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900 老熟人(第七更,求月票)

00900 老熟人(第七更,求月票)

  陈曌赶到彼得夫人的庄园。

  管家立刻将陈曌接到彼得夫人的卧室里。

  陈曌进到房间的时候,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管家是早有准备,可是还是忍不住止步在门前。

  陈曌回头看了眼管家,管家指着床上的彼得夫人。

  “陈先生,太太就在床上,希望你能救救太太。”

  陈曌忍着这股恶臭,走到床前,掀开被子看了眼,脸色微微一变。

  彼得夫人的腹部有个明显的创口,恶臭就是从创口处散发出来的。

  创口已经完全腐败了,陈曌问道:“这是什么造成的?”

  管家说道:“有个人来拜访太太,当时太太让我离开,可是等我再发现太太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地上了,那个人也不见了。”

  “怎么不叫救护车?”

  “太太不让。”

  陈曌感觉到彼得夫人腹部的伤口,渗透出一丝丝的魔力。

  这个伤口不是普通的锐器造成的。

  首先先要阻止腐烂,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彼得夫人会直接因为败血症状而死。

  陈曌先给彼得夫人打了一针消炎药和一针抗生素。

  彼得夫人应该是受到伤害的时候,同时也沾染上了魔法巫毒。

  不过巫毒其实也属于病毒类别,所以抗生素还是很有效的。

  当然了,除此之外,陈曌还净化了伤口,避免伤口的病毒继续恶化伤口。

  随后陈曌又拿出器皿和手术刀,给彼得夫人刮腐肉。

  陈曌给彼得夫人用了一个魔法,让她短暂的休眠。

  为此,陈曌又使用了一点结晶药剂。

  “将这些腐肉拿去焚烧掉。”陈曌对管家说道。

  管家捂着鼻子,端着器皿拿出去。

  过了半饷,彼得夫人微微睁开眼睛。

  此刻的她依然非常的虚弱。

  不过她的脸上还是带着几分慈祥。

  “陈先生……原本我以为……再见到你的时候,会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

  “其实这样也不错。”陈曌笑着说道。

  彼得夫人的伤口虽然清理掉了腐肉,不过她腹部的一大块皮肤几乎都没了。

  陈曌现在还在加紧的处理伤口,将旁边的皮肤拉过来缝合。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非常不好。”

  “非常不好,这是好事。”陈曌的语气温柔:“如果你没有感觉,那才是真正的坏事。”

  陈曌一边和彼得夫人聊天,一边给她治疗。

  随后又拿出酒精,清洗伤口。

  一个清醒的病人,其实比一个昏迷的病人更安全。

  “和我说说,是谁敢伤害这么迷人的女士。”

  彼得夫人突然变得惊恐:“那不是上帝的使者……那是恶魔的使徒……”

  陈曌没想到彼得夫人会变得这么激动,连忙安抚下她。

  不过彼得夫人的话,让陈曌想起彼得夫人说过的。

  她曾经将那个治好她的双腿的人,称之为上帝的使者。

  “那支毛茸茸的手,那不是人类的手……”

  “是伤害你的那个人?”

  “他不是人……不是人类,他从我的肚子里掏出一个珠子,血淋淋的珠子,那个珠子是活的。”

  珠子?陈曌皱起眉头。

  是彼得夫人的错觉吗?

  还是说确有其事?

  陈曌不能肯定,不过如果彼得夫人没有看错的话。

  那么可能是那个人在治疗的时候,将珠子放在她的身体里的。

  不多时,管家回到屋子里。

  陈曌走到管家的身边,低声说道:“你需要带彼得夫人去医院,再进行一下仔细的检查。”

  “好的,陈先生。”管家将一叠现金放在陈曌的手上。

  陈曌点点头,回头看来了看彼得夫人:“女士,还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年轻人,谢谢你。”

  陈曌看了眼手上的钱,苦笑着摇了摇头。

  上帝是不会保佑我的。

  相较于上帝,自己应该和她畏惧的恶魔更亲近吧。

  “上帝最应该守护的人是你,女士,再见。”

  “再见。”

  陈曌还没出去,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大卫打来的电话。

  “喂,大卫。”

  “陈,有空吗?帮我一个忙。”

  “有。”大卫要帮忙,陈曌不会有任何迟疑。

  他家的女人可是帮过自己不少忙。

  “我给你一个地址,你现在立刻赶过来好吗?”

  “好。”

  陈曌马不停蹄的赶往大卫给的地址。

  这里是一个旧社区,沿街的居民楼都是那种老式的五六层楼的,而且没有电梯。

  因为设计缺陷,采光非常差。

  楼道里黑摸摸的,楼道的灯光也是非常昏暗。

  住在这里的都是穷人。

  陈曌还没到要去的楼层,已经听到嚎叫声。

  陈曌加快脚步,到了六楼的时候,看到有一户门口,挤着几个围观者。

  “请让一让。”陈曌叫了一声。

  大卫听到陈曌的声音,从里面推开人群。

  “陈,你总算来了。”

  陈曌没有和大卫叙旧,他已经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叫声。

  陈曌一进房间,就看到一个熟人。

  “你怎么在这里?”陈曌皱眉看着眼前的这个神父。

  “陈,你认识他吗?他是来为这个孩子驱魔的。”大卫说道。

  这个神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陈曌在旧金山铲除撒旦教的时候,认识的那个老神父布鲁斯。

  布鲁斯一看到陈曌,也是吓了一跳:“陈先生。”

  陈曌看了眼床上被绑着四肢的女孩,这户人家应该是一个拉丁裔人家。

  “你在这里给孩子驱魔?”

  “额……是。”

  “大卫,把孩子的父母请出去,关门。”

  陈曌坐到床边,将狂躁的孩子按回床上。

  陈曌一拉开被单,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刹那间,陈曌的脸色微微一沉。

  “这是谁干的?”

  “听孩子的父母说,孩子曾经患有严重癫痫,可是后来有个人说他能治好孩子的病,条件是这个孩子不能去接触任何和运动有关的活动,而后两年多的时间,这个孩子一直没有犯病,可是今天那个人又来了,说是要和这个孩子单独相处一会,等孩子的父母再次进到房间的时候,就发现孩子出事了。”

  这种情况,简直就和彼得夫人的遭遇如出一辙。

  “陈先生,他是中邪了吧?”布鲁斯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曌开始给孩子进行治疗,同时抬头看向布鲁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找陈先生您的,可是到了洛杉矶,发现我完全不知道去哪了找您,所以就兼职干起了驱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