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057 大年三十(第一更,求月票)

01057 大年三十(第一更,求月票)

  “你来买烟花吗?”

  “嗯,这不到春节了吗,我就买点烟火回去给老婆孩子玩。”

  “要什么牌子的?我帮你挑。”

  “你是这店的……”

  “我家里开的。”李琼笑着说道。

  难怪她会出现在这里。

  “平常我也不常来。”李琼又补充了一句:“结果没想到难得来一次,还遇到你这位老同学,其实我学的是艺术。”

  陈曌在李琼这里买了几百美元的烟花。

  李琼一直随行陪同。

  当然了,也是为了在陈曌的身上找到一点优越感吧。

  “对了,有没有那种,打在人身上会痛,不过不会受伤的烟花?至少不会造成大面积的烧伤那种。”陈曌问道。

  “没有,烟花属于危险品,千万不要试着打在人的身上。”

  “好吧。”陈曌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要和你家人玩这种游戏吗?”

  “我讨厌我的岳父。”陈曌坦然说道。

  “不过我这里有卖防护服、头盔和护目镜,现在一些年轻人也喜欢玩这种游戏。”李琼说道。

  临走前,李琼主动说道:“留个联络方式吧,有空一起出来吃饭。”

  虽然李琼出来十年的时间了,不过始终无法融入这个社会。

  陈曌买了防护服,其实这防护服的材质和消防服差不多,造型也差不多。

  陈曌回到家中,劳伦特正好也从外面回来。

  他同样拉了一车的烟花回来,同样也买了防护服、头盔、护目镜。

  两人彼此对视,然后默不作声的把东西搬下车。

  不过两人都把东西方在地下室,毕竟这些东西属于易燃易爆,不适合放在家中。

  果然,只有仇人才了解仇人。

  回到客厅里,小葛琳就已经连跑带跳的跑到劳伦特面前。

  “爷爷……”

  “哎哟,我的小宝贝。”劳伦特顿时换了一张笑脸,一把抱起小葛琳。

  陈曌嘴里碎碎念着:“这是我女儿,为什么要和你这么亲。”

  “这也是我孙女,和你有什么关系。”劳伦特理所当然的说道:“小宝贝,你看爷爷给你买了什么,喜欢不喜欢?”

  小葛琳在劳伦特的脸上啄了一口,劳伦特半边脸都是口水。

  陈曌撇了撇嘴,劳伦特抱着小葛琳说道:“陈,我觉得我们还是别搞烟花了,我觉得有点危险。”

  劳伦特主要还是为小葛琳,以及怀孕的法丽着想。

  陈曌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春节前后,不要给我使坏。”

  “暂时和平。”

  陈曌在旧历二十九号,又去了一趟协会总部,给协会的人发红包。

  这两天劳伦特和陈曌虽然依然在明争暗斗,不过也只是言语上的交锋,在法丽的面前,他们还是保持着风度,以及友好善意。

  陈曌还特意给小葛琳订制了一件小红袍,穿上小红袍的小葛琳,格外了可爱,头上还顶着两个包子头头饰。

  这两天劳伦特已经完全沉沦在小葛琳的萌系攻势下了。

  整天就拿着手机给小葛琳拍照。

  小葛琳趴在公主的背上,拍照。

  小葛琳坐在湖边,抱着萨麦尔,拍照。

  小葛琳吃奶,拍照。

  反正小葛琳做任何事情,劳伦特都要拍照。

  他已经完全魔怔了。

  都说隔代琴,在劳伦特的身上完全体现出来了。

  “爷爷,我要……要……耐锅。”

  “小葛琳在说什么?”劳伦特推了把身边的陈曌。

  “小葛琳想放鞭炮。”陈曌说道。

  因为今天是二十九,所以陈曌每隔一段时间,就往外丢一串鞭炮。

  不过因为怕伤到小葛琳,所以陈曌没让小葛琳接近。

  小葛琳却一点不怕,小葛琳就是这种性子。

  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那就给她拿个鞭炮来。”劳伦特说道。

  陈曌摇了摇头:“不行,她还太小,她不明白危险。”

  “没事,我看着。”劳伦特说道。

  “我说了,不行。”

  “我说了,我看着,我不会让小葛琳受伤。”

  “那如果你不在,我也不在呢?小葛琳自己去玩怎么办?”

  “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就这样。”

  这时候,法丽从楼上下来。

  “爸爸,陈,你们在吵什么?”

  “没有,我们在讨论今晚吃什么。”

  ……

  过节过的是气氛。

  大年三十,住在酒店的卡里姆、霍华德和凯恩三人也来了。

  他们所有人都在忙里忙外,似乎这一天所有人都停不下来。

  气氛是很容易感染的,劳伦特抱着小葛琳,在外面放鞭炮。

  家里的宠物也显得异常活跃,因为今天家里吃的东西随便吃。

  只要它们想吃,跑去厨房,要么法尔要么惠妮普,就会丢给它们一块吃的。

  陈曌这两天也是比较的清闲,什么事都不管。

  劳伦特也没给他添麻烦。

  陈曌则是给宠物也准备了一桌年夜饭。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一边吃吃喝喝,一边东拉西扯。

  “陈,我听说你又要建新房子了?”

  “嗯,是啊。”

  “你这混蛋,有钱也不知道攒着吗?”劳伦特找到机会,也要怼一下陈曌。

  “来美国后,习惯也学了你们美国人。”陈曌耸了耸肩:“即时消费,这是你们美国人的观念,钱放在银行里就会不断的贬值,所以为了保值,我只能投资在土地上。”

  “可是我听说你买的那片海滩,海里还有鲨鱼。”

  “鲨鱼鱼翅很好吃。”

  “捕鲨是违法的。”

  “自卫不违法。”

  “好了,吵吵闹闹的。”惠妮普发话了:“陈,你去年靠着葡萄酒,赚了不少钱吧?”

  “是我和法丽共同赚的,事实上,葡萄园还是法丽占主要功劳。”陈曌拉着法丽的手说道。

  “要不今年你扩大一些规模,你的酒在我们超市,完全是供不应求。”

  “惠妮普,物以稀为贵,你是做生意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道理。”陈曌说道:“酿出来的酒太多,反而就不值钱了,供货永远小于需求,才能保持商品的价值稳定,甚至是升值。”

  惠妮普是切身的感受到陈曌的酒带给超市的好处。

  不过吸引来的主要还是边缘客户,因为都是有钱人。

  她需要的不止是有钱人,而是那些中产阶级,他们才是真正能够给超市带来利润的优质客户。

  当然了,在这件事上,她是没有主导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