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104 不死的汉克斯(第七更,求月票)

01104 不死的汉克斯(第七更,求月票)

  陈曌拿着骷髅头在手上抛了抛。

  法丽则是在旁边面无表情,没有一点的畏惧。

  小葛琳则是在每次骷髅头上抛的时候,都要伸手试图去抓。

  他们一家子就是这样,对于这种东西完全没有任何抗拒的表情。

  反正法丽知道,陈曌平常接触的就是这类的东西。

  甚至是更可怕的东西,陈曌也不是没见过。

  所以区区一个骷髅头,就跟家里的日常用品没什么区别。

  “陈,把这个脑袋给我看看。”

  陈曌将骷髅头抛给法丽。

  法丽接过骷髅头,在头盖骨的地方敲了敲。

  “空的。”

  陈曌忍不住翻白眼,从这个骷髅头的质地来看,估计年数不少了。

  头盖骨里当然是空的,不可能是刚刚剁下来的。

  陈曌上次被菲妮蒂坑了一次,现在陈曌很有一种直接把骷髅头捏碎的冲动。

  只有把东西毁掉,才是最保险的处理方式。

  只是,陈曌心中又始终有那种好奇心。

  这种好奇心又让陈曌始终无法下决心。

  同时又有一些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只要小心一点。

  应该不会再在同一个坑里掉两次。

  汪汪——

  就在这时候,旺达冲过来,一口咬住骷髅头就往外跑。

  “救命啊……”

  陈曌和法丽对视一眼。

  “刚才谁在喊救命?”

  “好像是那个骷髅头。”

  “旺达,回来。”

  旺达叼着骷髅头,躲在门框后面。

  狗都喜欢咬骨头,旺达也不例外。

  家里平日也没什么骨头给它咬。

  如今终于有一个了,它不怎么愿意还给陈曌和法丽。

  只是,它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躲在门框后用一只眼睛看着陈曌和法丽。

  “把那个东西拿过来,这根骨头给你。”陈曌从空间指环走拿出一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骨头。

  这根骨头有一米多长,有大腿粗,上面还有一些血肉。

  这根骨头的主人生前个头肯定不小。

  陈曌将骨头丢在旺达面前。

  旺达立刻就丢下骷髅头,扑在巨大的骨头上啃起来。

  陈曌上前拿起骷髅头,看着骷髅头的双眼。

  “刚才是你发出声音。”

  骷髅头又没反应了。

  “陈,快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会说话的骷髅头。”

  法丽对这个骷髅头非常感兴趣,可是不管法丽和它说什么,它就是不开口。

  “旺达,既然这个不会说话,那它就是你的了。”

  “不要啊。”骷髅头果然又说话了。

  “你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吗?”

  “有话好说,不要把我丢给狗。”骷髅头说道。

  法丽拿着骷髅头,好奇的问道:“陈,它这算什么?恶灵?”

  “我也不知道。”陈曌摇了摇头:“奇怪了,明天我找专业人士问一问。”

  “你是谁?”法丽问道。

  “女士,你好,我是不死的汉克斯。”

  “不死的汉克斯?你不会死吗?”

  “如你所见,我就算只剩下一个骷髅头,依然没死。”

  “那你现在算什么?”

  “原则上来说,我还算人类,因为我的灵魂保留的非常完整。”不死的汉克斯说道。

  “那如果我把你丢进火堆里呢?把你烧成骨灰,你还活着吗?”

  “除了狗之外,其他的任何方法都无法杀死我,我的这个脑袋是无法被毁灭的。”

  “是吗?我试试看。”

  “我曾经被丢进过岩浆,被人用机械碾碎过,可是我又复原了。”

  “这是为什么?”陈曌好奇的问道。

  “我曾经中过不死的诅咒,而后又获得了圣灵的祝福,诅咒与祝福相互抵消,所以最终成了现在我的样子。”

  “那为什么说狗能杀死你?”

  “因为我和我的宠物狗曾经流落荒岛……为了活下去,我吃掉了我的狗,从那时候开始,我的宠物狗化作凶灵,不断的纠缠着我。”

  “那么现在呢?”

  “它被封印了,所以狗是唯一能够杀死我的生物。”

  “应该是你的宠物狗凶灵吧?其他的狗也能杀死你?”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对狗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那好吧,先不说这些,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菲妮蒂当作包裹寄给我。”

  “我也不知道,在这之前,我一直处处于沉睡中。”

  “旺达,去把小三它们叫出来。”

  汪汪——

  旺达大声的吠着,不多时,三头犬就从树林里钻出来了。

  自从陈曌的土地面积扩大后,三头犬就不愿意再回那个地下室了。

  它有了足够大的活动空间,而且这片区域也没什么人来。

  即便有人来,三头犬也会主动的避开。

  三头犬一出现在门口,不死的汉克斯就吓得牙齿打颤。

  “等等……你要干什么?”

  陈曌抛着骷髅头,三头犬在陈曌的面前,不断的流口水。

  “我想知道真相。”

  “好吧好吧,我不知道谁是菲妮蒂,不过邮寄我来的人对我说,让我把一个亚洲人带去金银岛。”

  “金银岛?”

  陈曌和法丽对视了一眼,陈曌又追问道:“什么金银岛?”

  “传说中海盗王的宝藏埋藏地。”

  “传说中,对你来说也算是传说吗?”

  “我去过金银岛,不过我就是死在金银岛上的,至于金银岛上是否真如传说中那样,埋藏了海盗王的宝藏,我也不知道。”

  “你不是不死吗?”

  “我的意思是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原本我和你一样,我也是活生生的人。”

  “你是谁,把你邮寄给我的人,让你带着我去金银岛?”

  这种节奏让陈曌很容易就想起上次菲妮蒂邮寄来的东西,然后把他吸引到了那个坑里。

  这么明显的陷阱,自己还会再上一次当吗?

  “金银岛在哪里?”

  “我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你在耍我吗?”

  “不不,我是认真的,我只有凭着海风,能够寻找到正确的方向。”

  “另外,菲妮蒂有没有让你给我带话?”

  “先生,虽然我不认识你口中的那位菲妮蒂,不过听这个名字,菲妮蒂应该是一个女性,而邮寄我的人,是一个男性。”

  “男性?”

  “没错,从他的体貌特征来看,我可以很肯定,他就是一个男性。”

  陈曌陷入沉思,邮寄包裹上的名字是菲妮蒂,可是邮寄给自己的人又是个男性。

  是菲妮蒂摆脱别人邮寄的?还是说别人假借菲妮蒂的名义邮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