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三十章 试探交锋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三十章 试探交锋

  readx();  方林他们在前一个三国世界里面也遇到过张辽出场,方林还凭借猥琐付的帮助,在辽哥那里捞到了一本史记。

  根据方林的推断,那时候的张辽实力并不能表现出黄金主线iii难度**oss的实力,也就意味着若是在那里要打他的主意的话乃是白费力气。

  张辽在那个世界当中应该完全是杀不死的,他的体力值下降到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时候,就会发生某种强制剧情,要么就是辽哥小宇宙暴涨瞬间暴走将他们统统搞定,要么就是曹军援军来到,当然更加离谱的就是屠夫他妈在多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做了一件错事,辽哥其实乃肥仔三人组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所以辽哥身上也有强悍无比的恐龙基因能够死后原地复活……

  方林此时已经用中西币召唤出了出现几率最高的黄忠,接着马达加斯加居然又拿出了几枚中西币给方林赌运气,非常不幸的其余中西币召唤关羽,张飞,魏延都集体失败,看来这百分之二十多的召唤几率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尤其是他们摆明多半是要召唤别人来做炮灰送死的情况下。

  这一天的天气相当不好,雨虽然不大但也绝不能说小,淋淋漓漓的洒落下来,令得视线都要受到阻碍,而雨水已经整整的下了一天,现在可没有什么国道混凝土柏油路的,这一步踏下去,就算是刺刀鞋底上带出来的泥都至少有半斤。

  方林一行和张辽之间的距离虽然只有不到三十米远,但中间却相隔了一道深不可测的山涧,因此双方虽然是属于那种生死相搏的敌人,但在这种环境下完全也打不起来。之所以双方要在这样的条件下见面,那是因为张辽要确认曹丕和曹彰两人的生死——若是人都死了,他还在这里拿命来拼什么?

  确认了曹丕和曹彰的生死以后,张辽和他的九名亲卫默不作声的奔驰了下山去,在方林他们那座山的山脚上弃马,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向方林所在的位置攀援了上去。

  方林选定的战场地点非常无耻的乃是山顶上。山顶虽然看起来颇为平坦,但是登山的过程绝不简单,那是一座很陡峭的高山,不能说这里人迹罕至,但是马是铁定爬不上来的,就算能够爬上来也是个巨大的拖累。这就意味着张辽即使有召唤马匹的能力,也是毫无用武之地。

  方林知道一来就限制掉张辽的乘骑能力未必就是什么好事,这也意味着赵云和黄忠同样不能骑马作战——而且梦魇世界毫无疑问会增强张辽的其他方面来维系平衡,若是半点不增强就更加不妙,那就意味着张辽根本就不代表iii世界黄金主线任务剧情最终boss的身份,而是以一个跑龙套的过客方式出场。

  尽管方林知道限制了张辽的乘骑能力是弊多于利,但他也不能不饮鸩止渴。因为张辽若是能够乘上坐骑的话,那么就意味着高机动和高负重姓,这就代表着他们拿曹彰和曹丕来拖累张辽的计划完全都行不通了!这样的话方林也只能冒着风险来制定这样的行动计划。

  在关于是否在张辽一行人上山的时候进行突袭的意见上,方林他们也陷入了争议,此时他们的远程攻击能力也绝对不能说弱,林吟袖的冰之幻弓,雾杰克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方林的天基粒子炮,前雷者佩恩的血红色石化闪电,还有一个百步穿杨的黄忠,这样的阵容已经足够豪华,他们联手发出的攻击更可以说是连一艘航空母舰也得给击沉了!

  所以一时间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主张一鼓作气将张辽他们合力做掉,此时行动未免打草惊蛇。另外一派则是主张先依靠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将张辽身边的羽翼剪除了再说,这一战张辽要是救不回曹艹的俩儿子那他也不用回去了,依照他的忠烈个姓多半是直接“殉主”,因此怕什么打草惊蛇?

  不过形成两派纷争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方林一直都没有表现出十分明确的态度。

  尽管雷洛,刺刀,马达加斯加这些人都是桀骜不驯的家伙,但是方林渐渐的都在他们的心中确立了一锤定音的地位。方林的判断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是能够在推断当中达到方林这么高的判断率已经实属难得,更重要的是因为雷洛,刺刀他们都曾经做过方林的敌人,因此更加了解方林的特点,那就是局面越是危急,方林越能临场应变将自己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这群人此时更对方林有着充分的信心!

  方林忽然举起了手,很缓慢的道:

  “我个人的意见是倾向于提前下山利用地形狙袭,徐徐的削弱张辽身边的羽翼,但此时我们实际上是利用地形来抵消掉了张辽骑乘的优势,若是梦魇空间此时依然默认张辽为iii难度黄金主线任务总boss的话,那么必然会给予张辽以相当的补偿,对我们最不利的,无疑是对张辽自身的攻击力进行强化,若是张辽的攻击力被全面强化以后,我们这样前去用远程狙袭很可能就会遭受到他强烈的反扑,很可能会……有重大的损失。”

  这时候林吟袖忽然道:

  “那么对我们最有利的强化情况是什么呢?”

  方林认真的道:

  “梦魇世界对张辽的体力值进行强化。这就意味着战斗时间的大幅度延长,不过因为有我的缘故,我们倒还耗得起。”

  “这样吧。”方林徐徐的道:“因为张辽的强化状况目前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前去狙击的人会冒很大的风险,具备远程攻击能力的人以自愿为主,并不强制要求前去。”

  他说到这里环顾四周,淡淡的道:

  “我愿意去摸一摸张辽的虚实。”

  接下来因为方林主动出头表率的缘故,除掉心缘不去之外,其他人都纷纷表态说愿意过去。然后事不宜迟就迅速出发了。在此之前方林也有考虑过中途截击的事情,所以整座山上的险要之处都被他摸透得了若指掌,就将与张辽的初次交锋地点定在了半山腰上。

  ……

  若是抛弃掉空气里弥散的刻骨寒冷的话,这半山腰的雨景也是相当幽美的,雨中满山都是被洗刷的树木,树木上面有着蓊郁的淡绿色新芽,一株株在风中摇曳,旁边的灌木上稀疏的点缀着吊钟状的黄色小花,花儿虽小,却一大簇一大簇的。

  半山腰的侧面就是一汪碧水,在密密织着的小雨中泛滥出无数圈点着的涟漪,水上有一座残毁的木榭,还有一处半塌的小亭,上山的道路在这里就由徐缓而变得陡峭无比,因此得名千丈梯,而且这里的石阶年久失修,可以说根本就是泥泞无比的七十度长坡,行走难度可想而知。

  张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千丈梯之前,他们却走的并不是山道,却是选择是另外一条根本不算是路的路,这条路乃是本地极高明的采药人在晴天的时候攀山越岭用血汗踏出来的,全是嶙峋崎岖的怪石,有的石块拔地而起,足有两三个人那样高,横亘在前,阻住去路,以一种天兵天将也无法将之挪动的气势耸立着,于是,要向前去的人就只好攀过它才继续前进。

  对于采药人来说,这些嶙峋的狼牙岩乃是生命的巨大威胁,但对于张辽一行人来说,那不过仅仅是令他们狼狈一些而已。

  张辽带来的是九个人。

  在前面开路的是三个精壮的汉子,这天气虽然是奇寒,雨水落到肌肤上就成了冰,他们还是敞开了鱼鳞胸甲的襟口,暴露出衬在下面的结实的胸膛来。他们的袖上扣着短刀,腰际系着长刀。披挂的衣甲在身后带起了阵阵风声,连身周一米范围内滴落的雨水也被他们行进时候所带动!

  这三个精壮汉子的年龄差距很大,小的只怕仅有十六七岁,嘴唇上还是浅浅的绒毛,而老的则大概五十上下,却是一脸精悍之色,身形相当矮小,步履依然极其矫健。全身上下看来没有一点累赘。

  此时这三名开路的张辽亲兵手中都握持了一把匕首,用来披荆斩棘,十分锋利,遇到难以攀爬的地方将匕首一插,自然深没入石,十分方便快捷。

  匕首的刀身被泥水糊满,因此看不见其锋刃的具体状况,只有匕首的刀柄露在外面,在白铜的刀柄上,盘着一头金光灿然的怒豹,虽在污秽泥水当中依然不失其亮色,一看就知道是足金打就,再精工镶嵌上去的。

  那柄匕首象征着权力和地位,那是张辽的嫡系亲兵才能拥有的荣耀,有了它,就等于有了主宰其他兵士生死的权力。

  而开路的三名亲兵的行进也令人联想到了豹子,在山间对准猎物不停攀援的豹子。而在那张辽的身周,又是同样的六个精壮汉子,他们似一道环形的墙前后保护着张辽。尽管这险峻的山势地形使他们无法保持固有的队形,但不论坡度再陡峭,岩石的布排如何不规则,他们六个人都能巧妙地把张辽拱围在中心。

  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是张辽的近身保镳,死士!张辽一声令下,前面就是千人万人,他们也是义无反顾的冲上送死,要是张辽有了什么不测,他们也绝无颜面再苟活于世。

  这也是张辽不肯带其余将领来的原因,其余曹军的将领尽管个人能力出众,但是他们可能在关键时刻为自己挡刀咩?可能在关键的时候无视拯救曹公的两个儿子的功劳咩?往深远里想,若是张辽带上几个和自己同级别的猛将的话,那么所得的功劳岂不是被人分薄了?事实上张辽一直都没有想过败,因为他知道自己败了的下场,那就无非是一死而已。

  同样在赶路的张辽似乎有点神思不属,这颌下留着五柳长须的男子在没有使用武器的时候,给人以一种安静儒雅的感觉,仿佛他并非是在指挥着战斗,而是在夜晚的灯下手持一卷帛书仔细越多的温文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儒将,不仅能上阵冲锋,也能够有相当高明的计谋,但是此时的张辽不时会在口角无缘无故泛起一个笑容,又不时,会在眉心之间深深地打着结,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忽然,张辽伸手按住了腰间的刀柄,他的手掌放上武器的时候,哪怕这天气阴暗晦灰得似乎随时都要黑尽,都使人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连天上的密密实实的乌云都有被搅散的倾向,更是使看到的人强烈的感受到,阻挡在他前方的东西,必然都会被无情的斩成两段!

  方林他们出现在了千丈梯上,虽然张辽不走寻常路,但是方林依然能够准确的出现在他他们的头顶上方。方林这群人现身的时机拿捏得十分之好,恰好是张辽他们行上了千丈梯这道天险一小半的时候。这时候张辽他们距离方林一行人还足有近一公里的路程,而他们要返身退回到千丈梯的下方掩蔽物处的话,却也需要近二十秒的时间,可以说是进退两难,这样阴毒的出击方式完全是毫无瑕疵,精确到了不浪费一丝一毫机会的地步!

  “呼……”饶是以方林的城府也吁出了一口长气,感觉到了无由的紧张,他已经将自己能做的细节做到了最好,但是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有回报的,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强悍若方林,此时也只能生出听天由命的念头。

  最先出现的是地面上那层蒙蒙的灰雾,还有凄厉的鬼魂哭泣嘶号声,毫无疑问乃是前雷者佩恩的霸气阴灭阵!他的这个强悍的群体控制技用在这里,尽管是普通的状态也是足够了,反正目的乃是剪除掉张辽身边的羽翼,当然若是能给张辽闹个灰头土脸也好。

  那带着诡异阴暗色泽的枯藤植物从地面爬了出来,以难以形容的速度攀附上了敌人的身体,紧接着一个红点突兀的出现在了张辽这群人的中央,正是方林也发动了他的远程攻击悍招,天基粒子炮!

  看着疯狂生长的魔界植物,张辽忽然须发飘拂,他反手就从背后拔出了一柄形状奇异的长刀,这长刀的形状之前就在张辽亲兵老崔手中见到过,乃是一个上宽下窄的长方形刀身,刀身厚实,而刀的末端很是光滑平顺,就像是被其他的利刃呈45度角斜斜斩断的一般。

  而老崔的山寨版与张辽的一比,那完全是萤火无法与皓月争辉!张辽的这柄长刀上面居然闪耀着半透明的光芒,那光芒有若实质,仿佛一层光洁的屏障将长刀包裹,润透晶莹。

  张辽拔刀以后,一刀就刺入了地下!

  地面上立即诡异的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状幻影,在疯狂的卷动着,地下的魔界植物哀鸣着卷动,瞬间就化成了灰烬,前雷者佩恩闷哼一声,哇的一口就喷呕出了漫天的血雾。

  张辽这普普通通的一刀,竟然就将源自罗将神的强悍技能彻底破掉。但与此同时,天空当中似被锥破那样云层翻涌,一道难以形容的光芒以贯穿天地之势直击而下。但因为霸气阴灭阵并没有起到预期的限制作用,那九名张辽的亲军居然同时觉察到了强烈的杀机飞扑了出去,远离了天基粒子炮的弱点。

  不过方林毕竟是方林,虚空中似乎有一只巨大的竖目眨了一眨,飞射下来的光柱顿时迅速膨胀,最终在直径达到了五米开外的时候,将三名张辽的亲军笼罩了进去。光柱一闪而逝,似一头诡异的透明怒龙一般撞入了地底,这三人自然是浑身上下都冒出了袅袅的青烟,脸色也是通红若血,以腰间的长刀支持勉强站立,似乎马上就会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出来。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方林加上前雷者佩恩这两个人的合击,竟然就只是击伤了张辽的三名亲卫!而张辽还只出手一刀而已!

  不过这时候远处的树林当中忽然冉冉升起了一个人。

  一个身材高挑,生得极其是艳丽的女人。

  她身上自有一种皇室高贵血统的风度,这个女人忽然伸出了空无一物的左手,然后将无名指,中指,食指屈起,小指和拇指伸直。

  倏然一声冻响,从她的拇指和小指上,飞射出了两道带了微微弧度的寒光,迅速的在空中个勾勒出了一张充满了肃杀意味的大弓!

  冰弓!

  也是幻弓!

  冰之幻弓的表面,凝结出了一根一根的冰凌,由粗到细,尖利无比。并不给人以突兀的感觉,倒有一种森然的杀意。

  与此同时,她的身后更是升腾起羽蛇之神库裤尔坎的狰狞而凶暴却充满了力量的幻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