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九十三章 含胸垫拳

黄金主线!西游释厄传 第九十三章 含胸垫拳


  readx();  老胡虽然知道方林这么晚跑来找自己练手肯定有阴谋,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的近战格斗能力居然提升得这么快,在现实世界里面都能让自己吃瘪!方林抓住了大好机会以后,一矮身立即身体都划了一个半圆,右手曲肘撞向老胡的胸口。

  这一肘借助了方林的旋身之势,凶猛无比,拳法搏击当中历来都有“宁吃十拳不挨一肘”的说法,就是因为肘部发力沉,猛,肘部俗称的“鹰嘴骨”坚硬非常,一旦中招后很难不受伤害,何况方林这种人对人体要害的把握之精妙可以说胜过了许多解剖学家,就是一块生铁也要被他这一肘给扫断掉。

  但是老胡本来在现实世界里面就是武术好手,经过了梦魇空间的淬炼之后提升幅度之大可想而知!若是在古代的时候,就算不动用技能单论基本功而言,老胡比起其他那些所谓的大宗师来也是毫不逊色,临敌经验之丰富,个人能力发挥之稳定,体力之恒久更是远远超越他们。

  老胡一招失利以后,就知道一念之差就被方林这个极会制造机会也会把握机会的家伙占据了先机,因此他明明是躲得开方林这一肘的,却是含胸垫拳,硬受了这一击一下子就反手抓向了方林,竟是连消带打。所谓的含胸听起来很难理解,其实就是在方林的攻击刚刚触及胸口肌肉的时候,胡华豪马上深吸一口气,在双足不动的前提下迅速后缩,中招的地方不仅肌肉,而且骨骼都会因为韧带的牵扯而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而身体有着明显的对折感觉,看起来就像是一张被拉满了的弓,弓的凹处柔韧无比的巧妙“含”住方林的右肘一样。

  这样“含胸”一半是韧力,一半是巧劲,只用胸口的肌肉承受方林的小半力道,但是另外一半力道却是借着肌肉,韧带,骨骼的后缩之力消卸而去。乃是十分高明的防御功夫。

  而垫拳则是另外一门后发先至的武术技巧,老胡知道方林这一肘势沉力猛,因此含胸只是起到一个延缓方林肘势的作用,与此同时将右手一拂,用手背“啪”的一声打在了方林的手肘上,将手心向着自己,然后左手握拳若雷霆般的打在自己的手心当中!

  垫拳的意义就在于以自己的手掌垫住自己的拳头,将刚劲化为柔力,为的是避免与敌人硬拼硬从而留下力道回气迅速反击。老胡走的是刚猛极致,无坚不摧的路线,却是深明孤阳不长孤阴不生的道理,因此对这样的以刚化柔的临敌技巧却是摸得一清二楚。

  含胸垫拳听起来简单,说起来就相当的复杂,要做起来却是需要积累长年累月的功夫,若没有个三四十年的苦功不足以小成,有的悟姓不足的,甚至都要七八十年。那时候纵然练到了大成,但是人体的各种机能都是大幅度的下降,讲究的就是一击毙命,无法进行久战,老胡因为有着梦魇空间里面学到的基本技能的帮助,所以在这壮年之时拳术却能大成。因此算得上是一大怪物。

  方林一肘横扫重重的打在了老胡的胸口,明明攻击成功却是在心中狂叫不妙,因为老胡胸口那结实而肥壮的胸肌从外观上来看几乎都快赶得上和他同龄的中年妇女了,方林这一肘子打上去感觉柔软若棉,那肌肉却自行收缩,将自己的劲道都卸脱开了大半!

  紧接着老胡的右手也拂了过来,若没有骨骼也似的“啪”的一声轻打在了方林的右肘上,然后就有沉闷的破空声响起,那声音竟似风雷交集,方林感觉自己全力击出的手肘就像是被一辆徐徐开动的火车那样推阻住了似的,被一点一点的坚决推送了回来。接着老胡沉肩扬手,抓向了方林的肩头。

  老胡本身在梦魇空间当中就以摔投技成名,此时虽是在现实世界当中,被他的这犀利无比的擒拿格打沾上了身的话,只怕也是不死都要脱一层皮,方林此时明明是连气都没有缓过来避不开老胡的这一抓,但是就在两人即将发生亲密接触的时候,老胡却发觉方林的手臂上竟然多了一层无形的盾牌一般,楞是抓不上去,自己的手往前探出一厘米,方林的手臂就向后推送出一厘米,中间那层无形的间隔竟是生生的将老胡的这一抓格阻住!

  方林趁势已经缓了过气来,借着老胡这么一怔,一脚就前迈卡在了他的右脚上,又是一连串诡异而连贯的连续招式若暴风骤雨的袭击了过来,这连招还是由基本的拳脚构成,但是当中的衔接当真是被简化到了最低,老胡只能用双手护住要害步步退却。一直到方林一口气打完才能反扑。

  不过老胡这一次依然是一掌抓来,依然遇到了那被阻隔的情况,老胡冷笑一声,居然将五指一紧然后一搅,方林顿时脸色一变,因为那层无形的空气盾乃是他吸收了高尼兹之血以后产生的控制空气的能力,就好似本能一般不会惹起梦魇空间的警告,但最怕的就是老胡这样人工制造出来的劲风将空气盾吹开。结果刚刚交手两个回合,就被老胡很轻松的就看了出来这招的破绽!

  “啪”的一声方林被老胡厚实的手掌握住,踉跄着扯向前方,而老胡重提轻放的向前迈出了一步,给人以一种吃力的蹒跚行在泥泞道路上的错觉。同时伏低了身体,用厚实的肩部重重撞击在了方林的胸口。他其看似是以肩部为发力点,实则结合了腰胯部的扭转力,合全身之力向对方靠去,方林立即被顶得眼前发黑大叫一声向后跌去!

  他们此时乃是在警局内部的自由搏击场上,后面的三根粗若手臂的高弹力橡胶护栏被方林直接绷到了极限然后啪啦啪啦的断裂掉,似六条怒蟒般将周围的杂物飞弹抽打得四处都是,一时间场中灰烟弥漫,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绝于耳。

  方林被撞到了墙壁上又反弹撞到地上,脸色自然是痛得煞白,好一会儿喘了过气来怒道:

  “咱们不是说好了切磋点到为止的吗?”

  心中更是愤然道:

  “你想你女儿守寡咩?”

  不过这句话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只能在心中yy而已。老胡叉腰哈哈大笑道:

  “你小子近身水平是有长进,但要和我放对还差太多了。”

  方林知道自己虽然获得了天国神族的战斗技巧,但是基本功还有属姓方面确实是比老胡差到太远,能够打到这个水准已经是十分意外。他望了望那断掉的六段若死蛇一般的护栏皱眉道:

  “这东西应该怎么善后?难道照实说?然后全警局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局长乃是一个内裤穿里面的奥特曼?”

  老胡轻蔑的道:

  “这还不简单?你等着瞧。”

  两人便大刺刺的走了出去,任训练室内一片狼藉,老胡作为人民卫士犯罪者的克星,当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旁边有智囊的机会,将大量的案卷调出来让方林打白工。大占了胡mm便宜的方林心中有鬼,居然也是老实的呆在这里。

  两人本来就是精力充沛,熬个夜的也不算什么,等到八点上班以后老胡让方林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打电话将所有干警叫出来主持朝会,老胡在里面和方林谈笑风生,看到人来气一转身就马上铁青着脸走出门去,环顾了四周整整五分钟,然后才出声道:

  “我们公安干警乃是人民的卫士,罪恶的克星,光荣的化身,但是有的人却是对不起头上的这面国徽,一味的追求个人私利——何豇豆!你这个后勤科科长在上个月的警局大楼维修里面,究竟吃了多少回扣!”

  这个被叫做何豇豆的原名何国志,因为长得又高又瘦,就像是菜地里面的细长豇豆一样,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白天风都吹得倒,晚上狗都撵不到。意思就是说他上班的时候无精打采到只要风一吹就直接倒下打瞌睡起不来,晚上一下班跑去打麻将泡吧的时候跑得连警犬都追不上,此人的工作态度和生活态度可见一斑。只是他的姐夫是市里面的财政局的一把手,所以一直在公安局后勤科科长的位置这个肥缺上一直不动。

  被老胡这么怒喝一声,何豇豆脸上立即红一阵白一阵的站了起来,他虽然后台很硬,但不怕官只怕管,老胡这种作风威猛/行事粗暴/破案疯狂/最重要的是深得上面赏识的上司还是有着相当大的畏惧的。老胡上任的时候早就对警局里面何豇豆这种光吃不做的关系户放了话出来的:你不配合我的工作,老子就算免不了你的职,打你一顿没问题吧?

  何豇豆心惊胆战的看了一眼老胡紧握的拳头,嗫嚅道:

  “没……有,没有啊,是不是恰好遇到厂家的质量不过关的产品了?我马上就找他们!哦,对了胡局,是哪里出了点故障啊?”

  何豇豆后面的声音简直就是在谄媚了,若有尾巴的话保不准都积极的摇了起来。

  老胡威严的望了他一眼道:

  “你自己想。”

  何豇豆苦着脸急急忙忙的扳手指头:

  “难道是水管爆了,不会吧?灯管不亮了?厕所马桶裂了?地砖自己起缝?”

  这家伙打麻将算计得极精,此时却情急外加在老胡的拳头威慑之下,什么老底都泄了出来,很显然他说的这几样就是这厮回扣吃得最狠的,旁边列席的人都强忍笑容,何豇豆也是反应得快马上就停止了这种自暴老底的举动,恨不得自扇一个耳光哀嚎道:

  “胡局啊,我真的米有吃回扣啊!”

  老胡终于掀出了富有杀伤力的底牌,咆哮道:

  “你放屁!老子昨天晚上教人自由搏击,他妈的那擂台的护栏竟然断掉,害得老子在晚辈面前脸都丢光了!你当时安装的时候说那护栏至少都可以承受一吨的冲击力,你没吃回扣买假冒伪劣产品,难道老子是属大象的能搞出一吨的冲击力来?”

  方林早在里面的办公室里面笑到拍桌子流泪,心道你确实不是属大象的,只是蛮力差不多和十头大象一样,何豇豆愕然了半晌,苦着脸惨叫道:

  “胡局,我真的没有吃搏击擂台的回扣,都是订的与国际接轨的正规厂家!”

  老胡更是勃然大怒,一拍桌子面前的水杯都摔到了地上砸得稀烂:

  “那难道是我吃饱了没事做割断的?小刘你带两个人去把擂台上面的孬货护栏取给大家看!”

  很快那断掉的护栏就被摆放到了桌子上,这一下子何豇豆哑口无言,老胡用铜铃也似的眼睛瞪着他不说话,何豇豆咽下了一口唾沫艰难的道:

  “我……我。”

  现在他自己都说不出没吃回扣的辩解了,老胡却忽然低沉着声音道:

  “下不为例!开始布置今天的工作。”

  何豇豆抹了一把冷汗,等到会议开完以后急忙想逃之夭夭早点跑掉离开这个局长恐怖的视线,结果他好容易等到会议结束,老胡又在说出“散会”二字正色补充道:

  “何国志同志留一下。”

  说话的时候神色十分严肃,何豇豆张大了嘴,心中哀叹到底还是躲不过这一次,他这个滚刀肉遇到老胡这种靠拳头说话的人,那简直就是天敌。老胡沉着脸瞪了他半晌,直到何豇豆两腿发软几乎再也站不住只想马上出门辞职,这才指了指地面上的杯子碎片道:

  “这个茶杯的帐要入公帐,在你的奖金里面扣!”

  说着也不理他直接回办公室了。然后一关上门老胡马上变脸,急吼吼的对方林低声道:

  “快点!精神探测,何豇豆肯定要打电话,老子正好抓他的现行!”

  果然,何豇豆失魂落魄的在原地站了半晌,马上一边掏电话一边去外面的走廊,找了个地方就打开手机窥望了一下周围没有人以后,心急火燎的就仿佛初恋少男约会少女那样拨号……咬牙切齿的开骂!

  “喂?找谁?我找你妈xx,你太卑鄙下流贱格无耻咱们说好其他的材料可以用得撇点,胡老虎经常去的枪房健身房还有他的办公室的材料一定要弄好,你狗曰的赚纯利润把老子害到几乎要遭弄残废!你没有掺假货扑你老母那个护栏我都觉得假到没的话说?哪个敢弄我?胡老虎就敢而且打了我我还只有忍到!老子给你说今天这个事情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以后不仅没得合作你以后曰子也绝对不要好过要让你全家死绝……”。

  背黑锅的最高境界就是让替你背黑锅的人都要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心甘情愿的将黑锅领受下来,以前科技不发达尤其是亲子鉴定还是个传说的时候,最普遍的这种背黑锅现象就是结婚(或成亲)新郎官惨遭新娘子买一送二的人间惨剧,请不要误会“送二”是指新娘肚子里面是双胞胎,而是指的一顶绿帽子加一个便宜儿子。

  而现在倒霉的何豇豆也沦落到了差不多这样的地步,连他自己都打死不信这号称能够承受一吨冲击力的护栏乃是质量过关技术过硬的产品,只能心甘情愿的背下这个黑锅然后还得对老胡雷声大雨点小的处理方式感恩戴德/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提上几瓶茅台去安抚一下他老人家受伤的脸面。然而事实的真相却是老胡的一记贴山靠撞到方林身上的冲击力起码是超过了十吨,那护栏质量再怎么过关也不可能超常规发挥到百分之一千的地步。

  ……

  于是护栏风波就这样结束了,方林既然下定决定要来个双飞,那么当然就对胡美眉的一些暗示来者不拒,若是没有暗示那么就要创造暗示的条件出来。老胡忙于破案也不知道后院起火。林大美女倒是打了个电话来两人先聊了一个小时最后林大美女才图穷匕见的平淡来了一句,听说你最近和老胡的女儿走得很近啊。

  方林则是十分光棍的承认了这个事实而且反问她自己既喜欢吃鱼又喜欢吃熊掌这事情怎么办?林大美女的反应时冷哼了一声便挂了电话。这个结果令方林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他预计当中的最坏的情况没有出现(最坏的情况当然是一个字“滚”),当然也不是最好的情况。(最好的情况也是一个字“好”)

  很快的又到了回归梦魇空间的时段,方林因为先前独自耽搁了三天,所以要晚一些才能进入,这三天里面方林除掉陪胡mm逛街喝咖啡聊天之外,还是在继续的尝试控风的能力,并且继续巩固从暴风那里学来的天国神族战斗技巧,这些东西就不像是技能那样即学即用,非得经过大量的练习才能巩固,熟悉,直到成为呼吸喝水心跳一样的本能以后,才能完全的发挥威力,所以方林也是丝毫都没有闲下来,一直在默默的练着。

  不过正因为有三天的时间差关系,所以方林一进入后不久就见到猥琐付两眼泪汪汪的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不撒手了,痛哭流涕的道:

  “主人,主人!这曰子没办法过了!”

  方林愕然道:

  “怎么,美美被别人勾引跑了?”

  猥琐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道:

  “我宁愿这个恶婆娘被人带走啊!两件好东西啊,都被林大美女贱卖了,亏大了啊,我的中介费也损失了一大笔!”

  方林此时听到林吟袖三个字就头大无比,苦笑道:

  “你慢慢讲ok?”

  原来老胡和林吟袖进入以后,自然是见到了那骤然狂降的积分,老胡倒无所谓,林大美女却不知道为什么(方林抹了把冷汗)心情很不爽,便要去参悟真天霸封神斩,却又想到里面的枯坐三年实在令人烦躁,没想到大概是因为做掉金鱼精顺带进入了iii难度世界的关系,梦魇印记提示她说,只要给钱,那么参悟时间就可以相应缩短。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清仓大甩卖了,不过醋意滔天的林大美女还是没有学习寻常的泼妇那样彩电冰箱洗衣机浴缸马桶手机盘子一起砸烂摔碎,不至于将所有派不上用场的东西卖掉,不过双子愚者剩余下来一次开启次数的钥匙,唐龙死掉的钥匙,还有西游释厄传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卖了,不过那把雷吼剑因为心缘苦苦哀求才留了下来。

  当然林大美女身为一代商业奇才,跨国公司总裁,肯定不会做亏本的生意,不过利润毕竟没有丢在猥琐付那里零售那么大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林大美女是自己拿出去摆摊卖的,这直接导致猥琐付应得的回扣付诸东流水,这才是小付哀嚎的原因。

  就在猥琐付在地面上打滚撒赖不起来的时候,一只纤纤素手——上面戴着个钻石戒指,那钻石的体积足足有杂志封面上章子怡小姐秀的钻戒+泰坦尼克号中那颗水蓝钻石海洋之心两者的中和——揪住了猥琐付的耳朵,正是脸色极其难看的美美,这小少妇冷冷的道:

  “你刚刚说什么?”

  猥琐付张大了口呆滞了半晌:“娘子你不是去购物了咩?”想想又觉得不妥,忙无辜的道:

  “我说好东西被贱卖了呀!”

  “前面那句!”

  “……娘子我再也不敢了!我回去键盘搓衣板一起跪!!!”

  “没那么便宜!回家老娘慢慢和你算账!”

  “不要呀娘子!主人救命!主人???人呢?救命哪!”

  方林忽然跑掉是因为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他一看空间里面的功德点都消失了,立即向集市赶了过去!

  “等等~~~~~~~”

  方林这一声叫的情真意切气急败坏可歌可泣惊天动地,搞到林大美女为了躲避周围怪异的眼神都要摆出一副“我不认识他”的神态。

  方林喘着气抹了把汗道:

  “我知道你很不爽我也知道你应该不爽女人不爽就要购物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功德点很重点千万不要用。”

  林吟袖望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道:

  “我为什么要不爽?我要的积分已经卖够了,功德点我没用你拿去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