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七章 尸藤玄蜂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七章 尸藤玄蜂


  readx();  庄外空中传来的声音稠密而细微,既仿佛是万千只蚊蝇在同时拍打翅膀,又若一架轰炸机携带着雷鸣也似的尖啸音爆俯冲而下,充满了神秘的魅惑感觉。

  听到这声音,那些绿色的妖藤更是若火上浇油一般的疯狂漫卷,妖气冲天,妖藤的体积更是增大了一倍,看起来张牙舞爪,更加恐怖,本来何直身边三尺乃是妖藤十分忌讳的地方,但此时也不停有妖藤冲扑而来,虽然扑过之后就立即枯萎,却是若飞蛾扑火那样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而何直身后却是那名侍卫却是十分难耐了,这侍卫的手臂上本来受了伤,匆匆包扎以后本来就不怎么牢靠,缩在了何直背后躲藏,结果这时候妖藤之势大盛,躲避不及之下被一条妖藤缠住伤臂以后,上面的绷布在匆忙下被拽落,甜美的鲜血气息顿时散发了出来!周围的那一大片蔓藤立即汹涌扑上,似见了血的狼,眼见得就突破林吟袖绵密的剑光和何直身周的那一层凛然威严!

  林吟袖转头望向了这个侍卫,冷冷的道:

  “越往前走,妖气越盛,这些妖藤就越发厉害,要么你现在扑出去死,要么你连累我们一起死。”

  那侍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虽然杀人不眨眼,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是加倍的惜命,这侍卫惊恐的眼神里面带了一丝恳求之意,似乎正要开口求饶,但他的表情却忽然凝固!

  一把刀子从他的背后捅刺了进去,鲜血喷溅,那把刀子乃是文人习惯用来裁剪宣纸的裁纸刀!出手的竟然是何直!

  “自身无能,陷主于险地,在危急时刻不能为主分忧,反而顾惜己命要拖累众人!似你这等不忠不义之人,有何脸面存于世上?我国律法标注得明白,背主贪生,陷主于陷阱者斩,我于公乃是持天子剑巡牧本州,私乃你这不忠不义的恶仆之主,杀你既合私情,又通法理,尔等还有什么话说?”

  何直虽然骤然暴起伤人,但是大喝出来依然是凛然正气,那侍卫本来眼神愤懑,但是后来却只能渐渐溃散,何直杀他,当真是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没有任何错处,他除了闭目等死之外,竟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何直一脚将他踹入了妖藤当中,里面立即响起了骨骼咀嚼的可怕声音!

  ……

  “果然不愧是何青天,连杀个人都要先述说一番道理来正自己的心念。而且令死者都无话可说,这何直原来是这样的俯仰无愧,当真是少见。”

  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然是隐瞒不过方林和老胡。老胡见了这幅场面,忍不住冷笑嘲讽何直道。

  方林微微摇头道:

  “我们是以我们的品德要求来衡量何直,那当然是觉得何直是有瑕疵的,但若是以他们这个时代的观点来说,何直的手段只能说有一些狠辣,但是在前提是保护自己的生命面前,这做得并不过分。”

  老胡冷哼了一声又道:

  “对了,这是什么鬼声音,怎么这些妖藤听到这声音就仿佛吃了春药似的?”

  方林蹲下身去,仔细的想了一想以后,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割开了一条伤口,然后将还流淌着血的伤处主动放到了那些若触手一般的蔓藤上!

  血肉被腐蚀的感觉自然是疼痛,不过很快就被分泌的毒素所麻痹,而且若是普通人被这么些妖藤缠绕上身的话,更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但方林的手臂却是纹丝不动,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担心的,他的眼睛却透过上方茂密的树木间隙锐敏的望向了空中。黑色的瞳孔里映出一团狰狞的影象,这东西就是导致这些妖藤发狂的迹象。

  玄蜂。

  这东西名为蜂,其实比寻常的野兽都大,滚圆的肚子占据了身体的大半,以至于常常会忽略掉那六条五彩斑斓的脚爪,这脚爪当中隐藏着乌黑的毒针,一旦遇到猎物,便会立即标射而出,中者立即倒地痛苦翻滚,浑身血肉在短时间内被化为液体,这时候它再扑上来慢慢吮吸,大快朵颐。其浑身上下若泥鳅一样包裹了大量的粘液,滑不溜手。

  这种玄蜂唯一的弱点,那便是视力很差,但在寻找到猎物以前,通常都会悄悄的放出一种香味沾染在其身上,之后便如附骨之蛆,死咬不放,这味道虽然很淡,却很难被其他的气息所掩盖,因此通常被这恶物盯上的,都绝难幸免。

  这妖藤乃是杨戬用战死的草头神的遗骸骨骼所化,叫做尸鞭,喜欢生活在背阴处,既能够吸收肥料成长,也能够吸取尸体迅速异变。这使得它的邪气很难外泄,只要不是新近吸收尸体,任你得道高人也看不出这尸鞭的妖异来。

  玄蜂乃是这尸鞭的天生克星,尸鞭的触手对其没有半点用处,但是被玄蜂钉刺上一下,整条妖藤就得变成融化了的棒棒冰,除掉表皮不能溶解以外,里面的东西全部都要溶解成稀里哗啦的一汪清水。

  当老胡突入的时候,杨戬他老子一发觉不对,就马上放出了这恶毒的玄蜂,玄蜂被杨戬用神术与杨天佑之间魂命相连——杨天佑一死玄蜂活不了,不过玄蜂死了杨天佑顶多病一场——因此玄蜂为求生必然是要拼死保护杨天佑。

  关闭玄蜂的机关乃是精神力控制,若是突入的人是方林只怕还有可能发现,但是老胡就根本不用想了。玄蜂一动,自然妖藤就像是被猫驱赶着的老鼠,不能不动,九里庄周围满满一圈都是栽种的这妖藤尸鞭,玄蜂要将之一一唤醒工作量自然是不小,等到玄蜂将所有的妖藤都驱动了以后,自然是要来监工这些妖藤救出杨天佑了。

  方林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然后将手从那些贪婪的妖藤当中抽了回来,这动作做得轻描淡写,若行云流水一般,那密密麻麻包绕的藤蔓,乃至上面的尖锐倒刺,竟是对方林半点影响都没有。然后方林将脸色一沉,手指一弹,身后天国神族八杰集虚像一一浮现,说不出的睥睨狂妄!

  然后可以清晰的见到,吸食了方林血液的妖藤就迅速的变红了起来,妖藤本来是墨绿色,却似是被烧红了的钢筋那样迅速变化,网络状的延伸了开去,在这暗沉沉的夜里面就像是忽然织就的一张大网,脉管也似的作着微微的抽搐颤动,接着迅速膨胀!膨胀到了极限以后,自然是燃烧,炸裂,在空中徐徐落下,恰如万千点流星陨落当场,那场面既是诡异,又是壮观。

  方林的天国神族之血,又岂是这妖藤能够吸收容纳的?

  借着这小部分妖藤被毁的机会,方林已经用精神连接给林吟袖标注出了空中飞翔的玄蜂的位置。林吟袖默不作声的挽起了晶莹的冰之幻弓,空中立即有点点晶莹的星尘洒落,飘飞在空中若冰晶凤凰的华丽尾羽,除了瑰丽以外,还有一种神迹也似的迷醉!

  这一瞬间,她已经发射出了三发虚空冰刺。

  在高空当中盘旋飞舞的玄蜂并不多,仅有五只,而且它的腹底为黑黄相间,正好与漆黑的夜空对应,形成了鲜明的保护色,肉眼极难辨识。但是有着方林这个活雷达的瞄准,三根虚空冰刺竟是准确无比的射到了玄蜂的前方,更是在其身前啪啦一声自动爆碎成了万千淡蓝色的锐利冰片,铺天盖地的袭击了过去。

  经过这么一次爆发,本来若子弹一般尖锐呼啸的虚空冰刺顿时化作了一枚恶毒的军用破片手榴弹——杀伤力,杀伤面积,杀伤效率都是成倍提升!

  在三发虚空冰刺的突袭下,五只玄蜂有两只被打成了筛子,浑身上下几百个透明的眼子向外冒着污血,另外的三只当中有一只直接盘旋栽落而下,那轨迹活像是黑白电影里面被击落的美军敌机,另外两只也是全部挂彩,没有了这玄蜂的调度掣肘,那些妖藤自然是不足为虑。顿时方林他们立即就冲了出去,而顺着方林他们冲开的道路,林吟袖也是带着那名何直何知州轻易的冲出。

  林大美女和何直冲出庄外十里以后,何直再也走不动了,气喘吁吁的只是喘,好容易前面出现了一处民居,林吟袖默不作声的走了进去,里面一阵喧哗,鸡飞狗跳还有怒骂的声音,不过片刻就安静了,然后林吟袖走了回来,对何直做了个请的手势,等到疲惫欲死的何直坐下以后喘息稍定,这才用一种轻微而淡漠的声音道:

  “大人多多保重,小女子告辞了。”

  疲惫的何直顿时吃了一惊,他刚刚才从那种环境下逃出来,自然是惊魂未定,此时脚软手软,更是需要人在身边依靠,风流才子的梦想但凡读过几本书的人乃是都会做的。何况林吟袖的绝色在他的心中还留下了深刻无比的印象?

  对于何直来说,面前这个“林姬”身手奇佳,远在以前的侍卫之上,虽然来历神秘,不知是人是妖,但她救自己出那等险地,可以肯定的说是对自己没有恶意,忠诚度已经验证了不用怀疑,首先就是一个万金难买的保镖。

  其次这个“林姬”冷若冰霜,却是艳若桃李,何直出生于豪富之家,若论姿色或有歌姬可以胜之,但那种难以形容的气质,却是何直从未见到过的,偏偏林吟袖对何直还似有些敬重,这就更增强了何直的占有欲。

  而何直秉持的无愧于心的儒家大道,他先前杀掉护卫,也要正色说出杀人的理由,那倒不是为了让人死不瞑目,而是要坚固自己心中“无愧于人”的信念。何直受了林吟袖的恩,若是无以为报,那么对他的心境也是一个颇大的损害。

  所以一听到林吟袖告辞,何直立即出声道:

  “姑娘!你不能走。”

  林吟袖走到门口以后肩头微颤,语声已是有些哽咽:

  “不祥之人,留在大人身边不该……大人怜惜之意,小女子也是了然,但身世凄凉飘零,家中血海深仇,一时间难以尽述,小女子还是走了好……”

  何直听到“大人怜惜之意,小女子也是了然”这句话,心中已是炽热无比,听了林吟袖的话马上顺藤摸瓜大声道:

  “有什么冤屈,你尽管对本官诉说便是!一定为你做主。”

  林吟袖珠泪盈盈,抬起头来望了何直一眼,脸上忽的一红道:

  “那真的要拜托大人了。对了,大人淋了雨,我还是先去给您热碗姜汤暖暖身子驱除寒气再说,若是为了小女子的事情误了大人的身体,那才是罪过。”

  何直听了心中更是倍加妥帖,不过短短数分钟,林吟袖便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过来,靠近何直身边后,何直见她的双手肌肤白皙细腻无比,旖念顿生,正要借接碗之势来摸上一摸,谁知道就在肌肤即将相触的时候,林吟袖忽然脸色一白,姜汤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她自己也连退好几步脸色变得惨白。

  林吟袖忽然现出异状,何直却是更加紧张,连声道:

  “你怎么了?可是受了伤?”

  林吟袖凄然一笑道:

  “妾身却是忘了自己乃是不祥之人,为了复家仇,也修习了一些旁门左道,大人一身正气,近不得大人的身。”

  何直愕然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多半是考虑到靠近都不能,还谈什么推倒的问题?皱眉道:

  “有没有什么法子去除这个禁制的?”

  林吟袖咬着红唇,却显得脸色更加苍白:

  “法子还是有的,不过未免就有些委屈大人了。”

  何直不耐烦的说:

  “讲。”

  林吟袖嗫嚅道:

  “大人用自己的唾液在眉心当中点上一点,心中想着蹈光隐晦就可以了。”

  何直第一时间想的当然是自己的安危,不过他马上就又考虑到林吟袖先前引弓射蜂的凛凛英姿,若是她要害自己,不说用弓射,就是直接将他往藤蔓中一抛,那些悍不畏死若触手一般的藤蔓也是足够将自己吞没的。再说,要博得美人心,总得拿出点诚意来吧?

  一念及此,何直马上依言而行,望着林吟袖深情的道:

  “现在好了吧?”

  “ok,你做得非常不错。”不过说话的不是林吟袖,而是一个粗豪的声音,不是老胡是谁,他说完以后,拿着一根擀面杖对准何直后脑勺就是一下:

  “乖乖的睡觉吧。”

  何直双眼泛白,重重倒下……

  然后老胡回过头皱眉对着远处的方林道:

  “你这一番做作是干什么?非要诓得这家伙自己蹈光隐晦?可是这家伙的官威只是对妖怪有用,莫非是拿来对付杨戬身边的这些杂兵的?但我看这个何直的眼神色迷迷的,搞不好要让他帮忙,只怕格林不陪他睡几觉是没有指望……”

  老胡见到林吟袖瞪了过来,也是不敢多说了。方林微微一笑道:

  “之所以要这么大费周折将何直救出来的原因,目的就是要诓他自己蹈光隐晦——这件事情我们却是无法代劳的,只能慢慢引导了——而何直在我手上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搞不好能弥补上心缘被废掉以后的攻击输出呢……甚至更多!”

  这时候回程自然就轻松了,何直和杨天佑两人同时享受了五花大绑外加用强力麻醉剂搞到人事不知的高规格对待。林吟袖坐在了马车里面,忽然看着方林,眼神幽幽的道:

  “若是何直要我陪他喝酒才肯自己蹈光隐晦,那怎么办?”

  方林马上斩钉截铁的道:

  “自然是宰掉,刚刚你干嘛给他做姜汤!我都没见你给我做过!”

  林吟袖愕然道:

  “我总不可能接雨水给他喝吧。”

  “可是你连雨水都没接给我喝过。”方林委屈的道。“更不要说是姜汤了。”

  林大美女为之语塞,顿时没了开始质问方林要她牺牲色相的气势,竟然难得的脸红了下道:

  “我……我那还是第一次做姜汤,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等下再去做一碗?”

  在现实世界里面本来就呈现出了阴盛阳衰的分化,女人不会做家务男人家务精通已经司空见惯,似林大美女这总裁的身份,显然对什么k线图,金融公式精通无比,用脚趾头来想都知道必然是对做菜一片茫然。方林听了慌忙摆手道:

  “算了算了,我还没买意外伤害保险,要喝你做的姜汤,至少得看到你手里面拿着菜谱……喂,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又不是君子!”林大美女彪悍起来,也是很泼辣的,加上老胡早就自觉的去了另外那辆车上监管俘虏。不过方林看起来也是很有办法,他不是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么?所以自称为君子的他就首先动口贴了上去。

  “喂,你的爪子拿开。”

  “我这不是在给你拍灰吗?”

  “你无耻!我胸口哪里有灰?”

  “你看你胸口耸那么高起来,要灰还不简单,拍拍这不就出来了吗?”

  “啊~~~~你无耻。”

  “……”

  猥琐付扒在车棚外面偷听,听得当真是眉飞色舞,还不时拿出了一个工作笔记记录几下。

  “太无耻了!太银荡了!不愧是主人哪……要灰还不简单,拍拍这不就出来了!太经典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