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三十一章 再遇老鬼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三十一章 再遇老鬼


  readx();  深幽的黑暗当中,方林就像是一头悄然猎食的饥饿豹子,蹑手蹑脚的潜伏穿行着。

  村庄里面一片安静,就好似坟场一样令人心生寒冷,在这样的情况下,外来者不要说是步伐,就连呼吸,心跳声都会被无限的放大了开来。官府虽然拿这处神庄是无可奈何,但是总还是有不怕死的小偷存在的,在前年年关的时候,就有三个“贼娃子”年关迫近,欺负这东庄里面只有老弱,于是白天来这里打了眼,自以为是,晚上就偷偷的溜了进来。

  结果是三个人第二天同时目光呆滞浑身**的跪在了庄中的两颗老槐树上,不停叩头,一直叩到了头破血流昏迷过去才通知家里面的人来领。然后三个人当中死了两个,剩下来的一个给什么吃什么,给什么喝什么,就算是顽童抛弃的屎尿也照吃照喝不误。

  一年以后,就连这三个人的家里人也全部都疯魔了,最后整整三十七口人在灌口上晃荡了半个月,全部投入岷江当中而死。渐渐的就有风声放出来说是他们不敬神佛的下场,自此便无人再敢打二郎真君门下的半点主意。

  方林知道此事以后却觉得十分过分,那三名贼匪有眼不识泰山,自来讨死,那么自是死有余辜。不过偷盗的事情他们已经拿自己的命来抵了,你二郎神要立威,又何必搭上剩余的这三十七个人的无辜小命?方林不是正义感泛滥的人,但是有了比较好的借口来找人岔子,那么出手的时候也好歹要理直气壮些,这就好比伊拉克找科威特的麻烦好歹也要以“搜寻宠物”为借口,直截了当说老子就是看上你的石油虽然光棍,但是未免也显得太不讲道理了些。

  村庄里面静悄悄,依照方林此时的能力,自然不会被四处密布的阵法所阻碍到。不过方林也要承认,布下这阵法的人的确是相当了得,若不是遇上了同样布局谋划能力强悍到爆的自己,那么同样是若九曲迷阵,至少在没有外力的干扰或者帮助下,攻破这个阵法的时间至少要以“天”来计算。

  此时在外人的眼中,方林与那两株老槐树的直线距离仅有二十米远左右,但是在方林的眼中,那两株老槐树的本体仅仅是虚像。而实际的本体却是要沿着槐树的树根蔓延寻觅而下。若是直接去碰触槐树的树体,那么铁定是会引发阵法的全面反噬。

  在这阴气浓郁的地方,方林的精神力探测也大受影响,不过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槐树树根既是保护相当严密的地方,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要害,却也是掀开氤氲在这处庄子上朦胧面纱的关键!

  方林额头上的愚者之瞳徐徐的睁开,各种数据若海一般的流入了他的脑海,各种针对姓的方案一一被罗列了出来,很快的就从中筛选出了最佳的行动方案。他悄然的扑前,然后立定,恰好是站在了老槐树前方九丈八尺处,恰好暗合先天易数九宫八卦之数。然后方林默默无声,昂首向天,愚者之瞳微微的明亮着,将天上的星光和月光都汇聚到了一起,接着又将这一股一股致阴致柔的天地之力凝聚了起来,分成了两股徐徐的传输到了地底而去。

  方林利用此时的愚者之瞳来吸收天地之间的元气的效率是非常惊人的,可以这么说,这乃是任何一只妖怪都无法企及的恐怖地步,当然方林乃是轮回者不是妖怪,他本身并不能从中得到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大大的伤神,而且他看起来做的事情是很不明智的——将自己辛苦提炼来的天地元阴精华白白的输送给那两株老槐树的树根。

  这两株老槐树的树根周围保护是相当严密的,而且能够成为镇守此地的阵眼,这两株老树根更具备了自身的基本灵识。对于任何可能存在的伤害不仅具备强烈的抵抗力同时更会在第一时间示警。

  然而方林用来“攻击”树根的却是老妖槐平曰里辛辛苦苦修炼,求之不得的至纯的天地元气精华!似老妖槐这等本来就是阴邪之类的精怪,对天地元气的浓缩要求更是越发的高。此时经过方林的愚者之瞳提炼提纯出来的天地元气精华,对它们来说乃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大补之物,更是不可能拒绝的诱惑!

  所以阵法没有报警,老槐树的树根更不会干出诸如“强烈抵抗”的蠢事,它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疯狂无比的吸收这从天而降的好事。

  然而随着它们自身修为的迅速增长,方林吸纳来的天地元气精华很快就有些供不应求了。两颗老妖槐的树根开始交缠在一起努力的尝试要多获得一些营养!既然有了矛盾的起因,那么自然冲突就顺水推舟的发生了——两头妖力大进因此获得化形攻击能力的老妖槐开始疯狂的攻击对手,原始的自私本能带来的自然是你死我活的惨烈伤害,而必须认识到,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那些制造精密无比的阵法对外部的伤害/异变十分敏锐,但是对来自于内部的些微伤害却是完全的承受不起,因为阵法的设计者也不会想到,竟然有变态能够在不到一炷香时间内,令得两头老槐树的道行修行增长五百年!

  两头体积已经急剧膨胀的巨大妖槐开始疯狂的交战了起来,它们的枝叶在剧烈的碰撞着,而断裂树皮处渗透出了鲜红色的血液,因为要维系阵法的平衡,两株妖槐树在当初被选中的时候就是选择大小,形状,年龄都一样的槐树苗来培养的,所以这两株妖槐树此时在短时间内也绝对不会分出什么胜负。这就意味着它们对周围的破坏也将达到极大,更会吸引掉更多人的注意力。

  方林站了起身来,慢慢的向着前方走了过去,先前两株妖槐树所生长的地方已经多出了一个大洞,洞穴的下方是一条长长的石阶,石阶的质地相当的诡异,就仿佛是青石里面渗透了血丝,践踏上去还有一种软绵绵的错觉,仿佛是活着的有机体似的。而拐过了四条岔道以后,方林停住了脚步,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早就意想得到的场所,牲口圈。在宽阔的牲口圈当中,有四个巨大的石磨,这四个石磨几乎就像是小山一般占据了本来很宽敞的室内的大多数的视线。

  四个石磨有两个是在徐徐的旋转的,方林望着其中的一头瘦得皮包骨头的骡子叹了口气,据说世界上只有蚂蚁能够搬动超过自己体重十倍的东西,现在只怕还要加上这头可怜而倒霉的骡子。而拉着另外一个石磨的则是一头牛,一头沉默而无声的健壮水牯牛。

  方林拿出了唐三藏赠送给自己的博士伦滴眼液——忘川水。在自己的眼睛上面轻轻一抹,马上就发觉骡子仅仅是一层幻象,实际内核却是那个曾经指点过的老头子,他的两根肩胛骨上面被贯穿了四根锈迹斑斑的铁链,已经血肉模糊的和白森森的骨骼融合在了一起,他佝偻着身躯死命的拖拽着,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血印!

  而那石磨根本不是石磨!而是一只巨大的怪兽的头颅,正伸出长长的分叉舌头舔舐着地面上的血液,若是那个老头子的魂灵拖的慢上一些的话,那么这怪兽脑袋的分叉舌头就会十分无情的抽打在他的身体上,将皮肉卷去极其可怕的一团。

  那头沉默而无声的健壮水牯牛却不是人,乃是一头牛头人身的妖怪。他的体表却是布满了一层淡淡的红光,这光芒仿佛在保护着它。以至于它的行动速度要缓慢得多,这头妖怪看到了方林,还暴躁的转过头来对准他闷吼了一声,充满了凶暴之意。

  方林走到了这拉磨的老头子的身前,平静的道:

  “又见面了。先生贵姓。”

  老头子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巴巴的盯着他手中的忘川水,张口结舌,渴望无比。方林将水递送到了他的口边,这老头子一迎而尽,舒畅的叹了口气道:

  “惭愧,老朽名为徐霞武。乃是徐霞客的哥哥,曾经陪他畅游大江南北,只是在回乡的路途上感染瘰疬而死。”

  “哦。”方林徐徐的道:“怪不得先生见多识广。先生落到这步田地,也是与我不无关系,三藏圣僧听说了你的近况以后,就委托我来弥补我们当曰无心犯下的过失。”

  徐霞武咬牙切齿的道:

  “多谢林居士慷慨来援,有了圣僧的忘川水,我有了佛力庇佑的话,从此在拉磨的时候就不用受到那无穷无尽的折磨了。最可恨的是那个该死的鬼魂钱七,就是他将我的对话出卖给了杨戬手下的人!”

  此时方林获得了提示:

  “你可以在以下任务当中选择一项。”

  “a:杀死钱七。(难度低)。”

  “任务b,杀死钱七以及杨戬手下的草头神木十七。(难度中)”

  “任务c:杀死钱七,草头神木十七,杨戬的结义兄弟姚公鳞。”

  方林沉思了一会儿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竟然没有马上选择任务,而是若有所思!然后他的右手竟然发出了柔和的光芒,那光芒令人的思想,呼吸……都要为之断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