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八章 枯槐纸,稠血墨。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八章 枯槐纸,稠血墨。


  readx();  就正常情况下来说,轮回者只要不是分配在相异的两个阵营里面,那么进入梦魇空间之后相隔的距离绝对不会远,至少不会超过二十公里之外。雷洛他们既然不是布设了一个恶毒的陷阱出来,那么当然会在第一时间内同方林他们汇合。

  那么显然就有意外发生了,方林纵然擅长推理,但是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样,没有任何的线索来给他参考分析布局,那么自然也就无从说起。先前他提出的两大方案当中,寻找到其余人的方案是比较老成稳妥,但是弊端不仅也是耗费时间,更是会因为没有半点蛛丝马迹而摸不着头绪。

  既然都决定了去做破袭黄金支线任务,那么必然要打探曹军工房在什么地方。在这个鸡毛小店内坐了一歇后,等到旁边来往的行人渐多,猥琐付便摆出大户人家的管家嘴脸,趾高气扬的叫了一个人过来,说是咱家老爷出行,走到这里要拜访一家世谊。

  猥琐付扮演这等角色当真是驾轻就熟,不费吹灰之力就打探到了自己想要获得的情况,顺手打赏了那老儿一文钱,那老头子捻起钱来吹了吹,自然是千恩万谢。

  在老胡的价值观里面,一文钱也就是现实世界里面的一块钱吧,怎么那老头子如此激动?不禁迷惑不解。听了方林含笑的解说才明白过来,原来当时使用的是汉代的五铢钱,铜钱铜钱,必然是用铜铸就的了,此时汉献帝的时候国力衰微,铸造出来的钱币里面含铜纯度就不高,就被民间称为是“薄钱”“扁钱”,而猥琐付给这老头子的是一枚“灵帝”“少帝”时候铸造流传的铜钱,那种铜钱含铜量高因此颜色泛黄,因此又叫做“黄钱”“实钱”,通常一枚黄钱能够换三枚薄钱,足够这老头吃三天了,当然他是千恩万谢。

  方林略坐了一歇便起身结账,打算进城去问问看,好在进入梦魇世界的时候都准备有各种身份的证明,加上猥琐付这个地头蛇,因此也没有什么麻烦的。不过方林一路走过去,见到路人大多手上都捏了馕饼馒头之类的东西,心中不禁有些好奇,问猥琐付道:

  “今天这么多人手上攥了馒头,是去做什么?”

  猥琐付正摆出一副歼诈管家的模样在街头大摇大摆的漫步,他往曰受尽欺凌,极其羡慕这样的管家风采,此时一解多年来的夙愿,正是飘飘然快意似吸毒,正所谓富贵不还乡若衣锦夜行,这里离他的家乡本来就不大远,大概只有三四十公里吧,说是衣锦还乡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里也是有地痞流氓的,也不是没人来招惹,只是猥琐付的身边既有恶犬(巴比),又有恶奴(肥仔三人组非战斗形态),单被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肥仔一撞,那便是直接作滚地葫芦。所过之处当真若“唐伯虎点秋香”(周星驰版)里面的江南四大才子出游,虽然没有女人投水自尽,但是关门闭户的人是有的。

  这时候听了方林询问,猥琐付赶忙道:

  “想来是城里今天要杀人,这些人买的饼就是用来蘸了被杀的倒霉鬼流出来的鲜血,据说可以治虚,外加驱邪……这些蠢材也不怕得艾滋病,中了乙肝也不是好耍子的。”

  方林无言,忍住笑道:

  “现在还没有艾滋病。乙肝倒是可能的。咦?前面大概就是游街的吧?”

  古代杀人一定是午时三刻,大概就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被认为是太阳光最为强烈的,在这个时候杀人,被认为阴魂就会消散不会成为冤鬼。此时大概还是九点左右,就是将犯人用来游街,起到杀鸡给猴子看看的作用顺带为本地的治安做出一些贡献。

  看着囚车渐渐的驶近,囚笼当中的死囚浑身上下血肉模糊,衣裳破烂,神色萎焉的伏在了脖子上的枷板上,看起来十分狼狈,方林也没有多加留意,一扫而过,但他不知怎的,总觉得囚车当中的人有几分眼熟,但是心中总觉得此事过于离谱,等到走过以后越想越是不对劲,也不直接追上囚车,而是穿过小巷重新在另外的一条街道旁边的酒肆下站定,等到囚车来了之后忍不住在精神力连接当中对众人道:

  “你们看……囚车里面的那个人像不像前雷者佩恩?”

  听到方林这样说,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前雷者佩恩虽然卫冕失败,但是他很显然是在最后的五强决战之时没出全力,甚至听说有几分刻意相让的意思,在十强者争霸战当中只怕还是个赢家,他这个人既是实力强横,又是极知进退,怎么可能落到这等落魄模样,以至于被市井小民围观的田地?

  不过方林这么一提之后,众人都是觉得越看越像,方林尝试动用精神力连接来连接囚车中人,但是他的精神力一伸延到了囚车周边,马上就像是被火烧灼了那样弹了回来!这是方林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囚车左右的两名衙役手中的朴刀刀柄竟然发出了刺目的光亮,可以清晰的见到刀柄上面粘着两张黄色的符纸!那纸张皱皱巴巴的,似被狂风卷动,但是丝毫没有要破裂的意思,纸张上面却用极亮色的黑色墨汁勾勒了一道符咒出来,看起来十分玄妙,朴刀竟然自动弹出刀鞘近半尺,然后“铿锵”一声收入了鞘中,刀鞘里面竟是腾出了一股白色的烟雾,凝聚成了怒目金刚的形状,久久不散!

  顿时场中一片嘈杂,周围的人也是纷纷惊叹,却见到囚车周边街头涌出二三十个精壮汉子,虽然是身着平民装扮,却是行事十分干练凶暴,见到有可疑人就任意扯拽,有人胆敢还嘴的这些汉子就直接拔出腰间的武器,连刀带鞘的劈头盖脸砸过去,当场头破血流的就倒在地上,显然若是真的有什么可疑的,马上就是血溅当场。

  方林素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的,一发觉不对马上就一扯众人便走。先前的那副异状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些衙役瘦弱得好似风也吹得倒,懒洋洋的显然是没有半点威慑力,但是刀上面的那符咒却是十分强悍!以方林此时超过两百点的精神力,居然稍微一探测就有十分清晰的感应。

  显然这是一个莫大的圈套,用前雷者佩恩为饵来引诱人来救,而那些精壮汉子多半就是收网的人,保不准他们身后还有什么后续势力也很难说得清楚。方林博闻强记,天赋更是一等一的过目不忘,方才匆匆一见,更是识出了黏贴在衙役刀柄上面的那两张咒符——他当然不知道上面画的什么东西,但是那咒符用的纸张和墨汁看似寻常,却是在史书上早有记载的异物!

  枯槐纸。

  稠血墨。

  槐树乃是树中之鬼,极能吸收阴气,枯槐纸乃是将百年老槐树的树皮割下,参合在原料当中制造成书写符咒的纸张,能够大幅度的提高道术的能力。

  稠血墨则是在制造墨汁的时候,渗透入十二个人的血液,这十二个人必须要身强力壮,精神充沛,在让他们激烈运动过后,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之时瞬间将之斩杀,从而取血制墨。那么书写符咒的时候自然就会附带上冤魂恶魄之力。

  而这样的道术渊源方林也猜测了出来,那便是当时的汉中王张鲁流传下来的五斗米道的道术!当张鲁不战而降于曹艹以后,很自然的曹艹军就获得了五斗米道的秘法。

  “如果前雷者佩恩单独的落入了曹军的包围,然后又被五斗米道的妖术师所克制被封住了技能,那么还真的有可能失手被抓。就好比我们这群人若是正面对上了曹艹军的第一波援军,面对多达二十人的近卫虎豹骑外加近千名精锐虎豹骑,想必也只有束手就缚的命。”

  林吟袖分析道。

  老胡马上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敌人既然是刻意引诱我们上钩?那么我们到底要不要救他?午时三刻估计很快就要到了。”

  方林一笑道:

  “救啊,当然要救,不过不是现在,你们当曹军真会杀他?方才我们引发的异动已经证明了有鱼开始触饵,便是再笨的渔人也不会现在收钩走掉的。官府发的告示说是中午要杀人,可没说一定要杀游街的这个人对吧?”

  果然不出方林的预料,中午被杀掉的人虽然在外表上和前雷者很相近,但是外表相似有什么用?对方林他们来说,在有清晰的目标物的前提下,要判断一个人是否是轮回者那简直是一目了然,反而给了他们以观察曹军布设下来的天罗地网的机会。

  经过仔细的观察以后,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能硬来,虽然杀入县衙那凋零破败的牢房木有什么难度,但是要使得敌人不发出警讯却是相当困难——曹军虎豹骑那行进若风的速度回想起来依然给人以不寒而栗的感觉,若是没有一个小时的缓冲时间,相当难以逃脱他们如影随形的追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