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703 仪式(第五更,求月票)

00703 仪式(第五更,求月票)

  “路易斯先生,布拉格进入庄园里了,诺玛小姐果然又犯病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那个混蛋搞的鬼。”路易斯大叫。

  原本他还对陈曌的话持有怀疑,觉得会不会是陈曌搞错了。

  所以他只是派人跟踪布拉格,同时在诺玛的庄园里安插眼线。

  当然了,所谓的眼线,其实就是诺玛的管家。

  而这个管家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管家。

  他是专门服侍他们家族的。

  并且有着非常大的权力,只要是他认为可以的事情。

  即便是有的时候主人不同意,他也可以自己做出决定。

  路易斯心中着急不已。

  虽然他现在产业在家族中属于最多的。

  可是真正的家族继承人并不是他,而是诺玛。

  诺玛才是家族最重要的继承人。

  哪怕是路易斯,其实都是为诺玛服务的。

  现在看来,陈曌的猜测没错。

  布拉格果然有问题。

  “诺玛现在怎么样?”

  “今天诺玛小姐的反应似乎比平日更大,而且见人就打,现在她被带回房间了。”

  “带回房间了?布拉格现在在哪里?”

  “也在诺玛小姐的房间里。”

  “就他一个人?”

  “不,还有一个仆女。”

  路易斯心中一动,他不知道布拉格要做什么。

  可是如果他想在庄园里对诺玛不利,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他在庄园里,也有内线。

  而什么人能够轻易的接近诺玛?

  只能是同在庄园里的人,特别是诺玛身边的女仆。

  “立刻带人进去,快点,保护好诺玛。”路易斯急切的叫道:“我立刻带人赶过去。”

  管家听到路易斯的话,也是有些着急。

  原本他是顾及身份,不方便随意进入诺玛房间。

  现在听到路易斯的话,立刻察觉到。

  刚才诺玛似乎在对试图攻击那个抱着她的女仆。

  诺玛是他看着长大的,诺玛的修养也是他所认可的。

  诺玛绝对不会去攻击女仆。

  那个女仆有问题!

  管家立刻招呼了几个仆人。

  “你们跟我来。”

  管家带着人来到诺玛的房间外,伸手推了推门。

  没推开?

  “撞开。”

  “啊?这是小姐的房间。”几个仆人都有些迟疑。

  “撞开。”管家再次下令道。

  嘭——嘭——

  此刻在房间内的诺玛、布拉格和女仆三人,听到了门外的撞击声。

  布拉格的脸色一变:“糟了,暴露了。”

  女仆依旧一脸的镇定:“没关系,反正早晚都是要暴露的。”

  “现在怎么办?”布拉格有些慌张的问道:“这样一来,就拿不到克雷莱姆家族的财产了。”

  “你的目的是克雷莱姆的家产,我不是。”女仆淡然说道。

  “温蒂尼,你什么意思?你是说要反悔吗?”布拉格恼怒的看着女仆。

  “我没反悔的意思,如果一切顺利,我当然不介意你拿到克雷莱姆家族的财产,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暴露了,你觉得计划还能执行下去吗?”

  布拉格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翳,眼中寒光射向温蒂尼。

  如果这时候眼睛能杀人的话,温蒂尼肯定已经被他千刀万剐。

  不过温蒂尼并不在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眼布拉格。

  “他们要是冲进来怎么办?”

  “冲不进来的,除非他们将门炸开。”

  温蒂尼淡然说道,她在这个庄园服务了十年的时间了。

  她比布拉格更了解这个庄园,她知道诺玛的房间有多坚固。

  温蒂尼的心理素质比布拉格好太多了。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巍然不动。

  布拉格则是快吓死了。

  “现在怎么办?现在到底怎么办?”

  “将她绑住。”温蒂尼指着诺玛说道。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诺玛疯狂挣扎着,可是她终归不是布拉格的对手。

  布拉格趴在诺玛的身上,贪婪的嗅着诺玛身上的芬芳。

  “真是甜美的味道。”

  布拉格的手开始不老实,不管诺玛如何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温蒂尼回头看了眼布拉格:“你最好能在三分钟内解决,不然的话最好现在就让开,那扇门虽然很难被摧毁,可是不代表就绝对的安全。”

  布拉格念念不舍的从诺玛的身上爬起来,回头看向温蒂尼。

  温蒂尼拿着一把匕首,匕首上刻画着晦涩难懂的纹路。

  ……

  这时候,路易斯也带着人赶到了庄园。

  “现在什么情况?”

  “路易斯老爷,小姐被关在里面,门撞不开。”管家说道。

  路易斯看了看如同艺术品般的金属门:“你们能搞得定吗?”

  “boss,这个门单靠人力是无法打开的,不过可以炸开。”

  “那就炸开它。”

  “我们需要回车上拿材料。”

  “快点去。”

  突然,屋内传来诺玛的惨叫声。

  “啊……啊……啊……”

  门外的所有人脸色全部都变了。

  路易斯更是惊呼:“快点,快点,快点……快去拿东西。”

  此刻在屋内,温蒂尼直接将诺玛的一个眼珠子挖了出来。

  诺玛在那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可是温蒂尼对此视而不见。

  布拉格看着这一幕,他的心头也有些发寒。

  温蒂尼比他想象中的更为残忍。

  面对着血淋淋的诺玛,温蒂尼不为所动。

  诺玛的眼珠被她握在手中,而原本娇美如花的容貌,已经变得可怖起来。

  被人直接将眼珠子挖出来,而且是没有任何的麻醉与镇痛的。

  这会是多大的痛苦?

  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其中的痛苦吧。

  温蒂尼挖下一颗眼珠后,依然没打算就此罢休。

  嘴里念叨着晦涩难懂的魔法咒语,高举着匕首,慢慢的接近诺玛的另外一个眼睛。

  轰——

  突然,门外爆炸冲击袭来,直接将床上的温蒂尼掀翻了。

  与此同时,一起被掀翻的还有布拉格。

  温蒂尼的反应极快,立刻从床上跳下来,翻身一拉旁边的一个灯架。

  房间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暗门,温蒂尼直接冲进暗门之内。

  “等等我……”布拉格刚从地上爬起来。

  可是这时候,外面的人已经冲了进来。

  路易斯看到床上的布拉格,脸色瞬间变的狰狞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