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164 阿兹娜

00164 阿兹娜


  来美国后,陈曌只有在最初的时候,有为钱烦恼过。

  那时候陈曌什么收入都没有,一万美元揣在怀里,根本就无法给他安全感。

  不过后来,陈曌做了非法医生,就没有再为钱发愁过,他只为自己赚的不够多发愁。

  现在,陈曌再次为钱发愁了。

  一方面他是真的想买那块地,而且又能做点好事,两全其美。

  可是陈曌现在是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

  现在住的房子,毕竟是租的。

  而作为一个中国人,同样有着中国人对于土地的眷念。

  陈曌始终觉得,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才能够让人安心。

  哪怕将来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家在,人在,那么一切都还能在。

  要不带着一众恶魔,去干一票大的?

  好吧,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也只能在脑子里稍微酝酿一下。

  陈曌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这个秋千是法丽做的。

  看着那个女孩还在和奥比托斯以及别西卜他们玩耍,开口问道:“喂,我们也算是认识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阿兹娜.林肯。”

  “你爸爸妈妈呢?”

  “你问这个干什么?”阿兹娜.林肯突然警惕起来。

  陈曌心想,难道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吗?

  “好吧,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我什么时候不愿意说了。”

  “那你就说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阿兹娜.林肯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就当我什么都没问,天黑了,你该回家了。”

  “天黑就天黑,反正家里也没人。”

  留守儿童?不对啊,按照美国的法律,应该不允许未成年人独自生活的吧。

  “我爸爸每天忙碌工作,这个月我总共就和他说过两句话。”

  “哪两句话?”

  “早安,晚安。”

  “那你妈妈呢?”

  “和爸爸离婚了,她每个月会来看望我一次,不过她也已经有自己的家庭了。”

  阿兹娜.林肯属于那种很早熟的女孩,陈曌已经无法从她的嘴里听到天真的话了。

  “那个是你的女友吗?”阿兹娜.林肯突然指向院子外面回来的法丽。

  “不是,我们只是合租。”

  “是你不喜欢她?还是她不喜欢你?”

  “这与喜欢不喜欢无关。”

  “一个女人能够与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性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说明这个女人对他并不是毫无感情。”

  陈曌翻了翻白眼:“这都谁教你的。”

  “书上是这么说的。”

  陈曌可不觉得,法丽是因为对自己抱有感情,才和自己合租的。

  她更多的是为了和旺达相处,而不是为了和自己。

  “嗨,美女。”法丽走进院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阿兹娜.林肯,我家就在这条路的尽头街角。”阿兹娜.林肯又转头看向旺达:“好大的狗,它咬人吗?”

  “它很乖,她叫旺达。”

  旺达对每一个人都非常的热情,上前就开始舔阿兹娜.林肯的脸。

  “陈,你的宠物都是怎么训练的,为什么它们这么聪明?我感觉它们可以听得懂我说的话。”阿兹娜.林肯揉着旺达的脖子,好奇的问道。

  法丽则是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宠物。

  特别是地上趴着的红色大蜥蜴,根据西耶娜和大卫的说法,这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火龙。

  “你们玩,我去准备晚餐,阿兹娜,你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吗?”

  “可以吗?”阿兹娜.林肯不是很肯定的看着陈曌。

  “当然,我很荣幸能够邀请你共进晚餐。”

  阿兹娜.林肯玩的非常愉快,旺达和奥比托斯都能让她骑在身上。

  这是她过去养的宠物,所无法办到的。

  而且他们都非常的听话,阿兹娜.林肯说什么,他们几乎都能够做出反应。

  这时候,班特和玛丽从对面过来了,他们捧着一份超大的披萨。

  “阿兹娜,你认识陈吗?”玛丽有些意外,阿兹娜居然在这里。

  “你们好,班特、玛丽。”阿兹娜只是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显得有些冷漠。

  陈曌迎着两人,和两人都来了个拥抱。

  “陈,我听肯说了,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陈接过披萨:“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对了,你们认识阿兹娜的父亲吧,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们转告阿兹娜的父亲,说她在我这里玩,如果要接她回去的话就来我这里。”

  “你不知道她父亲是谁吗?”

  “我应该知道吗?”

  “她父亲是迪恩.斯洛特。”

  “什么?那她不应该姓斯洛特吗?”

  “她的全名是阿兹娜.林肯.斯洛特,林肯是她母亲的姓氏。”班特说道。

  “她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差吗?”陈曌好奇的问道。

  “因为她父亲的缘故,所以在学校里,孩子们都排挤她,不愿意和她做朋友,所以她几乎没什么朋友。”

  陈曌大概是理解到了,因为镇子上的传言,影响到了阿兹娜。

  也因为这样,阿兹娜才会这么的孤僻。

  “不过,她能在你这里玩倒是好事,我真害怕这个孩子会因为不愉快的童年而留下阴影。”

  陈曌看了眼阿兹娜,阿兹娜正在远处骑在旺达的身上,兴奋的大叫着:“旺达,快快,追上奥比托斯。”

  陈曌对此也是无能为力,毕竟他不是居委会,无法帮他们协调家庭矛盾,也无法协调邻里关系。

  虽然陈曌觉得,大人的恩怨不应该涉及到孩子。

  可是孩子不一定知道这个道理,而大人之间的恩怨,往往就会波及到孩子。

  “我们该回去了。”

  “好,再见。”

  这时候法丽正好也喊他们吃完饭,旺达载着阿兹娜,一溜烟的冲进家里。

  旺达现在的个头已经够大了,可是它依然在长身子。

  每天的食粮也是非常的惊人,陈曌也不知道,旺达到底能长的多大。

  陈曌觉得,旺达再这么成长下去,很有机会去冲击世界纪录了。

  当然了,前提是它不长歪了,如果长从血腥追猎者那种样子,陈曌是接受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