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197 线索(第二更,求月票)

01197 线索(第二更,求月票)

  说实话,协会的人都很喜欢这种聚餐的氛围。

  陈曌提供好吃好吃,他们又可以畅所欲言。

  “盖亚,电影进度拍摄的怎么样了?”

  “进度还不错吧,已经完成初期了。”

  别看史蒂文已经折腾了两个月,实际上还只是完成初期进度而已。

  一个真正的精品绝对不是用三四个月完成的。

  三四个月的精品不是没有,可是绝对不是商业片。

  没有什么商业片能够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完成。

  能够在今年年底上映,已经是最理想的速度了。

  小葛琳吃的满嘴油腻,抓着一块肉,使劲的往嘴里塞。

  两颗小小的门牙承担了大部分的咀嚼工作。

  魔力充沛的生物,肉质往往越好吃。

  魔力能够改善肉质,同时又多多少少能够给人体带来一定的好处。

  而且肉质中残存的魔力会放大这种口感的舒适度。

  这一餐,众人吃的都是相当尽兴。

  就连汤底,每个人都打包了一份回去。

  利特.格罗夫是最先走的。

  因为他需要赶时间上晚班。

  次日,陈曌和韦斯特两人来到一家餐厅。

  在不久之前,这里死过一个人。

  这个人是餐厅经理,晚班回家的时候,遭遇了袭击。

  全身的鲜血都被抽干了。

  警方判定的结果就是,是个心理变...态干的。

  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场没有任何的线索。

  致死的伤口是脖子上深达到十公分的切口。

  几乎把这位餐厅经理的脖子都切掉了。

  陈曌和韦斯特各点了一份餐。

  一个**大波浪女子端着两人的餐点走到两人面前。

  “两位,这是你们点的餐。”

  韦斯特掏出一百美元的消费递给大波浪。

  大波浪愣了一下,看向韦斯特:“先生,你是不是给错了?”

  美国盛行小费文化,不过一般来说给这种餐厅的服务员大多数是五美元或者十美元。

  很少会给大额的钞票当小费。

  大波浪以前遇到过一些顾客,他们也会给大额的小费,不过很多时候会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

  这让大波浪不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也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你叫什么?”韦斯特抬头问道。

  “艾拉,艾拉.摩根。”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这一百美元就是你的。”

  “我的三围?”

  如果仅仅只是三围的话,艾拉.摩根倒是不介意和别人分享。

  毕竟一百美元的小费不是小数目。

  “不是,听说你们这里的经理在一周前被人杀了,是吗?”

  “你们是什么人?”艾拉.摩根皱眉问道。

  “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只需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可以了。”

  “你们是警察?”

  “算是吧。”

  “之前已经来过好几波警察了,你们还想要问什么?”

  “在餐厅里,那位经理和谁有仇吗?”

  “仇?应该没有吧。”艾拉.摩根摇了摇头:“不过,餐厅里所有人都讨厌他,那家伙简直就是个混蛋。”

  “怎么讨厌了?”

  “他经常骚扰我,还有其他的女服务员,而且对于所有人都非常的苛刻,对于他的死,没有人会觉得难过,我们甚至都很高兴。”

  陈曌和韦斯特对视一眼,如果按照艾拉.摩根的话,那么餐厅里所有的员工都有这个嫌疑,包括这位艾拉.摩根小姐。

  “对了,你有没有发现餐厅里其他员工,在性情上有些变化?或者是行为异常?”

  “你是怀疑凶手是我们餐厅的人?怎么可能,那天我们所有人都在酒吧狂欢到天亮。”

  “你确定?”

  “当然,你们警方前几天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艾拉.摩根看着陈曌和韦斯特:“你们到底是不是警察?”

  “算了,我们没问题了。”韦斯特将一百美元塞到艾拉.摩根的手中。

  两人一口食物都没吃,就打算起身离开。

  “会长,你觉得凶手会是餐厅里的一个员工吗?”

  “会不会是其中一个员工借故中途离开一段时间,然后在杀了人之后,又回到案发现场?”陈曌提出自己的疑问。

  “这需要去警方那里了解一下。”

  “我有个警察朋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陈曌拨通了大卫的电话。

  “大卫,我问你个案子。”

  “什么案子值得你关注的?”

  “有个就沃格特的人,在一周前被杀了,这人的致命伤是脖子,他的血被抽干了。”

  “不会是吸血鬼干的吧?”大卫好奇的问道。

  “不是,应该是一把日本刀干的。”陈曌说道:“这家伙很危险,如果你遇到的话,不要鲁莽,特别不要让对方接近。”

  “我查一下……是哪个街区的案子?”

  “是西路大街街区。”

  “查到了,我把这个案子目前能够查到的信息发给你。”

  “好,麻烦你了。”

  陈曌很快就接到大卫发过来的信息。

  西路大街警局接手的这个案子。

  还有一些阶段性证据,所谓的阶段性证据,不是那种能够放到法庭上的,是用来证明或者推进案件继续调查的证据。

  就比如警察在酒吧里调取了录像。

  这个录像证明了之前的艾拉.摩根的话,他们的确是在酒吧里彻夜狂欢。

  并且中途没有任何一个人超过十分钟的,而酒吧距离案发现场超过二十五公里,所以可以排除掉餐厅的员工作案的可能性。

  十分钟的时间,绝对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作案。

  “不是餐厅员工作案的。”陈曌说道。

  “会不会是死者在生活上得罪了什么人?”韦斯特又提出了另外一个可能性。

  目前从餐厅员工,以及警方的论证中,都说明了死者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

  在餐厅里对待员工苛刻,甚至对女服务员还毛手毛脚。

  生活上与邻里也是非常不慕,多年来积攒了不少怨言和恩怨。

  “我们去他的住所附近看看,也许能有什么线索。”

  就在这时候,餐厅里传来喧闹声。

  陈曌和韦斯特回过头,看到艾拉.摩根将一束玫瑰花砸在一个眼镜男的身上。

  “我说了,不要再来骚扰我了,我不喜欢你!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都不会喜欢你。”

  那个眼镜男看起来有些狼狈,他的身材本来就不高大,被艾拉.摩根一把推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