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甜宠娇妻有点怂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你赶紧给我打消念头

第四百三十六章 你赶紧给我打消念头

  冯小夕实在是难以接受叶芸对自己明里暗里的逼迫,索性找了借口离开了咖啡厅,对叶芸也没有了多好的印象,哪怕曾经她带着伪善的面孔赞同自己和傅言。 

  “冯小姐,傅言还是不愿意离婚,我能做的都做了,只是对方坚决不肯同意,而且还用我的职业生涯威胁我!我很抱歉!”

  陈佳南不禁也觉得这是自己人生的一大败笔,傅言的倔强还真不是一般地常人能够接受。

  难怪冯小夕会走打官司这条路,不惜以得罪傅言为代价!原来都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

  “我自己想办法吧,这几天辛苦你的帮忙,薪酬我稍后打入你的账户。”

  陈佳南没有成功,怎么会愿意接受,冯小夕还真是命苦。

  “钱不需要了,我回去后问问我的教授,看看这件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实在很抱歉不能帮到您!”

  冯小夕连连说着不介意,她知道傅言很难对付,他们也都尽力帮自己了,所以冯小夕才没有半点的怨言,正是因为她可以做到坦然接受。

  “傅言没有伤害你吧!”

  她有些不放心的关心道,生怕傅言还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冯小夕不能让无辜的人牵扯到其来。

  傅言不讲道理,但是他们不能受伤。

  “我和傅承还是同学,傅言看我不顺眼,也不会对我动手的!”

  “那好!”、

  冯小夕这才将电话给切断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提出离婚的事情很荒唐,可唯独自己却觉得,这件事没有问题。

  次日午,奥瑞朵再次见到傅言的时候,男人眼有的只是疏离和嫌弃,是啊,昨晚自己没有控制情绪,也很想得到这个男人。

  “傅总,我向您道歉,昨晚的事情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么鲁莽的!”

  “现在和我说这些是心虚?”

  傅言冷声反问道,奥瑞朵脸色一白,生怕傅言真的放弃了自己,但是不能那样,她努力了那么久。

  “我不能喝酒,昨晚有些小醉!”

  旁边的华渊也目光诡异的看了一眼奥瑞朵,俩人说的话,他大概猜到了个所以然,但是华渊还真没有那个去相信事实的勇气。

  “你还生气吗?”

  女人的话有几分试探的意思,傅言要是开除自己,奥瑞朵一定会拼命的争取留下!她不想这么快离开傅言!

  华渊忍不住插了一句。

  “傅少,您和冯小姐的事情还未处理完!”

  奥瑞朵也明白华渊实则是在提醒傅言,所以她有些不满华渊的举动,但华渊都说完了,奥瑞朵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先出去!”

  傅言看到这个女人心里有些烦躁。

  华渊见到他对奥瑞朵的态度,反差和前几日居然这么大,华渊更是怀疑。

  “你和她怎么了?”

  “关你屁事!”

  傅言冷语反驳道,丝毫没有要和他说的意思,傅言倒是也有些不自然的离开了办公室,用眼神警告了华渊,不要在多问半句。

  冯小夕正在吃饭,看到电视里的新闻时,手的饭碗哐当一声掉落在地,傅言带着奥瑞朵回到他们的小家过夜?

  深情相拥!暗夜私会!

  “姐,看这个干嘛,你还不嫌闹心吗?”

  冯新伟见她神情异样,拿过遥控器给换了台,冯小夕看着冯新伟,内心冰冷的问道。

  “傅言到底是不是背叛了我?”

  “姐,这媒体们都是为了争夺观众们的眼球,你别相信他们说的话,那些照片也是能够批去的,难不成你也觉得傅言看了奥瑞朵?”

  冯小夕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傅言身边很少出现女人,除了她和叶芸,傅言也很排斥别的女人靠近。

  奥瑞朵到底是已经踩到了男人的原则和底线。

  “傅言对她已经够容忍了!”

  “先吃饭吧!”

  “我和傅言必须离婚!”

  冯小夕义正言辞的说道,好似已经没有办法在坚持下去了,傅言这样对她,冯小夕在善良大度又不是空气。

  “陈佳南都没有成功,离婚的案子你有把握吗?你都说了什么也不要,傅言还是不愿意,我觉得有点悬!”

  冯新伟给她分析了个遍,冯小夕虽然觉得有道理,但还是不想放弃自己的执念。

  “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我没有兴趣!”

  “你去开下门!”

  听到门铃的冯小夕朝着他说道。

  “你还好意思来?”

  冯新伟刚才还不让冯小夕离婚,但是此刻见到傅言,他的脸色很不正常,冯小夕吃好饭后站起身,好似没有见到傅言自顾自的回到房间。

  几分钟后,冯小夕拿着档案袋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见到傅言时,她递了一分过去,既然陈佳南做不到,不如自己来吧。

  “新闻还真是劲爆,幸亏我提前把东西都收拾出来了,要不然都会被你要求丢掉吧!”

  冯小夕看了一眼男人说得漫不经心,傅言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盯着她,冯小夕的醋劲还是那么大。

  “你不相信我?”

  “你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我相信!”

  冯小夕说话简直是不气死人不偿命,男人的语气都软了几分,可是冯小夕却依旧不放在心。

  “这份协议都是站在你的角度出发,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愿意离婚好。”

  冯小夕看着男人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

  “反正现在你也和奥瑞朵相处得那么好,所以我不妨碍你们的生活了,你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但是你今天还不答应,刚才新闻的事情,我会让了律师备案。”

  “你相信了?”

  “我又不是瞎子!”

  “我没有.....”

  “我不想听你解释!”

  冯小夕瞪着男人没有耐心的说道,拿起笔迅速地签了自己的名字,但男人接下来的反应也把冯小夕给吓得不轻。

  男人一瞬间将合同撕得粉碎, 冯小夕立刻傻眼了,怒气也随之而来。

  “傅言!你是不是有病?算你不愿意也不至于将东西给撕掉吧!明明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冯小夕是受害者!”

  女人说到最后时,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