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二十四章 骷髅马 傀儡人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二十四章 骷髅马 傀儡人

  readx();  按理说曹丕乘坐的马车受阻无法前进,那么就会下马车来查看究竟,接着不外乎是是绕路前行,或者是试图修复桥梁,或者是放弃马车乘马前去。但是那三辆马车看到了断桥以后,疾驰的速度却是丝毫不缓,而且开始绕圈!

  方林双眼眯缝了起来,马车奔跑得再快,也没可能像摩托车跑车那样飞跃起来!这说明曹丕的选择竟然是要在掉头返回,就仿佛是嗅到前面的危险一般。

  “难道他以为是另外的曹艹儿子在算计他?要将他当场拿个人赃并获?所以马上逃得似中了箭的兔子?”方林深吸了一口气道:

  “曹丕若是将杜默这些相关的人杀掉灭口,矢口否认与蔡文姬的画像与他无关,旁人自是抓不到他任何的证据!不过他此时前来应该还是放不下那副画的缘故,不过也嗅到了当中的阴谋意味,心中的警觉已经被拔升到了极高,此时觉察到了不对就马上返回,行舍车保帅之举,毕竟比起魏王世子来说,一副画算得了什么呢?”

  三辆马车再次疯狂的奔行回返,车轮后方烟尘滚滚甚至携出了千军万马的架势。等马车驶入方林的精神力探测范围以后。方林眉心猛然一皱:

  “这马车车厢乃是用厚实无比的木料制成,经过了奇法炮制,内外两面都绘制了十分详细精密的阵图,不仅十分坚硬,更是让我无法用精神力探测内部。而且马车周围都有一层无形的护盾,无论是杀人还是斩马都不现实,我们先合力攻第一辆,里面即使没有曹丕在,也可以毁车夺马,然后乘势追击!”

  方林在短短时间内就做出了最为完善的安排,刺刀脸色一沉,他心中自然不爽,但是也没可能向方林发泄出来,立即戾气大作,前雷者佩恩也是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法杖!

  随着驾车者的一声长吟,拉着三辆马车的九匹狂马淅沥沥一声长嘶,绕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度,地面上也多出了六条深深的车辙,在烟尘滚滚间掉头猛然向方林他们撞来。

  屠夫在此时已经抛掷出了他的血腥铁链,金光闪烁间,射向了最后那辆马车的车身,却在车身的表面两三厘米处被飞弹了开去。但是屠夫手腕一抖,铁链哗啦啦的由上至下盘旋而下,将整个马车横缠了一圈,然后屠夫露出了似小山一般的战斗形态猛然一扯!

  拉车的那三匹狂马陡的人立而起,凄厉的嘶吼声将周围的树叶都震得簌簌而落,更恐怖的是这一嘶吼之下,三匹巨马的鼻孔处都喷射出了大团的血雾,马体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畸形的鼓胀了起来,甚至马匹的牙齿都显出了刺目的白,森然逼人,然后三匹巨马一起发力,血腥铁链发出“铮”的一声脆响,竟然将偌大的屠夫拉扯得怪叫一声,失去了平衡凌空飞了起来,然后似一座山也似的面朝天扑摔了下去!

  庞大的屠夫在空中若风筝一般的飞了起来,着地的时候活像地面发生了一场可怕的地震,在松软湿润的泥土上面犁出了一条宽阔的泥沟。肚皮上不消说得,自然是被摩擦得血肉模糊,头晕目眩,连他手上的锁链也是哗啦一声的松脱了。那三匹巨马被松脱了锁链以后,马上粗大的后蹄发力,被践踏到的地方发出了剧烈的爆炸,然后直接牵扯着马车车厢腾空飞撞出两三米远,颠簸了一下就奔驰而去。

  这个时候,前雷者佩恩长啸一声,手中的法杖发出了刺目的光亮,变得晶莹而透明,就像是所有的光华都被吸附了进去!然后他将手中的法杖重重的刺向了地面,这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一切都一下子暗淡无光,那些房舍岩石乃至大地天空都变得虚幻!整个空间里面只剩余下来了方林他们一行,还有那三辆马车!

  然后世界重新回复原状,但是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似立体影像那样将三辆马车一起包裹了进去,诡异的现象发生了,那三匹马车依然在猛烈而充满霸气的奔跑,但是他们的位置却是在原地停留不动,就仿佛是人在跑步机上面高速奔跑,却是依然停留在原地不动。

  方林的愚者之瞳一下子睁了开来,愚者之瞳当中不再是充满了诡邪之力的黑洞,而是有一条璀璨浩瀚的星河迅速掠过!他忍不住轻轻的赞了一声好。前雷者佩恩的这一击若是从单纯的威力上来说,是比不上那招雷者的专属技能雷云风暴以及命运雷矢,但是很显然它的综合素质就比那两个单纯的进攻技能要强出数倍。

  随着世界难度的加大,团队合作必然成为了今后的主流,佩恩放弃了一部分攻击技能来获得更高层次的范围控制技能,势必会令他在团队当中的位置大幅度提升!

  但是就在这瞬间,领头行驶的那辆马车上的门帘忽的被挑开,然后伸出了一把拂尘。通常的拂尘都是作马尾状,洁白出尘,乃是烘托仙风道骨的最佳道具,但是这把拂尘却是黑色的,就仿佛是死人的头发,远远望去就充满了憎恨与痛苦。

  这把拂尘一出现,上面的丝须马上似钢针一般疯狂的刺射而出,前雷者佩恩闷哼一声,立即倒退几步,他的权杖也从大地当中被拔起,那漩涡立即凝固,不过马上在地面上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从其中伸出了无数枯瘦的大手,若树杈一般的林立,那些大手上指甲尖锐,只余下了筋骨,在空中狂舞乱抓,不管拿住什么东西,立即从接触面生长出大量的血管,若植物的根系那样蜿蜒生长,盘曲而上。

  方林沉思道:

  “这招分为了两个形态,应该就是霸气阴灭阵的进阶技能吧?”

  佩恩的胸口急剧起伏,好一会儿才答非所问的道:

  “愚者你只怕这次太过托大了,马车里面的那个家伙居然能够破掉我的招数,他的精神力已经在我之上!曹丕乃是之后君临天下的九五之尊,他的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心腹强者?这个家伙非常棘手,多半是要被他带着曹丕逃走了!”

  方林微笑道:

  “若不给你们一点压力,又怎么可能逼得出你们的底牌呢?”

  刺刀猛然回头,目光似刀子一般的刺了过来!方林无所谓的耸耸肩道:

  “杀不杀张辽我是无所谓的,一切都看你们了。我作为握牌的手,连自己的牌面究竟有多大多小都不知道,你们又怎么可能指望我能够打出精妙绝伦的牌局呢?当然要给你们压力来摸一摸底了。”

  这时候拉动马车的九匹狂马在疯狂的嘶吼着,它们结实粗大的马腿上面被那一只只饿鬼道当中召唤出来的饿鬼吞噬着,尽管铁蹄在不停踏碾着饿鬼的手臂,将之践踏成了一团一团深黑色的阴气,但是这些冥界的妖物丝毫不觉得疼痛,几乎是以消灭一只爬出一双的速度迅速增值着。但是当狂马的马腿上的肉被吞蚀完了以后,竟然露出了黑色的钢铁的骨骼!那些饿鬼的指甲和牙齿在上面刻画出了一道道火光,连白色的划痕都留不下半点!

  “这个是?”方林眯缝起了眼睛,却见那九匹巨大的狂马忽然弯蹄弓背,浑身上下的肌肉更加明显绷紧,马身上的皮肤被绷得出现了清晰的裂痕,然后“撕拉”的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血肉。这倒也罢了,随着那黑色的拂尘一挥,狂马的身体骤的爆炸了开来,血肉横飞之间,竟然从里面窜出了九具巨大的马形骷髅,那骷髅的骨骼呈现出血色与钢铁混合的色泽,乃是马的骨架模样,竟也能纵蹄狂奔,那些饿鬼只是对血肉感兴趣,钢铁这类无机物则是不屑一顾,这三驾马车顿时冲破了前雷者佩恩的这个可怕的技能,就要疾奔逃去。

  但是这时候方林,刺刀两人一起出手!

  方林是有所保留,但是刺刀却是使出了全力!他正因为知道曹丕对击杀张辽的重要姓,所以他已经不能保留什么,也不敢再保留什么!

  刺刀在冲出窗口的时候,浑身上下就已经荡漾起了一股令人难以形容的气势,锐然逼人势不可挡!若是换成其他人的话根本就完全琢磨不透,但是方林只怕是整个梦魇世界当中唯一的能够在刺刀出手之前就将他的杀戮方式摸透的人,那是因为刺刀身边环绕的杀机乃是来源于空气,来自于风!

  方林作为吸收了暴风高尼兹之血的传人,自然对空气的流动敏感无比,因此对刺刀身体上面衍生出来的这强大杀机的根源也是十分清楚。而且他更是隐隐发觉,刺刀此时身体上面散发出来的逼人杀机还只是在酝酿的阶段,还在不停的上升,似乎根本都没有要达到顶点的半点意思。

  而此时刺刀的眼睛之中,也充满了奇异的色彩,那真是奇怪之极的一种眼神,像是他的全身都充满了狂热的杀意,直欲从眼中喷射而出,而却又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样,无法得到宣泄,所以看起来是这样的沉郁和痛苦,一种不由自主、无可奈何的压抑,得不到宣泄。

  那种压抑,那种刻意的压抑,必然就意味着宣泄出来以后铺天盖地的爆发!

  刺刀袭击的车辆乃是中间的那辆马车,他并没有听从方林的意思一起袭击为首的那架马车,那自然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把握和信心来将自己面前的这架马车完全摧毁!这样虽千万人吾独往的桀骜气势,已经足够令人慑服。

  只是在短短瞬间,刺刀已经冲到了中间那辆马车车厢上,他沉肘用力撞击下去,车厢的表面立即发出了一声裂帛似的刺耳声响,就像是一块布被活生生的扯成了两半一样。那层先前阻挡了屠夫锁链的防护层立即就崩溃了。而刺刀的这一肘去势依然未绝,重重的撞击在了车厢顶部,这一次发出的是若电锯切割钢铁的暗哑声响。车厢的一角立即崩溃成了粉末,洋洋洒洒的弥散得漫天都是,露出了车厢当中的三个人!

  坐在这三个人正中的,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神情沉稳,只是鼻子略勾,给人以阴鸷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人都不会被放在他的眼里。

  他面对这骤然的突袭,却是冷笑。这样的骤逢大变却能够保持从容的气度,当真有一种帝王将相的风范。

  刺刀的行动速度实在太过迅捷,冲前破车只在瞬间,不过这个时候,曹丕旁边的两个人已经同时跳了起来,一前一后的迎向了刺刀!其中的一个人神奇的从手中变出了一面钢铁大盾,盾牌上面铸着一头狰狞的狻猊头部!那狻猊仿佛活了过来双眼刺出了红色的光芒,充满了凶残的感觉,似一面钢铁之墙一般抵向了刺刀,而后面那个人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森然一刺!

  刺刀的应对方案是很简单的拔刀,前刺!

  他拔出的那把折断的刺刀嗡然的颤抖了一声,上面红光大盛,就像是一只狰狞的凶睛忽然睁了开来,那把折刀“当”的一声就戳在了盾牌上,恰好就刺在了狻猊图案的口中!只是这把武器本来就已经折断,完全就起不了任何戳穿的效果。

  但就在这个时候,刺刀手中的武器表面却起了一层十分鲜明的纹理裂痕,就像是鱼鳞那样蔓延到了整个的刀体之上,迅速剥落,形成了一把全新的完好锐刃,“波”的一声就刺破进了盾牌,那盾牌表面的狻猊图案一下子就彻底破碎了,发出了凄厉的闷吼声,不仅如此,刺刀的武器上还透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摄人红芒,将后面的两个人一起都串了起来,余势不衰,推撞向了后方的曹丕!

  就在刺刀武器上喷射出的红芒即将射入曹丕胸膛的时候,后面那名侍卫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手上面握持的长剑也是一闪后飞射而出,深深的刺入了刺刀的右胁。

  刺刀中了这一刺以后,只是闷哼了半声,他手中武器散溢出的那股红芒依然势若破竹的持续挺进,不过在这个时候,第一个侍卫居然反手狂吼一声打在了旁边的车壁上,他的盾牌连同胸膛都被刺刀的武器刺入,鲜血淋漓,这一击就等于是用他的胸骨内脏活生生的夹住了敌人的武器来强行移动刺刀的武器,在胸膛上面割拉出了一条巨大可怕的伤口,痛苦可想而知,但他的牺牲也导致刺刀的这志在必得的一刺偏斜了准头,由刺胸变成了斜斩,从曹丕的双腿上斜划而过!

  其实刺刀也不想杀曹丕,这一刀刺的是曹丕的肺部,不过当时的医学条件有限,总觉得胸口是要害,所以这名侍卫宁可自残,也要偏斜刺刀这一刺的去势。刺刀武器上射出的红芒在曹丕的双腿上一挥而过,虽然不至于斩断他的双腿,却也极大的损伤了其双腿的经脉,也算是限制了曹丕的主动行动能力。

  倒是刺刀被后面那名侍卫的濒死一击所刺伤右胁,发出了剧烈的呛咳声,而且口角有血沫迸现,显然是反被刺伤了肺部。作为主要的呼吸器官,肺自然是人体器官中极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正常人有五个肺叶,左边三个,右边两个,并不左右对称,刺刀被这一剑穿透了左边的两个肺叶,但是还有三个肺叶是完整的,由于肺叶中布满了支气管和血管,所以他会剧烈呛咳并且咯血。

  但由于每个肺叶都分成若干区域,被人体的结缔组织分隔,都是相对读力的,就类似于船只的分割水密仓一般,就算是破损掉,其余的区域一样可以发挥作用,加上轮回者的体质本来就异于常人,所以刺刀马上不顾还插在体内的长剑,和身扑上抽刀再刺,这一次他打的就是劫持的主意了,只要拿住了曹丕,那么这些手下怎么敢轻举妄动。

  但这时候第三辆马车上的救援已经来临,三名虎豹侍卫猛扑而来,抽出了腰间的三柄利器像旋风一样卷到,攻向刺刀!

  这三名虎豹侍卫已经是使出了毕生的全力,完全是不顾自身的打法凶猛无比。刺刀反手横刀,敌人的三把武器一起砍在他的刀上,他就势一个旋转,以足为轴,居然在原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借力反扑向了曹丕,伸手抓向他的咽喉,由于刺刀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蓄足了全身的劲力发出来的,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韵律的绷紧爆发,所以随着他身子的旋转,他右胁下的伤口血泉直喷,直喷得曹丕一头一脸!

  这一抓刺刀已是志在必得,但还是落了个空,曹丕的身子已经诡异的向斜后方窜了起来,他腿不曲身不弓,就仿佛是身后有一根无形的线牵连着的偶人,他身上沾染的血水随着他的上窜疾洒而下,血水尚未落地,他已经远在数十丈外,直接被拉入了行进在前方的第一辆马车当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