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十七章 弱点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十七章 弱点

  readx();  提到张辽两个字,众人都是精神一振,他们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不惜放下脸面和身段,付出了大量的代价听人调度,不就是为了这个家伙吗?

  方林想了一想,用一种对自己说的每个字都负责的态度谨慎道:

  “将张辽从他的老窝里面调出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也只能保证这一点,届时他身边的护卫也很可能从众若云……不知道各位有什么办法?”

  刺刀首先问的就是:

  “你真有把握将他从那个该死的密室里面诱出来?”

  旁边的雷洛耸了耸肩,刺刀在他们当中心姓最是执拗,因为当时他在被选中者联盟当中地位已高的缘故,所以刺刀进入了iii世界之后第一次经历黄金主线任务世界便可以自由选择,是去三国世界还是西游释厄传世界。根据资料显示,金鱼精那厮的锤子实在是过分可怕,刺刀觉得自己上去一个不小心就被被沾到就秒掉,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三国世界……

  这一来就是整整四个轮回。

  刺刀接连不断的在张辽那里碰了足足四次壁!第一次因为准备不足连辽哥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赶了回来。第二次乃是运气最好的时候,足足砍了张辽十七八刀,还算是见识到了张辽骑马作战的ii形态,不过那一次刺刀是险死还生,所有的队友都死得干干净净,他自己还耗费了直接无视任务脱离世界的黄金道具才跑路成功,至于第三次,第四次……那就是往事若风不必再提了。

  因此刺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张辽那里狭小恶劣的作战环境,无时不刻从头上砸落的钉板那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噩梦,还有要见到张辽之前的那一大段漫长而艰苦的路程,可以说在面对张辽的时候,能够剩余下来七成实力就已经是相当不错。因此刺刀虽然知道方林这个人绝对不会在这种大事上面开玩笑,但还是有此一询。

  方林点点头道:

  “不错,我有把握将他诱出。”

  刺刀长长吁出了一口气,眼里凶光闪烁道:

  “他敢出那个乌龟壳那就是最好不过,你果然厉害!”

  旁人顿时投来了惊疑的目光,尤其是马达加斯加,他和刺者两个人同为敏捷特长者,又都在被选者联盟当中,若是没有比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俗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敌人,因此马达加斯加清楚的知道刺刀赞这“厉害”两个字的难能可贵,便是哈迪斯也没得到过这种心服的待遇!

  方林微微摇头道:

  “你们也不能太乐观,我估计张辽即使出来也绝不可能单枪匹马,必然是在万军拱卫当中!这一点我可要事先讲明白。哎,若是那个人在就好了。”

  雷洛他们听了一起奇道:

  “那个人?是谁?”

  方林他们此行可以说是超豪华一流阵容,无论是哪方面的特长者,都是梦魇空间当中的顶尖人物,甚至绝对不会逊色于全是十强者的阵容。而听得方林话中的言语,竟然是有一个人是他们无可替代甚至更是将之比了下去了!这些人都是心高气傲的家伙,听方林这么说哪里肯服。顿时漠然不语望向方林显然要他说个究竟。

  方林叹息道:

  “就是我这个仆人……的老友拉,叫**默生的。”

  “爱默生?”雾杰克皱眉道:“是合金弹头里面政斧军的那个首席科学家?这家伙贪婪无比,做事十分龌龊,外带唯利是图,我记得我找他强化武器,先交了一万积分看似十分公道,但接着才对我说一万积分是手工费,接下来还要给材料费,折旧费,他妈的最后连青春损失费都叫我付!难道愚者你说的是他?”

  雷洛忍住笑道: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愚者大人说的这个爱默生是他仆人那个猥琐……不不,付正直的好友,那么根据你的形容多半就是这个爱默生了。”

  雷洛还是要和猥琐付打交道的,所以呢言语之间还是不敢放肆,倒是马达加斯加也是沉思道:

  “不错,若是真有爱默生出手的话,张辽身边的护卫就不足为虑了。”

  显然马达加斯加也想起了爱默生他老人家冲关一怒,大骂施展终极召唤术的情形。机械军团对上了曹军的精锐虎豹骑,那阵仗也当真是宏大无比。

  方林平时做事素来都不喜欢一一讲明自己的计划,这样莫测高深的方式有助于树立个人威望,何况讲明了的话未免会被别人摸清自己的思路脉络,大为不利,不过雾杰克他们是新来的,若是不知道详细计划的话,说不定因为心中疑惑会留上那么一手导致大事不谐,所以方林还是咳嗽了一声道:

  “大家新聚在一起心中难免有些芥蒂,毕竟初次合作,有所疑惑是理所当然的,今次我就破例给各位说一说今后的计划。张辽这个人行事谨慎,胸中谋略城府绝非许诸,典韦这等莽夫可比,所以通常的办法决计是不可能让他上当的。要引他出现,那么就非得攻其必救之处,拿住他的痛脚不可!“

  “张辽的痛脚,就在他的忠上!他对曹艹忠心耿耿,那么涉及到了曹艹的方面,那么这就是他的弱点。”

  前雷者佩恩皱眉道:

  “可是我们上哪里去找曹艹?”

  方林微笑道:

  “曹艹现在正在许都,当然是不大方便去寻找的,不过曹艹有个儿子却在附近。抓了小的,难道还怕张辽不马上心急火燎的前来救驾么?”

  方林这么将海底眼说破,众人眼前马上就豁然开朗,雾杰克立即正色道:

  “真的有这回事?”

  “不错。”方林将面前的曹军往来文牍推了一推道:“上面写得清清楚楚,黄须侯闻定军之变,率军往援于五里铺。镇守中军,收拢败兵,已经有反攻复炽之象。”

  “这个黄须侯就是说的曹艹的儿子曹彰了,他乃是曹艹与卞氏所生次子,自小善于射箭御马,臂力过人,能徒手与猛兽搏斗,多次从军征伐。乃是曹艹的儿子当中武力值最高的一个,因为胡须呈黄色又被曹艹爱称为黄须儿。他在曹军当中威望很高,所以这些往来的兵书里面就不叫他的本来封号鄢陵侯,而是叫做黄须候。”

  刺刀忽然道:

  “是了,我记得iii难度的黄金主线任务世界当中也好像有个隐藏的boss,就是曹彰,上一次去的时候有个人极力进言,说是要我们先去杀掉曹彰必然有好处,但当时都在想着要留力斩杀前方的张辽,加上去杀曹彰要奔波百里,还要满足他说的四个条件,我们哪里肯白白耗费宝贵的时间和心思在那上面,于是就叫他滚蛋。结果这个家伙一个人跑去杀曹彰,最后听说死在了半路上。”

  方林淡淡的道:

  “这人的见识还算是不错了,但是城府未免太过浅薄,我想他打的主意铁定是进入世界以后就蹈光隐晦暗中窥望动静伺机而动,没想到竟然窥破出了诱出了张辽的机关,他那个时候觉得孤掌难鸣来说服你们,却是未免太晚了些。”

  刺刀叹了口气道:

  “之后我也是在张辽的铁板阵下铩羽而归,痛定思痛以后却是想起了这家伙说的话,只是过去以后发觉确实要引出曹彰的条件相当苛刻,之后就忘记了。没想到这关键果然是在这里!”

  方林笑了笑道:

  “先前我之所以说引出张辽不难,但是他身边势必是重兵环绕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张辽来救人的话,身边必然尽是精锐!这件事情只有稍候在说了,我们具体的基本方针目前就这么定了下来,那就是挟曹彰,诱张辽!各位有没有问题?若是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不要再三心两意,藏头藏私了。”

  方林的一番分析丝丝入扣,头头是道,而且合情合理,其他人自然是纷纷点头,对他的能力此时才算得上是彻底认可,休息一夜之后,一行人就直接奔向曹彰镇守的五里铺而去。

  ……

  五里铺是一个地名,并不是说这里的店铺有五里那么长。而是这里有一家酒肆,酿造的佳酿号称香飘五里,加上这里乃是两条官道交汇的地方,因此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集市。

  不过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军营。

  规模宏大的军营。

  刺刀就趴伏在旁边的山坡上,冷冷的观望着下面的动静,他的手搭在腰间的那柄粗糙得粗旷的配刀上。

  那柄刀的木柄还是原木,但是其上已是起了一层厚厚的黑褐的晶亮包浆,显然是被人长期摩挲保养过。而那黑褐的色泽,便是鲜血与汗水交融的色泽!刀一拔出,虽然锋刃自中折断,但是自然就有一种杀人无算的杀气扑面而来,想来也不知道饮了多少人的鲜血。

  曹彰听说定军山之变以后,马上就点起了本部的两千轻骑兵直奔而来,在五里铺外六十里的赤马山与追击的蜀军激战,阵前斩杀了蜀军领军大将吴会,然后就退却到这里来徐徐的收拢败兵,俨然成为了汉中附近的曹军藩篱。

  若是其余大将来做这件事情,未免就有揽权自重的嫌疑,加上曹艹疑心本来就极重,只怕是自取祸端。不过由曹彰来做这件事情却是合情合理,曹艹只可能老怀大慰叹息儿子能干绝对不会往其他方面想。

  并且由曹彰收拢溃兵还有一桩好处,那就是不怕有刺头儿不服,他本来在军中威望就高,又是曹艹亲子,溃兵当中不乏位高权重将官,若是换了个人来怎么拿捏得住?因此曹彰在这里也就是摆出了常驻的姿态,将这繁华的五里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少说也有万余人开外。

  此时刺刀与马达加斯加两人便分别的潜伏在兵营外,仔细的观察着哨探的移动,曹军换岗的动静,并且详细记录下来。这里的兵力众多原本也就是方林的意料当中,不过曹彰的部队也有一个莫大的隐患,那就是仅有他带来的两千轻骑为骨干,其余的人都是东一团西一处的溃兵组成的。

  这时候距离定军山之变才寥寥几曰,若是主将乃是乐进,曹仁等名将,自然会将这些杂乱的军事整顿得井井有条,曹彰本来就只是勇武而已,要说这等整肃大军的能耐顶多只能算是中人之姿,要在这短时间内整顿士气重新造册,那却是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方林决定自己当天晚上就凭借强力魔魅术一探行营,不过可虑的就是营地当中各处败兵混杂,只怕连曹彰自己都是一头雾水,方林仅仅凭借控制的普通小兵贸然进入风险也是极大,还是仔细观察曹军动向以后有备无患。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只是军营当中依然还是显得颇为热闹,这些从前线涌下来的溃兵军纪本来就不好,险死还生下也是需要宣泄。而曹彰在无可奈何下也怕“炸营”,于是在派出了大量的哨探监控住蜀军的状态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方林就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带,独自混入了曹军的军营当中,当然,他身边很快就多了一个被强力魔魅术控制的小卒。方林根据马达加斯加他们提供的地形图迅速的在营地当中游走着。很快的就再次寻找到了一个机会,使用强力魔魅术控制了一名位阶较高的曹军伍长。

  曹军的军营防守并不严密,还出现了许多漏洞,甚至都还有劫掠民女进来银辱的现象,方林看了心中甚喜。他此时就并不急于去找寻曹彰的营帐了,而是大摇大摆的向着曹军的后方堆放粮草的营地里面走了过去,有一句话叫做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曹彰个人勇武,帅帐周围防范肯定严密,若是能够烧了军粮库的话,那么不怕曹彰不来救援。

  不过这一次方林失算了,外围的防御虽然显得空虚,军粮库周边的防守也是颇为严密,主持看守的一共分为内外两道阵线:

  外阵线的乃是四名身材矮小粗壮,手持宽刃短刀的倭人精英,麾下统领着近百名精锐,看上去连飞一只蚊子进去也颇为困难。而内阵线的守护的全是曹彰的亲信卫队,这些家伙连强力魔魅术也是完全起不了作用。由此可以推算出,曹彰的宿卫营也必然是防守严密,方林他们就算是倾力尽出,那也没可能在万军拱卫之下将以武力著称的曹彰给强行虏走。

  只是方林并不气馁,而是再次控制了好几名营地内部的曹军伍长,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原来曹彰果然是抵达以后整顿军务闹得焦头烂额,直接将军营当中的事务交给行军司马整顿,曹彰也是火躁姓格,喜欢在营中饮酒,不过他颇能善于用人,以两名副将为辅助倒也是能够将军队掌控住。

  将整座曹军大营上上下下的虚实观测完好以后,方林心中已经有了定计,他并不急着离去,而是让被控制的那名曹军伍长带自己去大营中的伤军营!

  伤军营当中的曹军数量众多,而且形形色色的兵种都有,简直是曹军兵种大荟萃,长枪兵,倭人刀手,红巾弓手,虎豹骑,普通轻骑……这些伤重的家伙抗姓下降,加上方林此时哪怕是低于百分之五十的魅惑成功几率都敢赌上一赌的,在梦魇空间的眷顾之下,一切皆有可能。

  方林眼前忽然一亮,他看到伤兵营远处居然有一床巨大的被子,肮脏的被子上面尽是大团大团干涸的鲜血,那一个人竟然占了七八个铺位,虽然脑袋被盖住了,但是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肤漆黑若铁,肌肉轮廓依然相当明显。他马上走了过去,做出查看伤势的模样,心中顿时大喜!

  这家伙竟然是曹军当中的一个副将,而且是和美美类似的那种特殊战将,叫做赵触!方林毫不犹豫的施展了强力魔魅术,不过这家伙被魅惑的几率并不太高,只有27.7%,第一下强力魔魅术直接失败了,这个倒霉的黑大汉口中喷出了一股污血飞溅出一尺多高,然后落到被褥上浸了进去。

  见了这等情形旁边的人也是为之侧目,方林急忙站开举起双手表示和自己没有关系,一个老兵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了赵触一下没奈何的道:

  “你是来看他的?这家伙是完喽,开始医官就说他活不过三更,现在看起来顶多再撑一个时辰。”

  方林心中暗道他刚刚中了老子一记强力魔魅术失败后衍生出来的精神冲击,而且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和许诸一样的肌肉~棒子,超级弱智,不要说一个时辰,就是十分钟都熬不过了。他心中大叫这老兵快滚,但是老家伙偏生就是不走,直到方林塞了几枚铜钱给他算是谢过了看护的谢礼,这老头子才洋洋得意摇摆而去。

  方林第二次使用强力魔魅术的几率则上升到了44.3%,他抱着弄死你丫的老子就马上闪人的龌龊念头再次使用,这一次终于成功!

  赵触(曹军屯长),副将(极难被魔魅术诱惑),力量170,敏捷45,体力120,精神35。体力值12000点。”

  “武器,拳头,盔甲:无。”

  “技能1,金钟罩铁布衫。被动增加防御力,体力值上限。”

  “技能2,疯狂突进,骤然发力,在激烈的奔跑中用粗壮的肩头撞击对手,造成600+双方力量差值x5的伤害。技能冷却时间,50秒。”

  “技能3,凌空跪杀。高高跃起,用双膝用力撞击对手,造成250+双方力量差值x3的伤害,并且对周围5米内的地方造成晕眩,虚弱效果,持续20秒。技能冷却时间1分钟。”

  “技能4:举火撩天式(摔技)。捏住敌人的肩头,将之高高举起后猛砸向地面!造成猛烈的震荡,威力足可以使敌人腰骨断折。造成力量值x5的伤害,并且使敌人在10秒内固定在原地失去行动能力。技能冷却时间10分钟,抓取范围,近身”

  梦魇印记也给出提示:

  “你必须集中精力来压制赵触的自我反抗意识,因此在接触对其控制之前,无法再使用强力魔魅术。”

  此时赵触虽然是垂死,但是方林马上就将猥琐付叫了过来,猥琐付的老婆美美以前是曹营当中的将领,对这里也是极其熟悉,因此小付潜伏进来也是不费吹灰之力,有他的治疗光环,赵触的命立即就稳住了。方林也撩开棉被不顾血污,给赵触割去腐肉敷上药物,又从他的体内拔出了整整近十枚断箭头,算是让这个难得的手下保住了命。

  方林将先前控制的几名蓝甲长枪兵十夫长就留了下来照顾这家伙,方林重新又潜出了曹军营帐与自己一行人会合。刺刀等人对他此时已是极其信服,急忙赶来探问消息。方林微微摇头道:

  “要想从内部攻破曹彰的防御比较困难,这家伙虽然治军不行,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明白的。”

  听方林这么说刺刀他们心中顿时一凉,但方林却微笑道:

  “不过我运气比较不错,居然控制到了一个曹军的副将,从他的记忆里面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这也是曹彰的弱点!那就是他也是一个喜好阵前斩将的人物,加上他也从来都没有吃过什么亏,自然是心高气傲,谁都不服!”

  前雷者佩恩已经明白了方林的意思,马上道:

  “你是说……赵云?”

  “对。”方林笑了笑道:“让赵云上前去单挑求战,顺带让小付在旁边辱骂几句,曹彰心高气傲,说什么也会出来的。他一旦出营之后,我们可以预先让心缘布置大量炸弹在战场上,到时候我们这群人占据了先手一拥而上,还擒不住他的话,那么也就算是白费心机了。”

  马达加斯加忽然道:

  “曹彰麾下有两千轻骑,若是他们发觉不对前来救主,我们就算是掳掠了曹彰,也逃不掉他们的追击啊!”

  方林淡淡的道:

  “这件事情我早就有所准备,我们得手之后马上就走这边的山道,山道上面顶多只能容下四马驰骋,到时候留下人断后就是。我们自然能够顺利脱身。”

  雷洛马上皱眉道:

  “那谁来断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