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五十九章 交心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五十九章 交心

  readx();  见到金鱼精的护身水阵被破掉,众人都是松了一口长气。那神出鬼没的水之触手和晶莹水蟒可以说确实是敌人的梦魇。你根本不知道它们会从什么地方出现,又从什么地方消失,马拉特的遭遇已经深深的诠释,哪怕是在干燥无比的沙漠当中,来自水的攻击依然可怕!

  但是方林的瞳孔遽然收缩,因为他发觉金鱼精给人的感觉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恐怖了。若说先前它是一座冒着滚滚浓烟蓄势待发的火山,那么此时就开始了剧烈无比的疯狂喷发,火红色的岩浆轰然直冲数百米高的天际。

  那种爆炸姓的感觉,自然就是来自于金鱼精手中握持的那一柄看起来乌沉沉的巨锤。

  那锤子并不是主流的八棱紫金锤的式样,而是两头收得很尖中间肚子又大又圆的,一看就知道十分沉重,若是放到中国的古代战场上,哪怕是大将拿着这大锤出阵,旁人也铁定认为这是个假货!因为这东西就算是按照相应的比例缩小以后,若是实心的话不要说人使,就是坐骑换成是壮年的水牯牛都扛不起这沉重无比的大铁疙瘩的。

  只是这一看就似小山般的巨锤,提在金鱼精的手里却是仿佛轻若无物,似灯草一般的轻松,那气势无两的一砸却是虚招,目的却是要凝住蛇歮幻异的身形。只见蛇歮双手做出了招架的动作以后,沉重无比的巨锤楞是在空中挥舞出了七八道幻影,刷刷刷的形成了旋风也似的锤影裹住了蛇歮的身体,将它的身体带飞出去了二十余米,到了后来那带起的锤风竟似有无穷的磨碎之力似的,所过之处,蛇歮的大半个身体都化成了血肉模糊的浆汁,飘洒在黄沙和狂风当中。

  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苦涩的道:

  “我看,大家还是撤了吧。”

  这不是方林胆怯,那蛇歮乃是吸收了三妖仙之首虎力产生的隐藏boss,此时又食足了血肉还饮了大补的唐僧血,根据方林的估计,至少可以力敌鹿力与羊力联手不落下方,居然在这金鱼精轻轻巧巧的挥舞几锤子就直接做掉了!如此威势当真是闻所未闻,杀掉金鱼精的利益固然诱人,但是也得有命去享受。

  老胡双眉一皱道:

  “怎么也得试一试才行,好不容易将它调到了陆地上……若是连打都不打一场,那还算什么个事?”

  方林苦笑摇头道:

  “人要捏死一只蚂蚁,根本也是不管场合的,无论是在什么地方,双指轻轻一捻就是了。这金鱼精的实力只怕确实强悍到了极点,我无论如何布局就算将他的实力削弱到只有一半,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金鱼精的一半实力只怕也是目前的我们高不可攀无法企及的存在。”

  老胡还想说话,见到那被锤风活生生撕扯成血肉粉末的蛇歮,也是长叹一声,欲言又止。事实就无情的摆放在面前,根本就无可辩驳。

  但这时候林吟袖却忽的道:

  “不对!你们看金鱼精的锤子周围。”

  因为方林他们此时并非是身临其境的现场观看,而是要通过真实之眼的母体进行现场直播,所以方林的细微观察力也是被打了个折扣,被林吟袖这么一说才发觉,金鱼精与蛇歮周围方圆十丈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层薄膜。似是无色透明,却还是泛着微微的蓝意,透过膜向外望出去,连天空,烈曰都呈现出一种扭曲的荡漾感觉。

  “难道这家伙是和屠夫一样?外面的那层血肉乃是可以舍弃的外壳,而本体的内核被攻击到了才足以致命?

  这时候金鱼精的重锤由上至下的挥砸了下来,锤风将蛇歮的最后一点残骸也刮得不见了,但是金鱼精忽的怒吼了一声,反手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血液从它的掌间汩汩淌出,渐渐染红了出一条原本透明的触手!

  那触手一击即收,然后远处那些血肉尸骸迅速的飞射了过来,转眼又组合成了蛇歮的血肉形态。这就同屠夫的脂肪盔甲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这时候金鱼精再次迅猛无比的欺近了过来,大声咆哮着连环挥舞出了手中的巨锤。

  本来是略松了一口气的方林眉头立即又皱了起来,因为他见到了金鱼精手里面的巨锤本来是乌沉沉的,就像是在水里面浸泡了一段时间而尚未生锈的钢铁,此时却渐渐的透出一丝火红来。

  在连环敲击而出的锤子狂攻之下,很难有闪避腾挪的空间的。这不仅仅是因为金鱼精虽然巨型无比却是有着与体型不相称的敏捷,更是由于那锤子的体积也实在太大了点,几乎达到了以面代点的效果,若说方林他们的攻击乃是精确制导导弹,那么这金鱼精的攻击就是比精确制导导弹威力还要强大的“喀秋莎”火箭炮的面覆盖攻击,一旦挥舞出手,就算是闪躲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在这一轮狂攻之下,那蛇歮也是躲避不及终于被锤风正面刮到,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是在惊涛骇浪当中挣扎慢慢解体的船只。金鱼精这一次不仅用锤风将蛇歮的血肉甲胄化尽了,然后单锤用柔和的方式一挽一旋。平地上顿时涌出了一股十余丈高的水柱,凭空冲激了起来打在了蛇歮尤在挣扎惨叫的透明身体上。

  然后金鱼精的单锤一下子扬了起来,就好似挥杆打高尔夫球那样,只是它扬锤的时候周围已是风声呼啸,可以清晰的见到周围地面上大量细小的沙砾等东西被卷了起来,有七八道五六米高的急速旋风骤然形成,环绕在了金鱼精的周围,可以见到金鱼精的鱼唇在一张一合的深深吸气,然后对准了那头蛇歮猛击出了那风云变色的一锤!

  这一锤之威很难形容。

  就像是陈年的老酒,喝下去以后先是辣,然后还是辣,最后慢慢回味的时候,才有着一股令口齿都刻骨铭心的芬芳。

  唐龙看了那一锤以后,在回归到了现实世界心神松懈后,就连续四五天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的内容就是在街上本来很开心的奔跑着,忽然间迎面毫无防备撞上了一堵坚不可摧的厚墙,眼冒金花鼻血长流痛彻心肺,醒来后仔细一回想马上就会联想到那堵厚墙的色泽——那赫然正是金鱼精挥击出这一锤的时候锤面的色泽!

  老胡本来是随意坐着将手撑在旁边的岩石上,但是看了这一锤之后,“啪啦”一声轻响,竟是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道五指都深深的陷入了旁边的岩石里面,将这岩石都深深的按出了一个粉碎姓的凹坑,小石头飞溅四射到周围,打得旁边的人浑身上下都是生疼!

  蛇歮被这一锤打飞到,在空中星散成了大量的黑气,然后丝丝缕缕的洒落,金鱼精一矮身就要闪开,却因为体积过大而且还要避免将唐三藏被波及,所以左肩上还是被沾染上了不少,顿时闷声痛哼,听起来就像是天际响起的闷雷。

  可以清晰的见到,金鱼精本来是上身**/密密麻麻的生长着冰盘大小的鱼鳞,鱼鳞的周围有着清晰的金边,看上去就仿佛是精钢打造的一般。只是被那股黑气侵蚀之后,鱼鳞上陡然失去了光泽,并且大片大片的脱落了下来,金鱼精额头前面的两根触须都在的半个肩头都被腐蚀得溃烂,血肉在鲜红当中透出了惨黄,就仿佛是被正面泼了一滩硫酸,还在袅袅的冒着白气,有的地方更是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骼。

  方林留意到,那鱼鳞陆续的脱落了下来砸到了沙地上面,出现了铿锵的碰撞金属声,将地面都砸出来了一个个的凹坑。可见其防御度乃是相当之高的。

  那黑气在金鱼精的周围盘旋围绕,良久才徐徐的散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大量含恨的阴魂恶毒的进行报复吞噬。直到黑气在阳光下散尽以后,金鱼精才在自己的伤口上一抹将上面镀上了一层亮银色的薄膜,将伤口十分完美的吻合住。不过伤口也并没有愈合,而是仅仅保持住了不再恶化而已。

  方林的眼睛亮了起来,平静的道:

  “继续准备战斗,我们看起来还是有一定胜算的。”

  金鱼精大步的按照原来的路线返回,只是它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水雾的包裹,并且经过的地方也不再是泥泞的河流。方林凝视着真实之眼当中的场景,忽然转头,隔了一会儿才徐徐的道:

  “我可以信任你么?唐龙?”

  唐龙笑了笑道:

  “还是不要这样做的好,我是一个意志力很薄弱而且经不起诱惑的人。”

  方林似乎没有想到唐龙会给他这么一个回答,愣了愣道:

  “那么,你是否会为了对付这头金鱼精而竭尽全力?”

  “竭尽全力?”唐龙重复了一遍,笑道:“我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和你们一起打倒它么?所以当然会的。”

  方林淡淡的道:

  “我说的竭尽全力,是指的要使用恶魔守卫……以及,我们在是十强者争霸战当中你想用却没有用出来的那招的前提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