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342 不干净的病(第二更,求月票)

01342 不干净的病(第二更,求月票)

  克芙依.巴斯一回到家,就接到了曼沙里的电话。

  “克芙依小姐。”

  “曼沙里先生,有什么事吗?”

  “你上次和你的丈夫是什么时候?”

  “这和我委托你调查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并没有什么关系。”曼沙里说道:“不过我调查到一些东西,我想你应该重视一下。”

  “你调查到什么?”

  “我在医院的治疗记录中,找到了你的丈夫奥尼在最近六个月进行过三次性病的治疗记录。”

  “这是……性...病?”克芙依.巴斯愕然问道。

  “对,没错,所以如果你有感觉到异样,最好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说完,曼沙里就挂断了电话。

  可是克芙依.巴斯却脸色铁青,胸口的怒火几难迸发。

  克芙依.巴斯恨不得杀了那个混蛋。

  去医院?克芙依.巴斯正打算前往医院,突然就顿住了脚步。

  既然奥尼的治疗记录会被找到,那么自己如果去医院的话,同样会被有心人找到。

  一旦这件事曝光,对自己的形象,甚至对自己执掌巴斯集团都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思来想去,克芙依.巴斯还是决定不去医院。

  反正这个病也不会致命。

  而且目前还不确定自己是否感染了。

  克芙依.巴斯考虑了一下,本打算找自己的私人医生。

  可是她突然想到,自己的私人医生似乎是奥尼介绍的。

  不行,不能找私人医生。

  ……

  “喂,陈,有个客户,对方比较急,你现在有时间吗?”

  陈曌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

  “什么价格?”陈曌问道。

  “五十万美元,要求绝对保密。”

  “可以。”陈曌点点头。

  能够出这个价格的,绝对是有钱人。

  陈曌考虑了一下,带上一些药物。

  有钱人找自己,一般治疗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不干净的病。

  陈曌也不是第一次接受这种病人。

  为了不吵醒法丽,陈曌的动作非常轻盈,悄悄的离开了家。

  半个小时的车程,陈曌看着眼前的豪华庄园。

  叭叭——

  陈曌暗了一下喇叭。

  门口出来一人:“你干什么?”

  “我接到信息,这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治疗。”

  门卫拿出对讲机问了一下,随后就放陈曌进去了。

  随后一个佣人就带着陈曌进到庄园内。

  “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叫女主人下来。”

  陈曌在客厅里等了几分钟,就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

  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一个棕发女子,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这睡衣如斯柔滑,隐约可见修长美腿。

  克芙依.巴斯看到陈曌的时候,愣了一下。

  “是你?”

  陈曌仔细端详起克芙依.巴斯:“你是?”

  “你不记得了吗?”

  “抱歉,我实在想不起来……我们见过吗?”陈曌问道。

  他对克芙依.巴斯实在是没什么印象。

  “那天是你打开大卡车的门的。”克芙依.巴斯说道。

  她以为陈曌是反恐安全部的成员。

  “大卡车……哦,你说在沙漠中那天是吧。”陈曌反应过来,是有个女人,在自己打开大卡车车厢门的时候,有个女的好像是清醒的。

  不过陈曌并没有特意去记下那个女人长什么样。

  “你……你是非法医生?”

  “是。”陈曌淡然说道:“是你需要治疗吗?是那个事件留下的后遗症?”

  “你那天为什么会在那里?”克芙依.巴斯问道。

  “我也算是受害者之一。”陈曌说道。

  这么说也没什么毛病。

  “哦……你也是被午夜割肾狂徒绑架的?”

  “是。”陈曌点点头:“你哪里不舒服吗?”

  “跟我来吧。”克芙依.巴斯说道。

  克芙依.巴斯将陈曌带到了卧室,然后反锁上房门。

  “我不确定我是否得了性病,我需要你帮我检查一下。”克芙依.巴斯说道。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克芙依.巴斯还是略显难为情。

  “把裤子脱了,下半身所有的东西都脱掉。”陈曌说道。

  克芙依.巴斯犹豫了一下,拉开了睡衣。

  陈曌拿出窥...阴镜,然后对克芙依.巴斯道:“躺在床上,这东西会伸进去,你做一下心理准备。”

  克芙依.巴斯深吸一口气,然后点点头:“你来吧。”

  陈曌戴上口罩,将窥...阴镜伸进去后,确实是发现了病因。

  而后,又道:“背过来,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肝...门。”

  “那个东西会伸进来?”克芙依.巴斯有些畏惧。

  “不会,只检查局部。”

  “可以了。”陈曌说道:“生...殖...器疱疹,不算严重,我给你开一些药,不过平时需要注意个人卫生,以及在性...交的时候注意安全,另外,生...殖...器疱疹是会复发的,所以对你的性...伴侣也需要有这方面的安全注意,最好能确定是哪个性...伴侣得病。”

  “你家里有生理盐吗?”

  “有。”

  “每天用生理盐水清洗阴...部和后面,冲洗之后要擦干,保持下体干燥,这是阿昔诺韦,每天早中晚五次服药,还有这是止痛药,正常来说不需要,如果下体感觉刺痛,就需要服用。”

  “好的,谢谢。”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陈曌回头看了眼克芙依.巴斯。

  克芙依.巴斯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她明显知道是谁来了。

  “能帮我开一下门吗?”

  陈曌上前打开门,然后就见一个男子带着几分怒火冲进了房间。

  奥尼看到盖着被子的克芙依.巴斯,还看到丢在地上的内裤,顿时感觉一股无名火冲上脑门:“巴斯,他是什么人?”

  “我身体不舒服,他是来给我治疗的医生。”

  “医生?”奥尼显然是不相信:“我们有私人医生,为什么要一个陌生人给你看病,你实话告诉我,他是什么人?”

  即便奥尼在外面花天酒地,也不喜欢别人给他戴绿帽。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陈先生,谢谢你的治疗,我现在好多了,我现在全身都非常的舒坦,谢谢。”克芙依.巴斯的语气故意带着几分挑逗:“期待你的下一次治疗。”

  “你这个混蛋!”奥尼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拳头就朝着陈曌的脸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