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527 花粉过敏(第二更,求月票)

0527 花粉过敏(第二更,求月票)

  “路易斯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

  “我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陈曌带着满脸的笑容说道。

  “真的吗?”路易斯.克雷莱姆听到陈曌的话,兴奋的跳起来。

  “坐下,别激动。”

  “坏消息呢?”路易斯冷静了下来问道。

  “你可能要多一个兄弟。”陈曌说道。

  “什么意思?”

  陈曌看着路易斯的手臂:“你还要藏吗?还是非要再打你一顿?”

  路易斯再次感觉到右臂的恐惧,接着,路易斯的右臂就开始疯狂的往外拽。

  像是要逃离这里一样,陈曌的话吓到它了。

  就在这时候,一头巨熊出现在了路易斯的面前。

  “啊……快跑啊……”路易斯想要逃。

  可是他的右臂还是在使劲的往前拽,眼看那头熊近在眼前。

  路易斯的右臂突然变黑变大,显露出人形,朝着公主垂过去。

  啪——

  公主直接一巴掌扫过去,路易斯跟着飞了出去。

  公主可以感觉到右臂的恶意,它可不会惯着一个陌生人。

  “陈先生……救命啊……救命啊,熊……”

  陈曌就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的看着路易斯。

  路易斯吓得直接跑到陈曌的身边。

  陈曌抓住路易斯的右臂:“你是打算着,我把你直接拗下来吗?”

  路易斯感觉到更大的恐惧,不过右臂不再胡乱控制他的身体,平静了下来。

  “你看,他这不就老实下来了吗。”

  “陈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头熊是怎么回事?”

  “我养的,它叫公主。”

  路易斯看着公主,咽了口口水。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庞大体形的熊。

  他感觉,这头熊一口就能把他半截身体吞下去。

  “你的手臂早就有了自己的意识,他一直在试图侵蚀你的身体。”陈曌说道。

  “啊?”

  “啊个屁,现在你考虑吧,是直接把它切下来,一了百了,还是就留着它?”

  “没办法解决?”

  “我和你说过,它和你是不同的血统,所以追究起来,你们是不同的个体。”

  “除了这个办法呢?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和他谈一谈。”

  “怎么谈?”

  “你说的它可以理解的了,至于说怎么谈,那是你的事。”

  路易斯看着自己的手臂,脸上露出纠结之色。

  左看看,右看看。

  过了几分钟,路易斯至于开口道:“陈先生说,你是我的兄弟,好吧,不管你算是什么,我都想和你谈一谈,你觉得呢?”

  右臂上下摆了摆,作为外人,陈曌是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路易斯能够感觉的到它的意识。

  路易斯继续说道:“我不想把你切下来,毕竟我不想变成残疾。”

  “如果你想要继续侵蚀我,夺取身体的控制权的话,那么我会请陈先生,把你彻地的切割下来,我想你也体会到陈先生的可怕了吧。”

  右臂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显然,它是知道陈曌的可怕的。

  “所以,在我需要的时候,你不需要再强行夺取右臂的使用权,也就是说,你必须听我的,可以吗?”

  就在这时候,路易斯感觉到手臂的意识。

  “那么我能得到什么?”

  “至少你不会被杀死。”路易斯说道:“而且,夺取了我的身体,你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陈先生肯定会找到你,然后把你处理掉。”

  陈曌翻了翻白眼,我才没那么无聊,除非你付钱。

  钱都不谈,亏你还是知名富豪,一点都不实在。

  陈曌对路易斯嗤之以鼻。

  他哪里知道,路易斯完全是把陈曌当成视金钱如粪土。

  “你和它好好的谈一谈,再不行来我这,我给你做肢体切除手术。”

  路易斯的右臂抖了抖,显然是对陈曌怕到了极点。

  “陈先生,你看我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怎么说它也是我兄弟。”

  陈曌发现路易斯除了在商业上有点成就,在生活上好像有点二。

  而且他好像对灵异总有着莫名的兴趣。

  就比如说遇到个恶灵,雇佣。

  如今认了个兄弟,还要起名字。

  “你随意。”他们谈的似乎挺不错的,陈曌也懒得再干涉。

  “你看,叫小黑,怎么样?”

  “路易斯先生,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恶俗了点吗?”

  “那就叫小黑吧。”

  “你没在听我说话吧?”

  “陈先生,你这里的宠物好多啊。”

  “路易斯先生,我就不留你吃午饭了。”

  陈曌黑着脸下了逐客令,把路易斯赶走。

  陈曌继续研究那把钥匙,这把钥匙是和那个金属盒子一样,别人都无法看到。

  会不会和金属盒子有什么联系?

  陈曌把金属盒子拿了出来,钥匙放在金属盒子前。

  没什么反应,好像是不相干的东西。

  算了,不想了。

  陈曌研究了半天,也没发现两者有什么关系。

  除了它们都是别人无法看到的,这个特点之外,似乎就没其他的相同点了。

  阿嚏——

  陈曌捏了捏鼻子,鼻腔有点发痒。

  好像是花粉症,花粉症是过敏反应。

  虽然陈曌现在的体质异于常人,不过依然无法豁免花粉症症状。

  不过陈曌的反应不大,也就鼻腔骚痒。

  就是偶尔有点控制不住的打喷嚏。

  最近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附近山头上开了不少野花。

  陈曌吃了两片过敏药,症状没得到什么好转。

  傍晚的时候法丽回来,陈曌的症状是又加重了。

  “陈,你生病了?”

  “不是,就是花粉症。”

  “你是花粉过敏体质吗?”法丽倒是有些意外。

  毕竟,这是她自认识陈曌后,第一次看到陈曌生病。

  她几乎都要以为,陈曌不会生病。

  当然了,过敏和生病是两个概念。

  对此陈曌也挺无奈的,这是他第一次花粉过敏。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花粉过敏体质。

  阿嚏——

  饭桌上,陈曌又没忍住,往旁边打了个喷嚏。

  结果,旁边的椅子被陈曌直接喷成了碎片。

  法丽看着陈曌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就在这时候,西耶娜的电话来了。

  “陈,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