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38 追兵将至(第三更,求月票)

00538 追兵将至(第三更,求月票)


  凯拉和玛丽安正打算去医院,电话就来了。

  “凯拉小姐,您的电话。”

  凯拉接过电话:“喂……”

  过了半饷,凯拉的脸色就不太好了。

  “回片场。”

  “凯拉小姐,我们快到医院了。”

  “有个新角色。”

  “可是你手臂上的烧伤。”

  “没关系,反正已经烧伤了。”凯拉说道。

  凯拉摸了摸伤口处,伤口的痛已经减缓了很多了。

  看来那个药膏的效果不错。

  “凯拉小姐,要不问问陈先生吧,也许他有办法。”

  “没用的,这属于严重烧伤,至少要做植皮手术。”

  虽然手臂上的烧伤面积不算大,可是因为那是高浓度硫酸。

  皮肤的表面已经被破坏了,甚至起了褶皱。

  即便是凯拉也不认为,单纯的治疗能够治愈。

  最终恐怕还是需要依靠植皮手术修复。

  随后凯拉去了片场面试,不过暂时没有结果。

  一天的时间忙碌下来,凯拉已经累的精疲力尽。

  “凯拉小姐,我们现在去医院吗?”

  “算了,我累了,先不去医院了。”凯拉疲倦的说道。

  “凯拉小姐,我觉得您需要尽快的治疗手臂,不适合再拖下去。”

  凯拉拉开袖子,却发现在伤口的地方,有一层褶皱死皮。

  “咦?”凯拉发出一声惊疑声。

  玛丽安看着凯拉的手臂:“奇怪……烧伤是这样的吗?”

  凯拉伸手将死皮去掉,伤口处是一片红色的皮肤,和旁边的皮肤有明显的不同。

  还有一点通,不过不似下午那么的激烈。

  “不是,看起来像是在愈合。”凯拉满脸的疑惑。

  她记得自己母亲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那次是因为食用油溅到手臂上。

  而留下了一小片永久性的烫伤痕迹。

  自己这次应该比母亲的伤更重。

  可是凯拉却发现自己的烧伤似乎比想象中的更轻。

  “凯拉小姐,会不会是那个药膏?”

  “是那个药膏吗?”凯拉又拿出一点药膏,抹在伤口处。

  “呼……”

  那清凉的感觉再次袭来:“好舒服。”

  ……

  “喂,陈先生。”

  “凯莉?”陈曌看着陌生号码,试探性的问道。

  “是我。”

  “什么事?”

  “我发现了皮尔斯.南的行踪,他将在明天下午乘坐火车FA512车次,前往旧金山。”

  “ok,我只要抓住他,那么我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陈曌说道。

  “明天我会再给你电话。”

  在挂断了凯莉的电话后,陈曌又陷入思考中。

  怎么抓人?

  如果在大庭广众下,直接把人提着就走?

  现实可不是电影,而且他也没那么大的背景。

  皮尔斯.南只要随便一叫,就能把自己送进警局。

  有了!

  陈曌拨打西耶娜的电话:“西耶娜,帮我个忙。”

  “好。”西耶娜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答应下来。

  陈曌把事情与西耶娜说清楚。

  随后陈曌又拨打了盖亚的电话。

  掳人这种事,盖亚最拿手。

  毕竟她是专业的。

  翌日——

  陈曌精神抖擞的来到洛杉矶火车站。

  西耶娜和鲁伯特来了。

  “鲁伯特,你来做什么?”陈曌有些意外鲁伯特居然也会跟来。

  “还人情。”鲁伯特一脸傲娇的说道。

  “陈,人在哪里?”西耶娜问道。

  “还不知道,等通知。”

  火车站的人挺多的,虽说不似国内那种人山人海,不过候车厅里也有数百人。

  想要在这么多人里,找到皮尔斯.南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车站里等了半小时左右,凯莉的电话再次来了。

  “你在车站了吗?”

  “在。”陈曌回答道。

  “在六号上车口,他的前后跟着两个保镖。”

  “嗯。”陈曌点点头。

  再次挂断了凯莉的电话,对身边的西耶娜和鲁伯特道。

  “位置确定了,我们走吧。”

  ……

  而与此同时,皮尔斯.南正在紧张的四下观望。

  从与陈曌撕破脸皮那天开始,皮尔斯.南就没有睡过一个晚上的安稳觉。

  陈曌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接连几次的针对,都是以失败告终。

  他已经没有钱,再去请什么人来刺杀陈曌。

  所以他现在只能离开这座城市。

  等到将来有机会了,再回到这里。

  突然,皮尔斯.南发现了一个身影。

  一个如同梦魇一般的身影。

  真正的噩梦,降临了!

  在他发现陈曌的同时,陈曌也看到了他。

  陈曌远远的冲着皮尔斯.南招了招手。

  充满了友好与真挚的微笑。

  皮尔斯.南这时候再想低头,已经太迟了。

  “看到那个穿着白衣服的亚洲人了吗?去拦住他,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好。”皮尔斯南对身边的两个保镖说道。

  两个保镖看了看陈曌,这种小个子,太没难度了。

  说着,皮尔斯.南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嘿,小子,此路不通。”两个保镖拦在陈曌的面前。

  咻——

  突然,一个保镖手上的纯净水瓶子爆掉了。

  两个保镖直接傻眼了。

  事实上他们只是月薪三千美元的普通保镖而已。

  说白了,就是高级一点的打手。

  “下次,爆掉的可能就会是你们的脑袋了,你们确定还要阻拦我吗?”

  “先生……我……那个……”

  陈曌冲着凯拉藏身的位置点了点头,凯拉面无表情的收起狙击枪。

  真想一枪点爆那家伙的脑袋。

  “现在能让开了吗?”

  “谢谢。”陈曌穿过两个保镖让开的路。

  皮尔斯.南已经走的很远了。

  他放弃了上车,他担心上了火车后,陈曌再跟上来,到时候就真的无路可逃了。

  皮尔斯.南一边逃,一边拨打报警电话。

  “我需要保护,我被人追杀了,我现在在……”

  “禁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皮尔斯.南的表情僵住了,他发现自己无法再发出声音。

  他看到背后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皮尔斯.南拔腿就跑,他想要大叫,想要求救。

  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皮尔斯.南冲出火车站站口,直接冲上一辆正好停靠过来的的士。

  “先生,去哪里。”

  “唔唔唔……”皮尔斯.南还是无法发出声音。

  司机转过头,皮尔斯.南发现这是一个大块头女人。

  “说不了话吗?是去旅馆?”

  皮尔斯.南连连点头,司机说道:“那我送你去一家我认识的旅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