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31 又来了(第六更,求月票)

00531 又来了(第六更,求月票)

  陈曌也很头痛,这个血脉共存到底什么鬼。

  前面大家玩肉搏还玩的挺愉快的。

  为什么最后来一个会放剑气的。

  这是开挂好不好。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陈,现在怎么办?”

  “让我想想。”

  呼——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又射来一道白光。

  众人伏地的位置,旁边的一棵大树应声倒下。

  陈曌伸手一顶,没让众人砸到。

  没办法了,坐以待毙的话早晚要被弄死。

  还是刚正面吧。

  “你们都别起身。”

  “陈,小心点。”

  陈曌的阴影真实之眼,可以看的到,那只魔法守护兽在黑暗中。

  它的嘴里像是在酝酿什么,大约数秒钟后,嘴里射出一道白光。

  陈曌向着左边一躲,白光从陈曌的身边掠过。

  又过了几秒钟,陈曌又向着右边移动,再次避开了白光。

  “好厉害。”

  “他居然能避开这样接近无解的攻击。”

  雇佣兵女巫们,她们接受的都是系统的训练。

  就如同军队里出来的一样,她们的实力都不错。

  可是她们就像是一个生产线的产品一样,会的东西都一样。

  擅长使用枪械,和同类的魔法道具。

  不过这也成了她们的缺点,她们的魔法认知非常低。

  完全不不像鲁伯特和西耶娜这种野路子。

  当然了,其实西耶娜和鲁伯特才算是正统的女巫。

  她们这些雇佣兵女巫,其实更接近士兵。

  陈曌就那样一个人,越走越深。

  最后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陈曌已经分析出了魔法守护兽的攻击方式,以及它的弱点。

  魔法守护兽看到陈曌接近,立刻拉开了距离。

  它的智慧同样不低。

  它知道陈曌的近身实力非常强悍。

  哪怕它比原本更为强大。

  可是依然没把握和陈曌近距离的接触。

  它这一动,倒是正和陈曌的心意。

  毕竟,它只有停下来才能够释放白光。

  动起来就无法释放白光。

  陈曌猛然加速,朝着魔法守护兽追去。

  陈曌的速度不比魔法守护兽慢。

  至少这种冲锋的速度,陈曌并不输给它。

  突然,魔法守护兽毫无征兆的停下脚步,转头面对陈曌。

  陈曌心头一紧,危险!

  一道白光袭来。

  陈曌嘴里骂了一句,飞身扑开。

  上当了,这家伙就算是奔跑中也能释放白光。

  白光掠过陈曌的肩膀,留下一道豁口。

  紧接着魔法守护兽就扑向了陈曌。

  陈曌抡起拳头砸过去。

  而这次的攻击,魔法守护兽只是退了几步,没有如之前那样被陈曌直接砸烂。

  这说明魔法守护兽的身体强度,比之前强了很多。

  陈曌调动魔力,单纯凭着力量,是不可能弄死这东西。

  “唉……为什么我非要参与这种冒险,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平静的生活。”

  魔法守护兽再次扑上来,陈曌也扑上去。

  一人一兽直接扭打在一起。

  你一拳,我一爪子。

  陈曌也被逼急了,暴食者之口再次张开,一口咬住魔法守护者的脖子。

  魔法守护兽疯狂挣扎着,想要挣脱暴食者之口。

  反正陈曌是打定主意,死都不松口。

  给我死!!

  陈曌加大了暴食者之口的撕咬力度。

  咔嚓——

  终于,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暴食者之口硬生生的咬进了魔法守护兽的脖子。

  魔法守护兽又在地上爬了几下,最终还是没能再站起来。

  此刻陈曌也已经累的站不起来。

  原本陈曌以为,自己已经够牛逼了。

  只要自己不真的去怼天怼地对空气,应该没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

  可是莫名其妙的一头魔法守护兽,就能把自己逼入绝境。

  原来,自己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牛逼。

  暴食者之口又在吞噬魔法守护兽的尸体,而且不是在陈曌主动的情况下,完全是本能的行为。

  阿嚏——

  又来了!

  果然,这种魔法生物真不能随便吞噬。

  西耶娜、鲁伯特等人赶来了。

  “陈,你怎么样了?”

  此刻的陈曌样子挺吓人的,全身都是鲜血淋漓。

  地上还有吃剩下的魔法守护兽残骸。

  “啊……”陈曌鼻子又开始发痒了。

  所有人都在刹那间躲开,这家伙的喷嚏太恐怖了。

  “没事了……你们去采摘碧幽心花吧。”陈曌摇了摇头。

  “没事。”

  阿嚏——

  一棵大树轰然倒下,所有人都无语的看着陈曌。

  你这叫没事吗?

  “这下真没事了。”

  “你确定?”

  陈曌立刻转过身,又是一口喷嚏。

  所有人都无语了。

  陈曌很无奈,这事不是他能控制的。

  鲁伯特和西耶娜终于拿到了碧幽心花,四个雇佣兵女巫也没阻拦。

  陈曌在这里,她们真没勇气动手强抢。

  直接离开了现场,没有多做逗留。

  “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西耶娜说道。

  “你会开车吗?还有……你确定你的车能经得起我的喷嚏?”

  西耶娜想到修理费,还是没舍得。

  要是让陈曌在她的车上打个喷嚏,别说修理费,感觉直接就能拉去废弃厂了。

  陈曌回到家中,没敢回卧室。

  这喷嚏要打在法丽的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不说打人身上,哪怕是打在房间里任何一个角落,陈曌都要心疼。

  把自己收拾了一下,陈曌就在前院的椅子上将就了一个晚上。

  翌日——

  陈曌是被法丽叫醒的,法丽拍着陈曌的脸颊。

  “陈,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回屋睡觉?”

  “重感冒,我怕传染给你。”

  法丽俯身,亲吻着陈曌:“我不怕。”

  “我怕。”陈曌捏了捏鼻子。

  “我今天不上班了,陪你。”

  法丽关心陈曌的身体状况,陈曌明明生病了,可是为了照顾自己,还在院子里睡了一个晚上,这让法丽很感动。

  “你需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没什么胃口。”陈曌摇了摇头。

  “要去医院吗?”

  “拜托,我自己就是医生。”

  就在这时候,陈曌放在客厅里的手机来电,陈曌懒得起身,直接让管家接起电话。

  “喂陈,有个客户,你接吗?”

  “我今天病了,不出门。”陈曌说道。

  “什么?你病了?这可是大新闻,你现在在重症监护室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