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279 关于协会购买商务飞机的可行性报告(第六更,求月票)

01279 关于协会购买商务飞机的可行性报告(第六更,求月票)

  “知道,会长,要我去把这件事压下来吗?”

  韦斯特有些疑惑,他是听说这件事的。

  而且他也看到了照片,认出了袭人的九头蛇是陈曌家的。

  不过事发地点不会让人联想的到陈曌身上,而且现在压下这件事也已经太迟了,因为事态已经闹大了,所以韦斯特觉得,没必要再去管这件事。

  “不,我是要你给我找到事发的时候,那艘渔船上的人,给我全部丢一个失明诅咒。”

  “额……为什么?”韦斯特满脸的黑线。

  这种恶作剧有什么意思?

  陈曌和那些人有仇吗?

  失明诅咒如果对通灵师使用的话,最多能够失明十分钟而已。

  可是如果是对没有魔力的普通人使用,至少要失明十天的时间。

  “他们对法丽使用水炮攻击法丽,所以我家小九才会袭击他们。”陈曌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来。”

  “我来我来。”韦斯特连忙说道。

  只不过是几个失明诅咒而已,听到陈曌说明原因,那也说明了他们是活该。

  可是如果让陈曌动手的话,那就不是失明诅咒那么简单了。

  失明诅咒属于普通的诅咒,虽然能够给人带来短时间的麻烦,可是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如果陈曌动手,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保留完整。

  “对了,记得再附赠一个恐慌诅咒……”

  突然,陈曌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勒了一下,紧接着一个硬梆梆的枪口就顶在陈曌的太阳穴上。

  一个一米七个头,胡子浓密的男子扼住了陈曌的脖子,并且用枪口指着陈曌的脑袋。

  “啊……这个人有枪……他要干什么?”

  刹那间,整个候机厅全都乱了起来,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退后着。

  “先生……你要干什么?”韦斯特也是一脸的懵逼。

  劫持人质?劫持陈曌?

  “我要见我的女儿,我现在就要见到她……”男子怒吼道。

  陈曌感觉的出来,这个男子也非常的恐慌。

  而且扼住陈曌脖子的那条胳膊,也完全没什么力气。

  别说是陈曌了,换任何一个普通人估计都能挣脱开。

  “你女儿在哪里?”

  “在那个贱女人的身边,我不管,我要我女儿,把我女儿带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这时候机场的保安也已经赶来了,将陈曌和这个男子围成一圈。

  “先生,能好好的交流吗,你这样会有人受伤的。”韦斯特说道。

  他是一点都不担心陈曌的生命安全。

  相反,他是担心这个爱女成狂的父亲的生命安全。

  就在这时候,人群里钻出几个人。

  “哟,这不是大叔吗?”

  陈曌看了眼乔蜜思,扭过头没有说话。

  “你被胁持了吗?要我帮忙吗?”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看在你昨天输给我两百美元的份上,要我救你吗?”

  金利撇过头问道:“你认识他吗?”

  “算是认识吧……老大,你要出手吗?”

  “你们都不适合动手,还是我来吧。”

  陈曌突然感觉到,有一股魔力传来。

  陈曌抬头看向金利,看到金利的指头在隐晦的转动着。

  紧接着,胁持了陈曌的男子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吸声。

  陈曌发现,这个胁持者身上的衣服正在收紧。

  “咦?”陈曌发现自己的衣服裤子也在收紧。

  咦,这是什么魔法?

  能够收缩衣服裤子?

  胁持者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紧接着就倒在地上,脸涨的通红。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胁持者是突然犯了心脏病之类的。

  韦斯特上前来:“会长,你干的?”

  陈曌摇了摇头:“不是我,是那边那个。”

  这时候保安上前来询问情况。

  陈曌一切安好,也不打算追究什么。

  不过心里对于美国的机场治安表示怀疑,能够把枪带到候机厅来,要么就是这个男子够牛逼,要么就是机场的安检太无能了。

  如果不是赶时间,陈曌真想找律师好好的折腾一下夏威夷航空。

  “大叔,你没事吧?”乔蜜思上前问道,不过听她的语气更像是在邀功。

  “没事……我的飞机要到了,再见。”

  “真没礼貌,也不说一声谢谢。”乔蜜思撇了撇嘴。

  “人家又不知道是我们出手的。”多琳科说道。

  陈曌和韦斯特上了飞机后,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乔蜜思等人进了头等舱。

  “嗨,大叔,真巧啊,你也是头等舱的票啊。”

  陈曌拿出面膜敷在脸上,然后闭目养神。

  陈曌不想理会别人,特别是一个叫自己大叔的人。

  “大叔,这个牌子的面膜只能补水,如果你想要抗老化的话,最好换一个牌子,我推荐你一个牌子吧。”

  陈曌终于忍不住吼道:“我不老,我就是要补水。”

  头等舱中的乘客都忍不住回过头看向陈曌。

  就连空姐都看向陈曌。

  韦斯特看了看陈曌,默默的转过头。

  这可能是陈曌来到美国后,第一次这么的狼狈。

  “小姐,我想休息,能不能不要让别人打扰我。”陈曌只能呼唤空姐了。

  “乔蜜思,不要再闹了。”金利低声喝道:“这里毕竟是在飞机上。”

  “大叔,要不要留个电话号码?我可以教你护肤的技巧。”

  乔蜜思完全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完全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

  “哦大叔,你是不是因为刚才被人胁持,所以现在情绪不稳定,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不过我好羡慕你,能有机会被人胁持,就从来没有人敢胁持我。”

  “小姐,普通舱还有座位吗?我想降舱。”

  “不好意思先生,普通舱已经满座了。”

  “那你能让我体验一下头等舱的舒适吗,我还是第一次坐头等舱,我希望有头等舱应有的舒适。”

  “大叔,你也是第一次坐头等舱。”

  “小姐,能不能请你不要再骚扰这位先生了。”空姐只能转头看向乔蜜思。

  “我骚扰他?我什么时候骚扰他了?大叔,你告诉她,我有没有骚扰你。”

  陈曌扭过头,低声对韦斯特说道:“韦斯特,你看我们是不是采购一架中小型客机,方便将来我们出去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