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033 送进监狱住几天(第一更,求月票)

01033 送进监狱住几天(第一更,求月票)

  陈曌到了警局,正好看到大卫也在。

  “嗨,陈,你又干什么了?”

  “我可是受害者。”

  “得了吧,就你还受害者。”大卫太了解陈曌了,对于陈曌的回答嗤之以鼻。

  带陈曌回来的警察说道:“大卫,这位先生的确算是受害者。”

  “他怎么了?”

  “他遇到了几个劫匪,然后……”

  “他把劫匪都给打趴下了,是吗?”

  那个警察翻了翻白眼,看来大卫很了解这个人。

  “我什么时候也能遇到打劫我的啊,真羡慕你。”

  “大卫,你关注的点好像有点问题。”

  “陈,你是要做笔录吗?我来给你做笔录吧。”

  大卫带着陈曌进了一个隔间里。

  “大卫,帮我一个忙。”

  “帮什么忙?”

  “就是法丽的父亲……”

  陈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大卫很头疼,按理来说他是要帮陈曌的。

  可是关键这事是陈曌和法丽父亲之间的事情。

  美国人一般很少会去插手别人的家事。

  哪怕再好的朋友,也不会去插手别人的家事。

  这是作为朋友对彼此的尊重和隐私。

  可是陈曌亲自开口了。

  “好吧。”

  ……

  此刻劳伦特还在原地,等着他们雇佣的人传回来消息。

  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还是没有回复。

  “卡里姆,你们雇佣的人真的靠谱吗?”

  “劳伦特先生,他们全部都是演员,你指望他们多靠谱?而且陈的战斗力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陈发起狠来,我怕他们会全部被打残废。”

  就在这时候,远远的传来警笛的声音。

  紧接着就看到十几辆警车停在了劳伦特等人的旁边。

  “不许动,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一般警察逮捕嫌犯,嫌犯都必须将双手放在警察能看到的地方,避免嫌犯抽枪。

  “你们干什么?”劳伦特等人都有点慌了。

  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涉险雇凶杀人。现在你们将被正式逮捕,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什么?雇凶杀人?”劳伦特懵逼了。

  “你们胡说,我没有雇凶杀人。”

  “是陈那个混蛋,肯定是那个混蛋。”劳伦特大骂道。

  四个人全都被带进了警局中。

  不过很快的,卡里姆、霍华德和凯恩三人就被放出来了。

  他们在警局里看到了陈曌,陈曌正和大卫聊天。

  “陈,真的是你干的啊?”

  “那老混蛋,让他在拘留室里清醒清醒。”

  大卫看了眼陈曌:“陈,我可是为了你,冒了很大的风险,我现在这是非法拘禁啊。”

  “没事,如果那个老混蛋要告你,你就说是我举报的。”

  只要有举报人和诉讼方,警方至少可以有个名义。

  这样也不会连累到大卫。

  陈曌和劳伦特是私人恩怨,虽然找大卫帮忙,不过陈曌也不会给大卫惹麻烦。

  “老板……劳伦特先生被警察抓了。”

  “陈干的?”

  “是。”

  “两个混蛋,没一个省心的,算了,让劳伦特这个混蛋在监狱里清醒清醒,这件事不要告诉法丽。”

  ……

  第二日,关于诺顿西蒙博物馆被袭击,并且多名保安与警察伤亡的新闻,便在各大媒体上轮番报道。

  并且劫匪抢走了价值数亿美元的展览品的消息,也传来了。

  整个美国都轰动了,这次的损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博物馆袭击抢劫事件。

  地下势力也都动起来,都在查找这次袭击是谁干的。

  数亿美元的展览品,足以让任何人垂涎。

  没有人能对此视而不见。

  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

  只是,关于这伙劫匪的消息却少之又少。

  这是一伙非常专业的劫匪,几乎没有消息外流。

  同时警方也在封锁消息,他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当场击毙的几名劫匪。

  目前警方正在对这几个劫匪的身份进行调查。

  ……

  博纳尔会馆,这是一家私人博物馆。

  而博纳尔会馆的主人就是博纳尔。

  公众对博纳尔的了解只是亿万富豪、收藏家、慈善家等等头衔。

  不过还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博纳尔是黑市商人,文物贩子,艺术品大盗。

  “纳德,我想知道,东西在哪里,我要的东西到底在哪里。”此刻博纳尔的脸色非常的冷酷。

  “老板,我没有骗你,我们没拿到东西,当时与警方的枪战中,东西遗失了,不……东西就在诺顿西蒙博物馆里,他们是故意放出假消息,说东西被偷了,实际上东西还在里面。”纳德解释道。

  博纳尔目光闪烁不定:“也就是说,可能是诺顿西蒙博物馆的人在欺骗大众?实际上是内部的人把展览品藏起来了?”

  这种事倒是很常见,博纳尔也和这种人做过交易。

  诺顿西蒙博物馆是国家所有的,从馆主到员工都是受雇于国家。

  所以不排除某个人,暗藏私心,将展览品收归己有,最后再转手卖给黑市。

  而博纳尔的收藏品里有很多东西,都是这种方式获取的。

  “调查一下诺顿西蒙博物馆的资料,然后锁定嫌疑人,我的东西没有人可以随意拿走。”博纳尔冷声哼道。

  ……

  “瑞莎,你昨晚去哪里了?”乔.芭勒问道。

  瑞莎抬头看着乔.芭勒:“老师,我昨晚睡在了佩妮的家中。”

  “佩妮?”乔.芭勒想起,数学系的确有个叫做佩妮的女孩。

  不过这个女孩的风评不太好,学习成绩也比较差。

  “佩妮昨晚开派对,邀请我去参加。”

  乔.芭勒听到瑞莎的回答,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露出欣慰的表情。

  毕竟瑞莎去参加同学的派对,这对他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说明瑞莎可以融入同学之中。

  “下次去参加同学的派对,记得和我说一声,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不反对你去参加同学的派对,可是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

  “对不起,老师。”

  “你喝酒了吗?”

  “没有……”瑞莎回答道。

  “这就好,你现在还未成年。”

  瑞莎在昨晚行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包括回答乔.芭勒的借口她都想好了。

  佩妮的派对人那么多,肯定不会注意到自己。

  所以她完全可以说,自己参加了派对。

  甚至佩妮还黑进了佩妮家附近的监控,用来观察派对的情况,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