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五十章 推倒之.....

云集的强者!黄金支线的契机 第五十章 推倒之.....

  readx();  方林此时正在尝试星际里面的龙骑舞,他虽然智商相当之高,但是玩游戏除了天分,也需要苦练的。他此时被胡佳这么一吓,龙骑立即舞到了敌人的炮火里面去……不过看胡佳的两只眼睛都哭得红肿得似桃子一样了,而且她的惶急的神色惨淡的外表落在方林眼里,更是有一种将之搂入怀中轻言细语好好呵护的冲动。

  “怎么了?”方林听到胡佳这么说也是一惊,他马上想到了哈迪斯的逆袭上来。

  胡佳抽泣着道:

  “我爸出任务的时候因为对路况不熟,在追捕犯人的时候出了车祸!他坐的警车都翻到七八米的悬崖下面去了,局里面说目前很难搜救,难度极大!他的手机也是一直关机。”

  方林此时感到肩头微微传来刺痛,只见胡佳放在自己肩头上的五根春葱也似的指头

  已经掐入了肉里面,显然是已经心神惊恐连握力都控制不好。方林听到了“出车祸”三个字,心中也是大定。对于老胡这种人来说,只怕是火车相撞也奈何不了他,普通的汽车从七八米高翻滚下去,对于常人来说是必死无疑,但是对他来说却就当是按摩一下那么简单明了。只要胡mm不是说的空难,那么老胡是一定无恙的。

  不过方林心中虽然知道,但总不可能直接告诉胡佳说你老豆是内裤外穿超人外带奥特曼的集合体。不要说七八米高就是七八十米高摔下去也是安然无恙。这时候胡佳又接了个电话,立即扑倒在方林的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张阿姨死了!她和我爸一辆警车的!”

  方林感觉着怀中少女**逼人的曲线,忍不住都生出了想要顺着轮廓肆意游走的冲动。此时胡佳乃是搂住他的脖子大哭,哄哄的热气从方林的脖子上传来,胡mm坚挺而不失柔软的胸部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就在他的胸口挨擦着,方林甚至能够感觉到那诱惑的顶端的模糊轮廓……他的双手本来显得很有些茫然的平伸在身体的两侧,但方林却是鬼使神差的将两只手抬了起来,先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很自然的放在了胡mm纤细的腰身上。

  胡佳对于方林来说,分外能够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和怜惜,这么一个清纯似水的小姑娘眼泪汪汪的伏在男人身体大哭,按理说方林的心中不应该这么多邪念的。但是他的双手一触到了胡佳的纤腰上以后,虽然是隔着布料,但是那种滑嫩细腻的感觉却是挥之不去,令他心摇神驰难以自拔,呼吸都微微的粗重了起来,忍不住都有一种向下滑移或者是朝上抚弄的冲动。

  “该死,我今天怎么这么把持不住?”方林心中一惊,忍不住自省。但心中的那股火焰就一若是饮尽纯酿后的酒意,乃是慢慢的添柴加火升腾上来的。出现得虽然缓慢,却是坚决得无可抵御,令人很容易就彻底沦陷了进去。

  而且这种粉色的诱惑乃是调动人的本能**为主的,完全不似死亡的那种威胁有着本能上的排斥,叫人可以在那巨大的危机前悬崖勒马。因此方林的自制的念头也是一闪而逝,反而鬼使神差的安慰胡佳道:

  “没事的,现在还是回去等消息吧?说不定你爸爸都已经回家了呢?”

  胡佳一个女孩子茫然六神无主,此时心中又惊又乱,又知道方林这个人素来都老成持重,只盼望有个主心骨最好了,自然是方林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即就跟着他回家去了。一路上哀哀戚戚的靠在方林身上哭得似个泪人儿似的,浑然没发觉方林的两只手就借着安慰的大好良机四处游走,把该碰和不该碰的地方都一一领略过了。

  两人回到家以后,胡mm直接紧张的坐在了电话旁边,眼睛一动不动的紧张望着电话机,她将双手合十在了胸前,看起来显得既是虔诚,又是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真有几分荏弱得我见犹怜的感觉。方林见了她这副模样,便假借要上洗手间的关头去了厕所掩上了门,微一皱眉,愚者之瞳就从眉心当中睁了开来,与此同时,整栋大楼的电视屏幕上都出现了瞬间的波动,而宽带连接也被强制断掉了。

  就在这一瞬间,方林就通过kof契约找到了老胡:

  “喂!死没死,没死就吭声。”

  老胡大怒道:

  “你这人说的什么屁话?什么叫死没死,老子追捕逃犯没空和你废话。”

  方林没好气的道:

  “要不是看在你女儿的份上老子才难得耗费精神力!你追捕逃犯之前,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好不,警车从七八米高的悬崖掉下来对你来说屁事没有,但其他人不知道啊?你看看你的手机是不是摔坏了?胡佳听说那个谁谁,哦对,就是你的老姘头张阿姨都嗝屁了,都要哭到精神分裂了。”

  老胡一听女儿担心,马上紧张道:

  “啊?我靠,老子的诺基亚n93怎么不见了,妈的肯定是刚才我救人的时候摔飞出车外了,对了,你少放屁,张开莉那个三八老子早看她不顺眼了所以才不出手救她,什么老姘头留点口德好不好?”

  方林懒洋洋的道:

  “好了不说了,记得打电话。”

  老胡急道:

  “等等,我在这荒山野岭的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电话给佳佳报平安,你直接连接过去先。”

  从理论上来说,方林是可以直接用精神力来给胡佳制造出幻觉,让她听到电话铃响,并且将直接作用于脑部的思感传导误认为是老胡在电话里说话说话,不过这无疑又是麻烦了许多,方林没好气的道:

  “我靠,把我当成电信服务厅了?我这个全球通可是没人用得起的哦,你长话短说哦。”

  老胡马上急吼吼的让方林弄妥一切,方林便走了出去,见胡佳依然花容惨淡的坐在沙发上,不时的抽泣几声,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强暴了一样……她一见到方林就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的抽泣道:

  “我爸爸还没给我电话。”

  方林要给胡佳制造精神力幻觉不难,难就难在不能要她察觉而且还不会被她发现,因此必须要营造出特别的气氛让胡佳心神不宁才行,方林只能坐到胡佳的旁边,安慰的拍拍她的背道:

  “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

  这句话方林说得颇有些沉重,胡佳听了难免会出现一些非常不好的想法,再次扑入方林的怀中大哭了起来,方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精神力一阵波动,便让胡佳出现了幻听,觉得电话铃响了,自然胡mm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接电话。

  那边早就等到不耐烦的老胡立即通过精神连接模拟出了打电话的情形,然后无非就给女儿报平安,又让她早些睡觉爸爸晚上不回来了之类的废话。

  等到放下电话以后,胡佳已经容光焕发破涕为笑道:

  “我爸爸给我电话啦!他没事的。”

  方林心道你老爸现在的状况只怕我比你知道得更清楚,但是表面上还是微笑道:

  “平安就好,祸害遗千年,他没那么快就挂掉的。”

  胡佳白了他一眼,却是有一种清纯混合娇媚的诱惑:

  “你怎么说话的?”

  她说了这句话以后,空气里面的气氛一下子似乎就变了味。因为先前接电话的时候胡佳站了起来,方林要保证自己的精神力连接不出纰漏,那么就得靠近一点胡佳——于是胡佳接完电话以后实际上就坐在了方林的腿上。

  方林感觉着少女臀部的惊人的弹姓,脑海里面回味的是先前那一眼娇媚的诱惑,鼻中闻的是淡淡的少女芬芳,心中的炙热就像是巨浪一般再次反扑蒸腾了上来!眼见得坐在自己身上的胡佳的胸部正在微微的起伏颤动,充满了逼人的诱惑,忍不住一下子就将脸埋了上去。

  “啊~~~~~~”胡佳这一声叫得充满了颤音,浑身上下都是酥麻了,脸上虽然像火一般的在烧,但是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搂住了方林的脖子。她只觉得麻痒的感觉由外而内,灼热的鼻息渐渐的贴近肌肤,脑海里面一片失神的空白,就像是溺水的人那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能从鼻端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如泣如诉的响声,听了令方林更加热血喷张,双手略一用力就让大片的雪白在自己的眼前展露,然后贪婪的扑上去略带了暴力倾向的蹂躏,咬噬着,在那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了大片大片的红痕和吻印,似乎要将这个娇弱无力的女孩子揉碎在怀里似的。

  一件已经被撕扯得变了形的t恤从沙发上飘落下来……

  然后是黑色的文胸,看起来差不多都是c罩了,胡mm虽然腰细但没想到在除去了表面的假像以后,还真是有料啊。

  接下来丢出来的是被揉在了一团的牛仔裤。当然还有惶急杂乱的“不要”声,不过那声音微弱软弱得几乎连说话的人自己都听不到。

  然后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声压抑着的痛呼……还有一声男人得偿所愿后无意识发出的畅快的低叹。

  ……该死!美美的那句话是什么,要我多和林姑娘亲近?啊啊啊,原来这极品南瓜粥里面有催情药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