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二十二章 伏杀!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二十二章 伏杀!

  readx();  刺刀提出来的问题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方林也点点头道:

  “不错,范围控制能力与瞬间爆发力……确实是我的团队当中的两大弱项之一。否则我就直接叫格林和雷虎来了,当然我的追随者心缘的瞬间爆发力也要强过你,但是那必须是在我能够控制战场地点的前提下。而且心缘的爆发力过后,续战能力是远远不如你的。”

  说到这里方林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道:

  “现在的我感觉就像是抓了一手好牌的赌徒,很有些通杀四方运筹帷幄的感受,说实话,这种有充足资源可供我调拨运筹指挥的感觉确实令人迷恋。”

  前雷者佩恩也笑了笑道:

  “那你应该加倍珍惜在这世界当中的分分秒秒,因为以后想要再组建这么强悍的一支临时队伍的几率不大了,而且就算是组建了起来,也没可能像现在这样每个人都对你言听计从。”

  方林一笑道:

  “那也未必,从梦魇世界当中的规律来说,若通过了iii难度的黄金主线任务以后,iv难度必然有一个质变的飞跃。说不定你们还会需要我的智慧……还有,我也并不是一个只会动脑动嘴不会动手的人!千万莫要忘记了,哈迪斯也在十强者争霸战当中和我打和,我也是十强者之一,和我合作的人只会赚不会亏。”

  方林说出了这番道理来,尽管佩恩和刺刀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不甘居于人下,但也没有胆子说出诸如“老子以后肯定不会再和你合作的话来”。在梦魇世界的凶险里,在生存的压力下,一切事情皆有可能发生,何况方林本来就字字珠玑,说得头头是道呢?

  接下来方林便讲述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然后等刺刀和佩恩消化以后道:

  “我现在将崔静的记忆读取完以后,基本已经可以肯定那个携带蔡文姬画像的人的身份。这个人叫做杜默,现在是曹丕身边的贴身侍卫,因为全家老小都在曹丕的掌控之下,所以曹丕对他很是信重。”

  “杜默和崔静结怨的事情很是简单,在一场激战当中杜默乘人不备偷偷的割掉了一个死掉敌人的首级,而这个敌人是杜默麾下的士兵所杀,偏偏又恰好被人逮到,于是冲突了起来的两人就发生了争执,崔静因为官职较高就当着多数人的面抽了杜默一鞭子,这一鞭子抽在了杜默的脸上,也等于是在众军面前将他的脸面给剥得精光。然后就是杜默无法在军中立足,只有调去了其他的队伍里面,结果他机缘巧合攀附上了曹丕这个高枝……”

  “预计很快杜默就会带着一群人来找上崔静了,因为那副画的缘故,所以杜默也只能低调一些,并不能借助曹丕的官方势力来在名面上压人收回画像。不过他却可以带一群曹丕手下的心腹来强夺回来,同时还可以顺理成章的将崔静这个死敌给直接灭口!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将这个杜默和他带来的曹丕心腹一网打尽……然后冒充他们的身份接近曹丕!”

  刺刀若有所思,徐徐的道:

  “你的意思,是要将曹丕也抓来当人质?”

  刺刀说话的时候,吐词缓慢而清晰,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慢慢的拖过似的,充满了冷酷的杀意。

  前雷者佩恩淡淡的道:

  “看来是这样了,蔡文姬的画像对于曹丕来说,是一个越少人知道越好的秘密,所以只要找个借口让他来军营外面拿取画像,那么身边绝对不会带太多的人。要抓住他的难度也是急剧下降。等拿住曹丕以后,就可以再次分薄前来救援的张辽的实力,让他首尾难顾。”

  方林笑了笑道:

  “我之前就说过,张辽的实力我们可以削弱,但是有一定限度,否则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曹丕对我们的帮助不是用来要挟张辽,而是用来拖累他。”

  “拖累?”佩恩和刺刀两人一起疑惑道。

  方林露出了一抹奇诡的笑意道:

  “不错!我们将曹丕打得半死丢给张辽,你说张辽敢不敢不管他?若是换成是曹彰还有可能他会被张辽当场治好之类的小概率事件发生,但曹丕这个人本来就不以武力见长,治好了还不是个软柿子?”

  刺刀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哦……你,你!”

  方林笑了笑道:

  “所以咱们就算遇到什么危险,直接往未来的魏国皇帝身上招呼就行了,若是司马懿只怕巴不得我们将曹丕弄死,但换成是以忠义著称的张辽,他敢不救吗?这样做虽然是变相再次对张辽进行削弱,但是这样的间接削弱方式却是不会被梦魇空间所判定违规的。这样一来的话,张辽逃也是因为要携带曹丕的原因逃不了,战则是有败无胜——这使得他无疑会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恶劣局面当中!ok,重要姓我已经说得相当清楚了,还有问题吗?”

  刺刀点了点头,佩恩比出了一个ok的手势。

  ……

  这时候正是夕阳西下时分,因为是冬曰的关系,暖烘烘的夕阳光晖,虽然照不进旁边的山神庙的破壁的遮蔽,但出了这旧墙的范围,却灿烂无比的倾泻下来,满满地映着一群正在大声谈笑,热烈喧哗着的人。

  不过这群人虽然笑得十分的热烈,而且饮酒气氛显得欢畅,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呆滞而冷漠,就像是一个个的木偶人一般,甚至给人以他们无论喝的是酒是尿都无所谓的错觉,不过这样的破绽若不是靠近了看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滚滚的马蹄声,马蹄声由远而近,一共是四骑。这奔腾而来的四骑速度极快,只是瞬间就停在了山神庙的下方,马蹄声甚至都在同一时间停止。然后三条身影就迅速无比的从三个方向飞掠了上来,迅速将高处的要害地形占据住却也不说话,任凭那些衙役惊诧无比的站了起来,大呼小叫,似蚂蚁一般的杂乱奔走。

  很快的,此时依然伤势未愈显得脸色苍白的杜默也走了上来,他的嘴角带着一抹阴毒的笑意望向了十余丈外显得慌乱的瘸子崔静,目睹这个大仇惊慌失措的表情,毫无疑问是人生当中不多的几件快事之一。崔静见到杜默顿时怒吼道:

  “你这个家伙,竟敢徇私动用虎豹近卫来谋害我!张辽将军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杜默哈哈哈狂笑道:

  “徇私?我不妨让你做个明白鬼,正是曹丕大人派遣虎豹近卫前来的,你这个蠢货做强盗竟然劫持到了他老人家的隐秘东西,当然是自寻死路,就算张辽知道了也只有忍气吞声,任谁也救不了你!”

  崔静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忽然道:

  “区区三名虎豹近卫,也想要我的命?”

  杜默仿佛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似的,捧腹大笑道:

  “你是傻了?虎豹近卫以一敌百,就算你学了张辽的招数,但派遣两人前来已经都有些多余,不过我想着你为盗数年,必然是积蓄丰厚,这才多请了一位虎豹近卫来搬取财物。莫非你这个残废当真觉得自己能够同虎豹近卫为敌?“

  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到崔静的五官忽的挤出一个诡秘的微笑:

  “哦,原来当真只来了三人。”

  杜默心下忽然生出了一种十分恐慌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缩在盾牌后方,面对前方密密麻麻射来的箭雨而衍生出来的死亡情绪!他怪叫了一声,竟是情不自禁的想要转身逃走,但就在这个时候,他觉得眉心当中似被一根沉重的木棒重重的打了一下,整个人都失去平衡仰天从山道上向后摔落下去,偏生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仿佛被灌了铅似的,丝毫都不能够动弹!

  此时的杜默的头正好抬了起来面对着阳光,他自然而然的微眯着眼,在他眼中看出来,是一大团红得如血一样的夕阳,杜默的脸上被夕阳余晖照得暖烘烘,但是心却似跌落到了冰谷当中!

  见到异状陡生,一名虎豹近卫忽然沉声道:

  “大家分头……!”

  说话的这名虎豹近卫样貌相当普通,可是双目却神光灿然,一望而知很有威严,他大约三十左右年纪,头发有些凌乱。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但他哪怕在刚刚将这句话喊出口的时候,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连“分头”后面的那个“走”字都说不出来!!

  那是因为有人在左边向他抛掷出了一件东西。

  这东西的来势不快,可是力道却雄浑之至,由于力道大,所以风声飒然,那是因为向他射来的那件东西带动了附近空气的流动,而空气流动就变成了风的缘故。这名虎豹近卫的那个“走”字实际上是说出来了的,但是因为空气流动得太激烈的缘故,所以声音完全无法透过空气传导过去,所以就出现了话说到一大半嘎然而止的错觉。

  虎豹近卫单是顾名思义来说,那都是同曹军的王牌骑兵虎豹骑并驾齐驱的精锐,而且曹艹将自己和自己的儿子的命交给他们保护,那么可以推断出一来他们的忠诚度可以绝对保证,二来很显然所有的虎豹近卫都是经历过大事的厉害人物,他们能在大风大浪之中能够活下来并且平安度过,自然一定也有他过人之处!

  自他左侧传来的急促的风声,已经全然可以令得这名虎豹近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并没有马上侧转身来,而是突然之间,右腿横过来向左边一踢!

  这一踢说起来有些可笑,就像是小女生踢毽子那样横曲踢出。但这一踢的姿势虽然难看,接下来的后招真是俐落突兀到了极致,他踢起的只是小腿,小腿踢出,弯到了脚底向上的程度。

  小腿一踢,插在他靴帮子上的一柄暗匕就顺势倏然射出。这一击乃是他毕生功力所聚,千万次锻练而成的功夫,应该属于技能的范畴了,那匕首一飞了起来后,后方的空气都被拽拖出了淡淡的螺旋状轨迹,一首晶光便疾射向后,迎着那柄被投掷过来的东西,就要将它的轨迹给直接撞偏!

  没想到一下“铮”然悠扬响亮的金铁交鸣之声过去,那把匕首立时斜刺里飞了出去,远远的落进了后方的山崖下,跌入了湍急奔流的河水之中,连浪花都没有溅起半朵!但是匕首撞击之力却仅仅让飞来的那件东西偏斜了半寸而已,依然一下子就深深没入了这名虎豹近卫的腰间!

  看那东西的去势,竟似后方有一只无形的坚定大手在握住它用力刺来!

  这名虎豹近卫惨叫一声,伸手将那东西从腰间拔了出来,却发觉热血喷洒中,那物体寒气逼人,连他的五指都被割伤,居然是一柄乌沉沉的短且断的细刀,血槽当中热血若水珠那样滚动,整把刀似乎都在做出凶厉的狞笑!

  而紧随着这把细刀扑来的还有一个黑影,这黑影冷漠,严酷,阳光似乎在他的身体表面都被隔绝了。这虎豹近卫虽然伤得极重,但他也是千军万马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自然有一种疯狂剽悍的拼劲,居然也不浪费自己拔刀的那一点点时间,马上就狂吼一声以壮自己的气势,在热血喷射当中反持着那柄刺伤自己的断刀向敌人反扑而上!

  那条扑来的黑影发出了微“咦”的轻声,但他马上就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看起来像是要用手来握住敌人刺来的断刃,他的动作干净利落,虽然出手速度奇快,却是清晰无比,留给人的印象就是相当的干净利落。

  这黑影的手掌十分沉稳的握住了断刃的刀刃,诡异的事情顿时发生了,那寒气沉沉的锋刃竟然直接滑过了他的掌心当中,居然对他毫无损伤!就在这瞬间,黑影握住了这名惊愕的虎豹近卫的手腕,一拧以后在刺耳的骨折声中,那把断刀就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两人的身影就叠和在了一起疾退!虽然阳光灿烂,但是那黑影就好似是虎豹近卫的影子,死死的贴住了他!

  刺刀这个暗杀之王此时全力出手,果然是森寒逼人!

  两人疾退出十余丈之后,刺刀忽的同那名虎豹近卫分开,他要退便退,但是两人分开的时候,之间却是荡漾出了一抹粘稠的鲜红血水,足足绵延出了三四米之远才分裂落地,刺刀哪怕在收刀的时候用力之猛之劲,也是可见一班。

  刺刀刚刚与这名虎豹近卫分开,天上忽的就击下一道雷霆,连夕阳的光芒也暗淡了一下,正好落在了这个已受重伤的虎豹近卫身上,这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在这雷霆之威下也被断绝了最后一丝生机,徐徐歪倒,浑身发黑冒出阵阵烟雾惨然死去。

  这时候另外两名虎豹近卫正在来援的途中,这两人也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见到领头的老大居然在瞬息之间就被杀死,立即意识到事不可为,马上分头逃走,其中尤其以一名身披黑甲的虎豹近卫逃得最快,只见他身形一闪,居然是以类似于瞬间移动的方式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接近二十米之外,然后拔腿就逃!

  但这个黑甲虎豹近卫忽然发觉自己的面前也是一闪,又多出了一个人!正是方林使用了真八稚女。实相克的瞬移功能,只是后续的八稚女招数却被他强行中断了而已。

  黑甲虎豹近卫马上就是伸手到了腰间,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把弯曲的锐刀,刀锋上面有密密麻麻的锯齿,刀锋闪现就对准方林竖斩了过来,看起来他的目的显然并不是要伤人,而是得逼迫方林左闪或者右闪让出逃跑的生路!

  方林在这瞬间似乎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呆滞的站在了原地,那名黑甲虎豹近卫也绝不是等闲之辈,马上就把握住了这个机会,立即手腕上加力将自己本来的虚招迫招化成了实招杀招!

  两人之间,本来至少有三四米的距离,可是一闪之间,刀光已然到了方林的头顶,方林此时依然仿佛整个人都愣呆了,刀光的闪动是如此突然,如此的快,可是由极动到极静,也是快疾绝伦。

  但就在刀已经斩到了头顶上的时候,方林才略弯了弯腰,整个人陡然弹起,扬手一把握向了斩来的刀锋,他的手上闪起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就像是夕阳之中突然有一股光华飞堕一样,又像是一股暗红色的烈焰在熊熊燃,那光本来是透出闪亮暗红的,就像是在炉灶里面明火熄后的炭火,应该是由于光芒当中混合了夕阳余晖的缘故,又变成了金色,紧接着再依次化作紫色,蓝色,黑色,直至淡黑!

  紧接着这把千锤百炼的曹军制式长刀,居然在方林的握持下融化成了一滴一滴通红的铁水滴落了下来,方林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就踹在了这名黑甲虎豹近卫的小腹上,使他的身上的盔甲都发出了一阵金属撞击外带瓷器碎裂声音,将他整个人都踢得失去平衡向后踉跄倒退!

  然后,屠夫的锁链已经若巨蟒一般伸探了过来,死死的箍住了他的腰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