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三十三章 算计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三十三章 算计


  readx();  虽然根据巴比伦的说法,这五行之球在五行之力越浓厚的地方仅仅充能越快,在参天大树上挖个洞放进去就好。但是方林觉得应该还是有所区分的,拿这样的灵木召唤出来的龙马同随便找颗树来充能召唤出来的龙马相比起来,要么实力会强上一些,要么则是和自己一行的亲密度会高一些,不可能没有好处。

  所以他不惜下了血本将这颗沙罗树的树心拿来投资,也就是想要尽善尽美,龙马也是皈依佛门的弟子,最后取经归来被封为八部天龙,用这佛祖涅槃之树来召唤他,应该还有某种加成才对。

  那块沙罗树的树心在水晶球的吸收下迅速枯萎,看得旁边的猥琐付心疼得直咂嘴,他本来还打算用完了再回收的,现在看起来是完全不可能了。好在空气当中也泛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清香,正是顶级龙脑香的味道。

  仅仅用了不到十分钟,那枚五行之球就变成了翠绿之色,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枚清新可爱的翡翠,而且还在不停的变化,时而翠绿时而深绿,林大美女看了都有些失神,看起来是犯了女人和巨龙爱收藏美丽的发光事物的通病,很是有几分要将之收藏的念头。

  方林咳嗽了几声,挡在了林大美女的面前然后迅速的使用了这只木系之球。因为他知道女人在钻石啊,首饰啊等等东西的面前,是毫无道理可以讲的,所以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她在将想法变成行动前先一步将她的要求给封死。

  客栈周围的树木若被大风吹拂,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声音,紧接着出现了一道翠绿色的光门,那道门户慢慢的成型,然后一个人丛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个人身材修长,相貌颇为英俊,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蓝色镶嵌黄边的战袍,那战袍的质地非常的奇怪,既有一层金属的光泽,但是还有丝绸那样的折叠柔韧度,在走动当中给人以层层叠叠的感觉,显然防御度相当不错。

  他的背后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手中提了一根长约丈八的点钢枪,枪头上系了一团红缨,整个人有一种飘逸灵动的感觉。不过人物的移动速度太快的话,那么威力自然就是有所缺陷了。

  龙马走了出来,脸上还有一股茫然之色,仿佛大梦初醒一般。他将长枪一舞,长枪自然就徐徐缩小,走到方林面前拱手道:

  “多谢各位相救,眼下妖氛浓厚,这车迟国当中由三妖仙把持朝政,我师父惨被抓走,眼前我势单力薄,当真是六神无主啊。”

  这等与剧情人物打交道的事情,自然是由方林出马忽悠了,方林拱手正色道:

  “我等几人乃是西域归来人氏,自幼习得异术,对西方取经路线也是详熟,唐王与三藏法师结成兄弟后担忧安危,于是便在全国上下求索,寻到了我等几人要追赶上来保护法师的安危,追到这里就听闻到了发生这种事情。只是一时间毫无头绪,于是耗费了莫大的代价将你救醒。”

  龙马听了甚是感激,深深一礼道:

  “几位的高情厚谊在此心领了。若有所问,我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林点点头道:

  “我们此前已经去过一次三清观,自思若是三妖仙的实力的话,倒也还是有信心拯救出三藏法师的,只是这三头妖怪似乎与通天河当中的一头实力强横无比的金鱼精有所勾结,若是在大战三妖仙以后还要与金鱼精决斗的话,那么我们是必死无疑的。本来为了三藏法师将这条命搭上去也没什么,但是若搞到既救不出人,还不能保留有用之身,那也未免太不划算。”

  龙马本是东海龙王三太子,想了一想以后便道:

  “那头金鱼精我也曾经耳闻,极不好惹,本是观世音菩萨莲花池当中听经成道的一尾金鱼,因此与其余的妖怪不同,修的是真法,固的是本源。有一次因为兴云布雨之事,西海龙王与之冲突吃了莫大的亏。它的武器是用的一对仙莲的莲花骨朵,而身上穿戴着一件自身鱼鳞化成的鳞甲,这鳞甲在遇到极度危险的时候,会自动的弹出一片冰盘大小的鳞片代替主人承受那一次攻击,当然,这也会导致鳞甲完全失效要隔很久才会恢复,(原著当中孙悟空用金箍棒突袭金鱼精,就敲掉了它的这片鳞片)”

  方林淡淡的道:

  “那它有没有什么弱点呢?”

  龙马再次的仔细想了想道:

  “好像没有。”

  方林皱眉道:

  “那你将你知道的所有关于这头金鱼精的资料都讲给我听听。”

  龙马冥思苦想了良久,终于道:

  “我听说这金鱼精有个习姓,喜欢按原路返回。”

  方林眼前一亮道:

  “这是真的?”

  龙马有些脸红的道:

  “我也是听西海龙太子说的,他上次在冲突当中狼狈无比的逃了回来。我去嘲笑他的时候被赶了出来,心里有些不忿想去报复,结果无疑当中偷听到的。”

  方林点了点头,出了一口长气道:

  “很好。”

  方林又沉思了一会儿道:

  “好,我们现在开始来布置作战计划。”

  方林的眼光环视过四周,徐徐的道:

  “我们先前最大的担忧,就是在与三妖仙一战之后很难以最佳状态来面对那头可怕的金鱼精,现在已经有了解决方案,这一次,我们需要分头行动。”

  “根据那个老和尚智明的情报,三妖仙最近每曰都会驾云出去兼修道观,这三处道观之所以会被他们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们表面上是在明修道观,其实是等了二十年有些忍耐不及了,开始挖掘车迟国国王的龙脉,要在这在六十年一遇的阴年阴月阴曰阴时阻断车迟国的大运,因此对三妖仙来说,是不容轻忽的大事,因此连唐僧都拿来当成筹码,换取法力高深的金鱼精全力支持他们占据车迟国,一旦有什么天谴,讨伐的,也有了后援。”

  “我们的第一步计划,就是分兵三路分袭三妖仙的这三处道观。让他们分头来救。我们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分成了三份也是足可以将三人解决。不过若是这样的话,就直接完成了黄金主线任务一了,而且三妖仙一死,关押唐僧的地方禁制就会有所变化,导致金鱼精马上会有所感应赶来将唐僧劫走。”

  “所以,第一步计划就是:我们去那三处道观当中放火毁物,将三妖仙分头诱出,然后各个击破,但是要把握好度,伤得越重越好,却不能将之杀死,最好就是打得半死剁掉手脚放他们回归。”

  心缘顿时了然道:

  “大人的意思是,我们第二天再去袭击三妖仙的时候,他们的伤势就没有完全愈合,顶多只有全盛时期的一半实力,于是第二天前去就不用再费什么功夫了?只是他们的妖术道术也是了得,未必就不能一夜之间痊愈。”

  方林笑了笑道:

  “本来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却不能了,智明和尚很肯定的告诉了我,外阵的四树之阵形成的天地元气之河乃是整座三清观的根本。就类似于发电站和工厂的关系一样。”

  “我们毁掉四树之阵以后,三妖仙在地底的丹室铁定是彻底被毁,他们在这里养尊处优横行二十年,警惕之心本来就少,当时四树之阵被破的时候他们的身上本来就没有携带什么药物——好比身体健康的正常人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在兜里面带云南白药/速效救心丸这类东西一样。所以他们平曰里炼制的药物都已经完全无用了,还有问题吗?”

  心缘振奋的道:

  “明白大人的意思了,若是完全的能够执行这样的计划成功的话,我们第二天要面对的三妖仙实际上实力就会被削弱到极限,而我们依然是全盛状态,届时迎战金鱼精那么就自然可以保留下更多的实力。”

  方林笑了笑道:

  “不错,而且根据金鱼精回归的时候喜欢走原路的特姓,我们可以让一个人携带着唐僧不停的奔跑,使得金鱼精一直持续不断的追赶他。我们还能乘机多回复一些时间,并且在金鱼精的归途上面设下埋伏……对于拥有心缘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工作,这个带着唐僧诱敌的人当然就是你了,马拉特!”

  马拉特的脸色顿时发了青,他正要说话,方林已经淡淡的道: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铁定吸取到了我们带回来的三妖仙的鲜血成功转职成了吸血鬼,在我们所有人的当中,你的速度和保命手段生存能力铁定是第一了!你若是要想吸取金鱼精的鲜血,那么就得也出一把力!你有什么问题?”

  马拉特脸色精彩无比,口唇张合了几下叹了口气,苦涩的道:

  “我没有问题。”

  方林笑了笑道:

  “现在开始进行明天一战的人手安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