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九章 敢和我比猥琐?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五十九章 敢和我比猥琐?

  readx();  老胡的虎爪在空中闪现过了一抹寒光,锐利的虎爪从手背上生长出来的时候还呈现出琥珀色,但是被冷冽的空气一激以后,马上就变得透明而坚硬,给人的感觉是若钻石一般牢不可摧,似乎连空气,空间都被割裂出了深痕!

  虎爪一拳就打在了动也不能动的康安裕身体上,准确一点来说,乃是他的胸口!这一爪之威竟是狂怒若斯,直接将穿透过康安裕的胸口打了进去!鲜血和碎裂的肉块和惨白色的骨头渣子飞射了出来,却被凝固在了时间当中,饶是如此,那凝结而成的时间之薄壁竟是被虎爪一下子打得裂了开来,后方的裂纹若蛛网那样密布延伸!

  在这一发冻结时间弹的面前,五兄弟竟然成了待屠的羔羊,完全都没有回手的余地。虽然康安裕身为妖仙,但是心脏这等致命部位遭受重创决计不可能轻描淡写的抹了过去,老胡跃起以后双爪连续不断的击出,康安裕似活靶子一般根本就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林吟袖也舞起了那一对波光敛衽的释厄剑,绵绵密密的从旁边的直健的身体上面切割而过,鲜血喷射出来,然后凝结在空中,就像是一名高明的画家正在直健的身体上用着“大泼墨”“小勾勒”的手法绘着工笔的仕女画。

  那墨汁,却是惨烈的血红色……

  纵是金色剧情装备,冻结时间的能力也不可能太久,而且它只能冻结时间,并不能似八神庵持有了八尺勾琼玉那样任意控制时间逆流或者顺流。饶是如此,当冻结时间的效果消失以后,五兄弟中已经有三个彻底死掉钥匙都掉落了出来,剩余两个发出了鬼哭神嚎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意义的惊恐叫声逃走了!至于身外的其他事情,这两兄弟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

  主心骨一逃,那些空中游荡观望的草头神更是逃得干干净净,此时跑掉的话以后被抓回来还不一定会死,但此时若是不走的话,那么必然是死得干干净净连尸骨都会被下面那个贪婪的妖物吞吃掉!

  广场上瞬间就变得一片空旷,只有风吹过空地的声音。看着巍峨雄浑的真君观大门,联想到昔曰熙熙攘攘的人群,分外有一种曲终人散的凄凉。

  不过施展出了一击的蛮领主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浑身上下若钢铁一般的肌肉也呈现出了松弛,而且表面泛出了一种蜡烛融化也似的光泽。最典型的标志就是左右两个脑袋也闭上了眼睛呼呼的酣睡过去。虽然没有上一次出招以后,疲惫得神经延时超过十秒那么夸张,但此时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

  方林此时依然是垂眉敛目的模样,平静的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不过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瘫软了,眼神呆滞,甚至还流着口水,本来还算得上英俊的脸容已经扭曲,看起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滑稽。

  方林将自己的大半个身体都藏在了这个人的身后,然后稳定的向前推进着。与手中这个抽搐扭动流淌着鼻涕口水的家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很显然此时的杨天佑就是方林的盾牌。

  或者方林此时还不是杨戬的对手,但对已经全力戒备的方林来说,杨戬要想悄无声息的从他的手中救人也是绝无可能之事!

  杨戬终于出现,而且用的是一种堂堂正正的方式,他的那柄神器三尖两刃神锋已经回归到了手中,头戴扇云冠,身穿八爪龙纹黄袍,身边有一头凶恶的獒犬正在对准方林他们摇尾咆哮。杨戬眉心当中的竖目陡的睁开,扫过了方林他们的身体,所有人顿时都有一种被x光扫描过的感觉。

  “你意欲何为?”杨戬说话的时候,一个字一个字似乎都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似的,以他的身份地位来说,如此失态已是相当罕见,可以肯定已是道心动荡。这对方林他们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显然是失去了冷静的杨戬肯定会有更多的可乘之机,而坏事则是杨戬一旦获得了放手施展攻击的机会以后,那么必然是雷霆万钧的疯狂突袭!

  随着杨戬的话声,周围的景物竟然都像是平静湖面的倒影那样在微微的摇曳!这是真实的世界,不是虚幻的景物!可见杨戬此时蓄积的杀气和杀势恐怖到了什么程度。杨戬在这真君观当中经营多年,整个人似乎已经与这里合为一体,他喜则是整个真君观都一起欢悦,他怒则整个真君观都要为之震撼。这是人工营造出来的自然之力,这是几百年来善男信女烧香膜拜积累起来的可怕念力!

  方林正眼也不看杨戬,淡淡的道:

  “你烧了真君观,将哮天犬交出来,我便放人。”

  方林提出的这两个条件乃是事先就算计过的,此时纵然是以孝扬天下,但若是直接提出让杨戬自杀,或者自断一臂自割jj之类的条件,那小杨也是会毫不犹豫的大义灭亲的。因此听了方林的条件,杨戬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就道:

  “好!”

  同时向前迈出了一步,方林却仿佛预料得到杨戬的行动似的,迅速的连退了两大步,冷冷的道:

  “这两件事情你得分开来做,先烧观,然后再将哮天犬送过来。你想你老子死在你的”

  方林这一退恰好退到了杨戬的攻击范围之外,而且提出来的要求既符合情理,又箍死了杨戬借送哮天犬为借口反击的可能。杨戬凝视方林了一会儿,他的三只眼睛里面燃烧着的乃是毫不掩饰的仇恨,那是一种要将方林生吞活剥的刻骨仇恨!

  片刻之后,熊熊的烈火将真君观吞没。杨戬的身影倒映在熊熊烈火当中,说不出的孤寂,也是说不出的冷漠刻薄!

  方林毫无畏惧的道:

  “很好,将哮天犬交过来,我便放人。远处有那么多观望的人,若你交犬我不交人的话,那么就是我不守约在先,你自然可以攻杀过来也不用受到指责!”

  杨戬冷酷的表情没有半点波动,他只是将手一挥,身后凶恶的哮天犬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悲鸣,但还是直接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目光当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凶光。但是在行进距离方林他们接近三十米的时候,杨戬忽然一跺脚!那一脚似乎践踏在了地球的内脏上一般,使得整个大地都在为之抽搐!

  与之对应的是哮天犬身后的石板飞扬,像是风中的纸片那样散乱飞舞。方林他们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广场上的石板下,竟是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看样子早已挖好的浅沟,而沟中缓缓流淌的,竟全是灰白色的浆汁,不时的冒出一个浓稠的浆泡,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人闻了中人欲呕。

  方林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在踏入广场的时候就用精神力将上下左右仔细的检查过,完全都没有这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壑!紧接着他们又发现,周围似这种的隐蔽的小沟纵横交错,竟是在广场上组成了一个方圆百余丈,巨大而诡秘的图案,那灰白色的浆液就在里面不住奔流,一如在血管中流淌。

  然后那些灰白色的浆汁就扑浇到了哮天犬的身体上面,这头恐怖的野兽就人立而起,浑身上的筋骨都开始收缩,以至于远处的方林等人,都能听到骨骼碎断的声响,接着它身上的血肉似乎蜡烛一般的扭曲,融化了开来,接着又凝固到了一起,最后竟形成了一头通体泛出灰白色泽的可怕怪物,那模样,就仿佛是一头刚刚被剥掉皮的巨大猩猩,惟有双肢的前端臂骨形成了白森森的骨刃!

  这样的哮天犬对准方林他们直冲了过来,给人的冲击力之强是很难形容的。一干人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杨戬身上,因此只能侧身让开哮天犬冲了出去。而这头恐怖的妖犬也是义无反顾的向远处逃走,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放人”杨戬冷冷的道:“我已经将哮天犬交了出来,你们自己拦不住有什么办法?”

  方林冷笑,居然杨戬在自己的面前玩诡辩!他马上将手里面的杨天佑推了出去,不过这人质刚刚跌跌撞撞的跑出了五六步,杨戬刚刚想出手,马上后面就飞来了一条血腥铁链将这老头子拉扯了回去!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方林都懒得理他,直接打了个手势。猥琐付躲在远处拿了个铁皮喇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耻喊叫道:

  “我已经将杨天佑交了出来,你自己接不住有什么办法?太阳你老母,竟然敢和我们比猥琐?”

  杨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在方林和猥琐付这两个家伙的面前耍这种心眼,那当真是鲁班门前耍大斧。

  “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人?”

  方林冷笑道:

  “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交出哮天犬。”

  杨戬阴沉着脸道:

  “哮天犬乃是深具灵姓的神兽!知道我把它交出去必死,怎么还肯听我的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