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四章 遭遇黑店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四章 遭遇黑店

  readx();  方林没有料到徐霞武竟然能够搞出这种三d建模的方式来。心中自然是惊喜交加的,实际上就连徐霞武本人也没有料到自己的这个法术竟然会搞出这么好的效果。这自然是因为肥仔这个凶恶贪婪无比的家伙在场以后对阴魂的震慑收到的奇效。

  不过方林依然追问道:

  “能不能确定杨天佑在庄园当中的具体停留位置?”

  徐霞武摇头道:

  “不能,他是随时都会四处走动的。能够做到这一步你还不知足?我这种法术乃是窥破天机的大术,极易为天地所忌,反噬已经开始了,尔等快速将之记下。”

  只见一个近似透明的圆球出现在地面沙盘的四周,将之完全的包裹了起来,可以见到密集的雨水在圆球上击出无数涟漪,风声呼号狂啸,外界雷鸣电闪,还有各种袖珍的飞天神佛幻象狂舞,但却也透不进这圆球分毫。

  这一切看起来声势惊人,但是方林他们却无法触及得到,甚至是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的——之所以这么说的根据就是,卧病在床的猥琐付居然好奇的跑了过来直接伸手去摸了摸,结果是他的手指既接触不到那沙盘,也根本无法触及到那些雷鸣闪电,大家都知道猥琐付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有任何危险的地方的,因此大家都放了心。看着那沙盘建筑周围的透明圆球渐渐消失,而袖珍建筑也在风雨里面迅速的消磨殆尽。

  “这不会打草惊蛇吧?”方林还是沉声道。

  徐霞武微微摇头:

  “杨天佑还没这个能力,只因为沙盘被摧毁是因为违反了自然界的规律,就好像是在夏天制造出来一块冰在阳光下必然会融化一样。这种天地之间的新陈代谢再简单不过。杨戬再强,也没可能知道花园里面有多少生命诞生消亡。哎,为什么我偏偏到了这个要依靠夺舍才能活下去时候,才明白师法于天地这个道理呢。”

  说到这里徐霞武无尽怅然,摇头叹息。

  “这个庄园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方林开始麻利的收拾起东西来,老四也用牙齿咬住绷带,配合右手将断臂处用力的缠住,避免在激烈的运动下伤口迸裂出现大出血的倒霉状况。

  “往北骑马半天就可以到达。那里的地名叫做九里庄,意思是以庄子为中心,方圆九里都是他家的产业。“徐霞武的声音是从内间飘飞出来的。就像是穿透了虚无缥缈的云雾而来的。他颓然坐在了椅子上道。

  “你们好自为之。”

  ……

  根据徐霞武的说法,九里庄的距离骑马半天就可以到达,古时候军马的奔驰的时速大概是四十公里左右,当然骑兵在战场上冲锋追杀之类的特殊情况得另外来算。也就是说九里庄离这里最近都有两百公里,远的话不超过两百五十公里。

  方林他们若是全力奔跑的话,在瞬间的爆发力甚至会超过了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就算是以正常速度匀速持续奔跑,那么大部分人也起码可以保持在七十公里以上的时速上。不过最后一干人还是选择了骑马,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掩人耳目。

  现在距离杨戬同化掉息壤的时间还有至少三十个小时,相当充足,而且骑马去还能节约体力。九里庄当中有什么情况都说不大准,若是徒步的话固然能节约时间,却也未免太惊世骇俗,打草惊蛇,而且抵达以后免不了得坐下来恢复,一加一减的话,还是觉得骑马合算。

  蜀地本来就不是内蒙疆省这种产马地带,而且马匹在古代是类似于枪支那样的战略物资,在这个地方能私人养上一匹马儿,那简直就比现在的普通私家车还牛了,少说也是奥迪a4以上级别的。方林他们此时隐藏的这一处庄子虽然富庶,也拥有自家的花园,但还是只能勉强找出来两匹马儿,不过那些骡,牛还是有七八头。

  几人一合计之后,便采用马+骡子两头牲畜混合拉一架马车的办法,本来这是拉车的大忌讳。因为马和骡子无论是高度和力气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只要一拉车很容易就往马儿那边偏。除非是相当高明的车夫,否则的话很容易出现严重的交通事故。

  不过在方林的强力魔魅术控制下,这种小事是可以很轻松的协调过来,不要说是一匹马一匹骡子,就是一匹马和一只鸡都ok,所谓的车夫就是摆设,鞭子都不用挥半下,坐到那里聊天嗑瓜子聊qq都无所谓。

  于是方林他们就开始了此番的远征绑架行动。不过这一路行进林吟袖却是受了不少的罪。因为马车所行进的速度很快,而现在不要说是泊油路,就连碎石路也没有,这一路上的颠簸程度可想而知。可怜林大美女吐得就和怀孕以后的妊娠反应似的,吐完早饭吐午饭,吐了午饭吐清水,最后眼圈红红的的只能抱着果汁猛喝。

  因为要掩人耳目,方林他们一行的车厢都是封严关死了的,因为路上簸颠,以至于喝的水都不能摆放在车厢里面,只能对着瓶子嘴对嘴的灌,不过出了灌口地界以后,马车奔行的速度明显加快,平稳姓却也随着显著增加。方林心中有些诧异,下来一看,顿时有些吃惊:

  原来眼前赫然竟是一条宽达两丈的笔直大路,两旁掘有排水沟,栽下了整齐的树木,在暮色中一直延伸向远处尽头,路表是一层细土混合沙子,下面乃是夯实了的黄土,从旁边的排水沟壁上可以清晰的看出,那夯实的黄土厚达两尺,土下还是青石所造的路基。

  如此大费功夫修筑出来的大路,就连京城周边传递军情的驿道也只能差相比拟,竟然会出现这区区偏远一隅上!

  方林他们再往前走,到了一个叫做鹰嘴沟的地方,这里险峻无比,一面临山,一面靠涧,路也随之变狭窄,可以见到前方灯火通明,骡马车队排成了长长一列,在前面的关卡处依次交钱方许通行。这不禁更是令方林大吃一惊,看来这里的官员很不简单,至少在治理地方上相当有一套。

  大概在黄昏之前,方林他们就赶到了九里庄,到了这里以后才知道,所谓的九里庄实际上占据的面积还要大得多,只怕方圆几十里都是这庄子的土地。道路两边新田块块,牧场片片,开挖的沟渠河道笔直贯通,若蛛网一般,远处是青山巍巍,近处是阡陌纵横,流水缓然。虽然已近曰落,但四处都是繁忙的劳作放牧景象,连带那些耕作的农夫佃户干起活儿来似乎也觉要卖力得多。

  等到行近整座庄子以后更发觉庄子的占地面积惊人,庄中绿树巍巍,周围环绕了一圈黑沉沉的篱笆,初看上去是清雅逼人,但配上那圈黑沉沉的篱笆的话,则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严!

  再走了一会儿,前面则出现了八个手持棍棒的健壮庄丁,那群巡逻庄丁马上排开了动武的架势道:

  “干什么的!此路只通往我九里庄,尔等若是走错了路快些掉头。”

  此时猥琐付早在车厢里面躺得闷了,方林本来不要他来的,但是小付打滚撒赖吐口水甚至以死相逼——当然大家都无视它的最后一招——还是死皮赖脸的跟随了来,简直把车厢里面的颠簸当成了摇篮,一路上香甜的打着呼噜,这时候精神焕发,马上钻出来称职无比的扮演管家的角色,脸都要笑烂了的道:

  “我家主人乃是远方良家客商,贩了些货物经过此地。此时天色已经快黑了,而且今夜必有暴雨,知道九里庄主人仁厚仗义,因此特地来恳求借宿一晚。如数纳上房钱饭钱。”

  猥琐付一面说,一面麻利无比的塞了一把铜钱过来。说实话猥琐付干这行还真是得心应手,为首那庄丁面色顿时缓和了下来:

  “你这老管家还挺能的啊,我家主人擅长推算吉凶,也是说今夜有暴雨。不过你们来得不巧,平时这事情我也做得了主,今曰州里面的老爷在本庄做客,谁敢担着干系,快走快走。”

  猥琐付死皮赖脸又贴了上去,再塞了一把钱低声道:

  “实不相瞒,我家主人贩的乃是盐巴,这东西怎么经得雨水?叫我们倒回上哪去?大哥你就当行善积德了。”

  这庄丁颠了颠铜钱的重量,满意的笑了起来道:

  “那就这样,正庄我们说什么也不敢带你们去的了,真真切切是有州郡的老爷来,倒是后面有两个安置流民的田庄如今废置了大半,打扫出来也住得人,遮风挡雨更不在话下,你们意下如何?”

  猥琐付见方林微微颔首,立即一口应承了下来。

  那群庄客在前面带路,一路上遇到了好几波巡逻的,打了声招呼就过去了。不多时就将方林他们引到了主庄后面的一个田庄里面,帮忙打水扫地做得还是甚是殷勤。等到天色将黑的时候,果然有瓢泼大雨直浇而下,那些庄客纷纷回家。

  这群人一走,方林立即冷笑道:

  “这九里庄不简单哪,这群庄客也不知道在这个田庄上害了多少人了。”

  他说话间剥掉了旁边墙壁上的一块白灰色墙皮,下面果然露出了一道血迹,那血迹似泼洒上去一般,虽然色泽陈旧,但是仅仅看了那血迹被泼洒上去的痕迹,就可以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一股分外的凄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