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九十二章 渐渐揭开的真相

击破!难度的障壁 第九十二章 渐渐揭开的真相


  无论是谁,在面对死亡的这个时刻。通常都只可能有两种可能:

  一是吓得魂飞魄散屎尿齐流浑身瘫软。闭目等死。

  二是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呼吸粗重奋起一搏!

  卡米尔此时也陷入了这生死一弹指的局面,他直视着那一片荒茫逼近而来的“空白的无”。此时心中也十分清晰的明白,被这看似无害的东西一旦沾上,就是没顶之灾,他的脑海里面也是什么都不去想了,只是按照求生的本能大叫一声,飞掷出了手中的那一柄银色的小刀。

  这把小刀同方林以前获得的“解牛刀”一样,都是十分强悍的特殊道具,只是方林的各种际遇和侧重点都不一样,方林的解牛刀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而这把银色的切割之刀对卡米尔来说,几乎就像是愚者之瞳对方林一样重要。

  而卡米尔飞掷出了这把切割之刀的后果,差不多就和方林自爆掉愚者之瞳的后果差不多!

  那一把银色的小刀一接触到了“空白的无”以后,立即爆发出了极其刺目的银色光芒,甚至在瞬间就将整个空旷无边的决斗场当中都染上了一层荡漾的银意。若说先前的神器八咫镜若月在中天,安静的放射出了清冷的光芒,那么这时候的银刀放射出来的光华简直就如日中天,若烈阳那样不可逼视!一时间就连方林打出来的灭绝之华光都被硬生生的挡住逼退!

  方林打出来的这灭绝之华光说到底,也是一种能量,不过却是最霸道的那一种,不仅能够同化消融一切。而且还具备了解离术的领域权威性。

  但是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办法对抗它。就好比现实世界里面腐蚀性最强的王水,连钢铁也要被它消融,但是这样的溶解也是有限度的,一公斤王水溶解半斤钢铁没有问题,但是丢十公斤,一百公斤钢铁进去,那么它也只能徒呼奈何。

  眼见得卡米尔的这一击似激电一般直破中宫,光芒万丈的直逼而来,目标正是方林的心脏,浑身上下不能动弹的方林却是淡然置之。

  刚强则是易折,卡米尔的这一击虽然看似能克制自己的灭绝之华光,其实却是以燃烧那把神兵本体的的方式来饮鸩止渴,缺乏后继的力量,此时看似卡米尔的这一击已经突破到了方林面前不到十米处,但是方林几乎可以肯定的判断出:顶多那把银色小刀再推进五米,便是强弩之末,不能寸进!

  自己最大的威胁,却是来自于哈迪斯。

  因为卡米尔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对付方林的这似乎水银泻地无处不在的灭绝之华光,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攻对攻来中和它的狂暴能量。

  哈迪斯不得不承认,方林自己领悟出来的这灭绝之华光当真是携着大破灭之势呼啸而来,初一见到之时,当真是无可抗拒。不过卡米尔的行为却让哈迪斯知道:人的感觉也是有谬误的时候,无可抗拒并不代表就是无从抗拒了,就好比是天空的雷霆来临,古时候的人只能被动挨劈,而现代的人却可以用避雷针来疏导雷电的灾害。虽然同灭绝之华光抗衡这件事情做起来是事倍功半。十分吃力,但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败中求胜,死里求活的办法,那就是用自己的技能去耗,拿自己的命去拼!

  在短短的错愕之后,以哈迪斯为中心立即散发出来了一个清晰的圆形扩张领域,那领域充满了邪恶的死气,似乎空气都被染成了翻腾卷涌的冥界气息,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赛场。

  死灵气息之渲染!

  这个强悍的领域性技能在上一战当中令方林吃亏不小,可以使敌人的生命力恢复速度/精神力恢复速度/体力值恢复速度同时减少。攻击力/防御力/移动速度/攻击速度/下降9%。并且方林所收到的负面效果将加成给施展哈迪斯。

  此时的这个领域当然延伸不到方林的身体上去,不过在灭绝之华光的边缘,也出现了波纹一般的冲击状。哈迪斯的战斗方式经常是穿透空间直接攻击敌人,他现在因为灭绝华光的阻隔,因此不能玩这一手,但是那把黑色的死亡巨型镰刀的威力依然不能轻侮,巨大的黑色死镰一闪而没,风声激荡,一股黑色的刀气划斩而来,方林要应付哈米尔的搏命一击,这边对哈迪斯的逼迫就显得有些放松,那徐徐逼近的“空白的无”竟是为之一滞。

  哈迪斯纵声狂笑。他由上至下,挥舞镰刀再次直斩而下!

  哈迪斯手中的镰刀连柄长达丈余,刀刃在雪亮里透露出一股暗红色,似在千万人的鲜血里面浸泡过,这样一把可怕的镰刀,在哈迪斯这个人的手里挥舞起来,竟是轻若无物,镰刀所过之处竟似有撕裂空间的效果,刀痕当中都要隐约浮现出深邃夜空,星光闪烁,虽然旋即消失,但是给人的震撼也是空前的。

  冥王之斩,简简单单,只是任何的凶灵厉鬼,魔神亡魂,只要在死之国度当中管辖的生灵,都要在这把巨镰下屈服呜咽!

  这一斩竟是将镰刀的本体斩入了“空白的无”当中去!

  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抵达哈迪斯面前的“空白的无”开始若潮水一般的消退,哈迪斯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烈:这把神器的本体再次开始迅速的消融,就像是冰落入了水里。而哈迪斯的眼神里面,更是充满了专注的狂热,他的双手上闪耀出了黑色的刺目光芒,就仿佛炽热的闪电一掠而过,又仿佛是浩荡日光,普照大地!只是那日光却是漆黑而灼热!

  顿时,以巨型死镰刀的刀柄为核心,爆发出了一圈死黑色的气劲,看起来与老胡的地雷震气劲颇为相似,边缘却似潮汐卷起的波浪一般奔腾冲击而来。并且气浪靠近了可以清晰的见到,尽是一头一头的饿鬼扭曲狰狞面孔的虚像,纷纷的扑入了哈迪斯的身体里面。

  而镰刀的表面出现了无数的裂纹,然后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暗哑声以后,“啪”的一声炸裂成了千万片碎块,连一片也没落地就化成了随风飘散的尘埃。

  合二为一!

  这是哈迪斯舍弃掉神器的本体,吸收了神器器魂以后才能出现的第三形态!

  此时的方林打出来的“空白的无”的笼罩范围已经全面被压缩,而哈迪斯的双眼变成了赤红色,大声的咆哮着,身体上的肌肉呈现出清晰的块状膨胀而起,口部变尖耳朵变长,然后背部刷拉的一声刺出了两扇黑色的翅膀,就似巨型蝙蝠的大翼。

  冥王恶魔变!

  紧接着他悬浮在半空当中,身体微微前倾,肌肉线条的轮廓分外清晰,一对恶魔也似的巨翅腾然张开,微微颤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赛跑运动员准备要积蓄力量发力奔跑一般。

  这是哈迪斯开始蓄力施展终极技能“冥神瞬狱杀”的先兆。

  在上一战里面,方林用八神庵的鬼步避过了冥神瞬狱杀的致命一袭,而哈迪斯这一次要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来冲击方林的杀招灭绝之华光!下定了不成功则成仁的必杀之心!

  “必败。”方林此时的思维依然清晰无比:“若是哈迪斯的这一击冥神瞬狱杀施展了出来,我在他们两人的夹攻下必败。”

  “但是,哈迪斯,你难道没有发觉。我的布局早在决斗以前就开始了吗?胜负,其实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辅助性的神器若是用得好了,未必就比攻击型的神器差!”

  此时卡米尔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他的那柄小小银刀的本体已经几乎燃烧殆尽,只余下了锋刃尖端的那一线逼人锋芒,依然倔强若彗星一般的逼刺向方林,但这样的行为却是徒劳的了,因为那点锋芒前进的速度是用可以用厘米/分钟来计算的,直接一点来说,卡米尔的生存的希望,就在哈迪斯的身上。

  下定决心破釜沉舟的哈迪斯的身上!

  生死一线。一线生死!

  就在这个时候,方林的愚者之瞳当中却发出了温和的光芒,那光芒并不锐利,也不强盛,温和一如家庭的氛围,仅仅是想淡淡的诉说些什么。

  而天空当中的八咫镜也再次若月临中天,将那温和的光芒呼应也似的映照在了空间当中,以一种妻子给即将出门的丈夫披上大衣的随意与温和,在八咫镜水银一般荡漾的镜面里,倒映出了哈迪斯的影子。

  哈迪斯忽然发现周围的景物若水波荡漾,切换到可以视物的时候,竟然发觉有一把飞速旋转的巨枪从天外飞来,已是近在咫尺!哈迪斯的心中古井不波,更是看低了方林几分---------这样的幻象也能将自己吓到?但哈迪斯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巨枪即将刺到胸口的时候,忽的有一个温软的身体扑到自己的身前,那把巨枪就从她的躯体里面深深的扎了进去!鲜血喷洒在他的脸上……..哈迪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是充满了剧烈的刺痛的感觉,他涌出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看清楚这女子的脸,但他就是看不清!

  接下来眼前再次荡漾,景物再次切换,四下里却是一片漆黑,在潮湿的睡袋里面,哈迪斯紧紧的拥抱住了一个温热的身躯,接下来就是炽热的吻,颤抖的呻吟,还有抵死的缠绵。哈迪斯只觉得怀中的这个温热的身体如此熟悉,却又是那么的陌生久远,他想疯狂的寻找灯光看清楚那张似乎镌刻在灵魂当中的脸,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灯!!!

  “不要忘了我……..”那声音若从九幽之下传来,若一声无奈的哭泣,然后几不可闻,最后淡淡湮灭,哈迪斯听到那声音,已是忍耐不住失态的泪流满面!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伤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伤心,他在心中反复告诫这是幻术这是假象,但是身体和思绪都是若扑火的飞蛾那样要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哈迪斯在泪流满面当中忍不住仰天狂吼:

  “你会为你的该死幻术付出代价的!”

  却听到方林的声音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不是幻术,幻术怎么可能打动一个人?而是你丢失的记忆……..是你试图进入IV难度以后,被梦魇空间抹去的记忆啊。”

  哈迪斯的心中一片紊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他**的幻觉”他仿佛入魔也似的仿佛念叨着,但是身体乃至整个心灵都都渴望着要认清那声音的容颜,哪怕百死,万死,也无憾!

  “死生之障壁……..”方林的声音幽幽的似自天外传来。“哈迪斯大人惊才艳艳,既有冥神瞬狱杀这等无坚不摧的进攻招数,又有死生之障壁这样的绝对防御技能……..说实话,我是决计没有您的这个能力的,但不知道哈迪斯大人在创出死生之障壁这招的时候,心中是在想着什么呢?”

  方林当时听到了这个防御技的名字的时候,就立即无由的感觉到了一股刻骨铭心的无奈。由生到死很容易,但是由死到生,却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

  任你王侯将相,贩夫走卒,才子佳人,霸主凡俗,到头来都是难逃一个死字,无论生前的丰功伟绩雄霸天下,不管你身份显赫或者低微,都没可能逆转死之必然规律。而哈迪斯被他这么一说,心中的想法竟是不由自主的随着方林的说法转动了起来,在这瞬间,哈迪斯猛然似被雷霆击中似的,脑海当中出现起了一双含泪而决然的眼睛。

  长河中,落日下,

  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在那横扫的巨大的锤子下爆碎成了血雾。

  “昂尼路…….”哈迪斯的口唇嗫嚅着。他的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接着是那个窈窕的身影冉冉升起,在落日下迎向了金鱼精那庞大的重伤的身躯,她在离开之时是那样的决然,却是回头嫣然一笑,飘落下来了一句话:

  “不要……忘记我。”

  而哈迪斯此时却只能看着,看着……默默的看着这个似乎魂牵梦萦性命相连,却看不清脸容的女人升上天空,将血肉灵魂都化成了将日落的辉煌都掩盖了下去的大招,用自己的死来换了他的生!

  “不要啊!!!”哈迪斯终于似一头受伤的狼那样,凄厉而绝望的号叫了起来。“我怎么会忘了你,怎么能忘了你!”

  这一瞬间,哈迪斯泪流满面,但是方林的声音却阴柔的飘飞了过来,若粘稠的蜘蛛网那样纠缠不清。

  “你没有忘了她,那她叫什么?她长得什么样?”

  哈迪斯的口唇剧烈的嗫嚅着,他额头上面的青色血管鼓胀得十分可怕,似小蛇一般的盘曲了,给人以几乎会立即爆炸起来的感觉,他本来就是因为脑部垂体的病态生长,才获得了超乎常人的精神力,此时在绝望和狂乱当中竭力的搜索自己的记忆,当真是一种接近于自伤的行为。

  他渐渐的回忆起来了……但是回忆到的都是一些记忆的碎片,一如圆明园和阿房宫这等瑰丽园林遗址上的那些残垣废墟,只能在历经沧桑之后依稀的辨别出往日的荣光,但要将那富丽堂皇完全的还原出来,却是不可能了。

  “金鱼精死后………IV难度…….我要复活她,我一定要复活她,第IV世界的光门就在我的眼前……..”

  哈迪斯喃喃自语着,就像是在说着无意识的梦话,但是对吐露出来的每一个字,仿佛都珍惜得要读一生一世也似的,方林的双眼里面闪耀着锐利无比的光芒,没有人比他的心情更加急迫,因为哈迪斯的昨日,就是他和他的伙伴的今天!方林绝对不想像现在的哈迪斯这样,变成一个被抹去了记忆的傀儡,所以他的心中比谁都要焦急,不过脸上丝毫都没有表露出来。

  “…….一片空白,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一片空白?哈德逊,哈德逊?哈德逊!!!你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他会死?”

  哈迪斯喃喃自语忽然变得尖锐无比,既带了一种疯狂的失望,更是多了几分难以形容的狂躁,就像是被困在了笼中根本无路可去的的伏兽!

  但是哈迪斯的表情忽然变得困惑了起来。

  “那是什么……..那是光?还是灿烂的华彩?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里,方林的瞳孔忽然缩紧了,那么尖锐,那么逼人,就像是针一般的要刺破空气刺破现实甚至刺破未来!

  然而接下来哈迪斯扭曲的脸容却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而且充满了迷惘,显然他是在步入IV世界以后先是看到了一片空白,然后就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哈迪斯口中的“你”。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变成了完全的谜团。

  不过方林此时怎么可能坐视哈迪斯的情绪平静下来?他处心积虑不惜大冒风险营造出这样的环境,就是要将哈迪斯脑海当中的秘密尽可能多的发掘出来!因为正如他根据各种蛛丝马迹推断出来的那样,哈迪斯乃是目前接触得到的轮回者当中唯一一个进了IV难度的光门又出来的人!

  所以方林终于祭出了他隐伏已久的杀手锏!就像是蛰伏已久的毒蛇探头张口露出了狰狞的毒牙!

  “你是谁?”

  方林的这三个字似惊雷一般的在哈迪斯的耳边炸响!他下意识的回应道:

  “我是索罗克,我是被选中者联盟的领袖。”

  “你还没有醒过来吗?琼斯!你难道真的忘记了恰西吗?”

  方林平静的道:

  “琼斯,恰西。”这两个名字在瞬间就像是骤然出现的龙卷风暴,将哈迪斯那渐渐平复下去的情绪重新又掀起了滔天的风暴!这些本来不为人知的情报,正是方林在那一次修复梦魇空间的裂痕时候无意察觉到的!

  顿时,哈迪斯的双眼都变得血红,一下子往外凸了出来,怔在了原地,方林的话和八咫镜营造出来的幻象,一下子将那些深深的潜伏在心底的记忆碎片完全的链接了起来!这与他此时身体里面的另外一个虚拟人格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到了现在,方林已经将哈迪斯踏入IV世界光门以后的事情基本上的推敲了出来,他当年是组建了一个团队,这个团队至少有四个人,除了本来叫做琼斯的哈迪斯之外,一个叫做昂尼路,一个是哈迪斯在空间当中的爱人恰西(两人的关系有些像方林和林吟袖),一个是哈德逊。

  金鱼精一战当中,琼斯(哈迪斯)和哈德逊两人重伤,昂尼路身死,而哈迪斯的爱人恰西采用了生命殉爆的方式杀死了金鱼精。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当琼斯(哈迪斯)和哈德逊踏入IV世界以后,却发觉进去是一片空白,紧接着哈德逊诡异的死亡,留下了琼斯一个人,等到他重新回归到梦魇空间以后。空间里便没有了琼斯这个人,取而代之是雄才大略开始组建被选中者联盟,霸气十足的索罗克哈迪斯!

  在踏入IV空间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方林目前不知道,但是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如下几点:

  一,无论进去多少人,只能留下一个,这个人应该是综合评价实力最强的。

  二,留下来的这个人的一切记忆,包括现实世界的记忆都会被抹杀,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假身份,也就是说,与之前完全都被彻底的剥离掉!

  虽然其余的东西方林不知道,但这两点…….仅仅是这两点都是方林无法接受的,他怎么能坐视老胡与林吟袖死在自己的面前,怎么会让这两个生死与共的伙伴被直接抹杀,而他也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记忆都被抹杀!要让父亲母亲复生,那是方林进入梦魇空间起就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失去了这些记忆,那当真还不如死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