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915 专机接送(第三更,求月票)

00915 专机接送(第三更,求月票)

  镜头射向陈曌所在的观众席方向,不过这个方向至少有上千个观众。

  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伊芙蕾所指的到底是哪个人。

  伊芙蕾在尿检完成之后,她的成绩就已经被发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

  所有人都在震惊这个消息,一个女人打破了男子世界纪录。

  所有人都将这个记录称之为不可思议的成绩。

  伊芙蕾为了不给陈曌找麻烦,没有在赛后与陈曌见面。

  她是打算等回到洛杉矶后,再和陈曌当面道谢。

  陈曌对伊芙蕾的成绩也是相当的满意。

  毕竟收了伊芙蕾的钱,如果伊芙蕾没游出满意的成绩。

  陈曌这钱都收的不安心。

  不过伊芙蕾还是拨打了陈曌的电话,表示了感谢。

  ……

  陈曌这边心情愉快,可是雷昂却怎么也愉快不起来。

  因为超能组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雷昂忍不住再次打电话给陈曌。

  “陈先生,你们超自然协会为什么还没有去解决问题你?”

  “没时间。”

  “什么叫没时间,我可是给了钱的。”

  “那是我们应有的经费,不要把这钱说成雇佣的钱,如果你是说这是酬劳,那么我现在立刻去给你解决问题。”陈曌不以为然的说道:“在正式行动之前,我们需要进行详细的行动部署与计划,不可能盲目的冲进去,我们可是专业的。”

  “可是,我听说你还在加拿大,还观看了一场游泳比赛。”

  “是啊,正是因为我现在在蒙特利尔,导致我没办法第一时间飞回洛杉矶。”

  对于陈曌这种厚颜无耻的回答,雷昂已经快要心肌梗塞了。

  “我不管你,你现在必须立刻回到洛杉矶。”

  “我又不会飞。”

  “我派遣军用专机去接你。”

  “你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雷昂说道:“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说了,行动不能盲目展开,需要有严苛的行动部署。”

  雷昂低吼道:“我求你了,你快点吧。”

  “就等你这句话。”陈曌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说过,要你求我,我终于做到了。”

  雷昂恨不得把整个办公室都砸烂。

  他早就已经后悔了,为什么当初非要和陈曌过不去。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你说的军用专机什么时候能到?”陈曌问道。

  “三个小时内。”雷昂说道。

  “好吧,是去机场吗?”

  “不是,是去蒙特利尔的军事基地。”

  “你确定我一个外国人,能去你们盟约国的军事基地?”

  “放心好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

  挂断了雷昂的电话。

  陈曌看向法丽:“法丽,我要先回洛杉矶。”

  “啊?不是明天的飞机吗?”

  “洛杉矶有急事,要我飞过去处理。”

  “那我现在就收拾。”

  “别,你和小葛琳先留在这里,等明天回去也不迟。”陈曌说道:“这样连夜的飞行,对你们来说太劳累了,明天你和孩子们乘坐路易斯的私人飞机,不要去挤客机。”

  如果不能轻松的履行渡假,陈曌是不会带法丽出来玩的。

  毕竟法丽现在挺着肚子,还带着小葛琳。

  “那好吧。”

  “法丽,抱歉,明明说好一起出来玩,结果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那我就先走了。”陈曌说道。

  “嗯。”

  ……

  陈曌到了军事基地外,直接就被岗哨拦住了。

  “站住,这里是军事基地。”

  “我是被通知前来这里的。”陈曌说道:“我是chenzhao。”

  岗哨士兵拿起电话,询问情况。

  片刻后,岗哨士兵带着疑惑的眼神,不过还是把陈曌放了进去。

  “先生,请进吧。”

  这时候,一个军官小跑到陈曌的面前。

  “你好,你是陈先生吧,我是中尉保罗,我是奉命前来接送你的。”

  “是的,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对了,我也有个朋友也叫保罗。”

  “随时可以。”

  “你们不用等什么空中管制,然后安排起飞时间吗?”

  陈曌好奇的问道,要知道就连路易斯那种超级富豪,他的私人飞机也不能想什么时候起飞就什么时候起飞。

  保罗白了眼陈曌,他不知道陈曌的身份。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我们是军事任务,你觉得军事任务还需要向空管报备吗?”

  “好吧。”

  保罗把陈曌带到了一架军用运输机前。

  陈曌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大家伙。

  以前只在电影里间到过,传说中的大屁股。

  “这架是什么型号的?”陈曌好奇的问道。

  “C-17。”保罗说道:“上去吧。”

  C-17军用运输机也不算什么机密。

  毕竟即便是中国也有购买这种飞机。

  所以也无所谓什么机密泄露。

  陈曌从这架C-17的屁股上去,这架飞机不止陈曌一个乘客,还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嗨,你们好。”

  那些士兵看着一身便装的陈曌上来,都露出疑惑之色。

  飞机在陈曌登机之后,立刻起飞。

  这些士兵一个个正襟危坐,陈曌有些乏闷:“喂,你们说句话啊,你们这样感觉像是要去哪了打仗一样,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陈,主业是个医生。”

  陈曌看还是没人和他说话,又继续道:“我敢打赌,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掰手腕掰赢我,我赌一百美元。”

  这时候,一个黑人光头走出来:“一百美元是吧。”

  “当然。”陈曌踢过来一个箱子,立在两人面前,伸手放在箱子上:“来。”

  机舱内的气氛终于活跃了起来。

  “劳森,干掉他。”

  可是,陈曌的手臂巍然不动。

  “我再出一百美元,另外一只手,谁来和我比。”

  “法克,你太狂妄了。”

  “我会把你的手骨折断。”

  又一个士兵出来,和陈曌刚正面。

  陈曌同时和两个士兵掰手腕。

  两个士兵使出吃奶的劲,也没能掰过来手腕。

  “如果你们再出五十美元,我允许你们用双手。”陈曌说道。

  “法克,你在看不起我们的战友吗?”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的对手完全无法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