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02 老黑也会升级(第七更,求月票)

00502 老黑也会升级(第七更,求月票)


  一直到天色大黑,众人这才回屋。

  陈曌没让谢莉尔和尤拉再跳湖里洗澡,如果再让她们下湖,估计又要玩到天昏地暗。

  让她们先在泳池里把身子清理干净,然后再回屋冲。

  虽说家里有泳池,不过陈曌和法丽也很少用。

  陈曌和法丽玩水的话,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去湖里。

  他们也喜欢湖里的感觉,泳池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家里的宠物使用嬉戏。

  当然了,每天也都会换水。

  不过尤拉和谢莉尔回来的时候,是谢莉尔扶着尤拉回来的。

  陈曌眉头一皱,把尤拉拉到身边:“尤拉,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累。”

  陈曌拿出听诊器,检查尤拉的身体。

  上次陈曌给尤拉的药剂,增加了尤拉的抵抗力。

  可是尤拉的身体毕竟还是太弱了,依然很容易生病。

  而她一旦生病,那么对她来说就非常危险。

  陈曌不愿意去管制尤拉,限制她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尤拉能够快快乐乐的成长。

  而不是当一个笼中鸟,看着别人玩耍,而她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只是这样一来,她同意会便的危险。

  尤拉有些低烧,因为尤拉的特殊体质,所以连消炎退烧药都不能随意的服用。

  就在这时候,老黑出现在陈曌的身边。

  “我,感受到她的死亡气息。”

  陈曌的脸色顿时不好了,他不生老黑的气。

  不管老黑存在不存在,都意味着尤拉的身体状况又一次恶化了。

  并且,这次是危及到生命安全的。

  这也意味着,陈曌已经没时间再磨磨蹭蹭的研究了。

  陈曌想起,自己母亲当初接自己来美国,其实就是想要自己捐献骨髓。

  这说明,自己的骨髓和尤拉是匹配的。

  一般来说,兄妹的骨髓匹配几率已经匹配度也是最高的。

  当然了,陈曌和尤拉是同母异父。

  其实捐献骨髓听起来很可怕,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并且现在有比过去更安全的捐献方案。

  捐献骨髓,其实需要的就是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

  而人体的造血干细胞其实就是一个祖宗自我分裂出来的,然后会越来越多。

  所以提取骨髓后,理论上造血干细胞会迅速的分裂,弥补减少的部分。

  在过去,捐献骨髓是有一定的量比,虽说相对安全,可是依然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现在则是用血液培养法,只需要提取很小量的骨髓造血干细胞,然后放在血液中培育。

  所以对于捐献者来说,危险也降到最低,甚至和捐血其实差不多。

  这也叫做外周血干细胞移植,

  “谢莉尔,你先去休息吧,法丽,你今晚和谢莉尔一起睡。”陈曌说道。

  “嗯。”法丽看到陈曌凝重的脸色,点点头。

  陈曌抱着尤拉下了地下室中:“老黑,你来帮我。”

  陈曌这里没有培养基所需要的条件,所以只能直接进行骨髓移植。

  而这样的移植手术主要还是在陈曌的身上,尤拉作为受捐者,她只需要被动接受输血即可,所以问题不大。

  主要问题还是出在陈曌身上,陈曌需要找一个人帮他移植骨髓。

  所以,陈曌需要让老黑,帮他提取出骨髓。

  然后完成移植的过程,而且还必须是在空间夹缝中进行。

  “陈曌,你先在自己的背上开一个口,然后我用生命抽取,以此来抽取你的骨髓。”

  “嗯。”陈曌趴在冰冷的金属床上,艰难的刺破自己的后背。

  尤拉则躺在旁边另外一张床上。

  “口子够大了吗?”

  “够了,可以了。”

  老黑开始施展魔法,先是鲜血被摄取出来。

  接着陈曌就感觉到一阵刺痛,白色的物质混杂着血浆,汇聚在老黑的双掌上。

  “差不多够了。”陈曌说道。

  老黑轻柔的将掌心上的液体,推送到尤拉的面前,液体开始慢慢的渗透进尤拉的身体中。

  就在这时候,老黑背后突然浮现出一道黑色的纹路。

  这黑色纹路像是佛家所说的**,陈曌惊疑的看着老黑。

  老黑却像是未曾闻动,依然在专心的施展着魔法。

  终于,骨髓完全的融入了尤拉的身体中。

  老黑这才停了下来,而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变化。

  “咦?”

  “老黑,你这是怎么了?”

  “很奇怪的感觉,我变的更强大了。”

  “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我救了你的妹妹。”

  “勾魂使者救了人,然后获得了奖励?”陈曌古怪的眼神看着老黑。

  “不,是救一个必死之人。”

  老黑伸手去拉自己的兜帽,可是却露出了陈曌一样的面孔。

  “fu**,你为什么和我一样?”

  “我可以是任何人,容貌对现在的我毫无意义。”老黑又变成法丽的面孔。

  “你给我住手,不许你变成法丽的样子。”

  “好吧。”老黑又重新拉上了兜帽。

  “你背后的光圈能够消失吗?看起来好别扭。”

  “我做不到,这是我能力的象征。”

  “就多一个光圈,有什么意义吗?”

  “现在的我不再是勾魂使者,而是死亡使者。”

  “好吧,称号听起来更吓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变化?”

  “我能在人前显现。”

  “嗯,这看起来挺吓人的,还有吗?比如说帮我干掉谁谁。”

  “不能,如果我杀生,依然会受到惩罚。”

  “说到底还是没什么用。”

  其实,老黑最大的作用还是对付恶灵。

  他比陈曌的那些恶魔仆从动恶灵的震慑力也是最大的。

  哪怕是萨麦尔也比不上老黑。

  不过,就老黑这态度,他对自己升级似乎也没什么太兴奋的。

  随后,陈曌把尤拉抱出了空间夹缝。

  迷迷糊糊中,尤拉似乎是有些醒过来。

  不过还不大清醒,一直到室外的灯光照射,才让尤拉醒过来。

  “哥哥……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天堂……”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有一座好大好大的城堡,那就是天堂的城堡吧。”

  “呵呵……你觉得是就是吧。”陈曌总不能说,你看到的不是天堂,是死神的老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