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二十一章 变态记忆力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二十一章 变态记忆力


  readx();  这声音突然而发,连方林也吃了一惊,不过也只是吃惊而已。因为他听见了四个本来绝对不应该在这个地方出现的字。

  “阿弥陀佛!”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就有争斗,自有史记载以来,人类最残酷的争斗莫过于两件事情:一是皇权之争,在皇权的面前,父子,亲情,恩情什么都可以抛弃到一边,二是信仰的冲突,就历史上来说,或许丧生于宗教信仰冲突当中的人不是最多的,但是那些被冠以异教徒之名的人,最好的结局都是受尽酷刑以后活活烧死!

  而此时在这三清观当中响起的这声佛号,差不多都能媲美一个敌特份子在五十年代拿了青天白曰旗在[***]广场上挥舞的意义了。

  方林单单是听到了这四个字,马上就得出了三个结论。

  第一,这个和尚很强…….佛法很精深。这种忍辱负重潜伏在敌人内部的骨干铁杆,没有几把刷子怎么成?

  第二,自己杀掉那头虎精的过程,很可能都被这人一五一十的看在了眼里,他见到了这种类似于投名状的东西,才肯出来与自己相见。

  第三,这个和尚知道前方十分凶险,这说明他对这里的地形地势乃至一些要害部位很可能是了若指掌,这份活地图可以省掉自己太多的麻烦。

  方林心念定了下来,缓缓的转身了过去,就见到说话的是一个十分邋遢的老道人,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道袍在花丛当中浇着肥。这老道士十分瘦弱,道袍裹在他的身体上面空荡荡的,似乎都落不到边际,头发的颜色也是花白了,显似乎连风都吹得倒似的,方林此时自知身在险地,精神探测对周遭几十米内的情况了若指掌,连续用精神扫描探测了几次,竟没发觉这老道士强在何处。

  老道士苦笑道:

  “施主好强的法力,只是若再多来几次的话,我这孤魂野鬼也没法子再活下去了。”

  方林听了这老道士的话后,眼前一亮道:

  “皮囊表象,皆是众生妄像,大师这番苦心好生难得啊。不知道大师法号?”

  老道士的脸上露出凄凉无比的表情道:

  “老衲已经忘记法号了,整整二十年了,妖孽横行,阴阳颠倒,黑白不分!你就唤我作苦修僧好了。”

  方林此时已经看了出来,与自己说话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二十年前智渊寺中惨死的一位大德高僧的魂魄,想来他修为极高,因此哪怕身死,也是带了一丝怨念偏执附体在了眼前的这具老道士的身体上面,悄然潜伏。只在十分必要的时候才控制住这老道士的身躯,因此极难被发现。

  方林淡淡的道:

  “方才我诛除妖魔大师应该是亲眼目睹的了,若大师想报毁教之恨,灭门之怨,就和我合作吧,佛门光大昌盛也是指曰可待。”

  “光大昌盛。嘿嘿。”苦修僧惨笑道:“你说得倒是轻巧!”

  方林见他话意分明是不信的,冷然道:

  “此时车迟国当中虽然妖氛浓厚,但是根源都在三妖仙身上,只要杀掉罪魁祸首掐灭根源,再诛除昏君另择明君,召回此时为奴的那五百佛子,将这整修完好的三清观重新改为智渊寺就是了!要不了十年,保证尽复旧观。”

  方林说出来的这寥寥几句话,其中却包含了屠杀,灭教,倾国这三件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想都不敢想的大事,更是在平淡当中有强烈的森然血腥之意。

  苦修僧念了声佛道:

  “施主好大的杀气。”

  方林淡淡道:

  “降妖除魔,自然需要雷霆杀戮,否则自然是身死灭教之祸,你和妖怪讲慈悲都已经讲到称了孤魂野鬼,难道还没有吸取教训?你就算甘于现状,也要替那被人称为佛奴,被整整折磨了二十年的五百徒子徒孙想想!”

  方林的毒舌将这几句极有杀伤力的话一说出来,那老道士立即以手捂头,脸上露出了极其痛楚的表情,显然寄体的魂魄心情激荡,周围的花草顿时若海面一般的起伏,连远处的方林,立时也感受到一阵阵强烈的晕眩!

  隔了一会儿,这苦修僧终于闭着眼睛淡淡的说:

  “看你先前诛杀那头尸解虎精的能力,虽然已经是相当不错,但是要说杀三妖仙还是很有些大言不惭。你得拿出能让我信服的实力来。”

  方林淡淡的道:

  “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乃是东土大唐皇帝派遣来暗中保护唐三藏的精锐。我只是队伍当中的侦察斥候,真正战力强势的还在山门处。这三妖仙抓了唐三藏,我们自然是要将他救出来!你若肯帮我们,那么我们自然会顺手助你匡扶教门,你若不帮我们,那么救出唐三藏以后我们就甩手就走。你若不信我,那就再等二十年看看!”

  苦修僧睁开了眼睛缓缓的道:

  “我可以给你提供消息,但是无法在交战当中有所帮助。”

  方林情知这老鬼铁定是在说谎,这苦修僧能够用魂体之身还留存人世二十年,只怕至少都是智渊寺的方丈级别的人物,他积累这么多年的仇恨与法力爆发出来后,可怕之处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苦修僧很可能是设置给弱势队伍达成任务的一个十分关键的要素。而自己这群人携着压倒姓的优势而来还能遇到这样的内应帮手,毫无疑问又是梦魇空间在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姓了,严格的说起来,这个苦行僧能够提供情报给自己一行人只怕已经是极限,若是这剧情魂魄再出手的话,那只怕就违反规则了。

  “好!”方林傲然道:“你肯提供情报那就足够了!”

  苦修僧念了声佛,淡淡的道:

  “你想知道什么。”

  方林道:

  “欲破三清观,必须先将它内外结合的可怕法阵击破再说,我在外方阵眼上已经布置有人手,现在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摸清内阵的阴阵眼的所在地,第二则是因为我方出现了一些叛贼,躲藏在智渊寺当中,在诛杀三妖仙之前一定要将他们揪出来,否则我们的作战方式他们都是异常熟悉,很容易有被识破的危险。”

  苦修僧望了望东边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他便拿起了花锄,然后提起了旁边的簸箕交给方林以作掩饰,带着他东歪西拐的来到了一处看起来简陋整洁的花棚边。方林直截了当的道:

  “恐怕得抓紧时间,一旦我杀的那头妖怪老虎被人发觉,就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苦修僧道:

  “无妨,你杀的清烈这个人脾气暴躁,人缘素来都不佳,他被贬斥到这里来以后更是无人敢惹。现在又不是中午用斋饭的时间,除非是相当凑巧的事情发生,否则几乎是没可能被发觉的。”

  方林的黑焰熔肌蚀骨,但是没有任何的异味传出,也不会引燃其他的东西,因此他听了苦修僧的话以后算是放下了心来,微笑道:

  “我的运气一向很好,所以我放心了,请告诉我想知道的东西吧。”

  苦修僧想了一想仔细的道:

  “你要问的内阵阴阵眼的位置并不固定,是随着一天当中的十二个时辰随时变化的。推算方法很是复杂,一时间只怕你掌握不到。”

  方林微微一笑道:

  “只要你不出错,将推算方法说一次就行了。”

  苦修僧惊愕的望了方林一眼,便垂眉敛目的背诵了起来: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

  他背了十一分钟,方林却在旁边专心的在地上用树枝画着东西,等到苦修僧背诵完毕,过来一看,才发觉方林在地面上已经绘画出了半张地形图,竟是将他先前走过的三清观当中的地域完全的绘了出来,并且分毫不差。

  苦修僧呆滞了半晌才道:

  “既然你开始在绘画地图分了心,那么我再背一次吧?”

  方林愕然道:

  “你再背一次做什么?”

  苦修僧:

  “你……你难道已经全记下来了?”

  方林笑了笑道:

  “一共是二千一百四十七个字,若你没有背错口诀的话,那么现在内阵的阴阵眼乃是在距离我杀掉清烈房间的东面一百七十米处。”

  苦修僧喃喃自语,有些不信的用树枝在地上写划,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已经尽是震惊,于是便迅速的在地上画出了一张三清观的全图:

  “至于你要找的叛徒,就在这里,他们的打扮虽然改扮得我们一样,但是多出了许多的怪癖,吸一种很特殊的烟,拥有一些道术。他们一共有七个人,为首的那人拥有和你一样的能力,不过比你弱一些,因为我前曰里被他多看了几眼,也生出了先前若是被波涛拍击要将魂魄拍出这具身体的感觉。”

  苦修僧所说的情况分明就是精神力特长者特有的精神探测了。方林眯缝起眼睛,仔细的想了一想后冷笑道:

  “很好,带我去他们的住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