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248 监狱拳击(第一更,求月票)

01248 监狱拳击(第一更,求月票)

  陈曌很郁闷。

  因为打了一架后,接下来他原本还想继续挑衅大块头一伙。

  可是他们全都怂了。

  这好像和自己认知中的不一样啊。

  陈曌想挨打啊。

  可是这个监狱里,就再没有人愿意和陈曌动手了。

  这导致晚餐的时候,陈曌都没什么好胃口,吃饭也吃的闷闷不乐。

  “陈老大,您吃饱了吗?”摩洛哥问道:“要不要我再帮您打点饭菜?”

  “不用了。”陈曌心情很不爽,眼睛一直盯着大块头那些人。

  大块头等人就一直低着头,不敢和陈曌的眼神有任何的接触。

  “陈老大,这里晚上有拳赛。”

  “什么拳赛?”陈曌有些疑惑的问道。

  “狱警组织的,选手都是一些重刑犯。”

  陈曌并不算是重刑犯,他现在只算是嫌犯。

  在没定罪之前,他都不算是这里真正的住客。

  一般监狱的重刑犯和普通的犯人是分开住的,只有在吃饭和放风的时候会走一起。

  “不会出事?”

  “当然会出事,每年都有几个会死在台上的。”摩洛哥说道:“不过那又怎么样。”

  是啊,那又怎么样,即便是美帝这种法律相对健全的国家,一样会有许多黑暗存在。

  “不过这种赛事参加不参加,狱警也没办法逼迫吧?”

  “狱警有的是办法,那些重刑犯哪个不想减刑?每次他们减刑是需要监狱开据服刑考核表格的,这表格狱警就有绝对的决定权。”

  “你对这个监狱很熟吗?”

  “这里我进来至少六次,最长的一次关了两年半。”摩洛哥说道。

  陈曌与摩洛哥在吃完晚餐后,回到自己的牢房。

  大概在晚上十点左右,牢房外传来警棍敲门的声音。

  一个狱警探头看向里面:“睡了没?”

  陈曌和摩洛哥都没睡,摩洛哥回了声:“没有。”

  就在这时候,牢房门被打开了。

  叩叩——

  狱警又敲了敲门,然后走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问我们去不去,去的话就自己去食堂,不去的话就把门关上。”

  这监狱里的规矩还真多。

  不过陈曌还是打算出去见见世面,与摩洛哥两人去了食堂。

  这时候食堂里的桌椅都已经被推到墙角,四五十个犯人站在旁边的桌椅上。

  十几个狱警则是站在楼上的围栏前。

  有个个头矮小的犯人,正在犯人中游走,收取赌资。

  这个矮个头的犯人应该是狱警的走狗。

  帮狱警坐庄开赌,收取赌资。

  陈曌倒是挺惊讶的,这些犯人居然有现金。

  而且这里就像是一个正规的拳击赛一样,还有主持人在拿着麦克风,向观众和赌徒说明第一场参赛的两个选手。

  陈曌听说地下拳赛是都是不戴拳头的。

  不过这个监狱拳击赛的拳手则是有戴。

  没戴拳套致死致残率太高了,狱警他们组织一场拳赛,估计赚不了一万美元。

  可是如果死一个人,各种手续各种打点非常麻烦,有点得不偿失。

  所以拳赛还是采取比较正规的方式进行,并且还有裁判。

  当然了,说是拳赛倒不如说是自由搏击。

  采取的规则大部分也是自由搏击规则,除了不能戳眼睛、攻击下体,其他的攻击都可以。

  陈曌原本还以为能够看到一场血腥格斗,结果还是让他有些失望。

  影视剧里那种不死不休的比赛,并没有出现。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太大的利益。

  “陈老大,要不要也买一点玩玩?”那个小个子犯人来陈曌面前问道。

  “没钱。”陈曌的空间戒指里什么都带了,唯独没带现金。

  “陈老大,我有。”

  “你哪里来的钱?”

  陈曌看到摩洛哥拿出一叠钱,少说也有一千多美元。

  陈曌可是听摩洛哥说过,他为抢劫便利店的几百美元,还打伤了店员。

  怎么这会儿居然能拿出一千多美元?

  陈曌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这次进来这里,是帮人带货。”

  陈曌愣了一下,这家伙是帮人运送毒...品进监狱?

  不过陈曌懒得去管摩洛哥。

  摩洛哥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

  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你怎么带进来的?”陈曌好奇的问道。

  “屁股。”

  “……”

  摩洛哥帮陈曌压了一百美元的赌资,他自己也买了一百美元。

  “你带一次货,能赚多少钱?”

  “一万美元。”

  陈曌连连咋舌,他要带至少五万美元的货,才能拿到一万美元的货运费吧?

  陈曌虽然不干这行,可是对于这些黑色产业的物价还是有所了解的。

  毕竟陈曌偶尔也要从他们手中进货。

  摩洛哥至少要在屁股里塞两千颗药丸才行。

  比赛开始了,擂台上的两个拳手都是死刑犯。

  陈曌在听说他们的资料的时候,他都想弄死这两个死刑犯。

  擂台上的两人搏斗的非常激烈,他们几乎都放弃了防守,用一次次猛烈的进攻来互相伤害。

  说实话,陈曌杀的人估计比现场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多。

  可是陈曌实在是没看出,这种拳拳到肉的搏斗,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看的。

  可是周围的犯人,包括摩洛哥在内,都在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像是被擂台上的比赛所感染。

  这场比赛采用的是一回合到底的规则,没有中途的停歇。

  在激战了十分钟后,其中一个人满脸瘀血的倒在地上。

  胜利者在那里举着双手,向周围人发出吼叫。

  只有陈曌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场比赛。

  周围的观众也配合的发出欢呼声。

  那个胜利者环顾四周,突然看到了冷漠面对这一切的陈曌。

  胜利者拳套指着陈曌,然后做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所有人都看向陈曌。

  “他这是什么意思?”

  “陈老大,他在向你挑战。”

  “哦,那么我可以上擂台打?”

  “当然可以,这里欢迎任何人上擂台打。”

  陈曌走到擂台下,然后跳到擂台上。

  主持人很配合的介绍起陈曌,并且也将陈曌今天下午一个人打倒六个人的战绩说了出来。

  “陈老大,接着。”摩洛哥将一对拳套丢给陈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