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075 爆头入睡法(第六更,求月票)

01075 爆头入睡法(第六更,求月票)

  这艘船上的所有人给他们的感觉只有一个,邪恶。

  没错,就是邪恶!

  “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过了,有这艘船上还有一艘救生艇,如果我们能够弄到那艘救生艇的话,也许我们还有机会逃走。”多明戈说道。

  “那艘救生艇太小了,根本就无法维持我们回到夏威夷岛。”阿尔杰说道。

  “不,我们只要逃脱这些海盗的手掌即可,不是一定需要回到夏威夷岛。”

  “什么意思?”

  “我们除了要弄到救生艇,还要弄到通讯器材。”

  “可是,我们要怎么弄到救生艇和通讯器材?他们的手上可是都有枪的。”

  “不着急,他们暂时还不打算杀我们,那么我们就可以慢慢的计划,首先是要和他们混熟悉,获得他们的信任。”多明戈说道。

  ……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瑞莎看着监控里,五个人商量的画面,饶有兴致的说道。

  “随便你怎么玩,只要别太过分就行。”韦斯特随口说道:“另外……别打扰会长……我觉得他现在这种状态最好。”

  不是韦斯特有什么异心,只不过是陈曌无法闲下来。

  就像是第一天,上船一个小时他就开始各种活动。

  他不觉得自己有精力应付全天都精神饱满的陈曌。

  所以,他觉得在下船之前,陈曌就这样的浑浑噩噩,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好吧……”瑞莎耸了耸肩。

  “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韦斯特觉得自己的年纪大了,所以不管是陈曌还是瑞莎,在他的眼里都是年轻人。

  这风浪似乎越来越大了,征服者号一直在风浪中前进。

  陈曌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就是脑袋越来越痛,睡觉都不安分。

  睁开眼睛看了眼窗外,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浪涛声不绝于耳。

  陈曌是医生,他能够治疗大多数的疾病。

  可是对于晕船这种生理反应,陈曌同样是束手无策。

  晕船药也有,可是效果不大。

  一方面是陈曌自己的药抗,第二反面则是药性不对。

  如晕车、晕机和晕船,都属于生理反应,说白了就是天生的。

  这种生理反应,不是凭着吃药能够缓解的。

  而一部分人属于较强的晕眩症状,就类似女性痛经之类的,很难根除。

  陈曌摇摇摆摆的出了舱门,船舱内实在是太闷了。

  他打算去甲板上吹吹风。

  到了甲板上,陈曌看到甲板边缘已经有人了。

  是个陌生女人,陈曌脑子正处于混乱之中。

  捏着额头上前:“你谁啊?”

  菲欧丝转头看向陈曌,眉头微微皱起。

  就在这时候,陈曌又感觉腹中翻腾,趴到边缘,张嘴就喷出秽物。

  陈曌感觉自己比过去枪伤的时候还难受。

  陈曌宁可现在中十几枪,也好过这样不断的折腾。

  陈曌抹了把嘴边,在身上擦了擦。

  平常的陈曌可是非常的注重仪表,从来未曾这样邋遢。

  陈曌摇摇摆摆的走到驾驶舱内,此刻正有一个闪电小队的队员正在掌舵。

  “会长,你怎么来了?”

  “给我来一枪,我好难受。”

  “啊?”这个队员一脸懵逼的看着陈曌。

  “我说……给我脑子来一枪,最好是能把我一枪打晕过去。”

  “会长……你是认真的吧?”

  “快点……”陈曌抓着副手,身体还在不自觉的摆动着。

  这个队员举起枪口,指着陈曌的脑袋:“会长,那我真的开枪了啊?”

  “快点……啰嗦什么。”

  嘭——

  陈曌仰头倒在地上。

  在甲板上的菲欧丝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她所看到的却是有她自己的解释。

  她是觉得陈曌进入船舱后,和那个人发生争执,然后那个人开枪射杀了陈曌。

  “这些人真是残忍。”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那个人又站了起来。

  他不是脑袋中枪了吗?怎么又站起来了?

  陈曌揉了揉额头,小口径的手枪果然对自己没效果。

  陈曌现在就希望,大口径枪械的子弹,能让自己脑震荡,然后让自己好好的睡一觉。

  “没有大口径的枪吗?”

  “会长,船上有……要不我让人拿大口径的枪过来?”

  “好……快点。”

  这名队员一脸的无语,他生平第一次被人提出这种要求。

  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自己的会长果然脑回路清奇。

  这个队员拿着对讲机,给自己的同伴通知。

  没过多久,又一个队员来了。

  看起来这个同伴之前应该是在睡觉。

  “会长。”这个队员也打了个招呼。

  陈曌的身体正跟着船摇摆着:“枪呢?”

  “会长,大口径的枪是狙击枪,还没组装呢,我这拿了一把机枪,或许有点效果,你要不要试一下?”

  “好,就用机枪试一下。”

  “会长,你退外面去,不然等下子弹反射回来,我们可要遭殃了。”

  “哦……”陈曌退了几步,站到门口去:“别打到眼睛,很痛的。”

  “知道了。”

  哒哒哒——

  陈曌仰头,向后摔去。

  然后一头磕在几米落差的甲板上。

  “呼……看起来有效果,会长睡着了。”

  “你送会长回房间吧。”

  菲欧丝看着那些人,拖着那个人进入船舱中。

  “这些人简直就是冷血的屠夫。”菲欧丝只觉得浑身发冷。

  这些人杀人的时候,完全不遮掩,完全是当着她的面杀人。

  那个可怜的家伙,上帝保佑,希望他能安息。

  翌日——

  风浪并未平息,反而越来越大,船身的起伏也更大了。

  艾米丽卡起床的时候,看到菲欧丝裹着床单卷缩在角落,一直在瑟瑟发抖着。

  “菲欧丝,你不舒服吗?”艾米丽卡发现菲欧丝脸色苍白。

  菲欧丝抬头看了看艾米丽卡:“艾米丽卡,我昨晚看到,那个亚洲人被枪杀了。”

  “怎么回事?”

  “我昨晚在甲板上透风,然后看到那个亚洲人似乎不舒服,接着就看到那个亚洲人和驾驶舱里的人发生争执,接着他们就用机枪扫射那个人。”

  艾米丽卡的脸色也变得苍白:“我们会死在这里吧?这些人一定会杀了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