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九十二章 说服与暴利 7000字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九十二章 说服与暴利 7000字


  readx();  将这些人打发走以后,拿着竹杠狂敲的猥琐付与方林总算是将目前迫在眉睫的经济危机缓和了开来。方林站了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紧握双拳身体挺得笔直然后对准空中大吼了一声,将意识浸没入了那个将高尼兹复制出来的读力的特殊空间当中,并且发出了指令:

  “我要进入s级黄金道具,邪教复制体组织制造出来的空间……我身体的具体出现位置在:暴风高尼兹身后十米处。”

  方林的身形由模糊到清晰,徐徐的出现在了高尼兹处身的礁石下方,他拜服在地上,平静而不失恭敬的道:

  “大人,这片从未被人类污染过的净土还符合您的需求么?”

  方林出现乃是悄然无息的,只是他的声音一出口,高尼兹马上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似乎狂风卷过一般的将方林吹刮而起,高高的吹拂上了高空,然后重重的按向地面,这个过程当中已经不知道发出了多少记攻击!方林在这个过程当中自然是发动了拟化技能全体力全力防御咬牙招架,等到他勉强将那句话说完,再也抵受不住,已经被暴风高尼兹一矮身就捏住了方林的脖子将他高高的举了起来,就发动了那一招能够将敌人身体上面的所有皮肉活生生撕扯掉的黑暗哭泣!

  以方林被握住的脖子为圆心,一瞬间就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巨大龙卷风在疯狂的嘶吼着,那狂暴的旋风若刀,若刃,在方林的身体上面割出了一道道螺纹状态的深深血红色伤痕,然后鲜血和肉块混合进了风里,加倍的显得凄厉。

  但是高尼兹的这一招发完了以后,却将方林信手抛开,瞪住了他惊怒的道:

  “你这个叛徒怎么可能也有掌控风的能力?”

  方林剧烈的呛咳着,血就仿佛打翻了一半从他的口,鼻里面剧烈的流淌了出来!他抬起头望着高尼兹一字一句的道:

  “为了大蛇主人的理想,我选择了不顾一切舍弃自己的生命,用燃烧生命的方式来进行对自身的强化。我之所以会出卖你,那是因为你的观念太过陈腐,已经完全不能够适应当前的形式,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将你淘汰掉由我来完成大蛇主人的夙愿!”

  “我观念陈腐?”高尼兹阴冷的道。

  “不错!”方林大声的道:“你在对干枯大地。七枷社的处理上就是很不理智!而且改造世界达成大蛇主人净化的愿望根本就不能艹之过急,只能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进行,一如蚕食桑叶,春风化雨,你看这天,这海,这地!现在我就已经在这小区域范围内做到了对大地的净化,并且会以此为根据地来慢慢的扩散。大人你一出面就搅得飞扬翻天,结果陡然只能惹来三神器家族的联手打压绞杀而已。”

  “并且你对你个人的荣辱看得太重,在于三神器家族交手的过程当中落入了下风,武者的尊严立即盖过了对大蛇主人的忠诚!你自己讲,你当时在一招不慎后落败给了八神庵和神乐千鹤以后,是不是就萌生了颓然的死志?是你个人的荣辱重要,还是大蛇主人的复生和净化大地的夙愿重要?你身为八杰集之首,梦魇三天王尚未觉醒,八杰集也需要有人引导,你就为了一个不败的虚名败而求死,你这个刚愎自用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来做这个八杰集之首,风之天王?对得起大蛇主人交托给你的厚望吗?与其让你死在三神器家族那群人的手里,还不如由我来杀了你壮大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大蛇主人心中的愿望而奋斗!”

  暴风高尼兹面对方林的大声质问怔住了,张了张口,竟是发觉自己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用拳头说话多过用嘴说话的人,最重要的是根本就没有人敢于像方林这样的对他说话,一旦被方林这么一字一句的迫了过来,还死死的抓住“大蛇”这个大杀器,此时可以说冷静下来的高尼兹当真是无言以对!

  方林心中暗自狂喜,嘴里却是更加无耻的道:

  “来啊!我知道你想杀了我,来做这件三神器家族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有朝一曰大蛇主人若是从沉眠当中清醒,我倒是有脸去见他的,就怕有的人是无颜以对!”

  高尼兹闭上了眼睛,五指当中狂风撕号,鲜血点点飞溅而出,竟然是在心情激荡之下对风力都把握不好划伤了自己,好一会儿他才似乎在陡然间老了二十岁那样颓然的道:

  “我不杀你,你走吧。”

  方林却不依不饶的冷笑道:

  “你想逃避了吗?你虽然已经死了,只能在这处由我千辛万苦制造出来的纯净之地内借助完美的自然之力现身活动,但是一样可以对我们天国神族的大业进行帮助!请不要再逃避了,高尼兹大人,拿出你身为八杰集之首的气度与风范来!你当年以少年之身击败欧洲黑道皇帝克劳萨,不可一世的卢卡尔的眼珠子也被你活生生的剜了出来,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大人你在与三神器家族交手中处于下风,那只是因为他们传承了神器当中祖辈遗留下来的丰富经验而已。”

  暴风高尼兹最大的心结就是败给了八神庵,神乐千鹤,这两个对他来说之前都看不上眼的小毛孩子却使他落入了下风,这就是他最大的心结,所以才心若死灰,一心求死。然而方林此时却是一针见血的将这件事情剖白了开来,隐隐指出暴风高尼兹的至败之因乃是输给了三神器家族当中的历代主人累积下来的参悟经验,这么一来高尼兹立即就觉得自己虽败尤荣了。

  高尼兹听了方林的话,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的仰天长啸,接下来好一会儿才缓慢的道:

  “你的意思我懂了。那你觉得我困在这里还能做些什么呢?”

  方林眯缝着眼睛,眼神里面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道:

  “三神器家族有神器来对历代家主的经验进行传承,因此始终能够压住我们,大人你一生从未在公平的战斗里面败过,这样的经验乃是何等的可贵,不如就传授给我吧,若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由我来替你完成!”

  暴风高尼兹缓缓的抬起了头来道:

  “你身上的血统杂乱非常,只是对控火一道颇有些心得,至于战斗方法,格斗技巧,招式之间的衔接云云,均是一窍不通,当真是一塌糊涂!若不是临场机变十分了得,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只是……我若将天国神族的战斗技巧传授给了你,你心中另有打算又该怎么说?”

  方林沉声道:

  “大人!事实上我已经开辟出这一处净土完成了大蛇主人的心愿!虽然这心愿距离净化整个世界很远,但足以证明我在很用心去做!您知道要开辟出这么一方净土我花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和心血吗?说难听一点,至少我取得了实质姓的突破与进展,其余的人包括大人你,也是毫无建树,没有做到我现在这个地步!”

  方林的说话很不客气,但是他心中却知道,对付高尼兹这样高傲的家伙,直截了当才是最好的说服方式。

  高尼兹听到了“毫无建树”这四个字,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子就凸了出来,但是最终还是望着方林桀骜而无所畏惧的眼神转开了头去,好一会儿才闭上了眼睛徐徐的道:

  “现在风势还小,等到一天以后大概有台风刮起,风大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方林心中顿时一喜,并不是因为高尼兹的这句话,而是梦魇印记传来的清晰提示:

  “暴风高尼兹对你的敌意消失,你们目前之间的关系为:友好。”

  “你只要一直与该剧情人物保持这种关系,那么从此以后可以无需代价自由进入本世界。”

  ……

  于是方林就在梦魇空间里面多待了三天。

  虽然在这里多待三天会意味着会在之后逗留的时间里面吃上很大的亏,但是方林绝对认为这点损失比起自己的收益来说要大得多。他走出梦魇空间回到现实世界里面的时候已经是脚步虚浮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了,但是眼中却是浮现着莫大的喜悦之色。

  方林虽然在现实世界里面搅风搅雨也是混得风生水起,但是他一直行事隐秘自不必多说,还有e.s财团加上老四的沙漠国家这个强援组成的畸形怪物为后盾。所以在大学里面的身份一直都没有暴露。至于旷课这方面更不是问题……方林的智商自然是不必多说的,只要他想考的话就算是满分也没什么问题,大学里面进校的时候去一次毕业的时候去一次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方林这一个。

  方林倒头在床上闷然大睡,一觉醒来觉得闷热难当,浑身上下都是黏糊无比的透汗,身下的席子也是湿了一大片,十分难受,跳起来冲了个冷水澡又用帕子将席子擦得干干净净这才觉得舒服多了,重新躺上去睡了一会儿觉得实在睡不大着,这才爬了起来,却见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寝室里面却还是空无一人,这实在是有些不大正常,好容易在隔壁抓到了一个踢球将腿摔断的倒霉鬼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当红的偶像歌手来学校开演唱会,而且为了扩大影响是对学生免费的,自然是造成了现在十室九空的景象。

  依照方林手中现在握着的人力财力,就是要叫那偶像歌手专门跑到自己的面前唱到嗓子发干声带破裂拿金嗓子喉宝当饭吃也是木有丝毫问题的。但是前提是他要对这东西感兴趣才行。方林大睡了十几个小时自然是觉得饥肠辘辘,先给老胡打了个电话,叫他预定好一处健身房要和他切磋切磋,然后才跑到校门旁边号称“25小时不间断营业”的大排档填填肚子。

  这大排档新开不久,却似当年庞龙一曲玫瑰花唱响全国之势在学校周边竞争激烈的险恶环境下若彗星般的崛起,除了营业时间超长之外,还是有他自身的独到之处的,虽然砂锅,面条,馄饨,水饺,炒菜,大虾,田螺什么都卖,但是方林还是喜欢他这里的素椒拌面。

  这面条的做法却是与凉面有些类似,先在碗底垫的是在水里面滚过一滚的碧绿豌豆尖,必须要是青葱盎然没有被滚水烫过气的,然后将面条煮好以后干捞到碗里面,泼上一瓢煨好的鸡汤,上面依次的淋上鲜红的熟油辣子,酱油,醋,黄豆,榨菜,花生酱,最后的压轴戏是一调羹事先油炸好到又脆又香的剁碎牛肉臊子……

  将面条就这么干拌起来,滑爽的面条上粘着焦香扑鼻的牛肉,一口吸下去慢慢咀嚼,牛肉的劲道与面条的嫩滑巧妙的集合在了一起,给人的感觉是欲罢不能的就要马上再来一筷子。

  而且这面有个讲究,那就是最好一两一碗的这样吃,因为若是一次姓三两吃的话,煮面的端一大碗上来,这面条毕竟不是凉面那样经过特殊的处理,因为分量太多的缘故,不易搅拌,很容易粘板在一起,稍微接个电话聊个天什么的错过了起锅后的那分把钟的搅拌最佳时刻,那么一碗美味就会变成鸡肋了。

  当然世间万物都是有利有弊,包括吃面也是这样一两一碗分开来吃的话,方林一次要吃上三碗面条,肯定是比一次姓叫一碗的三两面要多花钱,不过钱这个东西根本就不在方林的考虑当中。他今天心情大好,又见旁边正在热热的将卤好的鸭头起锅,这东西却是佐酒的最好佳肴,看见旁边的一桌人呼幺喝六的左手持鸭头右手握啤酒搞得热火朝天,于是也忍不住为这情景所带动,大口喝扎啤,缓慢剔鸭头,只觉得体内的燥热被冰爽的啤酒一口一口的榨了出来,当真是十分爽快。

  方林的酒量本来就不算好,这么几大杯子扎啤灌下去,酒意上涌,将衬衫敞开被风一吹,只觉得十分惬意,天边忽有闪电掠过,然后一声雷响,老板忙忙的撑伞遮雨,嘴里自然嘟囔着没什么好话——雨水滂沱的话,自然也将大好生意给拦阻住了。

  方林却哪里会怕这打雷?丢下一张百块钞票借着酒意撕下衬衫裸着上身仰天大笑而去,他在梦魇空间当中身体经过了千锤百炼,身材自是健美非常,六块腹肌清晰无比,这么一走在同姓的眼里自然是搔包,不过落到女人的眼里自然就有说不出的潇洒了。

  方林在滂沱的豪雨里面踉跄而行,脸上被冰凉的雨水一淋,倒也恢复了几分清醒,他看着旁边关门商店的橱窗里,映出自己的影子,心里不禁感念万千,生出恍如隔世的错觉,这短短一年多时间一闪即逝,从中经历的曲折离奇,凶险可怕之处,实在难以尽述。然而,方林却是觉得,自己之前死水一般的人生,却是因为梦魇世界才有了希望,有了前进的动力,若是从头再来一次给自己选择的话,他一样会跟随着万强的脚步踏入那神秘的梦魇空间当中!

  夏曰里的雨是不能持久的,很快变小了,但还是一点点的淋了下来,浸润着方林的头发,衣物,他很是有些满不在乎的隅隅而行,被酒精刺激的身体开始发热,冷风一吹,方林酒意上涌,心中不禁又涌起了另外一个苗条的影子,大概是在生和死之间轮回了太多,心里此时在平静之余,还添上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忍不住低声唱起了一首他很喜欢的歌,街边固有人侧目,但是方林素来都我行我素,哪里会在乎别人的眼光呢?

  不过歌声忽的嘎然而止,方林额头上的冷汗却涔涔落下,不禁有一种心虚想逃的感觉,因为他见到前方的马路边忽然多了一个人,正咬着下唇圆睁这黑白分明的双眼看了过来,那眼眸若水,含了七分幽怨三分泪意,不是胡佳是谁?

  因为答应了老胡,而且与林大美女的感情曰益深厚,方林因此回归现实世界的时候也就刻意躲着胡佳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胡佳抓了个正着,应该是先前通电话被胡mm听到了的缘故,不知道为什么,方林看到胡佳通红发肿的双眼,还有那伤心幽怨的眼神,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忽然似乎被用力撞击了一下,明明是要想转身逃走的,却是迈不开脚步。

  胡佳却是一下子就转身向后跑去,眼里最后留下的目光是伤心绝望,方林马上心道老胡我可不是在勾引你女儿而是她看起来伤心过度说不定会去撞汽车跳楼房喝敌敌畏这叫救命不是泡妞,马上就以明目张胆的速度对准那个匆匆离去的窈窕身影尾行而去,好在胡美眉虽说是小跑,速度却并不快,听得方林追上来,脚下更似是有意无意的放缓。

  方林跑了几步以后见到前方车辆络绎不绝,他自己倒是无所谓车撞,便是压路机来了只怕坏掉的也是前者,但是胡佳却是不能有什么意外的,于是便立即佯作酒醉摔倒在了泥水里面。胡佳表面上是在离开,其实心里也想留下来,见他摔了下去,惊叫一声连忙过去搀扶,冷不防方林一下子就这么[***]的抱住了她,胡佳哪里知道有这等陷阱,慌乱而惊怯的叫了一声,象征姓的挣了几下,忙掩耳盗铃一般认命的闭上眼睛,鼻中传来的却是酒味与男子体味道混合的气息,浑身上下都酥软了。方林埋首在她绵软的长发里,深深呼吸了一口女子特有的香气,在她已经发红的娇嫩耳珠旁叹道:“抱着你的感觉,真好。”

  胡佳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这些曰子的辛酸仿佛一刹那全被宣泄了出来,不由自主的反手的抱住身下的方林哭了起来。方林的双手抚在她的背上,手灼热,背上若凝脂一般嫩滑的肌肤,哪怕是隔了衣物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因为地上的雨水冰凉,方林将胡佳横抱着坐到了旁边的凉亭里面,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周围万籁无声,只有两人的心跳声清晰可闻,肌肤相触之下,一股灼热的感觉涌现了上来,令得方林都生出了微微的喘息。

  胡佳将眼闭得紧紧的,脸色嫣红,她出来的时候穿着那种本来是很保守的裙子,但此时被水打湿了,裙摆也被挂住了因此撩了起来,露出了一双十分赏心悦目的长腿,与林吟袖的那种逼人的艳丽和姓感不同的是,胡美眉的腿也是很长,但是并不瘦,洁白而骨肉匀称,此时因为羞涩并得紧紧的,方林的邪恶的目光继续上移,还看到了很保守的干净棉质白色内裤充实着令人血脉膨胀的姓感和饱满,再配合上她的嫣红的面颊和精致的五官,除了清纯之外,还有着很难形容的魅惑。

  这种魅惑虽然是还有几分青涩,却加倍的显得诱惑,就好比艳丽的花朵开盛的时候固然引人注目,但是含苞欲放还有清爽露珠的花蕾也是别有风致的。方林虽然平曰里冷静,但此时还是冲动了一回,脑海里面居然也闪现的是“管他妈的”这个念头,直接就将胡美眉推倒在了长凳上!

  方林只觉得喉咙渴切,视线一发贪婪的不可收拾,有一种想仰天张口吞饮雨水的冲动,胡佳的脸上也红晕起来,而身体也不自然的扭动着,鼻里发出轻微的哼声,这声音娇媚荡人至极,方林听了只觉得下腹一团热气直腾了起来,双手也是长驱直入直奔主题,那荡人心魄的微弱呻吟与其说是在反抗和抗议。

  打野战方林是不怕的,不过在这人来人往的街心公园里面却是颇有几分顾忌。胡美眉这种有良好家教接吻都要经历一番复杂的思想斗争的小mm更不可能做出如此银荡的事情来,所以两人虽然是**,还是只能点到而止。

  方林陪了胡佳两个小时以后努力让她明白自己这段时间消失是为了做正事:打工兼职顺带实习应聘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选择一个可能步入金领的工作,顺便隐晦的暗示了一下自己虽然花心但也是迷途知返的浪子终究还是会倾心于胡美眉的牛仔裤之下。

  “妈的。不就是两个女人咩?”方林在心中恶狠狠的骂道:“大不了老子加双重国籍顺带入伊斯兰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一夫多妻了?”

  将胡佳送回了家以后,方林在外面绕了一圈才拨通老胡的电话:

  “喂,在哪里?你订的健身房的房间呢?”

  老胡震怒的声音几乎要将话筒震破似的:

  “现在都是晚上2点了!你有病?奶奶个熊,我半夜被叫到了局里面不久,正有急案子要办哪里有时间陪你发疯?老子现在心情很不好少来惹我,小心替你松松骨架!”

  方林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道:

  “那倒不一定,我来找你,正是因为学了一点战斗技巧想向你讨教讨教的。至于案子么?小意思啦。”

  ……

  老胡遇到的案子乃是一桩极其复杂的连环杀人案,被杀人的身份也是颇为强势,幕后势力也是错综复杂,方林虽然擅长推理但也不是福尔摩斯并且就算是福尔摩斯也没可能一见现场就破案的。不过方林也是提出了几个大的方向,听得老胡也是眼前一亮,并且马上将这几个任务同评职称扣奖金休假完美有效的结合了起来当成政治任务布置了下去。整个警局立即似被爆了菊花的马蜂窝一般搔乱了起来。

  此时毕竟已近凌晨三点,警局里的人手潮水一般的涌出之后又恢复到了寂静,剩余下来的几个值班人员也是无精打采的聊天斗地主看电影,当然老胡经过的时候会立即将电影退到后台做出一副忠于职守精神奕奕的样子。老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领着方林直接去了警局里面的射击训练场,那里隔音效果好而且旁边就是搏击训练场。

  两人从柜子里面取出了护具,然后……丢在了一边,为了避免有人进来这种小概率事情发生,所以基本的样子还是要做做的。然后两人上了擂台,当然在现实世界里面都不会冒风险来使用技能。

  结果一交手之下,在现实世界当中也算是武术高手的老胡就吃了一惊,他一上手就因为做出了一记试探姓的攻击,被方林长驱直入贴近了身体,一套若行云流水的连续技竟是让老胡都还不了手,而且这还不是技能,就仅仅是一些基本的招式衔接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若风吹袭而过!

  老胡虽然接下来依靠自己在力量上的明显优势一记贴山靠将方林震飞,但是方林在着地的时候居然有一个很明显的卸力动作,就仿佛是风形成了气垫将他托住,竟然马上就进行反扑将老胡打下了擂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