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90 你死了吗?(第七更,求月票)

00590 你死了吗?(第七更,求月票)


  “你说这把钥匙吗”帕梅拉拉下脖子上的钥匙“是我的老师留给我的,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的妻子似乎也有一把一样的,不过她那把是黄金打造的,她送给了那个混蛋。”

  帕梅拉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可惜,我这把为什么不是黄金打造的。”

  “你脖子上挂一把钥匙,太奇怪了。”

  “你妻子要是挂一把,你肯定不会这么说。”帕梅拉白了眼劳伦特。

  不多时,外卖送到社区门口,帕梅拉出门去拿外卖。

  劳伦特则是悠哉的等着,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帕梅拉回来。

  劳伦特闲来无聊,拿下书架上的书。

  这是一本非常古老的书籍,表面的硬纸皮都已经开裂,看不清楚书名。

  随手翻开,却看到了上面有一幅画。

  这幅画上是十三把颜色各异的钥匙图案。

  可是下面的文字却看不懂,说是文字,还不如说是图案。

  劳伦特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字体。

  就这么两步路,帕梅拉这么还不回来

  劳伦特抬头看了眼窗外。

  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太阳已经下山了。

  劳伦特拿起手机,想要拨打帕梅拉的电话。

  可是里面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是空号。

  搞什么之前明明还打的通。

  怎么现在又变成了空号

  劳伦特打算起身出去找帕梅拉。

  走到过道上,脚下一陷,木质的地板居然陷了进去。

  劳伦特拿出脚,发现里面有个东西。

  “什么东西”

  劳伦特拿出来一看,是个布满了灰尘的盒子。

  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放着许多的老照片。

  居然全部都是他、阿桑德、帕梅拉年轻的时候照片。

  叮玲

  一把钥匙掉在地上。

  劳伦特捡起来一看,这不是刚才挂在帕梅拉脖子上的钥匙吗

  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同样的款式

  劳伦特发现旁边的卧室门半掩着。

  劳伦特直接推开门。

  只是一股酸味扑面而来。

  卧室的床铺、桌椅、柜子全是积年的灰尘。

  咯咯

  柜子也是半掩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拉开柜子门,里面全是熟悉的衣服,都是帕梅拉过去穿的。

  只是上面也全部都是尘土,不知道挂了多少时间了。

  劳伦特突然打了个冷战。

  不对啊,这里看起来就像是十几年都没有人住了。

  劳伦特刚想冲出屋子,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声音。

  帕梅拉回来了,可是劳伦特的惊慌没有中止,反而越发的惊恐。

  “劳伦特,怎么了你看起来非常的惊慌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没什么。”劳伦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过来吃饭吧。”帕梅拉道。

  “帕梅拉你”劳伦特咽了口口水“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劳伦特想到了帕梅拉先前说过的话。

  在十二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瘟疫。

  死了一百多个人。

  这一百多个人里,是不是有帕梅拉

  “法克鱿,你才死了。”帕梅拉顿时破口大骂起来“你在胡扯什么”

  “可是你这里看起来看起来”

  “看起来不像是有人住的是吗”

  劳伦特心里想,自己今天是不是遇到鬼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吓自己。

  可是从刚才帕梅拉出门后,他就感觉有点不对。

  “当然是为了让人觉得我这里神秘,你不知道我们这行有多麻烦,需要让人相信,就需要下一点功夫。”

  “你确定你还活着是吧”

  帕梅拉提起她的老酸腿,一脚踹在劳伦特的腿上。

  “少在那里扯淡,到底吃不吃,不吃我自己都吃完了。”

  看到帕梅拉这熟悉的动作,劳伦特突然就笑了起来。

  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还是熟悉的脾气。

  吃饱喝足,劳伦特和帕梅拉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

  还有他们共同的过去。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大暗下来。

  外面社区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点光亮。

  帕梅拉点起蜡烛。

  “记得当年,我们在那个废弃的仓库里,你、我、阿桑德也是这样,点着火,在那里大声的说话,都多少年了。”

  “谁t的知道,当年那个无赖,有一天居然摇身一变从政了。”帕梅拉笑着说道。

  “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二十年前吧。”

  “是啊。”

  “你和阿桑德都在洛杉矶,你们没有见面吗”

  “那个老混蛋还是那样,整天骑着机车到处逛,我们只是偶尔通话,而且我也要赚钱,就没有再见面。”

  劳伦特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聊了四个多小时了。

  “阿桑德最近出车祸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没和我说,他的伤势怎么样”

  “现在还站不起来,等过段时间,等他能站起来了,我们三个人聚一聚。”

  “时间差不多了。”帕梅拉说道。

  “什么时间”

  “废话,你不是要整你女儿的男友吗,当然是打电话叫他过来。”

  “现在吗”

  “废话。”

  “你确定这招有用吧你确定这个社区有恶灵”

  “我是灵媒,你不信我吗”

  “你当年就一直说,自己是灵媒,可是从来没见你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你以为灵媒是什么难道是给你表演魔术吗”

  “好吧好吧。”

  劳伦特拿起电话,拨通了陈曌的电话号码。

  “劳伦特,你今晚回不回来”陈曌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态度。

  “陈,我现在在朋友那里,酒喝太多了,你过来接我。”

  “你觉得我会管你吗自己叫车回来。”

  “我这里有点偏僻,叫不到车。”

  “那你就自己走回来。”陈曌懒得理会劳伦特。

  “不要这样,陈,我可是法丽的爸爸。”

  陈曌一阵心烦意乱,这老混蛋,只会用这招要挟他。

  “你是不是又准备了什么陷阱等着我”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向你发誓,绝对没有这回事,再说了,你觉得陷阱对你有用吗”

  “好吧,地址在哪里”

  陈曌才不信劳伦特的话,这老混蛋肯定是安排了什么陷阱,等着自己跳进去。

  不过陈曌倒是想看看,他到底准备了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