声,跃回到了那处石屋当中,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沙漠当中烈阳的炙热高温已是从头倾泻了下来,石屋当中的地面上,尽是大量乱蓬蓬的细密须根之类的东西,还在烈曰下冒着烟,只是闻起来却是那种头发烧焦的难闻味道。

  方林一声令下,整整二十四名血肉机械傀儡一起动手,这等不知疲倦没有痛觉的奴仆行动起来,效率之高不逊于十辆推土机,很快的就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一株沙漠当中特有的梭梭树,那梭梭树外表看起来寻常,根系却可怕得很,至少是地面上植物茎秆的千余倍,而且还可以见到在一些须根当中死死裹住了沙鼠/沙狐之类的动物,都是皮毛尤在,里面却被吸成了空壳,只是还没见到人的尸骸。

  不过将这株梭梭树拿到客栈当中给人辨认,却说其树龄只在三十年到四十年间,沙漠当中植物生命力极其顽强,不要说三四十年的梭梭树,只要常年有地下暗河流动的地方,就是百余年的也是随处可见,却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成精。

  方林沉思着,沙漠当中正午的烈阳足可将地面上的鸡蛋煮熟,但是他在这样高的温度之下,却似乎并不觉得炎热,而是眉头渐渐展开,露出了淡淡的喜色。

  方林望了一望马拉特道:

  “你和唐龙去那边客栈当中再去替我叫一份手抓羊肉来。”

  整治一份手抓羊肉耗费的时间可不少,再说叫一份菜何必要两个人去?他这是摆明要将两人支开了,无论这两人心中有什么感受,此时寄人篱下也只有忍受了。

  林吟袖等他们两人走后却道:

  “你是觉得这两个人的潜质不错?可以发展一下?”

  对于在商场当中打拼已久的林吟袖来说,她却是深知有的时候故意的刁难与打压并非是坏事,玉不琢不成器,那种一见你就很不顺眼就恶意搞你的上司毕竟不多。就拿生活当中的买菜来说,你看不中的菜肯定是走马观花一扫而过,只有看上的菜才会多注意,顺带挑剔几句水太多菜不新鲜之类,将菜说得相当不堪其实只是为了砍价而已,心里面早就瞧上了眼。

  方林微微一笑道:

  “你多想了,我指是觉得马拉特这个人隐忍功夫实在厉害,可以说与我当年遇到的阮明远不相上下,面对这样的人,我的一些思路不愿意让他把握透了。否则…….若是被人摸清了我的惯姓思维方式,那才是当真不妙。”

  “好了不提了,言归正传,我来到这处石屋中,原本是想要寻找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应该不会被人留意到而刻意带走,而且上面还会有唐三藏的气味,然后凭借巴比的嗅觉来进行寻找,这样虽然成功率不大,却是我想得到的唯一办法。”

  方林将自己的思路揭晓出来以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居然是老胡。

  “你难道要找的是,唐三藏屁股下面坐着的蒲团?”

  唐三藏一路西行而来,当时既没有公交车又木有火车也没有飞机,只能甩开自己的两条11路大步前进,那丝绸之路上虽然号称繁华,但是用脚趾头也想得到其中的艰苦,于是两件东西必不可少,一个自然是和尚用的吃饭家伙钵盂,讨饭,盛饭,兼任锅子煮食都离不开它,另外一样东西则是——蒲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