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304 法丽的风水学(第三更,求月票)

01304 法丽的风水学(第三更,求月票)

  相较于魔神炮或者是万法归一。

  千丝万缕在难度上要远远高于前两者。

  当然了,现在这个法术不能称之为千丝万缕,应该算是千丝万缕的进阶版。

  暂时来说,陈曌还没想好这个法术的名字。

  陈曌每次都是在完成之后,才会考虑赋予一个新名字。

  目前陈曌还没有成功,甚至还只是一个雏形。

  陈曌为了同时提起一千把石剑,尝试了五十次。

  而后为了让一千把石剑同时漂浮在空中并且相互不干扰,陈曌尝试了五百次。

  然后就是控制一千把石剑攻击。

  可是控制一千把石剑攻击,难度就更大了。

  十次、一百次、一千次……

  太难了,每次一千把石剑动起来,又开始相互碰撞,相互干扰。

  “陈曌,你为什么不减少一些石剑的数量?这样难度会降低很多。”

  “这就没意思了,如果降低数量的话,那么我理想的群攻效果就会大打折扣。”陈曌说道。

  如果不能达到陈曌要的群攻效果,那么这个法术就是鸡肋,毫无意义。

  老鳖不再劝了,陈曌则是继续练习新的法术。

  再来、再来、再来……再来……

  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同样的过程。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陈曌在河图里外进进出出。

  每次在河图里必定超过十天的时间。

  这是陈曌练习的最频繁的一个法术。

  陈曌也不知道自己练了到底有多少次,可是到现在,依然没能完全成功。

  还无法完全控制所有的石剑指向同一个方向。

  而要想达成陈曌的目标,需要石剑进行更为广泛的攻击,更为复杂的动作。

  ……

  “陈,我觉得,我们的新家也要考虑一下风水。”法丽很认真的看着陈曌。

  “额……亲爱的,现在工程已经接近尾声了,不适合再改工程。”陈曌敷衍的说道。

  “不用改,只要稍微做一下调整,比如说我们庭院原本计划是种一排的棕榈树,现在改为两排紫薇。”

  “什么紫薇?”陈曌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作为中国人不知道紫薇树?”

  “额……”陈曌一脸的无奈,自己又不是植物学家。

  陈曌只知道那个《还珠》里的紫薇,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种植物。

  “紫薇又名紫金花、紫兰花,在中国紫薇还被称之为满堂红,是极贵花种,意愚富贵满堂,在《风水说》中,紫薇又有门庭紫薇,富贵满堂,属相高枝,吉星临门。”

  “好吧,你做主。”

  在风水学上来说,陈曌还真辩不过法丽。

  法丽又道:“原本通往别墅的道路两侧是打算种红衫木的,现在换做一片草地,左边种一颗橡树,最好是成年橡树,至少要有百年以上树龄,所以最好现在去找一株百年橡树,然后移植到新家那边去。”

  “橡树又有什么寓意?”

  “在美国橡树被誉为国树,在东方橡树也是有吉祥的象征,在古代东方橡树是作为宫殿主梁,而且必须是百年以上的树龄才能承担大殿主梁,木坚实而重,大者可做主梁,小者可为薪炭,为梁者承天地之重,担万世之粱,为薪者焚浴之光,照开泰之气,橡者,大气磅礴之势,顶梁之担当。”

  陈曌被法丽说的一愣一愣的,陈曌知道这段时间,法丽的汉语和汉字水平突飞猛进。

  可是陈曌没想到,法丽的汉语水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反正陈曌是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那我就去找找看,有没有适合移植的橡树。”

  镜子湖周围的树林里倒是有不少橡树,不过树龄都不大,最大的可能也就二十多年的树龄。

  “再种几株石榴树,石榴树东西方都有多子多福的寓意。”

  “好,依你。”

  ……

  洛杉矶大学的一间教室里,讲师则是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解着。

  就在这时候,课堂外来了一个穿着军装的军人,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先生,我很抱歉打扰你的讲课,不过我们现在需要两个学生配合我们的任务。”

  “士兵,这里是大学,你是要逮捕我的学生吗?”讲师皱眉问道。

  “不,并不是逮捕。”在美国军人是没有逮捕权的,这个军官的手中拿着两张照片:“李小姐、维思塔娜小姐,能跟我来一趟吗?”

  李暮和维思塔娜对视一眼,都有些诧异。

  她们依稀记得这个军官,好像是见过。

  是在阿拉斯加的托塔大雪山,当时的军事管制的时候,她们两个被留在那个管制区内。

  这时候,讲师开口道:“李、维思塔娜,你们有权力拒绝。”

  两人站了起来,李暮说道:“先生,我们没事,我们认识这位上校。”

  李暮和维思塔娜走出教室,李暮问道:“上校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有什么能够为你效劳的吗?”

  “李小姐、维思塔娜小姐,既然我们曾经接触过,那么我就不再拐弯抹角,我们军方需要两个专业人士,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

  “你是说,让我们参军?”两人都有些诧异,她们两个显然都不属于合格的士兵。

  她们实在是不明白,这位上校先生找她们做什么。

  “不是参军,是作为军医。”上校说道。

  “我们还是学生。”

  “是的,我知道,可是我认为你们是可以信任的,因为上次你们离开后,你们并没有泄漏一些军事机密。”

  事实上,在她们两个被放行离开后,军方一直在密切的监视着她们两个的动向,以确保她们不会泄漏什么军事机密。

  “额……我们上次有接触到什么军事机密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总之,你们的表现值得被信任,所以我才会再次找你们。”上校说道。

  “那么我们可以得到什么?”

  “自由,你们不会再被学业束缚,同时我可以保证那么获得学位,而且在被征召期间,你们将会得到高福利待遇,当然了,我们也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这次的行动会有危险?”

  “有一定的危险性,当然了,你们的任务不是去冒险,而是救治受伤的士兵。”

  李暮和维思塔娜都是双眼放光,她们两人都是那种非常好动并且喜欢冒险的女孩。

  “我们是要上战场吗?”李暮问道。

  “不是,就是在阿拉斯加托塔大雪山,和美国交界的地方。”上校说道。

  “也就是说,让我们故地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