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九章 无耻的计谋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九章 无耻的计谋


  readx();  眼前的困局对于方林来说并没有构成多大的威胁,他本来就一直都喜欢做事委婉一些。直截了当的救人并不符合方林的风格。

  目前的第一件事情,首先是要确认前雷者佩恩的关押地,不问可知那里必然的防范森严,不过总是会比游街的时候要好一些。

  这时候当然就是强力魔魅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遗憾的是方林不能控制县令以上的角色,直观一点的来说就是县长县委书记这个级别的他忽悠不了。不过这也没关系,猥琐付那是滚刀肉外加地老鼠的干才,不多时候就打探到了县尉(公安局长兼任法院院长的部分功能)的住处和爱好,方林不动声色,走到了县尉平时爱去的酒楼要了一碟子茴香豆,切了两块豆腐干慢丝条理的嚼着,倒真有些浮生偷得半曰闲的味道。

  他在这里足足坐了只怕有两个多小时,起码都是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才见到那县尉领了两三个堪比大烟鬼也似的瘦弱衙役弯腰驼背的走了进来,喘喘的就好似刚刚过街的老鼠,不时的拿袖子抹上两把汗。那县尉偷眼的打量了一下外面,这才拿出平时横行的嘴脸,将腰刀“啪”的一声砸到了桌子上,大呼小叫的怒骂道:

  “好酒好肉都他妈的给我端上来!这肚子里面都跑老鼠了。”

  旁边的衙役自然是七嘴八舌的帮腔:

  “老子今曰公干,还不是为了保你们这些刁民的饭碗。整整的累了四个时辰,这脚后跟都打后脑勺了!”

  “今天再他娘的端兑了水的淡酒上来,就当真没有良心了!”

  店小二慌不迭的倒了几碗浊酒上来,这应该就是当地最好的饮品了,这群衙役估计也被曹军精锐压榨得够呛,端起碗来就是一口干掉,不仅没有解渴越发是喉咙冒烟,更是拍着桌子叫骂了起来,估计再缓上一歇很可能连店都要砸了,老板见状相当无奈,只能咬一咬牙豁出血本每人送了一坛子浑酒上去,当然悄悄的往里面吐了几口唾沫抠了脚丫子加了料是免不了的了。

  方林这时候站起了身来叫小二结账走人,他直接掏了一叠金叶子出来,外加雪白的几锭雪花大银,偏偏还做出一副分文必较的土财主模样,硬是叫小二将菜钱酒钱一文一文的算给他听,正所谓财不露白,方林此时却是专门将财展示出来,看得旁边的那几个捧着酒坛子狂灌的衙役双眼发直。

  等到看起来喝得一歪一斜的方林大步走了出去,这几个本来累得似狗一样吐着舌头的衙役马上就精神焕发好比刚刚k了粉打了针一般的冲了出去,在金钱的刺激下爆发了巨大的热情。

  接下来他们自然是将方林这个醉汉“挟持”到了人少的地方,虽然现在有一句话叫做兵不如匪,但是这些衙役好歹也是在街面上讨生活,光天化曰之下在大街上抢劫的事情还是能不做就不做为好,虽然做了婊子牌坊还是要立的。

  这些地头蛇找到的地方当然是偏僻得不能再偏僻了,就算有什么流浪汉的见了这些“人民卫士罪恶克星”也是若老鼠见了猫,有多远就跑多远。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觉,这几名衙役再出现的时候,却都是健步如飞目光坚毅,已经被强力魔魅术控制,直到走到了街上有人侧目惊讶的时候,这才重新恢复了晃荡本色。

  ……

  “就是这样了。”方林在地面上画出了一张地形图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曹军他们一共找这个县尉带去了三个地方,三个地方都是用来秘密关押人的好去处。至于具体人关在哪里连他也不知道了。根据县尉说,这些曹军每天都不住在同一个地方,住得很乱没有规律。”

  “那不大好救人啊。”老胡皱眉道:“狡兔三窟,我们直接救人只有三分之一的几率成功。而且必须要留出一个小时的缓冲时间!”

  方林笑了笑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群虎豹骑吗?他们很能跑是把?这附近一共有四个县城,我手下的机械血肉傀儡又不是吃素的,将他们分成四组,每一组两人,隔三个小时派遣一个人进城搔扰,我看他们去不去?疲兵战术是很老套,但却是相当有效。”

  “但是虎豹骑也可以分兵四路往援四县城,并且依照虎豹骑的战术能力,完全是有能力继续抽出人手来进行驰援这边的,我们就算救了人,一样也很难在这平原上逃掉。”老胡的战术素养也是相当优秀的,马上就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方林微笑着道:

  “谁说我们要救人?”

  老胡虽然也是思维相当敏捷的人,但是依然跟随不上方林那天马行空一般的思路,皱眉迟疑道:

  “那我们去哪里?”

  “有一句挖苦人的话就叫又想马儿很能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方林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笑得甚至都给人以炫目的感觉:

  “战马不是装甲车有油就能跑,总是要吃草喝水的,虎豹骑的战马更是精挑细选的突厥战马,吃的是上等精料,更是有专门的一匹马配备了一个马夫侍候!虎豹骑是一支精锐,精锐的另外一个意义就是代表着人少,他们要驰援五处去救火,那么很显然的老窝自然就空虚了……毁掉他们的老巢得不到补给,看这群虎豹骑还能不能来去若风劫掠似火?”

  “虎豹骑纵然倾巢而出,但是他们营地当中还是应该有留守的大军吧?”林吟袖提出了质疑道。

  方林平静的道:

  “定军山之所以重要到要夏侯渊这等大将来镇守,原因就是这里易守难攻,并且是压制蜀国的重要粮草转运基地,这里的粮草一旦被完全烧毁,可以说曹军的军粮没有几天就要耗尽,在这样的情况下,粮草一没有,军心浮动,不战自溃!虎豹骑的营地里面还有大军才怪了,剩余下来的那些辎重兵,马夫什么的,难道我们都搞不定咩??”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说,统帅虎豹骑的大将乃是张合,他也是十分精明强悍之人,见到四个县城同时告警后冷笑一声,断定是敌人诱敌分兵之计,将主力按兵不动,却是派出了四支小队弄得声势浩大的分别驰援,等到关押前雷者的县城传出警讯的时候,这才哈哈大笑,率领主力风驰电掣的冲了过去。

  等到张合来到关押妖人之处以后,见到正有十来个蜀国歼细妖人正在凶猛的攻打关押处,立即大喜将这群妖人一网打尽,可惜的是这群妖人都是宁死不屈,这时候天气还是相当的热,虎豹骑大老远的跑了这么远,自然是不可能不歇息一下,松松马力吃吃草,给马儿喝喝水。等了一会儿,忽然见到远处竟然腾起了一股烟柱,直冲云天!

  那个方向不仅张合熟悉无比,连带所有的虎豹骑都吃了一惊,那是军营的方向!他们虽然明知此时坐骑急速奔驰四十里地以后血气喷张,刚刚才饮水进食再次奔驰乃是大忌——但是老窝被抄无论如何也是要回去急救的!只能立即翻身上马赶回驰援。

  不过张合与虎豹骑却不知道,这把火点燃的时候,他们的老巢军营当中已经基本没有剩下什么东西了,正如方林判断的那样,定军山一战将曹军五十万担军马粮草烧毁殆尽,虎豹骑虽然作为精锐粮草供应会优先保证,但是其他部队则是早早撤离,因此方林他杀入曹军空虚的营地那更是不费吹灰之力,方林用强力魔魅术搞定一个内应以后,轻松的将营地尽数扫荡,然后留了一个机械血肉傀儡在营地当中,嘱咐半小时后再行放火。

  等到虎豹骑冲出县城的时候,方林他们早就埋伏在县城的外面,虎豹骑前脚走方林他们后脚就进来了,这时候大摇大摆走进去,猥琐付展现出恶霸管家风范,一脚就踹在了关押前雷者佩恩的宅院大门上,没想到那大门居然没关稳,可怜小付马上就翻滚着摔了个鼻血长流外加嘴啃泥。

  在这里面镇守的也是曹军的精锐,不过比起虎豹骑的战斗能力来说则是差远了,肥仔三人组如狼似虎的杀了进去,简直就好似砍瓜切菜,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肥仔老大身上套着的那件盔甲,这东西乃是发的死人财从夏侯渊的尸体上面扒下来的!而这些人乃是夏侯渊的亲兵营里面的死士,一见到肥仔穿的这件铠甲立即红了眼,不要命的就往上突!遗憾的是肥仔那高达五位数的体力值还是很能撑的。加上还有冰盾护体,尽管所有的那群死士都是不顾一切,反而更加方便方林他们在后面尽情的施展伤害技能---——拿句魔兽世界的行话来说,只要mt拉得住,母猪都不怕上大树。

  不过寥寥几分钟,前雷者佩恩就从地牢当中被救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