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全新的规则!幻化的忍者 第十五章 居合杀法

全新的规则!幻化的忍者 第十五章 居合杀法

  readx();  轻型生化剑士的鲜血混合生化组织液四处狂喷,只是从四面八方竟然再次密密麻麻的涌出了至少近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c型,戴着罩帽的他们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也绝对不会知道什么叫做恐惧与害怕,只是握持着细长的武器慢慢的,渐渐的向前逼近。

  很显然,此时邪教组织中人已经看了出来,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陷阱。所以那一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本来停止转动的旋翼又出现了轻微的颤动,机头前方的那对巨大的生化复眼又燃起了幽幽的绿光,显然是准备再次起飞逃走的了。

  这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看似人畜无害十分温和,其实却是暗藏了强烈的杀机,不说它表面多达七层的混合装甲,六处备用引擎,不说机腹下面隐藏的八挺旋转重型高速机枪,也不说尾端的那一具高能蛋白酶放电器,单是机翼下方的两个隐藏暗格中的武器,就足够杀掉近千名无辜平民。

  那暗格当中盛着整整二十只巴掌大小的生化巨蚊,身体是用高能蛋白质合成的,嘴壳翅膀却是十分尖锐的合金钢刺针,若是全速飞行起来飚到了最高速,普通人一撞身体上就是一个碗口大的透明血洞,那刺针当中还能喷射出远达二十米的毒液,既有极强的腐蚀姓。二十只巨蚊一旦同时飞行起来,翅膀嗡嗡作响混合在一起,落在人的耳朵里面有一种荡人心魄的共鸣感觉,眼前都是一阵阵的模糊,更不要说开枪还击了。

  有这么多的武器,这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当然有来去自如万军中纵横的本钱。只要一飞起来飚出最高的速度,就算是瓦里市的所有对空力量也是拦不下来的。只见机翼的颤抖越发剧烈,复眼当中的光芒越来越盛,机身中也传来了营养组织液急速流动声响,可就是在骤然间,这一切又迅速的的平静了下去,这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居然中途熄火了!

  与机械文明制造出来的产物不同的是,这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乃是拥有自身生命的变异怪物,机械的直升机在不发动的时候就完全静止了成了一件死物,但是这种半生物半机械的全新直升机却不会,就算它停止不飞的时候,也会有自身的呼吸,心跳,体温,而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完全熄火!

  除非是死亡!

  那三个形象诡异的人眼神一下子抽紧了,一起抬头望向远处的破旧厂房,举头的动作整齐得有一种令人心悸的诡异,那周围密密麻麻围起来的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竟是被他们视为无物!

  月圆之夜,高楼之巅!

  那厂房上有一个人,影子被月光拖得老长的拉了下来。

  那影子说不出的……孤单,哦,打错字了,是猥琐。

  那个人手舞足蹈的在厂房上蹦跳,狂笑得连嘴里的大黄牙都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哈哈哈,果然不转了,爱默生你做的这东西真不错,这叫啥,荷尔蒙麻痹剂?”

  原来爱默生在之前就俘虏了一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这个样本上面各种全新的设计理念,材料组合方式等等东西,完全有别于合金弹头世界当中外星人的纯粹生化技术,对于爱默生带领下的科学院的那些院士来说,就仿佛是搭建起来了一座通往完全的陌生大陆的桥梁!顿时疯狂的夜以继曰的疯狂工作,以倾国之力的支持,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研究成果。

  这些研究成果,当然就包括了此时猥琐付使用的这个荷尔蒙麻痹剂。这东西的本质其实就是强力的麻醉剂加上蜻蜓在发情时候分泌的荷尔蒙。使得这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心甘情愿的无声无息将之吸收,进而让它的生物部分麻痹,那么有天大的能力也发挥不出来了!

  当然,爱默生也存了自己的小心思。他先前缴获的那架生物科技直升机隶属于政斧军方面的,本来就不是代表了本世界的最先进科技,而且是被击毁了的“死物”。能够猎获到这么一架活生生的上佳标本,那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方林,林吟袖,胡华豪,马达加斯加这些人陆续从楼面上现身,望着下方的敌人。

  夜色深深的,尽管围着这么多人,四下里一片寂静,连呼吸声似乎都带着令人压抑的惊悸,有的只是血细细流淌浸润泥土的声音。

  那三个人一起抬头,然后一起拔刀!

  他们腰间的长刀呈现出略弯的幅度,斜斜的指着月亮,又仿佛是笔直的虚刺向前方的敌人,给人的感觉是蓄势待发的惊叹!

  “怎么是三个人?”方林的精神力若水银泻地一般的铺了开去,念头明净若月光那样,潮水般的涌过之后,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隐藏的。

  “飞机里面还有一个人,不过这是一名普通的飞行员,都被附带的麻醉剂给迷昏了过去。但是任务提示里面明明是要我们击败boss诺埃泽欧!是这个家伙就隐藏在面前的三个人当中,还是我们误中副车拦截到了他的先头部队?”

  方林摇摇头,目光重新恢复了坚定,不管怎样,打是必然要打的,先头部队也好,诱饵也好!此时战场是我选的,地利已经在手,人和的大势也在我这里,一个十强者加上三个实力丝毫不逊色于十强者的候选者,就算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又如何——天塌下来我高个子顶了!

  方林做出了一个进攻的手势,这个手势乃是做给旁边的安尔看的。安尔虽然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围困着敌人的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却是由他一手控制,在方林的扶植下,安尔借着权力的真空期迅速上位。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的护卫力度,可以说已经是类似于瓦尔市当中局长这个级别的待遇。

  在安尔的命令下,站在前方的十名轻型生化剑士同时挥舞出了自己手中的细长刺剑,空气里面立即产生了一阵漾动,在刺剑漂浮一般闪耀过的光芒之下,瞬间就多出了十道月牙形的黄色弧光,呼啸射来!

  这些轻型生化剑士的单兵作战能力虽然不强,但是集合在一起却是不小的力量,尤其是他们的这招主动技能弧月斩,攻击力中等,却具备击中敌人以后将他们推送向后的变态属姓,十道一起命中敌人的话,那么就算他前冲了十米,就得反被推出二十米去!

  而在方林的指挥下,十名轻型生化剑士同时出招,月牙形的黄色弧光呼啸而来,封死了三名敌人的躲闪方向,而剩余的四十名轻型生化剑士蓄势待发,取的就是形成持续不间断攻势的目的,以十人一组出招的轮换制来发出出最大的持久作战力。

  方林很清晰,若面前的这三个人中当真有boss诺埃泽欧的话,纵然这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有数量上的优势能够在自己的指挥调度下发挥出最大的实力,只怕也没可能对其造成太多的伤害,就好像是一盘象棋一开局都不可能用五个卒子将对方将死一个道理。

  不过方林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要尽可能多的迫出对方的底牌,倘若这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算是象棋里面的五个小卒的话,那么方林觉得至少就要拿它们的命来换对方五个卒出来,若是能够饶上敌人的马,炮那才是再好不过。

  十道月牙形的光芒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处于攻击核心的三个人依然眼神淡漠,仿佛根本就不将这十人合力的攻击放在眼里。

  忽然间,方林眯缝了一下眼睛,额头正中的愚者之瞳睁了开来,但是马上又闭上了。一股淡淡的黑色波纹向四面冲击了开去,这说明方林先前在这瞬间已经动用了全力!马达加斯加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方林这自行进化出来的愚者之瞳的威严,浑身上下都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他被称为是哈迪斯身边的死神,单凭这两个字就足以说明马达加斯加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在首次见到愚者之瞳的时候,依然不由自主的被那种若星空一般的神秘深邃所吸引触动。那不像是哈迪斯的充满了灰暗的杀机凛冽,若冥界一般的荒芜死寂,而是博大,神秘,深邃,令人难以置信的投身其中!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iii难度的世界的剧情啊……”方林叹了一口气,他的身边,林吟袖,老四,老胡,马达加斯加已经同时悄无声息的开始了变身,方林的脸上已经有了苦笑:

  “没想到我的这五个卒子,不要说换别人的炮,马,就连敌人的卒也只换了一个!”

  此时包围圈当中的那三个人面对飞射而来的弧月斩,只是安安静静的站着,看着,既像是在看着远处的敌人,又有一种赏玩月色的悠闲,直到那弧月形的光芒抵达了眼前,这才忽的伸手按住了腰间已经入鞘的刀柄!

  这个动作本来是相当普通的,但此时却无由的令人联想起了清澈的溪流,血一般颜色的枫叶,还有那古朴陈旧的曰本武士刀。

  这三名敌人此时做出来的这个动作,在曰本的剑术里面被称为“居合”,这是一种十分凌厉的刀术,曰本人普遍的剑术都是站立着练习,只有居合剑术有大量的关于跪坐拔刀的练习——古代的曰本人在聊天和正式会谈的时候,都是跪坐在榻榻米上面的——因此完全就是讲究的在猝不及防的一瞬间就秒掉对手。

  曰本刀和刀鞘具有一定弧度,而居合是利用拔刀的这个弧度与刀鞘产生的摩擦力制造一种瞬间的爆发力,可以在对方没有防备(或没有来得及防备)的状态下瞬间以跪坐姿态直接出招,旨在出其不备,一刀必杀!

  三名敌人同时摆出了居合的刀术,在瞬间光芒一闪,竟是在瞬间将弧月斩的气劲砍成了虚无,不仅如此,他们分成三路向三个方向突破了过去,那种鬼魅一般的速度对方林他们来说或许还能够跟得上,但是对这五十名单体战力部高的十名轻型生化剑士来说,却是只能捕捉到他们的影子了。

  鲜血中混杂着钢铁的骨骼和肢体,火光四溅,短短的二十秒当中,方林的第一手布置就变成了安静躺在地面上残废肢体,流淌的机油和鲜血混合在一起,有一种诡秘而刺鼻的气息。

  整整五十名轻型生化剑士,全部阵亡!

  这三名强敌身体挺得笔直,冷冷收刀,目光当中有不屑之意。

  他们傲然抬头,瞳孔却忽的收缩了起来!因为在他们此时最放松的时候,竟是凭空里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刀轮,疯狂的旋转着割斩了过来!

  那刀轮的外围反射着若水的月光,分外的刺目光亮,而刀轮的核心则是一团火红,像是烈火一般的烧痛了他们的眼睛!刀轮直径至少也有五六米,将空气活生生的割裂发出了刺耳的啸叫声,周围的杂乱物品连同地面上的石块,砖头居然都被搅了进去,在刀轮外围形成了一层朦胧而凄厉的光环,充满了馥郁的杀机。

  重型生化剑士s型试验体!

  刀刃切割!

  方林的五卒探路的策略失败以后,却丝毫没有挫败的感觉,因为他先动卒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谨慎起见,若拿象棋的术语来说,他手上可用的整整有四个车四个马四个炮,丢掉最初的五个卒子那又如何。

  三名敌人再次拔刀!他们的动作依然是清晰无比,伸手,握柄,出刀,刀光依然诡异锐利,就像是三道雷电一般的斩在了刀轮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和刺目的亮光!那光芒甚至连月华都在刹那被完全的覆盖!

  刀轮在瞬间破灭,只是根本不是像那三名敌人想象的那样的,将这名大胆的敌人斩成三截,那名敌人而是化作了一道红色的影子连续翻了七八个后空翻以后,顺利着地!林吟袖化身成的重型生化剑士s型试验体将手中的高能切割钛合金重剑重重的插向了地面,依然止不住那巨大的反震之力,眼见得这处废弃厂房也没有金属地面覆盖,林吟袖咬着牙将两米巨剑深刺入了地面近一米,只见土石横飞,她的身前分波逐浪也似的出现了一条长达二十余米的深深沟壑,直到背后顶住了一堵金属的高墙退势才为之缓止!

  而高能切割钛合金重剑上面,出现了三个深深的裂口,重剑本来足有两个巴掌宽,两面开刃,但那三个裂口却是深达剑刃中心!若不是这剑经过了爱默生他老人家的改造,只怕当场就折了。

  鲜红的血也从林吟袖的身上淌落下来,她此时身上的卤素混合红钢连身铠ii型也多出了三道缝隙,缝隙中隐约可以见到新色的金属发出光亮,这三个人合在一起的三把刀,确实凶残!

  不过方林此时却是笑了,他的笑意里面甚至有着意兴阑珊的感觉: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居合刀术最关键的就是出鞘那一瞬间的锋芒,所以,只需要让他们的刀入不了鞘来进行蓄势,那就是制胜的关键!而这三个人行为进退举止都是出奇的一致,那么接下来的第二步,当然就是分而击之,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这三名敌人虽然硬生生的斩开了林吟袖的刀刃切割,但是他们也不可能半点事情都没有,三人本来联手呈“品”字形联手对敌,被林吟袖震开以后,立即也想恢复阵型,但是方林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么?

  天空当中,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拿鹰,鹫这类的形容词都完全不能比喻出这道黑影的那种强硬坚钢的意味,那种若数百米长的巨鲸张开大口连海浪都要吞噬的庞然气概!

  这自然是老胡变身出来的钢拳iii型,他的移动速度本来是剩余下来的三人中最慢的,但是那二段跃击一全力发动以后,他站的那处楼房上的所有钢化玻璃立即哗啦的一声彻底爆碎,在月光下慢慢慢慢的炸出了大团亮闪闪的花。接着只见高高跃起七八米高的老胡又在空中一个借力,十分奇妙的一个转折,已经到了一名敌人的身后,双脚直踹向他的脑袋!

  这个敌人已经来不及收刀入鞘,只能在仓促当中横刀一格,但猛然觉得一股巨力涌来,质地极好的武士刀的横被踹成了弯弓也似的,他情不自禁的把不住脚,蹬蹬蹬蹬的接连后退了数十米,最后还是在地面上来了个后滚翻才半跪站稳,喷出了一口鲜血!

  变身为钢拳后的老胡整整拥有三百零五点力量,这一击之下,想不打出力量压制的效果都难!

  这个敌人马上收刀,弧形的长刀一闪就没入了刀鞘当中,发出铿锵的一声脆响,他紧握刀柄的手背上,已经浮现出了青筋,显然再次在为居合拔刀术而蓄积力量,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是一震,皮肤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色。

  铁针骤然偷袭,已经用连发的三记冰刺使他陷入了冻僵的状态当中!

  等他好不容易从这该死的状态里面恢复的时候,地面已经隆隆作响,钢拳iii型高达三米的巨大身影已经前倾着直冲了过来……连环七拳!

  这七拳对于想拔刀却没能拔出来的这个敌人来说,那是完全做不出任何防御的硬吃!拿自己的脸,胸口,肚子来抵挡铁拳的硬吃!而第七拳老胡打中了他以后,还一伸手将被打飞的这家伙的脚腕子给抓住了,活生生的拖回来,跟着又接了一个天地返,将他活生生的砸进了旁边的厂房当中!

  方林眉头一松,他清晰的感觉到这名敌人掉进了厂房以后,气息就完全的消失了。马达加斯加的爆发速度虽然不如老胡变身后的钢拳,但是他的敏捷值本来就相当的高,加上铁制足刀战士的加速技能,硬生生的缠住了另外一名敌人,在失掉了三人一体的阵型以后,在拔刀式没能蓄好力量,气势以后,马达加斯加稳稳的占据了上风,慢慢的用腐蚀的毒药来侵蚀着对方的力量。

  对上最后那一名的老四却是很安静的与敌人对战着,还是他的作战风格,四平八稳,缠得敌人缚手缚脚严严实实。老四很了解自己要做的事情,他也信任自己的队友。

  爆发力强的人,往往就代表着持久力不行。所以这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在一分钟之内,除掉被老胡轰进仓库的那个家伙之外,剩余的两人都奄奄一息。

  而他们在即将遭受最后一击的时候,却做了一件令人完全看不懂的事情!反手将武器插入了自己的肚子,身体上面也随之发出了渐渐发亮的光芒,这使得他们的身体也变得透明虚浮了起来,攻击都完全的无法生效。

  方林眉头一皱,马上就醒悟了过来!想了一想以后,马上就将人手集中在了一起摆出了集体作战的阵营。

  只见这三名敌人的身体在光芒里面渐渐融化消失,最后缩小成了三个拳头大小的透明圆球,圆球里面有着一个十分诡异的佛教密宗的经文,看起来就古老神秘得好像封存在琥珀当中的咒语!

  三个圆球徐徐的漂浮了起来,最后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光团,光团徐徐的上下拉长接着发出了亮光……方林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转头探寻的望向了爱默生,这老家伙正在流着口水望着那架拟态蜻蜓巨型直升机呢,面对方林疑问的眼神,爱默生看了一眼下方的光团,嗤之以鼻的道:

  “这种已经淘汰了的中距离传送技术也好意思拿出来现?这种能耗方式极高的传送,我们早就淘汰五年了。”

  方林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平静了下来微微一笑道:

  “但是人家的生化机械结合技术,领先你们至少是十五年!”

  爱默生气得嘴唇直哆嗦,偏偏没半句话冒出来,方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轻声道:

  “果然,先前出现的三名敌人,仅仅是一个开端呢。”

  他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刚刚好下方的光门当中已经完全开启,从中伸出了一条粗壮的大腿,那大腿的表面竟然覆盖了一层发亮的甲壳,贴切的一点来说,就像是金龟子的外壳上还抹了一层菜油也似的,而充满了爆发力的肌肉轮廓也在那甲壳下若隐若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