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345 泼妇(第五更,求月票)

01345 泼妇(第五更,求月票)

  一个小时后,一个女人来了。

  这女人气势十足,下车的时候是摔着车门,走起路都带风。

  一双高跟鞋敲击着地面,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却是浓妆艳抹,看着众人的眼神也是居高临下。

  “桑内尔,是谁伤害你的?”这女人一来就扯着嗓门问道。

  “妈妈,没有人伤害我,是我自己不小心受伤的。”桑内尔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她可不想在别人的家门口闹事。

  陈曌和法丽早就回房间去了,并没有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桑内尔的母亲却有点不依不饶,她自己脑补了一个剧情出来。

  “是不是这里的主人攻击了你?”

  “妈妈,没有,只是我自己大腿抽筋。”桑内尔说道:“妈妈,送我回家吧。”

  可是桑内尔的母亲却不依不饶,上前就敲别墅的玻璃门:“开门。”

  “妈妈……”桑内尔急忙拉住自己的母亲。

  “你让开。”桑内尔的母亲霸道习惯了,用脚重重踹了一下玻璃门:“给我开门。”

  门开了,桑内尔的母亲刚想开口。

  可是她面对的却是一张血盆大口,还有那石墙一般的巨大身躯。

  吼——

  腥风吹拂着桑内尔母亲的面门,桑内尔的母亲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没有什么能够比死亡更能摧毁一个人的勇气。

  桑内尔的母亲过去所有的强势都是建立在这个文明社会之上的。

  可是,当她面对的是一只野兽的时候。

  她的所有强势都在瞬间荡然无存。

  所有人都捂住耳朵,这是来自最为狂野的咆哮。

  桑内尔的母亲尖叫一声,手脚并用的逃离门前。

  在公主的咆哮中,众人几乎都以为桑内尔的母亲会被杀死。

  好在公主没有动手……也没有动口。

  桑内尔的母亲逃到外面,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候她已经不复先前的强势。

  惊恐的看着公主:“那是什么东西?怪物吗?桑内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里有怪物?”

  “妈妈,不要在这里胡闹了,我们走吧,没有人伤害我。”

  桑内尔的母亲脸色一阵红白,过去她总是能够占据上风,不管有没有道理,她都能占得上风。

  可是在这里,她居然被一头野兽恐吓了。

  就在这时候,小葛琳跑到门口,然后拿了一个鸡蛋,砸在桑内尔母亲的身上。

  “快点滚蛋,你这个老巫婆,小葛琳讨厌你。”

  看着小葛琳那可爱劲,其他人都撇过头。

  说实话,桑内尔的母亲来了之后就在胡闹,他们也相当看不顺眼。

  如今被公主闹的灰头土脸,如今更是被小葛琳这么羞辱,他们突然觉得挺有趣的。

  桑内尔的母亲憋红了脸,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公主,我们不生气,小葛琳去爸爸那里偷好吃的给你。”小葛琳拍着公主的大腿。

  嗷嗷——

  公主轻轻舔了舔小葛琳,拱了拱小葛琳让她回里面去。

  桑内尔的母亲灰头土脸的离去。

  桑内尔同样对自己的母亲有点生气,原本大家与陈曌一家人相处还算融洽。

  至少在解除误会后,陈曌并没有为难他们。

  而且陈曌还给她治疗了腿抽筋。

  结果自己的母亲一来,就在那里胡搅蛮缠。

  只是,说到底自己的母亲也是给自己出头,桑内尔连埋怨的立场都没有。

  桑内尔的母亲感觉气不顺,头也有点晕。

  她不是被公主吓到的,是因为小葛琳那句老巫婆把她给气到了。

  回到家中,桑内尔的母亲就显得很低落。

  “桑内尔,我累了,我已经联络了豪尔医生过来,我去休息了。”

  “妈妈……那只是一个误会,你不要放在心上。”桑内尔的母亲微微点点头,神色颇为低落。

  过了一个小时,她们家的私人医生豪尔就到了。

  豪尔已经为她们家服务了多年,桑内尔非常的熟悉。

  “桑内尔,我听说你受伤了,能让我看看吗?”

  “我的右腿,因为剧烈的游泳,然后抽筋了,不过当时有个医生帮我进行了治疗,现在差不多已经恢复正常了,豪尔先生。”

  “你的这条腿小时候就受过伤,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你不能剧烈的运动的。”豪尔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说道:“不过那个帮你治疗的医生手法非常好,看来并没有给你带来后遗症。”

  “豪尔先生,您能去看看我的妈妈吗,她今天受到惊吓,回来后状态就很低沉。”

  “好,我去看看,她在房间吗?”豪尔问道。

  “是的,我带你去。”

  桑内尔带着豪尔来到母亲的卧室门口,敲敲门:“妈妈,豪尔先生来看你了。”

  房间里没动静,桑内尔又敲了敲门,还是没反应。

  桑内尔拉开门把,好在房门没有反锁。

  “妈妈,我带豪尔先生来看你了。”

  “戴丽摩尔,我是豪尔,你还好吗?”豪尔来到窗前。

  床上的戴丽摩尔动了动,微微睁开眼睛:“豪尔,你怎么进来了?”

  “桑内尔说你的状态很不好,我来看看你。”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累。”戴丽摩尔的声音有些虚弱。

  “让我给你检查一下,你的状态看起来相当的不好。”

  豪尔开始帮戴丽摩尔做检查,首先就是给戴丽摩尔做心律和血压检查。

  “戴丽摩尔,你的血压很低,心律也有点不齐,你需要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戴丽摩尔非常的疲倦。

  “这样是不行的。”豪尔皱眉说道。

  他虽然有行医执照,不过他没有办法进行更多的治疗。

  比如说一些刺激性药物,是受到非常严苛的限制。

  “桑内尔,你叫救护车。”

  “好,我现在就打。”

  “我说了,不需要。”戴丽摩尔的脾气又来了。

  可是这一发脾气,她就开始喘,低血压的症状就是这样,全身无力、四肢酸痛、心悸、盗汗等。

  “妈妈,如果你再这样,我就给爷爷和奶奶打电话。”

  “我不需要那两个老混蛋管。”

  桑内尔看自己的母亲这么固执,索性就拨通了自己爷爷的电话号码。

  “爷爷,妈妈病了,可是她不愿意去医院。”