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174 骚扰又来了(第四更,求月票)

01174 骚扰又来了(第四更,求月票)

  就在这时候,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停了下来。

  出上下来几个奇怪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今天骚扰过陈曌的那个老太婆。

  洛可可一看到站在车外抽烟的陈曌,立刻就双眼放光。

  “嗨,帅哥。”

  陈曌立刻拉住打算要紧警察局的波顿:“波顿先生,这个女人今天骚扰过我。”

  看到陈曌这一脸畏惧的表情,波顿突然感觉有点滑稽。

  “她?骚扰过你?”波顿对陈曌的话表示怀疑。

  “帅哥,不要说骚扰那么难听,我只是想和你谈一场浪漫的爱情。”洛可可认真的看着陈曌。

  陈曌一脸的生无可恋,波顿相信了。

  因为他听到这句话都觉得鸡皮疙瘩起来。

  一个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老女人说这句话,真的非常具有杀伤力。

  这不是说对女性对老人不尊重,是因为人的本能反应。

  如陈曌和赖特那种,虽然他们也经常开玩笑。

  可是仅仅只是玩笑,赖特不会真的想要和她孙子以及重孙的朋友上床。

  所以他们的玩笑就会显得很自然。

  可是陈曌是真的在这个老女人的眼中看到了欲望。

  “洛可可。”卑弥撒已经看不下去了,同时来到陈曌的面前:“先生,我对她的言行向你道歉。”

  陈曌的笑容有些牵强,他真的不想再和洛可可接触。

  “帅哥,你能够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

  “no!我和你不认识。”陈曌吓得连连退后。

  “洛可可,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卑弥撒喝斥道。

  “好吧好吧。”洛可可无奈的耸了耸肩,看向陈曌:“帅哥,回酒店后,我会去找你的,对了,你是住在楼下的对吧。”

  波顿看着眼前的几个,他发现跟着这两个老女人身边的还有四个年轻的男性,而这四个男性都是一头的金发,拥有着俊朗的外表,强壮而且高挑的身材。

  这让他不禁怀疑,这四个人不会是她们两个招的鸭子。

  这四个男人怎么带着剑?

  不过他们手中的剑倒是很漂亮,估计是用来装饰用的。

  “你是这里的警察吗?”亚瑟走到波顿的面前问道。

  “是的,有什么能帮的到你们吗?”

  这时候亚瑟拿出一个证件:“我们是来自MI6。”

  MI6就是英国的军情六处。

  作为美国最坚定的盟友,英国MI6和美国的CIA也存在着非常深的合作。

  双方都有在对方国土上进行行动的权力。

  当然了,这是在向对方的情报部门报备之后。

  波顿有些不解,英国的MI6?

  他们找自己做什么?

  陈曌同样目光闪烁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

  那两个老太婆暂且不说,这四个人身上似乎也散发着魔力。

  特别是他们手中精美华丽的佩剑,似乎也是魔法道具。

  “我们需要见一见那些烧焦的尸体。”

  “烧焦的尸体?你说的是FB-1244号案件的?”

  “没错。”亚瑟点点头:“我们已经得到CIA的报备与许可,我们收到可靠的消息,这个案子的凶手很可能在进行某些不为人知的邪恶计划。”

  “什么邪恶计划?”波顿追问道。

  陈曌揉了揉鼻子,自己就是为了杀人泄愤,这算是邪恶的计划吗?

  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这你不需要知道,我们现在要见到那些尸体。”

  “是不是什么邪教仪式?”波顿问道。

  众人惊讶的看着波顿:“你知道了?”

  “我就猜到,那果然是邪教的仪式,是不是召唤什么恶魔之类的?”波顿说道:“我曾经看过一个档案,十四年前在纽约就曾经发生过邪教杀人献祭给所谓的恶魔的事件,这次肯定是和那次一样的事件,你们是不是要把尸体带去哪了?”

  亚瑟摇了摇头:“不,我们不带去哪了,我们只是想要看守尸体,确保周茜尸体不会被盗,同时如果凶手出现的话,我们也会制服。”

  “我想你们来迟了,刚才凶手又在警局里行凶了。”波顿说道:“而他在杀人之后,就逃走了。”

  洛可可、卑弥撒和四个守护骑士听到波顿的话,脸色瞬间变了。

  “你是说凶手闯入警局杀人,然后扬长而去?”

  “没错,凶手先是破坏了警局的供电,然后闯进去的。”波顿解释道。

  他想要给自己和警局同事的失责找一个借口。

  “糟了,快点带我们去看看那些尸体。”

  “这件事和你们说的邪恶仪式有什么关系吗?”

  “原本没关系,可是现在却变得至关重要。”

  “我还是不明白。”

  “凶手是要创造一种叫做千面魔灵的邪恶生物。”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波顿明显不相信。

  就连陈曌都觉得亚瑟是在开玩笑。

  自己这个当事人,幕后的黑手都不知道。

  “我可没在开玩笑,千面魔灵需要大量充满了罪恶的灵魂,用残酷的方式折磨,让他们在临死之前的怨气放大一百倍,最后再以罪恶的火焰烧死他们,并且是要一起烧死的,最终所有罪恶的灵魂会在地狱的烈焰中重生,并且被火焰锻造成一体,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的出现过这种邪恶的生物。”

  “你们真的是MI6来的吗?你们不会是骗子吧?或者那么根本就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

  亚瑟突然拔剑而出,不过他不是斩向波顿,而是斩在旁边的一辆车上。

  剑锋一闪而过,这辆车的车身被一剑斩开。

  亚瑟看向合不拢嘴的波顿:“你觉得精神病院的人有这个能力吗?”

  “先生,你把我的车切开了……”陈曌无语了,你要做实验,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你还在这里?”亚瑟明知故问。

  陈曌很郁闷,我一直站在这里好不好。

  “你……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波顿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喂喂,你们不要忽略我。”

  亚瑟看了眼陈曌,又看了眼被他切开的车子:“明天你会收到赔偿的支票。”

  “好吧。”

  “帅哥,如果你愿意陪我一个晚上,我愿意送你一辆保时捷。”洛可可看着陈曌双眼放光。

  陈曌的脸颊抽了抽:“波顿先生,我现在可以控告她性...骚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