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六章 美人计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六章 美人计


  readx();  何直。子文齐,四十一岁。

  丙辰年进士。

  乐州知州。(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乐州这个地方的市长+市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其父富可敌国,吃斋拜佛行善积德十年,终于生下何直这么传宗接代的一个儿子,从小就给何直灌输因果报应的道理,因此何知州廉洁无比——别人送的礼他连眼皮都不夹的,一是自己家里的银子珍宝太多别人送的根本就看不上,二是不肯违背父训——而且此人出生于商业世家也就很是重视商业,治下繁荣非常。被皇帝誉为能吏,直吏,被百姓誉为青天。

  ……

  老胡最擅长就是暗中突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斩首行动,他悄然潜伏到这里以后,为了避免杨天佑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化成兽身一举突入。这名官员的两名侍卫应该是武术好手,竟然能够发觉异样跟上老胡的行动,不过力量上的巨大察觉令这两个倒霉家伙的下场就是名副其实的肝脑涂地。

  但是,老胡这一身可怕到令人震怖的妖虎兽身,竟是被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却是正气凌然威严的官员一声吼破!直接使他重新变成了人形!

  这就是天生的压制!

  雄鸡一唱天下白,因此再怎么强悍的鬼物阴邪对雄鸡血都有天生的厌恶。有一句话叫做邪不胜正就是这个道理,若是传闻高级的官员都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只要这官员读圣贤之书,做方正之事,只要持身正派心中无愧,为福地方。那么他辖下的老百姓自然感激的心念就系在了他的身上。一个人/十个人的感激没什么,但是千万人的感念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成年累月累积起来的话,那就相当之可怕了。

  人们常有官威的说法,古时候的州郡长官更是将军,政,法一手抓起来,一名上位者身负亿万子民的景仰,杀伐决断,问心无愧,那确然是有着能令普通人望而生畏的强势威严!而这名官员镇守这一方水土,确实也是令百姓归心自己问心无愧,因此这一喝之下,竟是令得老胡身上的妖气全然退散,若是虎力在这里,那非得道行大减,阳痿肾亏肾虚两三个月不可。

  好在老胡自身是以本体为主,妖虎为辅助,因此尽管妖虎化身被吼散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歇息一会儿再变就是了。不过杨天佑却不这么想,他是知道自己请来的这名何知州的厉害的,号称是阴间最恶毒的阴煞根本就不敢逼近何直三丈之内,有一次杨戬手下的草头神驾妖风来庄的时候被何直望了一眼,直接折损道行三百年,从天上一头栽倒了下来整整过了七天七夜才缓过了劲儿来——

  所以杨天佑马上得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结论!那就是面前的这头妖虎不仅外表受到了剧烈的创伤,里面也是奄奄一息风都吹得倒。此时若是不抓紧时间逃走那才当真是蠢到了极点。

  所以杨天佑马上中气十足的大喝一声,额头上青筋暴胀,一反手就抓住了老胡的手腕,二头肌一发力双手使劲,正是标准无比的女子防狼术之过肩摔——的前半部分。但是正如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那样,杨天佑只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猜到故事的结尾,他将老胡的手拽上了自己的肩膀以后,惊恐的发觉背上的家伙重得似一座山,马上就毫无悬念的被压瘫了下去。老胡借势一个麻利的锁喉按头反剪双手上手铐——呃,只是做出上手铐的动作而已,杨天佑简直就像是一条被抽筋的死鱼,连抽搐都没有抽搐两下话都说不出来了。

  何知州见到了这副模样,虽然头上鲜血淋漓,但是依然半坐在地,一身正气的指着老胡怒斥道:

  “本官乃是圣上御前简拔而来,牧守此方!为正四品官员,尔等妖孽,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不怕天打雷劈?

  被何知州这么一指,无论是老胡还是方林,竟然同时生出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在方林的精神力探测感觉当中,何知州的身体周围竟是环绕了一圈逼人的金光,令人不能逼视,很难生出伤害之心来,而且心中更是有一种十分直观的感觉,那就是伤害了这个人铁定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发生。

  不过就算无法对何直动武,方林却也丝毫不惧,显然面前这个何直乃是端方君子,那么自然就可以用对付君子的方法来收拾他,反正杨天佑已经在手,也不怕旁人出什么幺蛾子。而且这何知州虽然杵在这里就像是一颗茅厕里面的鹅卵石,又臭又硬,看似对方林他们造成了相当大的妨碍,但是若是利用得当的话,却也是大有用处。方林心中打定主意,马上一声长叹道:

  “试玉要烧三曰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曰,王莽谦恭未篡时!敢问大人一句,你腰间的佩剑是正还是邪?”

  斯时尚武之风大盛,连皇燕京喜欢在腰间佩把剑牛b一下,那些文人士子也是纷纷追捧,老何虽然四十来岁并且连杀只鸡也未必能行,不过还是追随当前潮流风格在腰间佩了把剑。方林这几句话一说出来,老何听到这名“妖孽”居然吟出了四句诗出来,惊讶无比,接下来又听方林居然发问,立即忍不住道:

  “剑乃死物,怎么会分正邪?若是一定要说正邪,那应该是握持着剑柄的手。”

  方林再次叹息了一口气,神色黯然的道:

  “我们就是剑。”

  “你们就是剑?”何知州明显的迟疑了一下道:“那手是谁?”

  这时候林吟袖也是从外面徐徐的走了进来,她本来就穿的紧身夜行衣,被雨水一淋一逼,更是显得身材凹凸有致,艳丽逼人,而双手上的两把绿色细剑上鲜血淋漓,显然上面已经夺取了不少人小命。

  林大美女在外面听到方林掉书袋,心中确实是有些好奇,但她也是知道方林素来都是智计百出的,于是便默不作声的走了进来。此时三人聚齐以后。何知州的眼睛明显的在林大美女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在这个女人作为附属品存在的年代,似林大美女这么自信,从容,艳丽都是逼人的女子是绝无仅有的,何知州因为自家的钞票太多,所以视金钱为粪土,但是自命为风流才子也是有的,已经娶了十一房妻妾,说白了就是个老色鬼,忍不住情不自禁的叹息道: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林大美女也是反应奇快,口才超好的,马上眼里露出了黯然之色,垂下头幽幽叹息了一声:

  “天生命薄之人,大人福禄深厚,还是离我这不详之人远些吧。”

  何知州本来就被林吟袖紧身衣下婀娜动人的**曲线所逼,心中已经有一种若被火焚的错觉,又见到林吟袖露出了哀怜自伤神态,立即心里都似被撞击了一下,马上动容道:

  “本官一生行事俯仰无愧,在方圆千里内也有青天之名。你有什么冤屈可以对本官说来,本官为你做主!”

  林吟袖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几点晶莹的泪水滑落,看起来更增清丽,她慢慢的道:

  “大人可知道,这杨天佑背地里坏事做绝,实际是在利用您来替他挡灾避难?”

  若是其他人说出这话,何知州肯定是要怒斥为无稽之谈的,然而在林大美女的美色之下,他便开始认真的听了下去,结果林吟袖便将杨天佑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不过没有提杨戬的名字,何知州听得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林吟袖却又立即补充了一句道:

  “大人若是不信的话,可以离开杨天佑三丈之外,立即就能见到其被阴煞之气附体的报应痛苦!杨天佑指使庄丁谋财害命已有数十年,这一处书房乃是正阳之位,能够镇压邪崇,若是大人不信,可以在这里掘地三尺,必然可以见到受害者的大量颅骨!”

  这时候何知州身边还有两名护卫,其中一名半信半疑的按着方林的指点,挖下半尺以后,果然挖掘的颅骨如山!再将杨天佑挪移开三丈之外,此时庄内那几个道士全部嗝屁,新死的魂魄到处乱飞,阴煞之气分外浓烈,杨天佑这倒霉孩子立即惨叫若杀猪。证据确凿之下,不由得何知州不信啊。

  这一下何知州心中是又怒又喜,怒的是自己居然与杨天佑这“妖人”交好,被他利用来作为挡箭牌。喜的是自己果然一身正气百邪躲避,眼见得眼前这个艳丽美姬也是囊中之物。对于男人来说,对艳丽的女鬼狐妖之类的是没有什么恶感的,反而有许多佳话流传。老何看了脸上依然露出悲戚之色的林吟袖,温声抚慰道:

  “尔等放心,就在庄外本官还有一支精锐卫队,乃是在边军当中的百战将士组成的,还有武术高手,很快就能杀进来护住我们出去。”

  何知州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的走廊上蹬蹬蹬的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名浑身浴血的将领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连语声都带了一丝惨烈的血意:

  “大人,快走!这庄子快变成妖怪了。”

  庄子怎么会变成妖怪?众人都不明白,但是马上一道墨绿色的巨大触须骤然刺破了这将领的胸膛,将他活生生的挑了起来,眼见得那将领手舞足蹈,皮肉渐渐干瘪,方林眼神一闪道:

  “是了!这是种在九里庄外的那圈刺篱藤蔓!”

  “哈哈哈”杨天佑狂笑道:“你们胆敢冒犯我,此时围种在九里庄周围的乃是我儿用战死的草头神尸体炼制的狂木之阵,你们敢动我一根头发,狂木之阵马上失控将你们全部吃掉!啊!你……”

  老胡直接将杨天佑拖了过来,血淋淋的撕掉他的一条手臂,冷冷的道:

  “少他妈吹牛,你就是这狂木之阵的阵眼,只要你不死亡就没事。不过确实是要马上冲出去了,一旦被这鬼阵困住一段时间,杨戬就自然会赶来,到时候还真的是麻烦了。”

  老胡和方林两人抓住了杨天佑直接撞破了旁边的墙壁奔了出去,方林回头望了一眼林吟袖,故意皱眉道:

  “林姬,你怎么不走?”

  林吟袖早在精神连接里面同方林对了暗号的,幽幽一叹道:

  “何大人是个好官,只是被杨天佑蒙蔽,我……我是决不能坐视不理的。”

  方林沉声道:

  “你好自为之。”

  说完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何知州此时见到护卫嗝屁,心中也有几分惶恐了,加上他本来就自命风流,听得林吟袖话意当中颇多未尽之意,急忙大喜道:

  “姑娘若是救了下官,有什么冤屈尽管诉说就是?”

  林吟袖忽然眼波流转,回眸一笑道:

  “我要你休了十房妻妾你也肯么?”

  何知州见了那一笑,当真是心神都有些迷失了,小妾都是他买来的,说休就休,但是原配夫人家的势力,也是与他门当户对的一方豪强,休了的话只怕以后仕途晦涩是难免的了,顿时有些沉吟,林吟袖幽幽一叹,已经是出剑!剑光飞射间,将藤蔓斩断,流淌出来的竟是恶心的黑血。

  出了这里以后,只见四处都是这墨绿色的藤蔓,当真是汪洋若海,上面的尖刺若血一般通红,而先前方林他们冲杀出去被撕扯开的藤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逼近了来,在地上缓慢的弯弯绕绕着,似一条条诡异的黑蛇,这些墨黑色的蔓藤上原来生有倒刺,还有亮闪闪的恶心黏液,它们延伸到流淌出来的血液旁,贪婪的吮吸了起来,并且迅速增值。

  何直和剩余的那名侍卫跟随林吟袖一路前行,何大人的官威对这藤蔓也是有奇效,被何直指住怒喝,方圆丈余的妖藤就迅速枯萎,不过复生起来也是相当迅速,复原能力令人咂舌。只有林吟袖那样直接斩断主干才能维持得久一些。

  但是,正在即将冲杀出庄外的时候,空气当中忽然的又多了一些声音!

  一些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