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全新的规则!幻化的忍者 第十六章 四重冲击与背后的陷阱

全新的规则!幻化的忍者 第十六章 四重冲击与背后的陷阱

  readx();  boss诺埃泽欧终于踏过了传送光门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身高大概在三米左右,看上去不是属于老胡这种大块头,而是既有肌肉又有速度的那一型,他的头上扎束了有一尺长的马尾红发,在脑袋后面迎风飘扬。

  最值得一提的是,诺埃泽欧虽然是人类的形态,但是浑身上下的皮肤表面生长着一层甲虫也似的光亮外壳,这外壳表面的光泽油亮,身体的正面是纯黑色的,渐渐的向后方蔓延变淡为白色,凸起的肌肉的轮廓十分清晰。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腰间佩上的一把武士刀,这把武士刀哪怕没有出鞘,但是刀鞘上面闪耀着很明显的光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刚刚磨砺过的锋刃上面的那种慑人的寒光。boss诺埃泽欧的一只手就扶在刀柄上面,微微仰着下巴,有说不出的傲慢感觉,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不过却是只围住了了下半张脸,看起来就和忍者的装束一样。

  方林淡淡的道:

  “他佩戴的这把刀很锋利,也很突兀。”

  林吟袖立即佩服的望了方林一眼,她也是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叫做诺埃泽欧的boss的时候,就马上很是觉得这个家伙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却很难具体的用文字形容出来。

  方林却用两个字将之贴切的描绘了出来:

  “突兀!”

  毫无疑问,那把刀是一把极其犀利的武器,单是刀鞘上面的云纹看了,就有一种激扬的感觉,仿佛人的心情都会因为那纹理而被撩拨得振奋。刀鞘是深黑色的表面镀了一层十分光亮的东西,就像是瓷器表面的釉。

  无论是这把刀还是boss诺埃泽欧这个人,分割开来看,都拥有着一种暴力的精巧与美丽。但是这两者组合在了一起,一如刚刚出厂的火红色宝马跑车的驾驶者却是一个身穿中山服满头白发威严老头子那样的格格不入。

  林吟袖马上回翻了任务介绍,注意到任务介绍当中提到:因为瓦里市出现了巨大的变故——估计就是爱默生他老人家的终极召唤术惹的祸——因此这个boss诺埃泽欧被瓦里博士评估为实力不足,于是本来要来瓦里市捕捉试验体材料的他又被wong博士再次强化。

  “很显然,wong博士给这个诺埃泽欧的强化方向就是增加上了这把剑!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这个诺埃泽欧还没有对这把武器完全的精通,所以就给人以两者很不相容的感觉。”

  对林吟袖的这个推论,方林表示出了肯定,并且他笑了笑继续道:

  “其实我们还可以推断出更多东西的。比方说wong博士为什么要强化诺埃泽欧?很显然是受到了爱默生召唤出来的部队的影响,wong博士当然不会知道爱默生这家伙的召唤术就是一锤子买卖,更大的可能联想到这仅仅是敌人的先头部队!所以可以推定,诺埃泽欧的改造方向应该是以对付使用热兵器拥有高度的机械文明为主的假想敌人为主……而不是我们这群代表精英改造生化战士的人。”

  诺埃泽欧徐徐的走向方林一行停留的旧楼,他在半路上拔剑出鞘,那声音刺耳异常,仿佛是奇长的指甲刮擦着铁锅表面,拔出来的修长的刀身平滑若镜,映照着若水的月华,浸浸的,冷冷的。这说明他已经不是使用居合刀术这样爆发力极强但是续战力很弱的人,而是攻守相当平衡。若是要加上方林的推论的话,那么他对高温,远程攻击的抗姓也是极高的,必然还有能够高速闪避大规模面伤害攻击的能力。

  “这一次你先上。“方林盯住了马达加斯加道。

  毫无疑问,主动去承受诺埃泽欧第一招攻击的风险极大。若是技能都能自由使用的话,那么老四无疑是最佳人选,老四若不能上的话,那么老胡则是义不容辞。

  但是此时乃是在变身忍者世界,一切都不能用常理来衡量,这些人当中,老四变身后乃是用链子锤进行中段攻击,老胡变身以后虽然有二段跃击的能力,但是毕竟因为敏捷的奇低会导致失手的几率大增,而林吟袖已经打过一次头阵,面对三人合击的凶险程度也是绝对不低,没有再叫她上的道理。

  马达加斯加乃是高敏人物,但是他有一招幻化分身的能力,并且变身成为了铁制足刀战士的体力值也绝对不低,应该来说是有实力试探出诺埃泽欧的第一击,但是他身份特殊新近加入,必然是对方林心怀戒备,方林此时让他前去,还是心中存着要考验他的意思。

  马达加斯加却是显得十分从容,将手按在了胸口,很有风度的微微躬身道:

  “阁下的意志会马上得到执行。”

  他说完就马上跃下楼层,向下朝着诺埃泽欧奔跑对冲了过去,在高度奔跑的过程当中,前冲的马达加斯加居然出现了重影,并且还在这疾奔当中进行了变身!他的重影迅速的变成了实体。还一左一右的分了开来,并且方林身为友军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马达加斯加的本体居然在这两个幻影当中进行着不停的更替,这一秒的时候左边的影子可能是实体,但是下一秒的时候右边的影子可能就被切换成了真身!这毫无疑问使敌人更难攻击得到他。

  诺埃泽欧也向方林他们反冲了过来,这个boss冲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是虚幻,就像是地面上几厘米的地方有一层无形的气垫将其托住,而他前冲的时候看起来很是悠闲从容,但是十余米的距离竟然是在一跨步间就一冲即过,完全令人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马达加斯加带着迷惑姓极强的双影从一左一右冲到了诺埃泽欧的面前,同时跃起发动了足刀倒旋踢,勾扯出了两道宽大十余米的扇幕光芒。那光芒席卷而过,碰触到了旁边厂房的坚硬钢铁立柱,立即将之当啷的一声斩成了三段,那厂房本来就年久失修,失去了支柱以后立即轰然坍塌下来,腾起的尘烟弥漫在战场上,久久都不肯散去。

  只是诺埃泽欧却是横住剑鞘一架,三声闷响响起,足刀卷出来的扇幕光芒携带的三次攻击判定就被他完全的格挡了下来,接着他马上挥出了一道亮光,就在这拔刀出鞘再收刀入鞘的极其短暂过程当中,光华大盛,有纯白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涌来,然后在空中交错斩过,形成了一道横竖都有五六米长的交叉巨大十字,看起来分外的锋芒毕露,锐然割目。

  交叉十字斩!

  马达加斯加的一个幻影被横斩而来的乳白色气劲而拦腰截断,而他的真身则是被竖斩的乳白色刀光砍中,由左肩斜拉至右大腿,向后抛跌,鲜血狂喷,若不是处于变身状态下的话,已经都可以算得上是开膛破肚了。

  而这个boss诺埃泽欧一击得手之后,竟然马上还有后续招数,他高高跃起双膝向着下方受伤的马达加斯加猛跪了过去,可以清晰的见到,诺埃泽欧双膝即将攻击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现象,就好似一架巨型的直升飞机即将着陆似的,以至于马达加斯加周围的空气都似糨糊一般的凝聚,涡旋状的禁锢着他的行动,使他完全都无法进行闪避。

  这时候方林当然也不可能坐视马达加斯加就这么被打飞出本世界,屠夫立即在方林的控制下抛掷出了他的黄金锁链,目标直指马达加斯加的脚腕,要将他从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给拉扯出来逃离险境。

  眼见得黄金锁链若游龙一般的高速蜿蜒滑行而来,诺埃泽欧竟然还可以在这个时候挥出一刀,这一刀若迅雷般的闪过,却似有蘸了月光的圆滑,在屠夫的锁链上面一挑一勾。好似挑蛇七寸,抽兽蹄筋那样巧中要害,立即使得血腥铁链就这么悬空哗啦哗啦的掉落了下来,像僵蚕那样的横卧在了地面上,完全的失去了后续的力量。

  诺埃泽欧这一刀挑出以后,还很不满意的“唔”了一声,显然是因为没有将屠夫的铁链斩断而有些惊讶。

  然而方林做事素来都是同时要做好几手准备,可以说是环环相套,丝丝入扣,你只要应了他的第一招,就得对上他的第二招,第三招……屠夫的铁链被破,马上又迎面飞来了一只碗口大小的实心倒刺钢锤!

  老四虽然行动不快,但是他此时变身以后却是中距离攻击,在紧随奔跑马达加斯加的步骤行动以后,已经在十米外挥出了他的链子锤二连击,这一锤悄然无息的滑刺而过,大有诡异阴沉的味道,出招的角度,位置都只能用险恶两个字来形容。

  不过这也是顺理成章的,老四一直都是站在前方的防御战士,对于一直都在站在前头抵挡攻击的他来说,当然知道怎么样的攻击是最难被敌人所防御的,因此当他扮演偷袭者角色的时候,当然就轻车熟路的将这一次偷袭演绎到了最佳的地步。

  链子锤两连击的第一击是附带有绝对晕眩效果2秒,一旦这招打中,基本上就可以判定诺埃泽欧在短时间就会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这个boss忽的伸手往腰间做出了一个虚按的动作,那把光洁的黑色刀鞘弹了起来,啪的一声就打在了链子锤的侧面,使得老四的这一击偏离了它应该前往的正确方向。

  接着刀光再闪!

  空中朦胧起了一团氤氲的白雾,无由的令人联想到擦抹鲜血的纱布,这一次诺埃泽欧没能发出十字斩!但是那一刀依然是若雷鸣电闪一般的竖斩直下,中间还伴着一声响亮的金铁交鸣的铿锵!

  老四连链子锤二连击的第二下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斩得向后抛跌了出去,但是他与生俱来的防御本能却是用链子锤末端的那个奇形的锚来格挡住了这一刀。这使得诺埃泽欧的身体在空中也失去了平衡被弹飞了数米,双膝也没能如愿的跪到马达加斯加的身体上。

  但立即半空当中又传来了呼啸之声,正是林吟袖化身成为了巨大的旋转刀轮切割斩来,林吟袖的重剑高速旋转了起来的话,对上诺埃泽欧细长的武士刀是占尽了上风。若是诺埃泽欧挥刀斩击的话,武器说不定都会在与重剑对决的过程当中受到伤损。

  所以诺埃泽欧这个家伙干脆就不用刀!……他将手一扬,那把武士刀就直接在身前飘飞出了一个绝大的幅度,横飞而过自行回鞘,然后用两只空手一下子就拍在了刀轮的上下两面上,这一瞬间,他的双手上喷射出大量的火星,但是旋转刀轮的转势也被消弭了大半,活生生的将林吟袖摔投了出去!

  方林双眼当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原来你也擅长徒手格斗啊……很好!”

  八零后少林方丈,将呼啸而来的墙壁砸得粉碎。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紧接着前方的仓库轰然崩塌,出现了一个埋头前冲依然显得野姓十足魁梧无比的身影,就像是一辆巨型的推土机那样碾压而来,然后迎接诺埃泽欧的,就是一双攥紧了连钢铁也要颤抖呻吟的铁拳!

  诺埃泽欧面对老胡的突袭,竟是丝毫不肯让步,“呼”的反击了一拳,正好是两个拳头撞击在了一起,诺埃泽欧顿时后退了一步,他的拳头表面也有那种甲壳虫般的光亮硬壳,可以听到响起了“格勒”的一声轻响,甲壳的表面也多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细纹。他立即闷哼了一声,声音里面也是酝有绝大的痛楚。

  马达加斯加在这个强悍的boss手下被斩成重伤,随之而来的老四被打得连招都发不完全,甚至连林吟袖也被摔了个灰头土脸,但是诺埃泽欧这个算得上是强悍的boss,终究还是过不了方林布置的第四轮攻击,第四轮最为猛烈的攻击!

  老胡一拳就震开了诺埃泽欧的防御,第二拳已是如影随形的追击了过来,他此时破三百的力量外加这钢拳iii型的合金钢坚硬拳头的加成,身体表面外面还被铁针套了一层冰盾,当真在近身战当中有一种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狂猛威势,要在正面挡下他的连击也是不难,前提是要和他的力量差别不远……但是在被增幅到了高达三百点力量的前提下,哪怕是力量过两百也是要形成绝对压制,力量过两百五十点的,才勉强不被形成相对压制而已——这却是何等苛刻的条件和何等狂猛的压制!

  方林将老胡安排到现在出场的目的,自然就是要他来一锤定音,前三波攻击乃是要将诺埃泽欧的退路闪避之路塞死,此时才是决胜负定成败的关键时刻。

  老胡似一头红了眼的蛮牛那样,死死顶住了诺埃泽欧的身体攻出了连续冲拳,整整七拳若崇山峻岭,山呼海啸的席卷而来,诺埃泽欧知道自己挡不住,咬着牙以攻对攻,只希望能够将老胡的技能打断,然而老胡却处在霸体状态!而且是连摔投技都不吃的高级霸体状态!

  七拳,整整七拳都打在了同一个地方!

  诺埃泽欧胸前的那一层甲壳呈现出了明显的伤痕,看上去极似一个生鸡蛋被碰凹进去那样的裂纹密布,从伤痕处渗透出大量的淡绿色液体。而老胡变身成的钢拳iii型的钢铁身体上,也满是醒目的伤痕印迹,看起来就仿佛是被一把打铁锤用力锻造过似的。

  然而老胡的收招还可以衔接上摔投技!

  于是当诺埃泽欧摇摇晃晃的从干枯大地。天地返的晕眩状态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觉自己对面出现了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腐臭,绑着铁链的巨汉正对着自己痴笑呢。而先前被自己打飞的几名强敌又围了上下,将他前后左右的退路给完全封死,远处的房顶上更是有一头既像是鱼,又可以说是人的怪异生物在不停的喷射着淡蓝色的冰针过来!

  “大局已定。”方林接过旁边猥琐付捧着的茶,吹了吹以后喝了半口悠然道。他的解离术的强悍之处此时便显示了出来,解离术营造出来的治愈效果,是无论生命体,机械等等一概都能生效的,也就代表老胡他们有持续恢复的能力,而诺埃泽欧很显然已经失去了速战速决的能力,孤身一人的他和方林他们打成了持久战,几乎等等于是完败!

  在方林的授意下,几乎所有的攻击都向着诺埃泽欧的腿部招呼,这毫无疑问是要延缓他的移动速度。诺埃泽欧的攻击再高,奈何有屠夫这个体力值已经破万的巨大肉盾做好事学雷锋将他的凌厉攻势全部吸收掉……肥仔在和轮回者的战斗当中防御被默认为0,但是和剧情人物战斗的时候,他身上抢劫来的那些优良装备可不是拿来当摆设的!

  诺埃泽欧终于仓皇逃走了,不过方林的脸色有些沉,因为并不是他们想要放诺埃泽欧这个家伙逃走,而是被他硬生生的撞破了包围圈逸去。对于方林来说,他极不喜欢这种半道杀出骤增的变数,好在诺埃泽欧逃得虽快,也会因为剧烈的奔跑而导致血脉流动加速,伤口必然就会崩裂流血不止,在夜晚的月光下,诺埃泽欧的淡绿色鲜血有一种莹然的光芒,点点滴滴若路标一般,非常好认。

  诺埃泽欧一逃,方林他们也获得了相应的任务提示:

  “主线任务二完成,你们击败了诺埃泽欧,你们所有的状态都恢复到最佳,并且获得在非战斗状态下移动速度增加30%的临时效果。世界完成度+20。”

  “主线任务三开启:击败诺埃泽欧(raizo)后,跟随败走的他的踪迹,直袭城市外森林当中的试验体巢穴,将之击溃毁灭。”

  毫无疑问,此时要做的事情自然是立即循着这血迹一路追下去了。方林却迟迟的站在原地不动,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若我是波叶的话,那此时会怎样做!

  ……

  在黎明的晨曦里面,飞起了一只小鸟。

  小鸟初看起来相当普通,不过若是光线强烈一些的话就可以清晰的发现,这只鸟儿的双眼竟然是赤红色的,充满了凶暴嗜血的感觉。

  瓦里市虽然是一座金属的都市,但是再怎么强悍的政斧,也没办法将大地山川都覆盖上一层金属的壳。这里已经是瓦里市的郊外,那么自然就呈现出了原野山峦的味道。

  这里的山势平缓,常年积雪,上面生长的尽是多年生的针叶林,看着只有碗口粗细,那其实少说也有几十百把年的活劲儿。

  山的对面便是一条汹涌滚溅的河流,这条河流首尾隐伏于云雾间,有的地方窄而险峻,有的地方宽敞平和,站在山上向下望去,就似平空飞来的神龙那样夭矫而至,单是气势已生出一种绵延千年的庄严与惨烈。

  “看来……果然很难让愚者上当啊。”

  一个声音平和的说。

  他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朝阳就出来了,

  阳光就仿佛以一种膜拜的方式照在这个人古铜色的脸上,有风吹过,他背后一袭白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吹响,而上身除了这披风竟是空无一物,肌肉虬结,平添了一种野姓的霸气。

  “波叶大人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虽然没有引来愚者入伏,但同时也代表着他们完成不了主线任务,估计很快就要滚回梦魇空间当中去了。那时候才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

  说话的是波叶后方的一个人,这个人穿着神父式的长袍,在他的背后有刀光映闪,到处都是曰照反射强刃的闪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