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二十一章 方林的杀着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二十一章 方林的杀着


  readx();  在河水当中密布的这些星星点点的瑰丽蓝色当中,却是隐然潜伏了十分巨大的危机。这大量含沙射影珠以不规则的方式在方林周围涌动着,完全的都把握不到它的行进轨迹,每一粒珠子都仿佛是一只诡秘的眼睛,在窥望测算着人的一举一动。

  实际上含沙射影这四个字,本来就包含了十分阴损隐秘的异术,传说中有一种奇怪的动物,样子长得像鳖,只有三条腿,人们称它为“蜮”。它在安静的时候是个样子古怪的甲虫,背上有硬壳,头上生角,在生气的时候身上长翅膀,能飞上天,在暗中偷袭人类;有的说它平时隐蔽水中,口中有一把弓,能含一口沙子喷出来,若被它射中,便会生病、生疮。即使射中人的影子,人也会生病的……这就是含沙射影的由来。

  而这珠子用含沙射影来形容,无疑是说它伤人的诡秘和阴损之阴毒,实在是悄然无形,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在方林的眼里,他看到的景色却和其他人看到的不大一样,在愚者之瞳的过滤下,那星星点点的瑰丽蓝色根本就不存在,有的只是在空中飞掠而来的大量沙子。那沙子透明无色,若水晶砂那样悄然而来,但是边缘的棱角却是锋锐无比,毫无疑问,这东西若是渗进了眼睛里面,只怕马上眼球都会被完全磨破流淌出血水来。

  那头妖鳖忽然抬起了前爪,那爪子上面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形成了一个奇诡的符号,然后用力的按了上去,那淡黄色光芒十分夺目,留在眼里的残余视觉效果也是久久不散,不过这家伙的动作看起来明显是做得相当的匆忙,说得直白一些的话,那就是弄了个偷工减料的“山寨版”的动作出来。

  毫无疑问,这些妖鳖见识到了林吟袖先前的那一矛之威以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弱点——那女人的一击连老祖宗都要痛嘶染血——落到自己的身上自然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因此所有的妖鳖此时都对自己四足保护极其周密,看起来就好似足球里面罚任意球做门墙的那些运动员,双手交叉保护住自己胯下玩意儿那样小心翼翼。

  林大美女见了这模样,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看起来好似花瓣上晕染的一抹绯色,更增艳丽。她先前那一击乃是耗费生命力的,因此人看起来也是有些精神萎靡。若是再用一次的话也用得出来,不过这种级别的对手,还不值得她这么看重。

  随着那老鳖的一按,在四下乱飞的这些含沙射影珠的运行轨迹也迅速改变,它们仿佛也感知到了主人的心情,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一刹那间,一百粒珠子迅速幻化,飞旋飘击,从方林的侧面扑降下来!仿佛一条晶莹的湍流直扑向了方林的眼睛!

  这含沙射影珠极其细小坚硬,而且仿佛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自行移动,用盾牌防御它可以轻易绕过,若是用刀剑斩击的话根本就像是大炮打蚊子那样无济于事。因此棘手无比,但是在这含沙射影珠全力运使所激荡而起的粼粼水光里,却忽然出现了一块空白!

  突兀的空白!

  这空白出现在了方林的左侧,那妖鳖看到了以后,心中就忽的涌现出了一种十分悲观失望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即将彻底失掉似的,接下来竟是出现了强烈的失魂落魄的错觉!

  然后所有的含沙射影珠就一粒不剩的全部没入了那一团空白当中。

  那头妖鳖只是看了那景象,浑身上下一下子就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最后哇的一口血雾喷了出来!而他引以为傲的法宝含沙射影珠竟然一粒一粒的在那空白当中渐渐消散,最后若烟花一般在空中爆碎成一团一团的淡蓝色冰雾!一只只被他拘禁在里面的恶鬼厉魄趁此机会,纷纷逃逸,一时间空中冰寒刺骨,妖声凄号,慑人心魄!

  方林此时施展出来的这团纯粹的“无”,可以彻底的消融万物,将之彻底的分解成了最基本的原子。这法宝再怎么强悍,本质也就是盛放了天地之间能量精华的一件器具,那器具的外围被直接分裂成了原子,就好比盛水的水桶桶壁被活生生的打破,里面盛装的液体当然会洒落出来。

  与之心神相系的法宝被毁,那头妖鳖自然是痛彻心扉,鳖类大部分都被包裹在了甲壳当中,但是它的头,足上面,却出现了明显而清晰的周围,看上去分外的显现出了垂垂的老态,而方林深吸了一口气,仅仅是脸色浮现出了一些不正常的红润,却显然没有首次施展出纯粹的“无”那么狼狈,右手一握,就将之中和捏灭了。方林轻描淡写的露了这么一手,却是举重若轻加倍的令别人觉得莫测高深,其余的鳖精也是心惊胆战,就算是有什么东西也不敢拿出来献宝了!

  何况必须注意到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虽然周围的鳖精数量不少,可是现在通天河当中双雄并列的时期显然已经结束!海胆王已经被打得完全恢复不了元气了,接下来就是内部分地盘捞好处的时候,这时候毫无疑问老鳖精会得到最大的好处,只是剩余下来的蛋糕,则显然是要靠谁的拳头大才能拿得到了。

  因此在这个时候还冒着风险奋勇向前打拼的妖怪,那显然是不折不扣的傻子!而方林这群人也是相当难啃的骨头,至少开始的这几名“先驱”已经用血淋淋的现实证明了这一点,至于传说中的唐三藏这等大补之物这些小的们是没有抱指望的。这种长生不老的东西无论是谁都知道肯定是看得比自己的老婆还重,既然老鳖精之前都没有和它们同享老婆,那么就更没可能将唐三藏拿出来大家“分润”,既然自己都没什么好处,那么根本就犯不着冒大损实力的危险去拼。

  方林虽然击退了这一名妖鳖的攻击,但是心中却是颇为焦虑的,因为他发觉自己这一行人已经被困住,而且是彻底的困住!那枚九劫驭水珠在空中隐然为阵眼,布下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厚实护罩,方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阵势磅礴浑厚,似高山峻岳一般难以逾越,并且恐怖的是,这个阵势仿佛是有自我的生命,似乎和山川大地都保持了血脉一般的搏动!

  这样的阵势的可怕之处在于,若是不靠近的话,那种压迫力就很轻,但随着彼此之间距离的缩短,传递而出的压迫力就越来越强越来越重。

  当然方林可以肯定的是,老鳖精的这阵法耗费的精力必然是极其巨大的,搞不好也和自己一样是依靠燃烧生命力为代价,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是龟鳖类的生命力极其顽强,民间骂人的话都叫做千年王八万年龟,估计老鳖精咬牙硬撑的话,那么持续时间也很难确定。

  然而方林他们是在水中!他们虽然比起普通的轮回者来说,在水下逗留的时间要长出太多,但是他们终归不可能像鱼那样一直停留在水中,还是要出来呼气的,否则最后的结局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溺死!这老妖鳖的眼光也着实不凡,居然也窥破了方林他们的这一大弱点,因此布下了这铁桶也似的阵法,以守代攻,似守实攻,要借助自然之力将方林他们活生生的困死在这里。

  方林皱了皱眉头,向前迈出了一小步,但是他身体上那种“空”“无”的感觉,也是熊熊蒸腾升发了出来。就像方林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的从这个世界当中剥离,完全处于另外一个维度空间的错觉,还有一种我欲乘风归去的潇洒飘逸。

  方林的这一步看似是无意为之,但是其实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挑衅,因为他踏出的这一步不仅位于八卦当中的“坎”位,落步的时机更是天空当中的阵眼九劫驭水珠闪耀光芒最为微弱的那一刹那!

  但是方林马上还是退了回来,而且闷哼一声脸色有些苍白,他这一下竟是不能不退,不得不退,踏出这威胁姓的一步以后,就仿佛是迎头撞击在了一面巍峨耸天的坚硬而冰冷的石壁上,若是要再进的话,石壁或许会坍塌,但是随之而来的塌方却是要将所有人玉石俱焚全部吞没。

  方林还没有做好全面开战的心理准备,所以他只有退了回来,也在心中感慨这神兽血统的威力确实非同小可,老妖鳖施展出这防御阵势来,的确也是牢不可破!他转了过头来缓缓的道:

  “我们现在在水里面就算是满打满算的话,也只能停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了,而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这个以守为主的阵势的话……我却是没有什么把握。”

  他叹了一口气,看向周围的这群妖鳖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怜悯:

  “所以……忏悔吧,这是你们逼我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